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八月二日)發生兩則可堪對照的新聞:(一)黃耀明及正在服刑的前立法會議員區諾軒被廉政公署拘捕,涉嫌在二零一八年三月在港島補選中作出舞弊行為,指黃耀明唱歌表演,誘使他人投票給區諾軒。兩人將於後日在東區裁判法院答辯;(二)加拿大籍歌手吳亦凡(CHRIS WU)因強姦等罪在北京被捕刑事拘留,有中國粉絲揚言北京「刧法場」。明哥被捕消息震撼樂壇,填詞人林夕形容為「國際醜聞」(美國《紐約時報》有即時報道)、「看似飛霜襲人」。不過,無論消息如何震撼,港人只不過在網上發洩幾句,明天還是繼續消費券活動,追看奧運,總不及中國粉絲為營救偶像聲言「刧法場」那麼「激」。普及文化偶像(POP ICON)對年輕人的洗腦能力遠高於共產黨。對共產黨來説,這又是另一個需要消弭於萌芽期間的動亂因素,中國娛樂圈將來一次大整頓。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必須承認,我很OUT,從不跟進中國的流行文化情報,這位吳亦凡憑甚麼(歌藝、形象、舞姿…?)瘋魔萬千中國少男少女,我自認敝鄕,也沒有興趣想知。我們這一代歌迷的時鐘總停留在八十年代CANTOPOP黃金年代,沒有更新,儘管面對近期連綿不絕的拘捕,我的感情開始麻木,但對於明哥列入清算名單,仍是頗有感觸:〈石頭記〉的典雅、〈天問〉的控訴、〈十個救火的少年〉的預示、〈春光乍洩〉的瀟灑…,全部都是我們的集體記憶。更重要的是,從「達明一派」到自成一派,明哥的創作充滿社會意識。或者從今之後,明哥/達明一派的作品變成禁歌。明哥的地位,已不是歌星那麼簡單,更不能用「藝人」來形容,而是本地的CULTURAL ICON(文化象徵)。

因此,我認為明哥首先被開刀,根本原因在CULTURAL ICON這個地位。當然,自二零一四年佔領運動,明哥已經現身街頭。不過,除了他之外,還有幾位演藝界的名人敢於挺身而出,個別甚至參與了「國際線」。對於他的被捕和檢控,若從法律角度研究,那是錯誤「對焦」,整件事是徹頭徹尾的政治清算,對香港普及文化歷史的清算。立法會港島區補選事隔三年,當事人區諾軒不單只已經失去議席,現在還身在囹圄。要告,為何不告那些蛇齋餅糭、造票、買票?路人皆見的狗官貪污瀆職,廉署視若無睹,對民主派人士則窮追猛打,趕盡殺絕。國安處和廉署是當代錦衣衛,朝廷用作對付異己的鷹犬。

CANTOPOP從來都是商業掛帥。可幸八十年代流行音樂市場蓬勃,騰出了空間給「達明一派」這類敢於創新、言志的前衞組合。前衛現在成為經典,同時也是後繼無人。有了港區《國安法》,有了明哥的先例,今後填詞/寫曲的都會更多顧忌,像〈天問〉那樣觸及六四事件、〈南方舞廳〉暗喩香港處境的流行曲,即使有人想寫,也會寫得更隱瞞,藝人更不敢在政治上表態。絕大部份會向當權者獻媚,少數較有廉恥的,只能選擇沉默,甚至流亡。清算明哥,以及未來的其他打擊對象,將好歌變成禁歌,最終目的就是要整個香港普及文化跪低,從而清洗港人的身分認同。

美國經典流行曲:DON MCLEAN的AMERICAN PIE,歌詞中有一句是:SOMETHING TOUCHED ME DEEP INSIDE / THE DAY THE MUSIC DIED,寫出我那一代樂迷今天的心聲。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