今天是元朗白衣恐襲兩周年。既然連持花悼念都被視作支持恐怖主義,可能觸犯港區《國安法》,今天當然沒有人會送頭,穿著黑衣出現在元朗西鐵站恐襲現場。香港人會忘記這段歷史嗎?肯定不會,原因是每逢重大日子,例如:7.21、8.31,總會有大批警察全副武裝、如臨大敵,在肇事現場佈防,用兇神惡煞的眼光,提醒市民發生過的事情。説來邪門,兩周年前夕也有不少怪事:警察公共關係科督察在屯門宿舍打理園藝時離奇墮樓身亡、高調撑警藍絲醫生離奇倒斃家中、休班警員在葵涌紀律部隊宿舍芙蓉苑離奇僅穿內褲,手持氣槍通處走… 是冥冥中有報應,還是撞邪?我不知道,但相信「天理人情只要公」,不管後台多硬,欠債總是要還錢的。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7.21發生過甚麼事,毋須在這裡複述。港台《鏗鏘集》「7.21誰主真相」用嚴謹的調查報道方法,重組當晚事件經過,記者蔡玉玲及其他製作團隊成員因此獲得不少新聞及人權獎項,而片中兩名警員在目睹恐襲後,施施然離開現場的背影,可以説是用影像捕捉了整件事的精髓,港人一生一世都會記著。蔡玉玲沒有因此得到港台嘉許,反而因查册「虛假聲明」招惹官非,罪名成立,罰款六千元。

不過,真相追查沒有因此停止。蔡玉玲及前《鏗鏘集》隊友鍥而不捨,昨日在《立場新聞》發表新的調查報道。這個報道最重要一點是指出,監警會去年中就反修例事件所作報告其中一個嚴重謬誤,引用一幅所謂「7.21得元朗得天下」的網上假圖,指「有人呼籲在七月二十一日在元朗舉行公衆集會」(即「光復元朗」),「有見及此,網上另一方亦有人呼籲元朗居民保衛家園,把示威者趕出元朗」。監警會引用該圖的用意是為白衣人暴力行為合理化。但當時已有區議員指出,無論是連登及其他討論區都沒有作過「光復元朗」的呼籲。

經蔡玉玲等人的追查,發現「得元朗得天下」的圖片最先出現於一個名為「風中微塵」的微博帳號(有二百三十萬粉絲),時間為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八日下午一時十二分。在此之後的二十分鐘,同一圖片出現在藍絲公開羣組「保衞香港運動」。更重要的是,「風中微塵」曾接受新華社訪問,自稱是「香港警嫂」。據説,她的名字是「MAY姐」。

此外,藍絲組織「珍惜羣組」召集人李壁而在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在元朗帶頭與白衣人遊行,何君堯前競選義工黃四川、十八鄉鄕委會主席程振明、十八鄉鄉委會前主席梁福元、屏山鄉委會主席曾樹和等均在事發前,在其中一個事發地點鳳攸北街出現。《立場新聞》記者曾就有關問題,向他們求證,未獲正面回覆。

必須承認,對於監警會去年發表的反修例事件專題審視報告,我從未寄予希望,幻想會得出7.21及8.31的真相。不過,無論我如何犬儒,也不會認為記者追查、核實報告當中的細節是徒勞無功的。負責撰寫這份報告的梁定邦,即使以「健康理由」,今年五月不續任監警會主席,也必須立即公開交代,為何輕易接受一張假圖為「證據」,為白衣人恐襲暴行開脱。是愚蠢疏忽,還是早有定論,要為恐怖分子洗白?若是後者,他也應列入港奸名册之中。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