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中文字中出現頻率最高的是一個「限」字:限聚令、限藉令、限遊令、限娘令、限打機令、限補習令…還有限唱令,唯一沒有限的是權力的無限膨脹。香港歌手何韻詩原定今個月六日至十二日在藝術中心壽臣劇院舉行音樂會,昨日(九日一日)突然收到藝術中心通知,以場地租借合約之條款22(c)為由,臨時取消其埸地預約。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何韻詩的演唱會籌備了一段時間,紅磡體育館當然唔使諗,有空檔都唔會畀場你。壽臣劇院只有四百多座位,但總好過冇。誰知賣晒飛後,臨開SHOW前幾日先至突然同你講唔租,「理由」係合約條款22(c)話:「若租用人未能遵守或履行本條款和條件的任何規定,或者在租用過程中可能危及公共秩序或公共安全的情況下,管理人可在不通知的情況下,取消已確定的預訂並終止租用塲地。」香港藝術中心監督團成員雷鼎鳴(是啊,就是那位説過「叫雞可以用支付宝」的經濟學教授),在接受《明報》查詢時説,取消場地一事有關方面曾諮詢監督團成員,包括他本人,藝術中心管理層亦諮詢律師意見。他認為拒租「理由充分」。

何韻詩唱歌會有可能危及公共秩序?你估佢會喺演唱會唱〈願榮光歸香港〉,嗌「光時」口號?擔心佢會引起暴動?咁倒不如你話佢會「對國家安全構成不利」。既然電影有「不宜放映」級別,演唱會又何妨設立「不宜舉行」分類。有關法例證明,香港普及文化產品,例如電影、CANTOPOP威力無窮,足以威脅一個政權的存亡。這是港人值得自豪的。

其實藝術中心拒租也不需提出任何理由,一句「莫須有」便足矣。港人明白,凡曾現身街頭運動,或在網上説過幾句公道話的藝人,都在封殺之列,何況何韻詩二零一九年九月還出席過美國國會就香港問題舉行的聽證會。只不過藝術中心不應浪費人家製作團隊的時間,當初有人申請場地時就應一口拒絕。黃耀明被廉署檢控、何韻詩被封殺,電台還會播他們的歌嗎?電視台還會讓他們出SHOW嗎?兩位歌手能否繼續在香港立足也是疑問。

建造業議會主席陳家駒昨日在網誌談及近期香港的移民潮時説,「勉強留在外國生活,不但犧牲自己,孩子也未必可以融入當地主流社會,將會害他們做一世『二等公民』」云云。現時在外國生活的港人會反問,即使是「二等公民」,也不至於不能聽一場自己喜歡的演唱會,孩子也不至於要接受「奴化洗腦教育」。一個連演唱會都容不下的香港,算是幾等城市?

這位建造業議會主席又強不知以為知,跟著大談政治制度比較學:「中國的政治制度、治國之道和管治能力,與英美五眼比較優勝太多。」要是中國的政治制度遠勝於西方,北京的當權者又何須日夜提防「顏色革命」,甚麼都與「國家安全」扯上關係。

將自己仔女送到澳洲的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叫人「移民前須考慮清楚是否適合」。沒錯,做教師的要移民,事先一定要搞清楚,那個地方會不會有學生、同事篤𣁽,要不要教一些自己都不相信的政治宣傳;至於普通人,要求比較卑微,只要能夠有唱歌、聽歌自由的,已經是一個適合移民過去的地方。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