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幽靈,毛澤東的幽靈,正在東京奧運會徘徊。中國兩位在奧運單車女子團體爭先賽奪得金牌的選手,鍾天使和鮑珊菊,前日(八月二日)在頒獎台上身穿的外套,胸前扣上毛澤東頭像襟章。根據《奧林匹克憲章》第五十條,奧運場地內有不容政治宣示的規定,國際奧委會據此要求中國代表隊解釋。近年平權運動高漲,不少大型體育競技活動都滲有政治表態行為,例如開賽前單膝下跪。今屆國際奧委會順應潮流,放寛部分指示,容許選手在賽前或受訪時,以姿勢表達個人意見,但頒獎台仍禁止任何政治表態。雖説違反者或遭處分,但以國際奧委會的一貫作風,相信事件會不了了之。其實,事件的性質遠比所謂「政治表態」嚴重得多。它反映極左思潮在中國有很大市場,為文革2.0提供了一定社會基礎。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歐美平權運動有比較清晰的目標,例如BLACK LIVES MATTER的單膝下跪,是要抗議黑人受壓迫。可是中國運動員領獎時佩戴毛章,不是因為有特別事情要抗議,而是宣揚共產主義個人崇拜。年紀稍大的朋友都會記得,文革1.0有兩件象徵性物品:毛章和毛語錄。這代表了文革時期造神運動的高峰,當時全民穿同一款衣服(革命服裝),呼叫同一口號(「毛主席萬壽無疆」),胸前扣上同一襟章(毛章),讀同一本書(紅寶書)。馬克思説過,「宗教是人民的鴉片」。歷史的吊詭在於,馬列主義在中國的副產品:文革,正是近乎宗教狂熱的造神運動。而中國人民很樂意吸食這款鴉片。説「造神運動」不是比喩,而是真事。若干年前,我在十二月二十六日到湖南韶山遊覧,適值是毛的生忌,親眼目睹大量中國人(應有不少是從外省到來),在毛像下燒香、跪拜。一個殺人如麻的大魔頭真的變成了「神」。

我那次「韶山經驗」是在所謂「改革開放」、中國經濟超高速發展的時期。如果按照教科書的説法,那應是徹底摒棄共產主義的時刻,何況官方的説法不斷強調:文革是「十年浩刧」。可惜真正的「國情」並非如此。真正的「國情」是:政治「返祖現象」與經濟高速發展並行,相輔相成。「十年浩刧」只不過是毛死後,一批被批鬥過的共產官僚如鄧小平等回朝,暫時主導了歷史詮釋權、話語權,才有此説法。鄧不敢徹底否定毛,將其鞭屍,毛就會陰魂不散,伺機借屍還魂。

或者有人會問,三十歲不到的運動員,出生於改革開放時期,對於他們,毛有何吸引力?何以嚮往文革?答案是,毛提供了狂熱民族主義的精神鴉片。文革時有多少人被羞辱、虐待致死,有多少人的尊嚴、理想被褫奪,對於他們來説並非重點。重點是,當年紅衛兵火燒英國駐京代辦處,洋人連屁也不敢放一個。義和團沒有完成的,由紅衛兵來完成,那種快感外人是不會明白的。現在大國崛起,經濟稱雄,更有動力將這種狂熱民族主義發揚光大。

馬克思在《路易.波拿巴的霧月十八日》開首説,「歷史事件和人物往往重複…第一次是悲劇形式出現,第二次則是鬧劇。」文革1.0肯定是悲劇,文革2.0又怎可能不會是一場鬧劇?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