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是否很嚴重的罪行?那倒不一定,視乎你手上是否拿著AK-47。塔利班成功顛覆了阿富汗原有的政權。北京對這個恐怖組織呵護備至,立即承諾向阿富汗提供價值二億元人民幣救援物資,包括糧食、藥物、疫苗和禦寒物資等。環顧世界各國,還未有政府敢和塔利班這個恐怖主義組織公然建立友好關係,只有中國例外。據説,塔利班會在明天9.11事件二十周年正式宣布成立新政府,搞「開國大典」,擺明剃美國佬眼眉,北京當局還會派代表出席慶典。槍桿子出政權,槍桿子政權也只能靠槍桿子來顛覆。共產黨當年也是靠顛覆中華民國政權起家,可是現在在臺灣淪為反對黨,還守著「中華民國」這塊神主牌的國民黨也不敢説共產黨「顛覆國家政權」啊。正如史太林的名言:「勝利者不受指摘」。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奇怪的是,身為支聯會副主席的鄒幸彤昨晚突然被加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一位弱質女子,孑然一身,無槍無炮,有何能力顛覆國家政權?與她一樣,被控相同罪名的還有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副主席何俊仁。李何兩人均在獄中,又何以顛覆國家政權?聽到自己被控新罪名後,鄒幸彤透過律師表示:「聽到『顛覆政權』這四個字,反而有鬆一口氣的感覺。如塵埃落定,就來埸光明正大的辯論吧。到底屠城責任該不該追究,一黨專政該不該結束,而不再糾纏於『外國代理人』這類指控。直接面對這些人民自發的訴求吧,然後看看道理在哪一邊。有六四的英靈在,豈敢退讓?辯論,正要開始。」李、何、鄒,以及其餘四名支聯會常委今早在西九龍裁判法院提堂。支聯會二百二十萬資產即時凍結。順帶一提,支聯會骨幹全數被捕,反而不能自行解散。

支聯會成立於一九八九年五月,屈指一算,至今已有三十二年歷史。若説支聯會「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應從何年何月何日説起?是司徒華在生之時,還是李卓人、何俊仁當主席期間?支聯會每年六四燭光晚會,叫喊口號如「結束一黨專政」、「追究屠城責任」、「建設民主中國」,唱的歌曲如〈血染的風采〉、〈勇敢的中國人〉、〈中國夢〉等,是哪一部分含有顛覆國家政權的元素?是否參加過六四遊行、燭光晚會的市民也觸犯同一條法例?今後學校裡還可以提及六四事件這段歷史嗎?這大概是「辯論,正要開始的意思」吧。

有人説:「法庭不是處理政治辯論的地方」。再看看以上的問題,全部都是政治。至於有沒有「辯論」的空間,則要看法官的「雅量」。當然,即使被告可以作長篇自辯演説,例如:「歷史將宣判我無罪」,最終還是要受牢獄之苦。只是,我們會稱他們為「政治犯」,不同於普通罪犯。

當權者認為「朕即國家」,不會將「國家」與「政權」分開。可是政治現實並非如此,人民不可能推翻自己的國家,但卻可以推翻不得民心的政權,而且歷史上屢見不鮮。民主制度容許政權合法地被顛覆,任期一滿,民意授權結束,便要下台,或重新尋找民意授權。沒有民意基礎,單靠槍桿子維持的獨裁政權可否千秋萬世?當然不會,否則字典裡就不會有「革命」兩個字。

梁錦祥
(本欄逢周六、日休息,敬希讀者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