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九月十九日)那場鬧劇當然不是「小圈子選舉」。指鹿為馬,「選舉」定義、遊戲規則由共産黨決定,既然北韓也有「選舉」,香港何妨照辦煮碗。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警務處處長蕭澤頤日前透露,為了「選委會選舉」順利進行,警方部署五至六千警力應對。選管會主席馮驊昨晚開票箱後,宣布共有四千三百八十名投票人投票,累積投票率近九成,其中三個界別,包括法律界、科技創新界,以及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的投票率「高達」百分之一百。投票率空前地「高」,但「選民」人數卻連部署警力也不及。選舉?何必浪費警力,整色整水,索性欽點、委任算把啦。

爛戲要繼續演,難為行政會議召集人陳智思昨日到灣仔會展票站投票,又要面對記者提問。他説,今次是完善選舉制度下首場選舉,模式跟以往不同。他不相信人數是最主要因素,最重要是代表性是否足夠。代表性?選舉委員會「選舉」,合資格「選民」共四千八百八十九名,四百一十二名候選人競逐十三個界別三百六十四個席位,投票率「高」之外,當選率也「高」,陳智思講「代表性」,真係人唔笑,狗都吠。

昨日還有另一個笑話。也是「選民」的聖公會教省秘書長管浩鳴昨日也去「投票」。他現身,記者當然問,殺人兇手陳同佳近況如何?管浩明説,投票日不要談陳同佳。記者又問,陳同佳幾時會去臺灣自首。笑話是,管浩明答:陳同佳會去臺灣,至於幾時去就唔知啦,「你(指記者)不如問臺灣政府好過。」殺人兇手住豪宅,受貴賓式保護,本來大好前途的大學生、中學生則因參與抗爭運動,動輒被控暴動罪,受牢獄之苦,我們生活在一個是非顛倒的年代。

公平點説,香港從來都沒有真正民主選舉,而立法會功能組別正是萬惡之源。稍為接近民主選舉的只有九七前彭定康時代的「新九組」,擴大功能組別的選民人數,但這畢竟只是權宜之計。立法會有一半議席是由分區直選產生,其實大部分港人都收貨,幻想當權者良心發現,有一天兑現《基本法》中最終達至普選行政長官(第四十五條)和全體立法會議員(第六十八條)的承諾。不是港人不瞭解共產黨的本質,而是港人一直希望毋須付出代價,民主從天而降。這個夢維持了數十年。二零二零年七月一日之後,港區《國安法》、完選選舉制度…一巴又一巴摑埋嚟,港人先至被摑醒。直視血淋淋的殘酷現實,總勝於沉醉於甜蜜蜜的民主夢中。

選委會沒有甚麼值得評論,現在統治香港的也不是眼前這班奴才的奴才,而是香港市黨委書記。清算教師、記者、醫護、律師等之後,輪到哪一個目標?路透社日前報道,北京官員在閉門會議上,向三個香港主要發展商訓話,不再容忍壟斷行為,亦告知他們:「遊戲規則已經改變」。清算香港專業人士只是序幕,鬥地主才是戲肉。看見香港地產商的反應真好笑,還在裝傻扮懵,或虛應故事。地產建設商會執委會主席、會德豐地產主席梁志堅將聖旨解釋為「督促政府加快解決土地供應問題」,此時此刻,還夠膽將個波射返落政府度,高人也。

今日香港正在重演上世紀五十年代初上海的那一幕,香港財閥的上一代不少有親身經歷。假如他們的下一代看不透共產黨的本質,沒有PLAN B,那就是活該「被共產」。

梁錦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