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總想過太平日子、不想鬥爭是不切實際的!」

這是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九月一日出席中央黨校中青年幹部培訓班開班式發表的重要講話中,被廣泛傳播的「金句」。

習近平鼓勵黨校學員「敢於鬥爭」的整句話是:「當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加速演進,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進入關鍵時期,我們面臨的風險挑戰明顯增多,總想過太平日子、不想鬥爭是不切實際的。要丟掉幻想、勇於鬥爭,在原則問題上寸步不讓、寸土不讓,以前所未有的意志品質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共產黨人任何時候都要有不信邪、不怕鬼、不當軟骨頭的風骨、氣節、膽魄。」

習近平最近強調「實現共同富裕不僅是經濟問題,而且是關係黨的執政基礎的重大政治問題。」以重新分配財富為手段的「共同富裕」政策,不就是「習近新時代的階級鬥爭運動」嗎?表面是「刦富濟貧」,實情是刦財共(黨)富,藉此鞏固習近平「一人獨裁」的權力基礎。

鄧小平「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四十年後習近平及其領導的共產黨要與「已經富起來的人」分享財產,這當然會是一場轟烈的鬥爭。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二、

講到階級鬥爭,不得不提毛澤東。

毛澤東「以階級鬥爭為綱」的政治運動旗幟鮮明:

「人民是什麼? 在中國,在現階段,是工人階級,農民階級,城市小資產階級和民族資產階級。這些階級在工人階級和共產黨的領導之下,團結起來,組成自己的國家,選舉自己的政府,向著帝國主義的走狗即地主階級和官僚資產階級以及代表這些階級的中國國民黨反動派及其幫凶們實行專政,實行獨裁,壓迫這些人,只許他們規規矩矩,不許他們亂說亂動。如要亂說亂動,立即取締,予以制裁。」

「軍隊、警察、法庭等項國家機器,是階級壓迫階級的工具。對於敵對的階級,它是壓迫的工具,它是暴力,並不是仁慈的東西。『你們不仁!』正是這樣⋯。我們僅僅施仁政於人民内部,而不施於人民外部的反動派和反動階級的反動行爲。」

習近平如果要「把共同富裕這場鬥爭進行到底」,僅僅是「不信邪,不怕鬼」是不夠的,必須要有毛澤東那種「殺百萬生靈,亡天下社稷」,天不怕地不怕的膽魄!

三、

習近平憑藉中共權力承傳「隔代接班」的潛規則,二零一二年登上大寶,黨、政、軍、特一把抓。以反貪腐作為權力鬥爭的工具,除惡務盡,趕盡殺絕;在中共「十九大」把「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列入黨章,九年來他不但可以鞏固權力基礎,而且藉著擅專一切,走向「一人獨裁」,實行與毛澤東、鄧小平齊肩。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廿七日,「新華社」發表一篇題為《習近平:新時代的領路人》的萬言長文,為習近平列出七個銜頭,依次為:「開創性的領導人、偉大鬥爭中形成的黨的核心、為人民謀幸福的勤務員、有擔當的國家改革發展戰略家、重塑軍隊和國防的統帥、國際舞台上的大國領袖、新時代現代化建設的總設計師。」個人崇拜「登峰造極」,已經「超鄧趕毛」,甚至比毛澤東時代有過之而無不及。

習近平二〇一二年當選中共總書記後,曾登門走訪八個民主黨派中央和「全國工商聯」,在與中國「民主建國會」(民建)領導人座談時,習近平特別談到毛澤東和黃炎培在延安關於「歷史周期率」的一段對話,並指該談話至今對中共都是很好的鞭策和警示。在「堅持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多黨合作」的政黨政治體制下,服膺中共領導的「民主黨派」與中共是「肝膽相照,榮辱與共」的關係,習近平與「民建」領導人閒話家常,講講「窰洞對話」的故事,至於是否真的「至今對中共都是很好的鞭策和警示」,人們就不必認真。

習近平提到的「毛澤東和黃炎培在延安關於歷史周期率的一段對話」,究竟是什麼一回事呢?

一九四五年七月抗日戰爭即將結束,支持中共的「民主人士」黃炎培有過一次延安之行,曾和毛澤東作了一番著名的「窰洞」對話:(黃炎培)有一回,毛澤東問我感想怎樣?我答:我生六十多年,耳聞的不說,所親眼看到的,真所謂「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團體,一地方,乃至一國,不少部門都沒有能跳出周期率的支配力……一部歷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榮取辱」的也有。總之沒有能跳出這個周期率。中共諸君從過去到現在,我略略了解的了,就是希望找出一條新路,來跳出這周期率的支配。毛澤東答:「我們已經找到新路,我們能跳出這周期率。這條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讓人民來監督政府,政府才不敢鬆懈。只有人人起來負責,才不會人亡政息。」

在抗日戰爭勝利前後,毛澤東、周恩來等中共領導人,不斷鼓吹要在中國實行西方民主制度,要求國民黨「結束一黨專政」,還政於民,實行普選。

中共今天已由「寡頭獨裁」倒退到「一人獨裁」,七十多年前中共領導人嚮往西方民主,要在中國建立西方民主制度的「歷史故事」,對習近平等當年還未出生的中共政權新貴,恐怕也不會有什麼啟示。

「百年之後當思我」,中國政治人物不是應該重視歷史定位的嗎?中共第一代領導核心建國後「以階級鬥爭為綱」,第二代領導核心搞經濟改革開放,第三四代領導核心「繼志述事」,第五代領導核心不圖政治改革,卻搞起「文革2.0」,復活「階級鬥爭」。

一九四九年中共建政以來,由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到習近平「五代」,鄧、江、胡時代是「寡頭獨裁」,而鄧小平七八年復出後既有胡(耀邦)趙(紫陽)為股肱,仍不脫「一言而為天下法」的擅專本色。「第一代」毛澤東與「第五代」習近平,「一人獨裁」首尾呼應,明年中共二十大恐怕不會有「第六代」的領導人了。

「真理」與權力同源,「真理」與權力同在,從思想的凝固到權力的凝固,毛澤東思想是「一句頂一萬句」的「真理」,但帶給中國人民的是無窮的災難!「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當然也不會例外!

作者/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