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Author: 黃毓民

毓民特區:哀矜勿喜

「哀矜」即憐憫,「勿喜」,不要高興。語出《論語•子張第十九》:「孟氏使陽膚為士師,問於曾子。曾子曰:『上失其道,民散久矣。如得其情,則哀矜而勿喜。』」這段話的意思就是說:孟氏任命陽膚做典獄官,陽膚向曾子請教。曾子說:「在上位的人不以正道治民,民心背離已久!審判案件時,如果能弄清他們犯罪的實情,就應當憐憫他們,不要因為查出真相而高興。」《論語》本章講的是典獄之法,「如得其情,則哀矜而勿喜」,是指法官若審出罪犯實情,應懷哀憐之心,切莫自鳴得意。也可指統治者如若能夠體察百姓生活困苦,應該對其常懷憐憫之心。「哀矜勿喜」作為成語,則泛指對人的不幸遭遇須同情體恤。 二〇一六年年初旺角發生嚴重警民衝突事件,港共政權未經調查立即定性為「暴動」,警方旋即進行大捜捕,前後拘捕九十一人,率多為不滿施政的青少年,其中廿八人被羅織暴動罪檢控,經法庭定罪,二十人被判處兩年四個月至七年不等的刑期,一人判入敎導所。 一九六七年的港共暴動歷時長達八個月,近千人受傷,死亡人數逾五十人。事件中只有十一人被判囚四至五年,後來更獲得減刑。六七暴動發生時,香港未有訂立暴動罪,參與者多是被控以《刑事罪行條例》中叛逆、煽惑或其他刑事罪行,之後港英政府因應六七暴動,七○年才制訂暴動罪,根據《公安條例》第十九條,如任何參與非法集結的人士破壞社會安寧,該集結即屬暴動,而集結的人即屬集結暴動;任何人干犯暴動罪,一經定罪最高可被判監禁十年。 三十一歲的社會運動活躍人士盧建民暴動罪成入獄七年,是香港開埠以來同罪判得最重者,而「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亦被重囚六年。 港共政權決心要消滅香港青年主導的本土民主運動,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合作」,是赤裸裸的暴政,終會自食惡果,並必將受到人民的審判和歷史的審判! 然而,香港的民眾,乃至與這些年輕政治犯不同政見的政治人物,為什麼要落井下石、幸災樂禍呢?香港現在正是處於「上失其道,民散久矣」的時候,對於他們的蒙難是不是應該也有「如得其情,則哀矜而勿喜」之心呢?...

Read More

舐共的建制派 娘娘腔的反對派
/黃毓民

最近兩個星期,有幾個共幹不顧分際,在香港肆口逞說,又是國家安全,又是基本法,又是憲法,人人一副「天地君親師」嘴臉,語無倫次,無非是揣摩上意,相機教訓港人、恫嚇港人。一眾舐共的建制派政治小丑,如李慧琼、梁美芬之流,忙不迭扮演傳聲筒,或權充共幹「政治囈語」的「導讀」。 至於泛民主派,對於王志民、王振民、喬曉陽這些共產黨奴才,公然干預香港內政,違反《基本法》廿二條的規定,不但沒有據理力爭甚至直斥其非,反而表現出戰戰兢兢「陪個不是」的軟弱態度。立法會大灣區考察團有九位泛民議員,楊岳橋在深圳回應喬曉陽的「在港獨問題上做開明紳士是不行的」言論時表示,中央與其以強硬語言反對「港獨」,不如以誠意展現一國兩制的優越。 這是什麼話?中共破壞「一國兩制」昭昭在人耳目,貴為公民黨黨魁的楊岳橋是不是腦袋有問題,竟然建議「中央以誠意展現一個兩制的優越」,如此「娘娘腔」的香港反對派,人們還可以有什麼期待? 《基本法》廿二條寫得很清楚:「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中央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如需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機構,須徵得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同意並經中央人民政府批准。中央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的一切機構及其人員均須遵守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中國其他地區的人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區須辦理批准手續,其中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定居的人數由中央人民政府主管部門徵求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意見後確定。 香港特別行政區可在北京設立辦事機構。 」 王志民、王振民、喬曉陽等共幹的言行百分之一百違反《基本法》廿二條。 附録:共幹干預香港內政惡行 四月六日/王志民: 「如果有人反對共產黨領導,就是反對一國兩制;而反對這套制度,就是對香港人的犯罪,對香港是禍不是福」。「沒有中共領導的中國社會特色,中國就沒有一國兩制,共產黨領導是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行穩致遠的保障。」 四月十五日/王志民: 「哪裡的防範薄弱,那裡就容易出問題,在回復國家主權、安全,以及發展利益方面,香港的制度還不完善,甚至是世上唯一沒有國家安全立法的地方,成國家總體安全的一塊突出短板。」 四月廿一日/王振民: 「《基本法》的發展應入鄉隨俗,入國問禁;國家憲法怎樣發展,基本法就怎麼發展。」 四月廿一日/喬曉陽: 「香港回歸後,有些人在香港公開反對國家主體實行的社會主義制度,這不符合基本法,因為違反了憲法規定。」「 在港獨(問題)上做開明紳士是不行的...

Read More

孫政才:我認罪悔罪,心服口服!
前重慶市委書記被控受賄法院受審

前重慶市委書記、中央政治局委員孫政才受賄案,四月十二曰在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孫被指控非法收受價值一億七千萬餘元人民幣財物。庭審進行了微博直播。 天津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指控,孫政才在二〇〇二年至二〇一七年間,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有關單位和個人在工程承攬、企業經營、職務調整等事項上提供幫助,單獨或者伙同特定關係人非法收受他人給予的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一億七千萬餘元。 過去十年,孫政才歷任北京市順義區委書記、北京市委常委、市委秘書長、農業部部長、吉林省委書記、中央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等職。 孫政才出生於一九六三年,二〇一二年當選第十八屆中央政治局委員,成為政治局中少有的「六十後」,曾被視為中共第六代領導人候選人。二〇一七年二月,中共中紀委中央巡視組向重慶市委反饋巡視情況時表示,重慶清除「薄、王」思想遺毒不徹底,自此之後,孫正才的仕途開始蒙上陰影,同年七月十五日,孫政才被拉下馬,他的重慶市委書記職位 由前貴州省委書記陳敏爾接任。十幾天後,孫政才涉嫌嚴重違紀,中紀委對其立案審查。 現任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表示,查處孫政才「為我們黨消除了政治隱患,也為重慶消除了政治生態污染源」,重慶要「全面徹底乾淨肅清孫政才惡劣影響和『薄、王』思想遺毒」。 從庭審直播可見,孫政才對指控的事實和罪名均沒有異議,並在最後陳述階段表示認罪悔罪。孫政才說:「我嚴重違紀違法,受到法律的莊嚴審判,我是咎由自取、罪有應得,我心服口服。我真誠地認罪悔罪,我真誠地服從法院的判決。」 庭審結束後,法庭宣佈將擇期宣判。...

Read More

鄭松泰譴責議案的各方博弈

早前鄭松泰倒插國旗事件,由全七名建制派組成的調查委員會終於有結果,毫不意外一致通過譴責鄭松泰,並將以議員議案方式提交立法會表決通過。 先不論倒插國旗此舉是否「瑣碎無聊」,建制派先將事件訴諸法庭,並為「侮辱國旗」定下新準則,由古思堯的塗污、焚燒,擴張至連倒插也在判罰之列;然後法官更指因為《國旗法》是有意侮辱才算違法,愛字頭在示威過後隨意丟棄國旗由於並非「有意」,可據此豁免其罪──這幾乎等若入罪全憑執法方以政治動機作判斷,而香港政黨以至市民竟「甘之如飴」,完全沒有作出過任何有規模組織的反抗,不可不謂可悲。 如今放在眼前的,就是對鄭松泰的譴責議案若有三份二在席議案支持通過的話,則鄭將被革除議員資格。耐人尋味的是,由於不同於政改方案表決以全體議員總數三份二作計算,只要在席議員有三份二投贊成票經已能夠通過,讓我們簡單先看看一些數字: 全體立法會議員:六十八席 非建制派:廿四+鄭松泰+陳沛然 建制派:四十一+主席梁君彥 若全體議員出席表決通過譴責動議門檻:四十六票 單從表面上看若只計建制派投贊成票,鄭松泰被DQ還有五票之多,距離安全線尚遠;問題在於非建制陣營真的全部可靠嗎? 在建制陣營來說,他們要做的是相當簡單,就是全員在席到表決時全投贊成票就可以了;然而非建制派的考慮就複雜得多:雖然非建制派是定了調要「一席也不能少」;可是一席不能少也可以是待鄭松泰被DQ後再由飯民推舉候選人選回來也可以;再者和早前飯民對待「派錢」的立場一樣,不支持議案並不代表就要投反對票。 基本上醫學界功能組別的陳沛然已有多番「走票」紀錄,就算是在今次議案上再次倒戈投向建制派,相信不止是我,就算是一般香港市民也不會意外;那剩下來的四票又怎麼辦呢?要說其餘的飯民投票贊成譴責鄭松泰,我想是怎也做不出來的(雖然另一「半建制派」的李國麟其實也有點嫌疑);問題是不開會、不投票可說是飯民的拿手好戲,而且早前已有多個關鍵議案試過因飯民議員缺席投票反勝為敗,試問他們的支持者有問責過嗎?當然沒有。(延伸閱讀:泛民支持者所不能回答的問題之一:立法會飯民投票出賣選民犯案累累事件簿:六次關鍵投票反勝為敗,三次投票出賣香港利益:https://goo.gl/VZ4C5e) 一眾飯民垃圾會議員中,又以黃碧雲、李國麟、莫乃光、梁繼昌、葉建源五人前科纍纍:黃碧雲時常以教書為由缺席投票,而莫乃光、梁繼昌、李國麟三人立場本就比較傾向建制,加上功能組別受民意壓力較少,再加上因教育撥款分贓成功已多次為政府護航的葉建源,隨時成為飯民「被動DQ計劃」的馬前卒:如此算起來,立法會若只六十三人出席,那三份二的DQ門檻就跌到剛好42票,整個由飯民與建制合演的「DQ佈局」亦能華麗閉幕。 雖然鄭松泰結局尚未可知,但我對他這幾個月來的表現卻也難免失望:他所謂要扮演「議會入面戴耀廷」、「一比六十九由我一個人」,現在我都不知道他和其他飯民議員有何分別:或許除了四處爭取曝光呃LIKE這點上有所不同吧。的確在議會初期他也曾參與部份衝擊抗爭行動,然而自從倒插國旗事件後,所有的抗爭都銷聲匿跡了。而這還不特止,不知是否害怕飯民最終真的與建制聯手將其踢出局,就連批評飯民的言論都變得有氣無力,只剩下一些不著邊際的抽水──例如嘲諷飯民全體缺席財委會臨時撥款動議,可是你自己也沒有開會呀,說不會行禮如儀搞抗爭,那你的抗爭如今又何在?...

Read More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