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Author: 小城罪事 張騖

小城罪事:台男斬殺熟睡雙親過百刀(張騖)

「你幹嘛拍照?拍甚麼拍?你有沒有人性啊?」 這番說話是來自一位年輕的殺人犯林清岳,在法庭上對記者吐出這句令人難以置信的鬼話。 這也是筆者對他這樁案件留下極為深刻印象的主要原因, 可想而知當時他並不認為自己才是世上最沒有人性的那個, 囂張跋扈配以極端的性格, 使他走上了一道無法折返的不歸路。 林清岳弒親案,是台灣刑案史上一宗震驚社會的逆倫弒親案。此凶殘案件發生於1998年,當時未滿十九歲的林清岳,雖長相俊秀,家境富裕,又是家中唯一的兒子,但因長期遊手好閒荒廢學業,又常與大批酒肉朋友出入聲色場所揮霍,竟淪為擔任賣淫集 團的車伕。案發前林清岳因向父母借錢遭拒,又不滿父母在他的朋友面前指責他一 無是處,遂向三名豬朋狗友人提議共同殺害其雙親,謀取父母遺產、 奠儀及保險理賠金等財產。 1998年10月11日凌晨,上述四人確定林銀樹、曾玉甘夫婦已就寢熟睡後,共同持菜刀進入兩人臥房殘酷砍殺109刀,其中106刀為林清岳所為,砍殺後林清岳還擔心雙親未死,更在屍體上注射安眠藥, 並燒毀住宅,意圖製造強盜假象,並銷毀命案證據。 由於四人犯案手法粗糙,供詞破洞百出,全案迅速被警方偵破,而林清岳等人於被捕後均毫無悔意,震驚當時台灣社會林清岳於審判初期仍毫無悔意,多次發表 狂妄言論引發社會譁然。直到一、二審均被判處死刑,得知來日無多後,接受教誨師妙慧法師輔導,終萌悔意,公開對自己的罪行懺悔,並決定伏法後捐出器官。 經過兩度發回台灣高等法院更審, 中華民國最高法院於2002年3月28日判處林清岳死刑、其他三名共犯有期徒刑五至十六年。時任 法務部長於2002年5月3日批准林清岳死刑執行令,三天後林清岳於台北看守所執行槍決,死後捐出器官心臟、兩顆腎臟、一 對眼角膜,以及皮膚、骨骼等器官。 民國87年台北縣林口下福村發生林清岳砍殺雙親109刀命案,8年後,凶宅仍然杳無人煙,風水師說屋子裡面仍然充滿煞氣,要化解恐怕得花一番功夫走進台北縣林口下福村4號,得從側門轉進,經過一個廣場再左彎,就看到一扇銅做的雕花大門,門口的對聯已經斑駁,看著福降幾個字, 讓人不勝唏噓,因為8年前屋主林銀樹其實是大禍臨頭。 民國87年10月10日晚上,屋主林銀樹和妻子在房間熟睡,獨子林清岳和三個朋友用菜刀狂砍雙親109刀,屋子裡血流成河,刀刀致命死狀極慘,不久破案,林清岳坦承冷血弒親,三年後伏法,但是這棟洋房慘不忍睹的過去,至今沒有人常住。 台灣堪輿協會理事長張旭初表示:「反弓水,反弓這裡形成一個彎度,彎度的話會形成一個絕命煞,而且這個虎邊沒有幫助,龍邊破局,龍沒 有辦法壓虎,就變成他(虎煞)的氣會跑進來. 風水師認為,這裡一條小路一路延伸到側門, 像是一隻鐮刀俗稱絕命煞,容易發生親子失衡血光之災,如果真要入住,最好重新再來。」 你要進去住的人,你要相當三思而後行,為什麼?因為他病入膏肓,煞氣已經在裡面了,煞氣在裡面的話,它在裡面滾越滾 越凶,那住進去的人會受傷害。 風水之說來自天命,但是林銀樹以經營餐飲生意致富,讓獨子出入名車呼朋引伴,溺愛的結果,卻是天理難容的悲劇。 林清岳生長在富裕的家庭,是家中獨子,父母寵愛有加,20年前的雙十節,林清岳和五個朋友在家中狂歡,被林爸爸罵了兩句,竟然和朋友暗夜狂砍雙親109刀,此案震驚社會。林清岳從舍房被帶 到刑場,沒多久隱約聽到一聲悶響,隨後屍體就被幾名醫護人員用擔架抬往救護車,結束他短短23年的生命。 林清岳和幾個同學在家中飲酒作樂,林爸爸、林媽媽一回家,看到杯盤狼藉,煙霧瀰漫,只罵了他幾句「不長進」,訓斥他幾個狐群狗黨回家,習慣被縱容的他,就氣得要討回來,凌晨四個人拿著菜刀,趁著兩老熟睡,在臥室狂砍林爸爸50幾刀,當場死亡,林媽媽爬到廣場,仍然被他一路追殺,哀嚎中也送了性命。殺了109刀,四個人還想放火燒房子企圖湮滅證據,甚至計劃騙取保險金,收奠儀花用,下福派出捕獲他們移送到法辦時,他們的神情囂張至極。 經過上訴,法官以他泯滅人性毫無悔意,他在四年後槍決,儘管他捐出器官,這殺親的一身罪孽, 就算六畜輪迴也洗刷不清。 小城罪事...

Read More

小城罪事 – 大角咀喪男弒親肢解案

教育,不應該走極端。就如同道家一樣,平衡才是最好的教育之道。 錢,本是萬惡之根源,當孩子問自己要零花錢時,你是如何處理的?在現在的生活中,一些富裕家庭為了杜絕孩子養成大腳大手的壞習慣,於是就在孩子面前“藏富“,”哭窮“,其實這種做法需要適度,如果過度了,可能會給孩子造成一種壓力,造成金錢方面的不安感。 筆者抱有是其是非其非的價值觀,對黑白對向來執著,從不接受灰色地帶。看過很多家庭的教育模式,見過很多貧困家庭為了讓孩子養成節儉的習慣,讓孩子明白家庭的困難,直接在孩子面前把家裡的經濟條件絲毫沒有隱瞞道出,讓孩子對用錢方面產生害怕不安的心理,自卑隨之而來。但是,當孩子向父母要錢的時候,父母到底該不該給呢?給多還是給少呢?這個就需要家長朋友們認真看看了。尤其是父母的態度怎樣,又是怎麼對待孩子的,這一點對孩子來講,將有著深遠的影響,甚至影響一輩子都有可能。 2013年3月1日的香港爆發了一樁駭人聽聞的肢解兇殺案,29歲香港男子周凱亮在大角咀海興大廈單位內,因分家產不成而謀殺父母親繼而進行肢解。更自編自導自演的上電視新聞尋親及開設 Facebook 尋親專頁,報稱父母雙雙失蹤,向警方尋求拹助。 周凱亮將父母殺害後以不倫不類的解剖學肢解雙親屍體,並將頭顱藏於早已準備好的兩個新購冰箱內,而四肢卻用膠盒分類存放,加入化學劑保存屍塊以免發臭引來鄰居懷疑。這樁“宅男”弒殺父母的案件引起了巨大的社會反響。 據警方了解,大角咀碎屍案的殺人犯周凱亮案發前因炒股虧損幾十萬港元,並以還債為由強逼父母出售一個物業,他重施故技逼父母賣樓分家產但遭到了拒絕,一怒之下與好友謝某約定將65歲的父親及64歲的母親殺害,更用殘忍的方法肢解屍體,以為可以毀屍滅跡。 為了瞞天過海,周凱亮聲稱父母在旺角的朗豪坊飲茶後到內地旅行,幾日後周凱亮的胞兄發現父母失蹤於是報警,隨後在錄口供時發現他的口供存在疑點,一星期後終於承認殺害及肢解父母,隨後警發現周氏夫婦被肢解的現場與碎屍,逮捕了周凱亮與輕度弱智的謝臻麒。 “屋內到處都是肉碎和血跡,睇一眼就知道是肢解現場!” 香港重案組高級警司形容。 位於大角咀的兇案第一兇案現場是一個 400 多呎單位,屋內亂成一片,有如一個小型屠場,到處都是血和肉,藏有殘肢的膠袋和膠盒隨處堆放,手腳的殘肢上有零星的碎骨和已經凝結的血,而周氏夫婦的頭顱便被藏在了冰箱中, 據知情人士講述,警方幾日後才發現他們二人的頭顱是收藏在兩個用保鮮紙早已包裹好的小型冰箱內,當他們打開後,據了解,眾人都就地嘔吐,可想而知場面多令人汗顏。 筆者曾經居住於大角咀有年多的時間, 現今那座兇案大廈已經人去樓空。 每次經過那處都感受到一股寒風寒氣,感覺猶如兩位死者死不瞑目的在無聲抗議。曾經我在兇案現場單位的大廈外四處徘徊,本想感受當時的冷血情景,父母對兒子的信任隨其走到生命的盡頭。 雙親在單位內受到兒子的突來襲擊,他們兩個萬萬想不到自己將會身首異處,成為死無全屍的悲慘肢解謀殺案的主角。 周凱亮身於小康之家,從小住在港島區。早年被父母送到澳洲唸書,約十年前回流返港,案發前的幾年一直處於失業狀態,由於遊手好閒,終日躲在家中沉迷於網絡遊戲,被形容是一名“宅男“。他訴說因父母早年逼迫他學習鋼琴使得他身材矮小,身高只有 164 厘米的他認為正是因此導致他異性緣不佳,數次戀愛無疾而終,而因此他迷戀上了用打格鬥遊戲”鐵拳“來發洩自己的不滿。 案中聳人聽聞的涉嫌弒親情節,令人不寒而栗的人體肢解過程,令陪審團再有一名成員情緒困擾,無法支撐下去,申請退出並獲得批准。 由於陪審團人數由 7 人減至僅餘 5 人,考慮到案中證據和證供令人難受,日後可能再有陪審員要求退出,法官決定解散陪審團,重組 9 人陪審團後,主審暫委法官司徒冕對 7 名陪審員要聽取可怕證據感到抱歉,豁免他們終生毋須再出任陪審員。 香港城市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黎定基表示,如“宅男”沉迷於暴力格鬥遊戲,長期受殺戮熏陶,甚至會令其價值觀出現扭曲,會以為傷人或殺人是十分平常之事。當對家人出現不滿情緒後,如未能得以溝通調解,便漸轉化成仇恨,在到達不能忍受程度時,便有可能將現實生活當做虛擬網絡世界,將網上的殺人遊戲變成現實,引爆一個計時炸彈。 香港家庭及事業發展服務訓練總監司徒漢明表示,連續發生兩宗弒親案已為香港社會敲響了警鐘。他認為子女的情緒及行為,與其父母管教方式有直接關係。由於香港社會長期強調學業成績,家長只關心子女功課,忽略其行為,待人處事及個人道德,令子女易受電視及網上血腥暴力信息影響,成為暴戾一族。 “唔好再難為我個仔喇!” 筆者在夜探後輾轉反側徹夜難眠,凌晨兩時左右在睡夢中冒冷汗的醒來,感應到這句說話, 令筆者感到的不是毛骨悚然,而是一份死者對兒子的不計較之情,無私的在死後仍維護兒子。 在香港法律冷血的殺人犯縱使不用面臨死刑, 但卻逃不了終生監禁的命運。 . . ....

Read More

小城罪事:泰國連環食「童心」魔 製成乾屍遭人唾棄

人吃人極其殘忍,也許是人類文化的最高禁忌。 可是,自古以來,人吃人的事時有發生,導致食人的原因有多種:因為風俗文化,因為生存需要,或僅僅是為了取樂,不管何種原因,食人者是不可饒恕的。 今天我們從一部電影開始,講一個被泰國人民切齒痛恨,直至處死後都不能入土的“食人魔”的故事。 曼谷詩裡叻醫院醫學博物館(SIRIRAJ Medical Museum),在泰國還有一個別名,叫做“死屍博物館”。在這所博物館的法醫館裡,陳列著好幾具乾屍,屍體皆是刑事命案死刑犯,處刑後身體塗佈樹脂,製成乾屍。其中最臭名昭著的一具屍體,是“食人魔細偉”。 ​他的本名,叫做黃利輝,中國人,1944來移民來泰國。數年之間,為了醫治身體的疾病,他一共吃了十數個小男孩的心和肝。 1950年被捕,處以絞刑。為警醒世人,泰國將其做成乾屍,陳列在此博物館。今天,在法醫館裡,你仍能在一個約兩米的透明櫃裡,看到還在滴著屍油的深褐色屍體,他就是黃利輝。 黃利輝在50年代接連犯下十數樁殺童案,他挖出被害孩童的心臟、肝臟,煮水燉成湯來喝,手段殘忍令人髮指。他相信這樣便可以根治他的肺病,使他無間斷的咳嗽可以得到治癒。這個做法是他小時候在中國農村,曾聽母親提及過。 法槌落下,黃利輝得到死刑宣判。連環殺人兇手終於被綁上刑架,以一聲槍響結束他作惡多端的一生。只是對於泰國人民而言,判死還不足以伸張正義,他們將犯人的屍體製成乾屍,陳列在法醫博物館 Siriraj Medical Museum 中,好讓民眾唾罵發洩情緒,或者拿來當成教育、恐嚇孩童的教材。 如今60年過去了,黃利輝的干屍還在曼谷詩利拉吉 (Siriraj) 醫院內展示。他不僅無法入土為安,甚至沒有一個棺材讓他躺著,只能繼續鎖在玻璃櫃裡,為他的罪行永生罰站。 電影《細偉》中講述,1946年,當時19歲的黃利輝 (Si Quey) 離開故鄉廣東,隻身來到泰國,望能闖出一番名堂,然而才在移民處就碰上第一個難關。由於交不出10泰銖的移民費,他被強制送入難民監獄。此外,移民官草率將他的名字登記成「細偉」,無論他如何解釋,移民官也不願改正。 幸好獲得叔叔接應,黃利輝才得以離開監獄,並在一間殺雞攤工作。可是他不堪承受殺雞攤老闆羞辱,偷了錢之後跑了。接下來雖然在碼頭找到一份搬運的工作,但長年貧窮使他營養不良、身子瘦弱,根本搬不動任何東西。他在工人間受盡欺凌,隨後也被老闆辭退。 一無所有的黃利輝身體越來越弱,沒來由的咳個不停。他的病也變得更嚴重了。在恍惚之際,他想起小時候母親為了醫病,割下死刑犯的心煮湯給他喝。他開始拿起刀,鎖定一個又一個比他還要弱小的孩童加以殺害、挖心燉湯。但是電影並不與事實完全相符。 魯迅《狂人日記》中說封建社會的歷史每一頁都寫著「吃人」,那是指廣義的吃人,即封建禮教和封建制度戕害、壓抑人性,具有吃人的性質。實際上,狹義的吃人即人吃人肉,在古代也是常有的事。 弱肉強食的動物世界中,異類動物之間活捕生吃,同類動物之間也有互相殘殺這是動物界生存競爭的需要,並不奇怪。人類進入文明社會以後,仍然存在著人吃人的現象,這說明人類並沒有完全消除獸性。由於人類具有高於動物的社會意識,所以人相食比動物相食更顯得野蠻和殘酷。 小城罪事 張騖...

Read More

蠍婦監生餓死兩女 屍體揭發已成乾屍

這是一個發生在人口稠密的大城市中的真實案件。 兩個分別是一歲和兩歲的幼童,被發現伏屍在家中的臥室,究竟這對小姐妹因何事而死?兩個孩子是被活活餓死的,當民警發現他們時,幼小的屍身已經風乾,年紀這麼小的兩名女童何解餓死在家中卻無人過問?他們的父母究竟身在何方? 孩子的父親在案發時毫不知情,因為當時的他因吸毒罪而被判監半年。那時的他正在監獄中服刑,監獄裏的警察向刑期將滿的父親李文斌傳來了一個噩耗,告知他的兩個女兒已經不在人世,他們並沒有交代兩名女童在外的死因,料事如神的李文斌卻猜到了弄不好就是餓死的。 2013年6月21日上午九時,在南京市江寧區泉水新村的一個單位內,發現兩個年幼的女童死於家中,屍體已經風乾。 而當天下午江寧區的警方以涉嫌故意殺人罪將兩女同的母親樂燕捉捕歸案。 樂燕本人是一名未婚生子的90後,她是一名文盲,她一生只上了幾天的學。幼年與祖父母共同生活,16歲卻離家流浪,直至案發21歲的她,被揭發與兩名女兒皆無戶籍,更不用奢侈會擁有一張身份證。無辜被活活餓死的長女生父不詳,而次女為樂燕與同居男友李文斌所生。 李文彬因吸毒入獄服刑半年,在此期間兩名女童唯一的監護人就是母親樂燕,她長期沉迷於吸毒玩樂,經常將兩名幼女獨自放置家中。曾經有鄰居憶述女童下身多處潰爛,明顯營養不良,姊妹二人曾試過滿臉糞便從家中的窗邊大喊大叫求救,其慘狀為鄰居發現。有人要求社區將女童送往孤兒院照顧,以免姊妹二人會有餓死的一天,社區以不符合政策規定為由加以拒絕。 樂燕最後一次離家是2013年的4月, 此後她再沒有踏進這個本是可以邁向幸福四小口的家。 她流連忘返的在附近地區三五成群吸毒玩樂,時間長達兩個月之久,家中僅留少量食物,她擔心女兒再次探頭出窗外向路人求救,所以這次離家她將門窗都封死,使最後的一扇求救之窗都不留給無辜餓死的兩名女兒。 她在庭上自稱缺乏意志力回家,既沒有去朋友處取回丟失已久的鑰匙,又不敢找鎖匠開門,因為她四處拖欠朋友的債項,但卻無數次向民警領取生活救濟津貼,都是用於吸毒和抽煙,甚至日夜在網吧沉醉於線上遊戲的世界,金錢卻沒有花在兩女兒身上,更加沒有意識到女兒在家中已久將會是缺水缺糧的慘況。 2013年9月18日,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樂燕犯下故意殺人罪, 她將會承受的是一生一世無期徒刑,一生一世被困在無情的監獄裡受盡白眼。最令人難以置信的是樂燕在緝捕歸案前,因在外四處鬼混而再度懷孕,她沒有交代經手人究竟是何方神聖。諷刺的是她的過失使她間接殺死自己的兩名親生女兒,在這個時候她再度懷孕,但已經再沒有機會去撫養嬰孩成人、再沒有機會去感受為人母親的苦與樂, 一生也沒有機會去接受兒女對她盡孝。她曾經向警方要求做流產手術,後來醒悟決定把孩子生下並交由社會福利機構託管和照顧。 似乎從出生開始,南京這兩個幼童的悲劇命運便冥冥中註定。她們還未嚐到人間愛與溫暖的滋味,便已在極度飢餓中永遠帶著缺水缺糧的身軀長埋黃土。 在前往太平間的路上,已出獄的父親李文斌不斷捶打自己胸口, 他心中的那條刺就像烙印深刻著,卻不會有釋懷的一天。 走上一個寫著「無名屍」的冷櫃前,帶著手套和口罩的工作人員拉開冷凍的抽屜,兩個紅色的包袱出現眼前。 包袱打開的一剎那,一股冰冷的氣味撲鼻而來,一隻又瘦又小的腳丫子露出………… 父親李文斌捂住眼睛跑了出去,從殯儀館回家的路上他都一言不發。 兩個孤獨的、處於社會邊緣的年輕人組建了一個臨時家庭,樂燕為這個家先後帶來了三個女人,有人說房子沒有女人和孩子的話就不成家。但毒品和毒癮同樣將這三個女人先後的帶走。 從一個視角揭示了這場人倫悲劇事件,縱觀樂燕和男友李文彬的成長與結合幾乎都是從缺乏父愛與母愛開始,染上毒癮為標誌滑向荒誕的人生。結合之後同樣無法給孩子應有的照顧和愛與溫暖,終致釀成人間慘劇。 「 我自己是一個從來沒有得到愛的人,怎麼給別人愛?」 這是樂燕在庭上受審時的陳述。...

Read More
  • 1
  • 2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