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Author: 癲狗日報

短評九合一選舉:是民主發展的成熟還是在倒退?

文/Jacky Ao(前城大編委總編輯) 九合一選舉曲終人散,雖然筆者為香港人,只能隔岸觀火,但是仍然有留意這個影響全台灣的選舉。不少人(特別是綠營的支持者)認為是次的選舉結果反映出民主發展在倒退。他們認為所有進步的價值在公投遭到否決,而且藍軍在地方上已經班師回朝。筆者認同上述事實的陳述,但不認為是台灣的民主發展在倒退。反而我從以下三點,看出台灣民主發展的成熟。 一)藍綠板塊不斷在移動 第一,是次結果顯示愈來愈多中間選民,不會固定支持同一個陣營。以高雄市為例,這個由民進黨執政三十多年的「綠地」(包括原高雄縣),所謂傳統綠營的票倉,今屆市長也被國民黨翻盤。由上屆民進黨拿99萬3千多票(68.09%)跌至今屆的74萬2千多票(44.8%),而國民黨則由上屆拿45萬多票(30.89%)躍升至今屆拿89萬多票(53.87%)。再以宜蘭縣為例,這個所謂的民主聖地,贊成冬奧正名的投票率達50.4%[1],但是在縣長選舉中也被國民黨翻盤,由上屆民進黨拿16萬多票(63.95%)跌至今屆的9萬5千多票(38.23%),而國民黨則由上屆拿9萬多票(36.05%)躍升至今屆拿12萬3千多票(49.48%)。[2]由其可見,選民選人不選黨的行為日益明顯,即使支持該黨的核心價值,但也不會固定投票。藍綠板塊不斷在移動,這是選民理性的表現,也是反映出民主發展的成熟。 二)第三勢力擴張 第二, 是次選舉兩大黨以外的第三勢力有一定程度上的擴張,根據TVBS的統計[3],六都市議員政黨席次無黨籍加上其他,總共68席(17.9%),比上屆的57席(15.3%)。至於縣/市議員政黨席次無黨籍加上其他,總共212席(39.9%),比上屆的173(32.5%)席多,甚至比民進黨的101席(19%)多。至於最具標誌性的第三勢力,莫過於台北市長選舉,在傳統藍大於綠的台北市,白色力量柯文哲在藍綠夾擊下,仍以58萬多票(41.05%)力壓國民黨丁守中當選。由此可見,雖然仍然未有一個黨派可以獨力抗衡藍綠兩大黨,但第三勢力的擴張告訴我們,人民漸厭倦兩黨獨大,朝野鬥爛的局面。在兩黨政治的格局下,第三勢力的壯大,絕對是成熟民主社會的呈現。 三)公投的成功實踐 第三,是次選舉實踐了體現民主價值的公民投票。雖然從結果論所有進步的價值在公投遭到否決,但是如果從過程論,成功實踐門檻較低的公民投票也是值得高興的。我們要知道公民投票法得來不易,由九十年代蔡同榮和林義雄等人以死相搏開始爭取,直至2003成立的「鳥籠」公投法,在2004年與2008年所舉行的所有公投,都未能通過高門檻,未能生效。直至2017年,立法院才通過相對較民主的公投法,降低公投合法的門檻,雖然更改國號和領土變更等憲法修正案複決權仍被排除。[4]但整體而言,在兩岸三地中,成為首個能夠舉行具有法律效力的公民投票的地方,最終公投通過門檻而生效,不是能夠體現民主價值,很值得驕傲嗎? 總結而言,儘管是次選舉結果可能未能盡如人意,選舉過程仍有待改善,但是從結果和過程中仍然能體現台灣的民主價值。台灣的民主制度或選舉制度未必是盡善盡美,我們可以慢慢改進。愛台灣的朋友應該一起去捍衛和守護民主價值。 [1] 2018.11.27【政經看民視】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TrZ0hNdqmo&t=3926s [2] 九合一選舉即時開票, 中時電子報 https://election2018.chinatimes.com/ [3]  2018開票分析, TVBS新聞網 https://2018elections.tvbs.com.tw/vote.html [4] 2018.11.25【台灣演義】台灣公投演進 | Taiwan History, 民視新聞...

Read More

獨立

今集主題是「獨立」。 一位廿幾歲的年輕人陳浩天對於香港前途歸屬,提出自己的想法,或曰願景,竟然遭中共政權開動國家機器、此間親共、附共的組織及政客鋪天蓋地,予以批判,而港共政權更破天荒引用《社團條例》惡法,企圖禁止這位年輕人的所屬團體(香港民族黨)的運作。香港的外國記者會邀請陳浩天演講,更被匪幹張曉明(中共港澳辦主任)打成觸犯《刑事罪行條例》中的「煽惑罪」,更有陳雲之流的附匪港奸,建議港共政權驅逐外國記者會出境。 聞「獨立」而色變,聞「獨立」而抓狂。「獨立」真的那麼可怕嗎?「獨立」真的連講都有罪嗎? 「獨立」是指單獨的站立或者指關係上不依附、不隸屬。依靠自己的力量去做某些事。在意識形態領域,一個獨立的人,是指有獨立的思想,獨立的人格,有獨自生活的能力。即是做一個「特立獨行」的人。至於一個獨立自主的國家,當然是指一個「主權在民」的國家,即其統治和管理的權力由該國家的人民行使。 「獨立」一詞不是現代中文,自古有之,中國許多典籍都有這兩個字。 《老子》:「有物混成,先天地生……獨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荀子·儒效》:「而師法者,所得乎情,非所受乎性;不足以獨立而治。」 《管子·明法解》:「人主孤特而獨立,人臣羣黨而成朋。」此處「獨立」二字是指「孤立無所依傍」。 「獨立」也可解作超凡脫俗,與眾不同。《易·大過》:「君子以獨立不懼。」 孔穎達疏:「君子於衰難之時,卓爾獨立,不有畏懼。」 《荀子·仲尼》:「故善用之,則百里之國足以獨立矣;不善用之,則楚六千里而為讎人役。」則是說國家不論大小,「獨立」都要必須具備一些基本的條件。 為了遏制主張「香港獨立」的言論自由,不惜把香港推向極權,真是罪大惡極。...

Read More

德不配位

今集主題是「德不配位」。 「德」是德行,高尚的人格,「位」就是地位、待遇,「配」是相配、符合、匹配。 「德不配位」的意思就是:自身的德行要和你所享有社會地位和待遇相匹配「德不配位」語出《朱子家訓》:「倫常乖舛,立見消亡;德不配位,必有災殃。」《朱子家訓》亦稱《朱柏廬治家格言》,簡稱《治家格言》。作者朱用純,字致一,自號柏廬,江蘇省崑山縣人,生於明萬曆四十五年(公元一六一七年)。 說到朱柏廬的「德不配位,必有災殃」,令人想起孟子「不仁而居高位,是播其惡於眾也」的金句。最近,耗資近千億港元的港鐵沙中線工程醜聞不絕,港鐵公司高層及特區政府主要官員的表現,用「德不配位」、「不仁而居高位」來形容,真是十分貼切。這些位高權重,高薪厚祿的人,很多都是德行、人格與官職、地位不能相配的。 由於「德不配位」,於是「必有災殃」。然而,不幸的是,災殃並不在這些人身上出現,而是要由香港人去承受。 港鐵沙中線有一半車站的周圍樓宇出現沉降現象,安全堪慮,但是居高位的人說,「尚未超標,沒有問題」。特區政府高官的誠信、管治能力不斷「沉降」,他們可以厚顏無恥,擺出一副「笑駡由人,好官我自為之」的嘴臉,但香港卻因而不斷沉淪。 中國人不是相信因果報應的嗎?人們不是常常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若然不報,時辰未到」的嗎?記得有一副對聯是這樣的:「為善則昌,不昌,祖有餘殃,殃盡則昌;為惡必滅,不滅,祖有餘德,德盡則滅。」真是百分之一百的「阿Q精神」。 為什麼不可以建立一種開明的政治制度,或者是倚賴獨立的輿論監察,制裁「德不配位」的高官呢?位高權重的人作惡,由人民承受災難,是極權社會的常態,想不到的是,當下的香港,與獨裁,專制統治的中國,越走越近……...

Read More

蒙在鼓裡

今集主題是「蒙在鼓裡」。 全世界造價最貴的鐵路,耗資近千億港元的港鐵沙中線,醜聞不絕,先是工程被揭發剪筋、削牆,繼而被揭發有一半車站外圍出現沉降,擁有港鐵七成五股份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有四名高官列席港鐵董事局,運房局長陳帆更有不可推卸的監督責任,但出事之後,找幾個港鐵高層「被請辭」祭旗;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護短,表示沒有官員需要問責。記得港鐵非執行主席馬時亨曾在記者會上說了一句「董事局被蒙在鼓裏」,即是說被蒙蔽了,所以不知真相。港鐵董事局和政府為什麼會被蒙蔽呢?理由恐怕只有一個,就是愚不可及。 「蒙在鼓裡」是常用成語,比喻人糊塗、愚蠢,蒙昧無知,容易被騙。 「蒙在鼓裡」的故事出自羅貫中的《三國演義》:話說關公在麥城被圍,向劉封、孟達求救,他們竟然見死不救。結果,關公遇難。劉備十分傷心,張飛則怒不可遏,張飛決心要殺劉封這個「反骨仔」,於是用計騙劉封,他對劉封說:「漢中王(劉備)因為你二叔的死,已憂傷成病,臥床不起了。他說你見二叔被圍,故意見死不救,必定是想謀反,說要處死你。我說了幾句抱不平的話,他竟忘了兄弟情分,就連我也要問斬。我氣憤不過,星夜啟程趕到你這裡,是想要你趁此機會殺了他,我推你為王,怎樣?」劉封問張飛怎樣才能殺了劉備,張飛說:「你派人盡快做好一個丈把高、寬八尺的大軍鼓,你就坐在鼓裡。 我派兵把你抬到殿堂,假意是請罪,我暗裡使人將鼓打開,你手持利劍刺死劉備!」愚蠢的劉封竟然中計,幾天後,大軍鼓做好了,張飛命十幾個士兵抬起裝著劉封的大鼓向西川走去。到了上庸(今天的竹山縣),張飛令隨從將大鼓抬到最高的那座蠍子山頂,隨從們按張飛的吩咐,將幾十把事先做好的鋒利刀子,釘進了鼓裡。士兵將大鼓順山坡滾了下去。劉封「蒙在鼓裡」,等到一驚醒,還沒來得及搞清楚是怎麼回事,已被插進鼓內的刀子絞成肉泥了。 不過,正史講劉封之死則是劉備聽從諸葛亮之議,將其賜死。特區政府和港鐵董事局以被「蒙在鼓裡」為由,企圖開脫,不肯負責,直情就是香港的「反骨仔」,是不是應該人人得而誅之呢?...

Read More

免死金牌

今集主題是「免死金牌」。 「免死金牌」即是「丹書鐵券」,始於漢代,是皇帝頒發給功臣、重臣的一種帶有獎賞和盟約性質的憑證,類似現代普遍流行的勳章、獎章,民間俗稱「免死金牌」。鐵券上的文字在漢代時用丹(朱)砂填字,稱做「丹書鐵契」,又名「鐵券丹書」。「免死金牌」(丹書鐵券)的鐫刻的內容包括四個方面:一、賜券的日期,賜予對象的姓名、官爵、邑地;二、記載被賜者對朝廷的功勳業績;三、皇帝給被賜者的特權,如免死等;四、皇帝的誓言。 持有「鐵券」的功臣、重臣及其後代,可以享受皇帝賜予的種種特權。為防止假冒,「鐵券」被一分為二,一半裝進金匱,藏於用石頭建成的宗廟內;另一半則頒發給大臣。 漢高祖劉邦為鞏固統治,籠絡功臣,於是頒給元勳「丹書鐵券」作為褒獎:「命蕭何次律令,韓信申軍法,張蒼定章程,叔孫通帛禮儀;又與功臣剖符作誓,丹書、鐵契、金匱、石室,藏於宗廟」。《後漢書·祭遵傳》:「丹書鐵券,傳於無窮。」隋唐以後歷朝,皇帝頒發「鐵券」已成為常制,凡開國元勳、中興功臣以及少數民族首領皆賜予「鐵券」,也有一些寵宦、宦官獲得「鐵券」的。到滿清入關,不再有「丹書鐵券」,取而代之的是「黃馬褂」和「鐵帽子王」。 耗資近千億港元的港鐵沙中線工程被揭發造假醜聞,兩個多月來各個車站工程連爆「短筋」、「削牆」等駭人聽聞事件,嚴重打擊公眾對香港基建及港鐵管理能力的信心,要求問責之聲不絕於耳。特區政府日前召開記者會,指出沙中線工程與先前提交的圖則不符,出事後港鐵提交的報告也自相矛盾,政府認為港鐵對連串事故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必須嚴肅處理。負責監察港鐵的問責局長,運房局局長陳帆,與及監督工程有責的路政署署長、屋宇署署長,在記者會上異口同聲批評港鐵管理有問題,不但沒有反躬自省,表示必須承擔監察、監督不力的責任,而且更要把所有責任往港鐵負責工程的相關人員身上推。 港鐵主席馬時亨隨即宣布,行政總裁梁國權提前退休,工程總監黃唯銘辭職,另外三名總經理級人員撤職。馬時亨亦就事件再次向公眾致歉,還自爆兩度向當局請辭,最終獲挽留,決定留任至年底任期屆滿,以處理沙中線遺留問題。 想不到中國封建帝皇時代有「免死金牌」,到了廿一世的香港特區一樣有效,政府高官只有升官發財,沒有問責下台。 正是:港鐵工程造假屬草菅人命,特區高官卸責有免死金牌!...

Read More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