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這兩天在網上流傳,怵目驚心、有如荷里活災難片情景的河南鄭州市洪澇,我們深深體會到,大禹有何傳世功績,令他開啟了中國歷史上首個世襲王朝。河南省水利廳稱此次暴雨「五千年一遇」。屈指一算,五千年前應是夏朝時代。換言之,這次水災級數比得上堯帝那次「湯湯洪水方割,蕩蕩懷山襄陵,浩浩滔天」的氾濫(見《尚書.堯典》),甚至有《聖經.創世記》裡記載的那個大洪水的影子。如此誇張,難怪河南省水利廳立即成為中國網民強烈恥笑對象。身為資深新聞工作者,我要指出,河南省水利廳是在散播「假新聞」,將來特區政府訂立「假新聞法」後,必須檢控發布類似訊息的機構和人士。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鄭州市一片澤國。網上流傳的圖片有鄭州地鐵車廂內水淹至乘客頸部,等待救援;站台上橫七豎八的躺著死者,水面浮屍;市內斷水斷電,電子貨幣失效,只能用現金;流動電話不能充電,互聯網通訊斷絕;道路掩浸,汽車失靈,市民被困家中,糧食短缺…而且災情可能遍及整個河南省!説是「五千年一遇」的暴雨,稍有常識的人都會問:氣象部門的預報、預警去了哪裡?「五千年一遇」的暴雨是瞬間出現,完全沒有形成過程可偵察?暴雨在上周五(七月十六日)開始,上周四及之後,氣象部門有沒有發過預警,建議關閉地鐵、市民疏散到較安全地方?我不會在此引述官方公布的死亡數字、降雨量數據,因為我極度懷疑其真實性。諷刺的是,河南鞏義市氣象局局長趙建彪被大水衝走,幾遭滅頂,辛好終被救起。

洪水來得如此急速,大量市民連逃避也來不及,海嘯是一般常見原因,但鄭州是內陸城市,靠近黃河。「黃河百害,唯富一套」(「一套」指河套,位於內蒙古和寧夏兩省境內)。既然黃河及支流經常改道、決口,鄭州市當局事前有沒有做好預防措施?原來是有的。中國媒體報道,鄭州市自去年投入五百億元人民幣,改善市內排水、儲水系統,成為吸水力特強的「海綿城市」。錢真的是用在「海綿」上,還是被貪官吸了?這次試驗肯定露底。冇所謂,下次加到一千億,可抵禦萬年一遇、冰河期解凍後的超級大洪水。

洪水瞬間掩至,氣象部門事前無預報,我們應思考一個人為的可能性:水庫洩洪。一個水庫當然不足以造成河南現時的災情,但省內多個水庫一起洩洪,就足以產生這幾天的效果。為何要洩洪?答案是水壩、水庫偷工減料,不洩洪,這些豆腐渣工程就會穿崩,貪污者現形…不要忘記,中國近年積極拓展、輸出水利電力工程,前年緬甸人極力反對的密松水電站也是中方投資的。這是一門很賺錢的生意,至於破壞自然環境的成本,就留給當地下一代人去承受吧。

這又回到鯀和禹兩父子處理洪水的相反策略的老問題:「洪水滔天。鯀竊帝之息壤以湮洪水,不待帝命。帝令祝融殺鯀於羽郊。鯀復生禹。帝乃命禹卒布土以定九州。」(《山海經.海內經》)鯀是用堤壩障水,禹是開闢河道疏導。結果證明只有後者才能成功解決水患。這也是中國文化中的一個政治寓言:民意是要疏導,而非堵塞,否則後果嚴重。

歷史告訴我們:誰走鯀的舊路,就會被天帝處死。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