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先講兩個仆街,一個有名畀你叫,PK 鄧;另一個係做入境處處長時已經喺辦公桌上擺一幅習總「肉照」晨昏定省,朝請安,晚膜拜嘅曾國衞。

Follow us: @MadDogDaily on Twitter | Mad Dog Daily on Facebook

原來呢兩個仆街冚家鏟都係中文大學校友,對於中大學生會日前「宣布解散」好有意見。PK鄧如是說:「我都係有啲傷感⋯但如果作為一個組織,連根據法例登記(獨立註冊)嘅責任都唔負,我係有啲遺憾。」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衞點講呢,佢話:「我同鄧局長都係中大畢業,近年學生會倒行逆施嘅情況,我哋都深表遺憾,係有啲可惜⋯要正確咁畀佢哋知點為國家好,過去我哋喺中大都唔係咁處理。」

PK鄧做警察一哥時,對付啲反修例嘅抗爭者,不論係中學生或者大學生,心狠手辣,濫捕濫告,製造大批年輕政治犯,得到賊婆及其北京主子嘅欣賞,任期未完「轉跑道」做保安局長,躊躇滿志,頻頻曝光,日日表忠,佢可能諗住話唔定特首都有得做,所以扮撚晒嘢,對中大學生會唔肯「獨立註冊」表示「遺憾、傷感」,果真是人如其名,認真 PK!

至於「爹親娘親不及習總親」嘅曾局長用到「倒行逆施」嚟形容近年嘅中大學生會,亦係「鳩噏當秘笈」!

「倒行逆施」出自《史記·伍子胥列傳》:「吾日暮途遠,吾故倒行而逆施之。」春秋時代,楚國伍子胥為報殺父之仇,帶領吳軍攻楚,掘開楚平王墳墓,鞭屍三百,遭申包胥責備,伍子胥解釋曰:「我嘅做法就好似喺天黑時候,仲要趕好遠嘅路,所以我只好掉轉嚟行,違反常理辦事。」

「倒行逆施」呢句成語後來引申為:當權者所作所為違背時代潮流或者人民意願;好似毓民之前喺立法會就經常用呢四個字嚟形容特區政府施政。中大學生會無權無勢,試問點樣「倒行逆施」啊?

一九七一年由新亞、崇基、聯合三所書院之學生代表共同創立嘅中大學生會,雖則係學生自治團體,除根據會章及民主原則行事,亦受大學章則規範;以校長段崇智為首嘅中大校方,過去兩年來與港共政權扶同為惡,不但打壓學生民主自治,更配合警暴在校園肆虐,然後公開表示不承認學生會喺校內嘅合法地位,又宣布停止代收學生會會費,強迫其獨立註冊,自行承擔法律責任。而所謂獨立註冊者,即係根據《社團條例》,要向警務處申請。各位,係申請唔係登記,即是要等警方批准。

不久前國安警察殺入香港大學校園,拉咗四位學生領袖,罪名係「宣揚恐怖主義活動」,而且未審先覊押。港大學生會評議會只係通過一個動議,悼念一位涉嫌刺警後自殺身亡嘅死者,就被警方國安處指控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第27條,即「宣揚恐怖主義、煽動實施恐怖活動」,《港區國安法》規定,「宣揚恐怖活動罪」如果被法庭裁定有罪,會判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大學學生會崇尚民主,反對極權,乃是應有之義,如今卻是動輒得咎,隨時會被國安警察「登門造訪」,跟住送入監牢,審時度勢之後唯有隱忍避禍同暴政鬥長命。

中大學生會被迫解散,港大學生會睇怕又會解散;其他嘅大學學生會如果又必須「獨立註冊,自行承擔法律責任」,好快都要收皮,香港高等院校學生民主自治,喺暴政之下將會成為歷史,而高薪厚祿嘅香港高等院校校長(最低人工嗰個年薪都五百萬),不以學生為本,不知愧恥走去助紂為虐,打壓學生民主自治,沒有最仆街只有更仆街,全部都係仆街,套用BEN SIR 金句,真係「抵你老母威」!

2021 Oct 09 癲狗編輯室
/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