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劍男子個人賽選手張家朗昨晩(七月二十六日)為香港奪得東京奧運金牌,全城哄動。跑到商場觀看比賽,為張家朗打氣的市民未必明白花劍、重劍、佩劍之間的分別,但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贏,奪冠。前些時歐國杯賽事,英格蘭打出了半世紀以來最佳成績,但因十二碼飲恨,屈居亞軍,國人連慶祝的心情也失去了。香港這兩年間所發生的種種事情,盡是不如人意,郁悶氣氛籠罩全城,難得有一塊奧運金牌(或許未來幾日還有更多獎牌),重燃港人鬥志。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九七年六月出生、現年二十四歲的張家朗賽後給港人的寄語:「之前一直打得不太好,高低起伏大,到後來諗,再褪都唔係辦法,上前打一打,搶返個主動,一直都WORK。大家要堅持,唔好咁放棄,縮喺後面,再褪落去都唔係辦法,要上前打好每一劍。」以劍喻志,港人今日聽來感受特別深刻。

沒有年輕人,哪有優秀運動員。教育局統計顯示,截至去年十月,中小學一年流失一萬五千四百名學生。流失問題開始擴散到小學。小學三年來首次出現淨流失,跌幅約百分之一點六;中學流失率擴大至二點八四。這些流失的學生(應是移民),有多少將來會成為出色的運動員?這兩年大量年輕人因參與社會運動相繼入獄,他們當中又有多少是體育健將。美心集團太子女伍淑清説:「香港年輕人被洗腦,要放棄他們。」稍有理智的人都知道,放棄年輕人等如放棄一個社會的將來。

當權者放棄年輕人(其實不只放棄,甚至是追殺),但年輕人沒有放棄自己。當年輕人取得舉世公認的成就時,當權者又厚著面皮走過來黐金糠。貴為國家領導人(政協副主席)、經常在臉書打機的689,在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五日説過:「宗教界、體育界沒有經濟貢獻」,昨天竟然不知羞恥地發帖:「熱烈祝賀張家朗為香港取得歷史性第二面金牌」。既然説「沒有經濟貢獻」,有甚麼好祝賀。還有7.21元朗白衣恐襲事件主角之一的何妖君堯也來發帖抽水:「中國香港第一金。認真巴閉,香港《國安法》通過後,張家朗為中國香港贏了第一面金牌。」不知就裡的人看了,還以為香港《國安法》與張家朗奪金有因果關係。抽水抽得如此核突,其他政棍也只能自嘆不如。

最需要黐金糠的當然是現任特區首長。政府高官平時對體育活動有多重視,市民心𥚃有數。及至昨日傍晚,張家朗坐銀望金,777突然叫市民放下手上工作,一起觀看電視直播男子個人花劍決賽。在商場觀看其他奧運比賽的市民,遇著中國乒乓球隊輸給日本隊,無緣奪金,全場喝采,不知777對此有何感想。至於另一位「家朗」,羽毛球一哥伍家朗因球衣問題被民建聯小政棍狙擊一事,777視而不見,恭維張家朗奪金時則説:「在比賽中冷靜沉著,在逆境時展現出個人鬥志…」。被小政棍狙撃的伍家朗,何嘗不是「冷靜沉著」回應,展現出個人鬥志,何以未獲777讚許?

對於這面金牌,市民與當權者的自然反應大異其趣。在觀塘APM商場觀戰的市民,當頒奬典禮奏起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時報以熱烈噓聲,並以WE ARE HONG KONG英文口號蓋過音樂。一塊奧運金牌的社會效果是展現港人的身分自覺。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