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缺席今年香港書展,我不禁想起龔自珍這半詩句:「避席畏聞文字獄,著書都為稻粱謀」。

去(二〇二〇)年因疫情關係,香港貿易發展局宣布取消書展,今年重開,則適逢《港區國安法》頒布施行一周年。參展商為免誤蹈「法網」,紛紛「自我檢查」,政治(不正確)書全部退場;主辦機構貿發局更「直白」:不會主動審查,若有人檢舉,交由警方國安處偵辦。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香港人也許想不到的是,一個原本多元開放的文明社會,人人崇尚言論自由,竟然也有「文字獄」這回事!

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去年六月在「反送中運動」一周年出版《羊村守護者》兒童繪本,該會副主席楊逸意表示,向小朋友解釋二〇一九年發生的事,期望傳承歷史,還原真相,對抗洗腦教育。《港區國家法》七月出台後,該會推出《羊村十二勇士》,「報導」十二名「反送中」青少年「投奔怒海」事件。月前又出版《羊村清道夫》,講述瘟疫下的香港,包括醫護罷工,並在今年七月一日在港島銅鑼灣公開派發。

七月廿二日,警方國安處拘捕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主席、副主席、秘書、司庫及委員等五人,罪名是涉嫌串謀發布煽動刊物,違反《刑事罪行條例》第九條及第十條,工會十六萬元資產遭凍結。翌(二十三)日,該會正副主席黎雯齡(廿五歲)及楊逸意(廿七歲)被押解到西九龍法院提堂,控罪是:「於二〇二〇年六月四日至二〇二一年七月廿二日,在香港與其他人串謀刊印、發布、分發、展示或複製煽動刊物,包括三本名為《羊村守衛者》、《羊村十二勇士》《羊村清道夫》的書,具意圖引起對香港特區政府及香港司法的憎恨或藐視、或激起對上述兩者離叛,及煽惑他人使用暴力,及慫使他人不守法或不服從合法命令。」

《刑事罪行條例》是香港英治時期的惡法,而且過渡九七年七月一日主權移交後繼續施行,有關條文將「英女皇陛下」或「香港政府」字眼改成「中央政府」或「特區政府」,不過英國好歹是最古老的民主國家,惡法「備而不用」,但香港特區則「有備無患」。

《刑事罪行條例》第九條:「煽動意圖是指意圖引起憎恨或藐視中央政府,或特區政府,或中國其他地區的政府,或激起對其離叛;或激起中國人民或香港居民企圖不循合法途徑促致改變其他在香港的依法制定的事項;或引起對香港司法的憎恨、藐視或激起對其離叛;或引起中國人民間或香港居民間的不滿或離叛;或引起或加深香港不同階層居民間的惡感及敵意;或煽惑他人使用暴力;或慫使他人不守法或不服從合法命令。」

第十條:「任何人作出、企圖作出、準備作出或與任何人串謀作出具煽動意圖的作為;或發表煽動文字;或刊印、發佈、出售、要約出售、分發、展示或複製煽動刊物;或輸入煽動刊物(其本人無理由相信該刊物屬煽動刊物則除外),即屬犯罪,第一次定罪可處罰款五千元及監禁兩年,其後定罪可處監禁三年;煽動刊物則予以沒收並歸予官方。任何人無合法辯解而管有煽動刊物,即屬犯罪,第一次定罪可處罰款二千元及監禁一年,其後定罪可處監禁兩年;該等刊物則予以沒收並歸予官方。」

相關條例不但過時而且社會上一直有爭議,咸認有違《人權法》。不過,九七年七月一日香港主權移交後,此一惡法長期處於「有備無患」狀態,絕少執行。今次由國安警出手,首次引用此一形同國安法的惡法,檢控兩名言語治療師,上述出版兒童繪本「以言入罪」惡例一開,言論自由敲起喪鐘,學術、文化、出版、教育、新聞傳媒的「人文板塊」將相繼在「黨國體制,極權統治」的暴政下倒塌!

二、

最近七、八年,我都會以「普羅政治學苑」名義參與香港書展,每年都可以銷售逾萬册學苑出版的書。書展前兩個月,長期合作的印刷商傳來電郵表示因為生怕觸犯《港區國安法》,「不再承印」我們出版的書籍;而我則滯留台灣,同事亦懍於凶險的政治形勢,頗感焦慮,唯有決定今年「避席」!

此時此刻讀龔自珍《詠史·金粉東南十五州》一詩,真是於我心有戚戚焉,乃至欲哭無涙:

金粉東南十五州,萬重恩怨屬名流。
牢盆狎客操全算,團扇才人踞上游。
避席畏聞文字獄,著書都為稻粱謀。
田橫五百人安在,難道歸來盡列侯?

龔自珍藉「詠史」批判面對惡政治、文字獄危機而戒慎恐懼的知識分子。歷史重現,當下香港「避席畏聞文字獄,著書都為稻粱謀」已是實然,而且在權者眼中甚至是「應然」,亦云可悲!

作者/ 黃毓民

原載 2021年07月27日 台灣 《優傳媒》

《毓民橫議》「避席畏聞文字獄」的可悲!
umedia 優傳媒

http://www.umedia.world/news_details.php?n=2021072714392900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