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新聞網站THE INTERCEPT(「截聽」)透過「資訊自由法」對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進行法律訴訟,勝訴後成功取得有關美國政府九百頁內部機密文件,揭露中國武漢病毒實驗室在美國政府資助下,曾經進行極高風險的蝙蝠冠狀病毒人工改造研究。有關文件稍後將上載至網上,供公衆查閲。美國共和黨參議員蘭德.保羅指這些文件顯示,白宮首席醫療顧問福奇一直隱瞞美國資助武漢生化實驗進行病毒基因改造研究。雖然文件未能證明武漢實驗室曾洩漏病毒,但卻為武漢肺炎瘟疫溯源提供進一步線索。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文件顯示,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是透過一家名為「生態健康聯盟」(ECOHEALTH ALLIANCE)的紐約非牟利組織,撥款給中國機構進行病毒研究。「生態健康聯盟」亦獲世界首富蓋茨旗下蓋茨基金資助,而該組織的主席達扎克博士(DR. PETER DASZAK)一直否定實驗室洩漏導致瘟疫爆發的可能,他堅持武漢肺炎病毒在演化過程中由動物傳人。

美國政府撥款資助的其中一個項目是「瞭解蝙蝠冠狀病毒出現的風險」,具體內容是檢查數以千計蝙蝠樣本,嘗試發現新型冠狀病毒,也研究長期與牲畜一起的人的身體狀況。文件揭露,原來武漢有對滲入人類基因的老鼠作實驗硏究,但具體地點不是武漢P4生化實驗室,而是武漢大學的P3動物實驗中心。此項研究項目向「生態健康聯盟」提供三百一十萬美元經費,而其中五十九萬九千美元給予武漢生化實驗室,用於查出哪些屬於自然界或經過基因改造的蝙蝠冠狀病毒會感染人類。有關研究的提倡人承認,這類研究有一定風險。

閲讀過上述文件的美國羅格斯大學分子生物學家埃布賴特(RICHARD EBRIGHT)指出,文件顯示這些實驗將經過基因改造的病毒注入渗有人類基因的老鼠中,而其中兩種新型冠狀病毒成功感染了老鼠。另一名在布羅德研究所的分子生物學陳玉佳(ALINA CHAN)則質疑,「生態健康聯盟」有責任追查實驗室洩漏病毒的可能,因為在研究項目建議書中,它承認實驗室工作人員有被(實驗動物)咬傷的可能。她問,「生態健康聯盟」會否公布這方面的紀錄?

文件有另一點更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研究為期五年(二零一四年至一九年)。原本研究撥款在一九年得以延續,但被特朗普政府在二零二零年四月下令停止。我奇怪的是,既然特朗普政府知悉有關研究,而且停止撥款,又為何在武漢肺炎在一九年年底爆發後,沒有全力追查「生態健康聯盟」、武漢生化實驗室與瘟疫三者之間的關係?是大意疏忽,還是另有內情?

另一方面,曾和中國合作調查沙士起源的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流行病學專家立堅教授(PROFESSOR IAN LIPKIN)在一齣由導演SPIKE LEE製作的紀錄片中指出,他首次從中國方面聽到武漢肺炎爆發的日子是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五日。這日子較中國官方向世衛通報的要早兩星期。

綜合各方面的最新消息,由拜登總統下令,美國情報機關撰寫的病毒溯源報告實在有太多漏洞。美國民間媒體要費九牛二虎之力,出動到「資訊自由法」鬧上法庭,才能取得一點機密資料,背後還有多少事情仍在隱瞞?極權國家不透明是常態,但有憲法保障言論自由、公衆知情權的民主國家,仍有這樣的黑箱作業,實在令人費解。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