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寫選舉?乜原來仲有選舉咩?澳門除咗賭場,仲有乜好寫?原來話説昨日(九月十二日)係澳門立法會「選舉」,官方公布投票率為43.28%,低於上屆的57.22%。赤媒《香港01》報道標題係「澳門立法會選舉投票率大跌對香港啟示?學者:無得揀跌得更多」,簡直係廢話。澳門嘅所謂「選舉」,到今時今日咁嘅環境,仲有四成投票率,咁多澳門朋友嘥時間做啲咁無謂嘅嘢(唔知有幾多白票、廢票),計我話已經係超高,仲乜要將今屆嘅所謂「選舉」同上屆選舉比?兩件事根本唔同性質,就好似將橙與蘋果比較。至於話對香港嘅「啟示」,更係多餘。話之你你澳門今屆投票率去到百分一百,香港人都DON’T CARE。畀你選到入去又如何,隨時可以DQ你,一個唔好彩,仲要嘔返上任以來嘅人工出嚟,隨時破産。「無得揀」(候選人)唔係今日開始,係自從二零一六年九月之後已經無得揀。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標題講嘅「選舉」荒謬劇唔係講澳門,而係講香港。「選舉委員會」將於周日產生(十九日),結果早已寫在牆上,亦唔關市民事,但係一衆奴才收到主子指令,要拋頭露面去擺街站,做大龍鳳。昨日係街站第二日,已自動成為社福界「選委」、行政會議召集人陳智思現身石塘咀街市派傳單。有位婆婆接過傳單後問陳智思:「冇人名嘅?」,這位行政會議召集人向婆婆「解釋」:「一般市民,除非係界別選民,下禮拜都唔使參與嘅。」冇得「參與」,你派傳單畀我托咩?好彩婆婆冇根住問,「乜嘢係『界別選民』?乜嘢係『選舉委員會』?」,否則塲面更尶尬。整件事就好似童話「國王的新衣」,婆婆保持童心,指出虛偽,唔似得我哋咁CYNICAL,問都費事。

陳智思在場又被問到,教協、支聯會將要解散,他稱對此感到可惜,但強調團體不可違反國家主權的紅線,至於保安局基於國家安全為由,建議特首及行會引用《公司條例》,剔除支聯會的公司註册,陳智思表示自己不熟悉該條法例,不作評論。陳智思説話不似其他奴才般殺氣騰騰,但對他的形象並無幫助,反而突顯其虛偽。他説:「往後會見到大家生活如常,國際組織仍可在香港運作。」一家經正規手續註册的公司,政府可以話BAN就BAN,冇得上訴,冇得司法覆核,點會仲係「生活如常」?陳智思出身銀行世家,泰國盤谷銀行係其祖業,話自己唔識《公司條例》,揾鬼信咩!依家都搲爛塊面,仲扮乜嘢「温和派」呀。

中秋將至,香港仍然熱似盛夏。昨日更是熱到似一個火爐,除陳智思外,一衆地產財閥,包括恒地李家誠、信和黃志祥、新鴻基郭基煇等紓尊降貴,雖然已經自動「當選」,大熱天時,仲要著住套老西,笑面迎人,學人落街派單張,真擔心他們會中暑。如非有最高指示,呢班財閥豈會如此一副奴才相。共產黨玩弄資本家,的確有一手。都係成哥好嘢,不愧是超人,晨早出晒貨,唔使同你班友做馬騮戲。

末代港督肥彭講過,共產黨搞的「選舉」,是要預知結果的。三歲小童都知道,能夠自動當選、預知結果的,那就不是選舉,而是欽點。對於欽點,我連評論的興趣都沒有,但看見奴才的奴才還要合演一場「選舉」荒謬劇,做丑角,我只能恥笑,牠們都是一班可憐蟲。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