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獄的魔爪伸到去兒童繪本的角落,這既是香港社會的悲劇,也是言論審查歷史上最骯髒的一頁。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五名幹事,包括主席、副主席、秘書、司庫及委員等昨日(七月二十二日)被國安處警員拘捕,罪名是涉嫌串謀發布煽動刊物,違反《刑事罪行條例》第九條及第十條。涉案工會十六萬元資產遭凍結。國安處高級警司李桂華昨日在記者會上指,該會出版的三本兒童繪本:《羊村守護者》、《羊村十二勇士》、《羊村清道夫》,意圖引起公衆,特別是年幼孩童對特區政府及香港司法的憎恨,煽惑使用暴力及慫使不守法。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熟悉兒童心理學的朋友都知道,兒童善惡好憎的價值觀源於直接經驗,多於文字、圖象的灌輸。在街上見過帶著防毒面具的防暴隊向人羣發射催淚彈、在地鐵站見過兇神惡煞的警員搜查年輕人…這些印象都會終生烙印在兒童的腦海中。若是他們長大後對政府充滿仇恨,尋根溯源,肯定不會是幾本兒童繪本的「功勞」,而是特區政府的所作所為。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的兒童繪本,早在今年初已遭監控。今年一月十二日,比橡皮圖章更不堪的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會議上,共產黨外圍組織工聯會的郭偉強點名指,言語治療師總工會出版的《羊村十二勇士》,鼓吹十二名(送中)「逃犯」是勇士。他擔心書籍廣泛流傳,要求教育局「跟進」。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當時回應:該局已留意到相關繪本,又提醒家長繪本不適合幼兒閲讀,家長要留意內容的真確性、是否適合小朋友的心智、有否「掛羊頭賣狗肉」作政治宣傳。

好一句「掛羊頭賣狗肉作政治宣傳」。「國安教育」是否「政治宣傳」?是否適合小朋友的心智?家長倒是心中有數。

現在「跟進」《羊村》系列的不是教育局,而是國安處,罪名更大。好笑的是,李桂華在記者會上堅持,「批評政府冇問題,不能煽動憎恨」。仇恨又卻是誰所種?世上可有認真批評政府的言論,而又不產生對其不滿、憎恨,請試舉例説明之。不要再「猶抱琵琶半遮面」了,理得你「隱喻」定「明喻」,索性把奧威爾的著作《動物農莊》、《一九八四》也一起列為禁書吧。

我在大學時也曾修讀過語言學,那時不曾想像過言語治療這樣專門的學問,會與政治扯上任何關係。但二零一九年中爆發的反修例運動,牽動全港,包括以前不理政治的專業人士都被捲入。去年六月,言語治療師工會在反送中一周年制作《羊村守護者》,該會副主席楊逸意表示,希望透過兒童繪本,向小朋友解釋香港一九年發生的事,期望傳承歷史,還原真相,對抗洗腦教育。《國家法》霸王硬上弓後,該會又推出《羊村十二勇士》。至近月,該會又推出《羊村清道夫》,講述瘟疫下的香港,包括醫護罷工,也在今年七月一日在銅鑼灣擺街站,派發繪本。

從該會的論述及行動可以推斷,他們很清楚當前的社會形勢、自己在做甚麼事情。《國安法》是飄移紅線,管你是曲筆、直筆,明喻、暗喻,正言若反…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既然如此,何不痛痛快快,有話直説。

《羊村》系列已成禁書,三歲小童若偶然拾得閲讀,是否也觸犯了《國安法》?

梁錦祥
(本欄逢周六、日休息,敬希讀者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