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七一年九月十三日,貴為毛澤東的親密戰友、指定接班人的林彪及其部分家人(妻子葉羣、兒子林立果)在蒙古墮機身亡,死無全屍。林彪之死,中共一直諱莫如深。五十年後,有兩本聲稱對這段重要歷史事件有第一手資料的新書在香港出版:《黃永勝北京當總長1287日》、《風暴歷程-文革中的人民解放軍》。前者的作者是林彪部下黃永勝的兒子黃正,後者則是歷史學者余汝信的作品。關於這段歷史,除非讀者對中共宮廷權力鬥爭有強烈興趣,否則只會視作一般學術研究。這種看法大錯特錯。以古非今、用死人壓活人是中共內部常用的政治鬥爭方式之一。這兩本書的出版,無論其學術價值如何,最重要的是帶出有現實政治意義的訊息:個人獨裁永遠無法解決權力轉移的問題。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五十年後回望,我們毋須糾纏於歷史細節,只記得一個結論便可以:暴君統治下,暗殺和政變是必然發生的事情。對於毛澤東這個暴君的恐怖統治,林彪表面上肉麻吹捧,曲意逢迎,但心裡卻是恨之入骨。這一點,林立果在政變宣言《「五七一工程」紀要》説得清楚,它實際上是一篇討毛檄文:「(毛)不是一個真正的馬列主義者,而是一個行孔孟之道借馬列主義之皮、執秦始皇之法的中國歷史上最大的封建暴君」、「他們把中國的國家機器變成一種互相殘殺、互相傾軋的絞肉機」、「紅衛兵初期受騙受利用,已經發現充當炮灰,後期被壓制變成了替罪羔羊」。

對於共產黨的本質,我們不會有幻想。對於林彪,更毋需翻案。他成功暗殺毛澤東,也只會是另一個暴君;共產黨人互相殘殺、互相傾軋,我們不會有絲毫憐憫,他們活該如此。《「五七一工程」紀要》給我們最大的啟示是,在扭曲人性的極權統治中,每個人都是口是心非,只有不斷説謊才能苟存性命。愈是「萬歲」不離口,愈是想「萬歲」早日駕崩。經過了半世紀,這個情況沒有改變。有文革2.0,就一定有林彪2.0。

獨裁與民主,哪種制度優勝,只要看「權力轉移」這個問題便一清二楚。美國總統遇刺不只一次,十九世紀最著名的有林肯,上世紀則有甘迺迪。兩位都是優秀的政治家,若是在獨裁國家,這樣的人物身故(不一定被暗殺),早已「人亡政息」,但民主制度的好處是,人死了,但制度仍在。無論美國出現過甚麼暗殺,都沒有阻止美國成為世界唯一超級強國。美國最高領導人的權力轉移根據憲法進行,不會按當權者的個人意志任意修改,更不會有終身制。

相反,毛澤東一死,中國幾陷入內戰。這場內戰最終避免了,僅僅因為當時沒有槍杆子聽命於「四人幫」。不過,即使如此,軍事政變的可能性卻永遠不能抹殺。當權者缺乏安全感,日日夜夜提心吊膽,怕被暗殺,怕出現政變,久而久之,患上心理焦慮症,處處都是敵人,凡事都與「國家安全」扯上關係,實際是擔心自身安全。

中共對於自身的歷史,不會有客觀描述,但至少不會像林彪事件般,閃爍其辭,半世紀前的機密文件至今未解封,原因除了掩飾毛澤東的文革醜事外,還要避免有人效法,以防另一個林彪出現。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