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意研究所昨(廿三)日公佈一個有關下個月垃圾會選舉嘅民調結果,原來只有52%受訪者表示會去投票,創下一九九一年同類民調當中投票意欲之新低。黨媒《大公報》隨即喺今(廿四)日連發兩文炮轟「香港民研」,既「扣帽子」又「打棍子」,擺明向「賊婆」施壓,睇嚟好快就會清算「鍾氏民調」(主持「香港民研」兩位學者鍾庭耀、鍾劍華)。「香港民研」過去做嘅民意調查,「賊婆」不但冇一次及格,所有科學數據都顯示,四任特首之中,佢最乞人憎,而家匪報「製造輿論」要同「鍾氏民調」鬥爭到底,「賊婆」咁記仇,梗係贊成啦!

「匪報」政治批鬥文宣幾十年如一日,遣詞用字八股到極:「劣跡斑斑的『香港民研』也跳出來,聲稱選舉前舉行三次『民調』,昨日公布的第一次『民調結果』大肆渲染『選舉氣氛冷清』,未卜先知式預言今次選舉投票率將『創新低』云云。主持民調的鍾劍華更不打自招,揚言『如果投票率低』,就顯示特區政府的『認受性低』。先有政治立場,後有民調結果,這種根據政治需要而操作的民調毫無參考價值,唯一目的就是『帶節奏』、『帶風向』,企圖破壞選舉。」匪報又話:「以往亂港勢力通過『民調』來操控選舉,如今仍想通過各種政治操作來達到左右選舉的目的。」跟住當然就係恐嚇啦:「鼓吹杯葛選舉或煽動『投白票』,不僅涉及違反選舉條例,也涉嫌違反國安法,後果嚴重。」

講開又講,《大公報》在上一世紀二十年代到四十年代嘅中國,絕對係「文人辦報」嘅典範。張季鸞先生主張「不黨、不賣、不私、不盲」之「四不主義」辦報方針,亦屬「自由而負責的新聞事業」之楷模。自從《大公報》變成共匪「一黨之私」後,不斷墮落,而家直頭係新聞界之恥。

「香港民研」副行政總裁鍾劍華今(廿四)日回應時表示,暫時未有收到任何官方警告,重申民調並無鼓吹任何行動,只會如實紀錄受訪者嘅投票意向,包括投白票及不投票。被指民調涉嫌煽惑投白票或不投票,佢就批評政府:「點睇都冇理由學術研究會構成煽動干擾選舉,法治應該清清楚楚,但係你透過制度模糊製造混亂,令市民對法治更加冇信心,更加動搖法治基礎,希望政府唔好做啲咁嘅嘢。」香港法治已死,呢個已經係香港人嘅共識,鍾Sir,乜你重對政府維護法治有信心咩?

二〇一九年反修例事件演變成為一場有史以來最大規模嘅政治抗爭運動,港共政權倚靠警暴武力鎮壓,抑且對抗爭者以「參與暴動」論罪,濫捕濫告濫判,製造大批年輕政治犯,香港人權自由飽受摧殘。我稱之為「己亥事變」。二〇二〇年七月一日國安惡法出台後,「黨國體制,極權統治」取代「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共匪全面操控「香港特別行政區」,通過國家專政機器,在政治、經濟、社會、學術、文化、教育乃至大眾傳播、互聯網各方面,進行整肅和鬥爭。這就是「庚子暴政」。兩年多以來,香港人人自危,暴民做唔到,只能做順民,否則便移民。

惡法治港,暴政肆虐,市民動輒得咎,除咗做順民、做鵪鶉,或者做鬼,否則做乜講乜,甚至乜都唔做乜都唔講,一樣有機會被指觸犯《國安法》,呢個係乜嘢社會?

2021 Nov 24 癲狗編輯室
/黃毓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