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二〇一九)年十一月十八「理大圍城」期間,大批示威者在佐敦一帶與警方衝突,多人被拘控其中五名被控暴動的男子今在區域法院三人暴動罪成,兩人暴動罪名不成立。暫委法官王詩麗認為,被告自辯證供充斥矛盾,其中一人自稱因擔心身處理大的妹妹,冒險前往校園尋人,更是荒謬絕倫。案件押後至九月廿五日在區域法院判刑,四名罪成被告即時還柙,等候索取背景報告。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案發於佐敦加士居道與佐敦道之間的彌敦道,暴動罪成的郭俊明(25歲)、丁培基(28歲)和蔡潤庭(25歲)均在警方與示威者對峙位置被捕。首被告郭俊明供稱當晚相約朋友用膳,其後出於好奇觀察示威。法官質疑郭知悉理大圍城事件,自稱當晚繞道避開警察,但他遇見示威後竟撇下朋友上前。對於郭說陌生人給他頭盔眼罩,他拿取用於自衛,法官指他明知身處險境,理應拔足逃跑,卻花時間戴上裝備,不合情理,亦批評他解釋手套、腰包、索帶等物用途時砌詞狡辯。
第四被告丁培基供稱,當晚打算到佐敦一飯店吃飯,去到已打烊,其後逗留觀看,並從別人手上接過急救用品和三十多支生理鹽水用作防護。法官指丁竟然充滿無限好奇心,將危險置之不理,同示威者共處,十分異常,並說聽到警察開槍不覺危險,令人詫異。法官質疑丁寧願用陌生人的物品保護自己,也不離開現場,遇上催淚煙時又沒用眼罩和生理鹽水,顯然隱瞞真相。

法官亦指,郭和丁一身黑色衣著,身懷裝備,被捕時反抗,即使控方未能具體指出二人暴動行徑,最起碼也是藉身處現場或實際地鼓勵別人。法官裁定郭、丁、蔡與暴動人士有共同目的,阻礙警方執法和維持秩序,破壞社會安寧。

至於第二被告羅煒棟(31歲)和第三被告姚俊暉(26歲),二人在北海街後巷後樓梯被警察發現,搜查後拘捕。法官指當晚交通斷絕,不相信姚說由深水埗行到佐敦,只為了一嚐拉麵,而且姚一度說想回家,卻又逗留街頭觀看示威,亦不合理。然而,法官指後樓梯四通八達,警方向示威者推進十一分鐘後才發現二人,雖然十分可疑,但不能肯定二人參與暴動。

法官裁定姚俊暉被捕時管有一把剪刀和七包膠索帶,以及郭俊明管有三十七條膠電線索帶,推斷必然有非法用途,因此裁定二人管有適合作非法用途工具罪成。案件最後只有羅煒棟無罪獲釋。
辯方求情透露,郭父患癌早逝,母親抑鬱,原本獲嶺大錄取的郭只好輟學,工作養家。如今背負定罪,郭不僅失去日本餐廳工作和到日本開設民宿的夢想,亦令胞弟承擔輟學養家的命運,他感到悔疚,並冀向案中受影響市民致歉。其他被告的大律師指,被告已受教訓,再犯機會不大,示威者是自發犯案,不是有組織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