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Category: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五四運動不是文革的序章

五四運動一百周年。有人認為,文革的先聲就是五四,對此筆者不敢苟同。 文革指什麼,該先定義清楚。 假如把文革理解成毛澤東重奪權力的政治鬥爭,五四運動是一場「外爭主權,內除國賊」的愛國運動,針對英法將德國在山東權益轉讓給日本,它跟文革有何聯繫? 文革更應該被視為 1942 年 2 月延安整風的後續。確立毛澤東在中共黨內的絕對領導地位、毛澤東思想成為中共的指導思想、自我認錯和互相批評的方式的引入、自由民主思想之摒棄,都是在延安整風完成的,不是五四。 假如把文革理解成對中國傳統文化的摧毀,是帶有文化運動性質的,新文化運動的「打倒孔家店」、「全盤西化」確實有類似的地方。 不過,類似畢竟不是相同。 對毛澤東來說,之所以要將傳統文化連根拔起,背後是要釋放中國的生產力,提升中國的經濟發展。他相信,封建殘餘觀念會窒塞生產力躍進。 新文化運動的「打倒孔家店」、「全盤西化」絕對不是為了促進經濟,而是求擺脫殖民厄運,求國家民族之生存。將傳統文化連根拔起,旨在更好地讓西方先進觀念在中國大陸植根,從而迎來「德先生」(民主) 與「賽先生」(科學)。觀乎胡適師從美國杜威、英國羅素及法國柏格森思想於中國知識界廣受歡迎,「全盤西化」的「西」當指英、美、法等先進西歐國家。五四運動晚期轉出「一面倒親蘇」、馬列獨尊,這不是新文化運動的初衷。 林毓生在<五四時代的激烈反傳統主義與中國自由主義的前途>中指出,五四知識分子以「自由主義」作為救國的工具、手段,本身已曲解了「自由主義」的核心內容 (即在政治社群中,個人應被當作目的,不可當作手段,個人的自主和獨立,源自個人本身價值的體認)。加上它純粹透過擺脫傳統中國社會、文化的壓抑而產生,不少「自由主義」背後的預設並未被五四知識分子深入了解,「自由主義」因此無法成為思想文化上的主流,讓馬列主義有機可乘。 毛澤東的文革就算是一場文化改造運動,它也只是繼承了新文化運動的外皮、表層,卻無法契接新文化運動的內核。很簡單,當人人高舉《毛語錄》,言必稱「毛主席」,此跟五四時期思想百家爭鳴有哪處相同?五四何來是文革的前奏、序章呢? 文革的前身是延安整風,延安整風則是以江西時期的肅 AB 團和鎮壓富田事變作為濫觴。而肅 AB 團和鎮壓富田事變都是由毛澤東直接指揮,目的是剷除異己 (有關肅 AB 團和鎮壓富田事變,可參考高華《紅太陽是怎樣升起的:延安整風運動的來龍去脈》)。 毛澤東的一人獨裁,近因是受蘇共影響,遠因是師法秦始皇,他曾說自己是「馬克思 (馬列並稱的馬,非純粹的馬克思) 加秦始皇」。毛一輩子圈點了《資治通鑑》十七遍之多,《資治通鑑》是寫給封建專制帝王看的。與其說文革是五四開出,不如說它是中國傳統文化 (好玩權謀詐術、黨同伐異) 的遺毒!...

Read More

簡評九西補選結果:一日飯民繼續Blame the voters一日都不會再有出路

陳凱欣以106457票勝出九西補選,落敗的李卓人只得93047票,就算加上馮檢基的12509票,仍不足以超越前者票數,鎅票論可謂不攻自破。 固然惡劣天氣是導致非建制票數下跌的原因之一:因為鐵票通常都在早上投完,下午雨況愈大是會大減降低游離票的投票意欲。但不要忘記感性的香港人從來都有強烈的鍾擺效應,姚松炎上次的敗選理應鼓動更多上次沒投票的飯民支持者重新出來投票,但結果李馮二人加起來的104074票比起姚松炎105060還少,所以之前大台批評朱凱迪在九西的「競選策略」失敗亦同樣破產。 但可以預期飯民大台及黃屍評論員,又會將敗選責任歸咎於選民不聽飯民大台指示、被挑撥離間,卻永不會檢討自己的問題所在。簡單來說,非建制派選民再不願出來投票、甚至投予李卓人以外的選擇,就是因為你飯民將「萬一李卓人落選」的危機吹得太大,又把飯民在議會塑造成 「貨不對辦」的抗爭英雄──即是當梁家傑連「李卓人落選,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一定不保」也說得出口;而在選前才兩三個星期,飯民竟可以在「東大嶼」撥款議案有11位議員缺席投票,我想稍有正常理智和獨立思考的香港人,也會對理想和現實竟存在如此大落差感到厭倦,甚至厭惡得嘗試用缺席選票,所謂「冷漠」就是這樣形成的。 李馮二人得票不及陳凱欣,更說明了飯民必須承認白票和焦土派已形成了足以影響選舉的力量,而只要飯民一日拒絕為自己的無能和欺詐誠心認錯,拒絕接受市民的監察和批判,以至拒絕和勇武本土派重新和解、不再繼續以「收共產黨錢」進行抹黑的話,那就算再重選100次,不但都只會繼續輸下去之餘,還要和建制距離愈拉愈遠。 當然黃屍也有一種說法是要全面放棄本土派,專攻中間派淺藍票,但我要問的是,淺藍的核心價值從來就是「不要搞亂香港」,和你們黃屍開口埋口都是和港共政權進行「正邪之戰」,本身就存在著根本矛盾,為了爭取他們那是否就願意撤下這條底線?如果連和政府抗爭的原則都可放棄的話,還叫甚麼飯民主派?而更重要的是,就算你最終扮成「假建制派」來取悅淺藍,淺藍又何不直接投「真建制派」? 結果兜了一大個圈,飯民還只剩下重新爭取本土勇武派支持的一條路。但我要警告黃屍,之前你們高高在上的傲慢、各種狠毒的抹黑攻擊,已種下了極深的仇恨(否則也不用焦土了);沒有跪地求饒程度的覺悟,根本連談也不用談。公開譴責陶君行劉細良的無證據抹黑、將趙家賢開除出民主動力、區諾軒為自己去日本偷跳缺席會議及恐嚇市民正式公開道歉,大概是最低消費吧。...

Read More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反駁抽水馬桶,為馮檢基講幾句公道話

馮檢基參選,好自然成為過街老鼠,萬人瘋狂抽插;對於某啲平時以抽飯民水呃LIKE嘅KOL嘅講,為咗遷就讀者口味立場側埋一邊其實係可以體諒。不過體諒還體諒,對於呢啲側埋一邊嘅抽水,我係無辦法唔反駁一下以正視聽: 其實針對馮檢基宣佈參選嘅主要有兩點,第一點係反擊文革攻擊論,有人話就算參選人地一樣可以攻擊佢,我真係唔該佢睇下馮檢基響記者會噏乜:佢係確保自己參選之後可以獲選舉條例保障,令佢嘅對手唔可以作出失實嘅抹黑同攻擊呀,因為佢係可以因此而推翻選舉結果架!坊間一條蛋散同競爭對手嘅抹黑分別響邊,無理由唔知掛? 至於第二點就係所謂退選論,又話佢可能最尾唔退選,又話佢可能扮退選退唔切;首先梁家傑連響提名期前可以退選都唔知真係老到懵咗好撚可憐,但對於你呢班擺明就係要屈馮檢基係投共嘅抽水馬桶黎講,乜佢最後退唔退選會影響倒你地個結論咩?先唔好講最尾佢真係退選,你又可以狗噏「佢出黎選其實已破壞咗飯民主派嘅部署,影響咗選民嘅觀感」,就算佢呢一刻無出黎報名呀,咪一撚樣可以話佢出黎考慮參選已破壞咗民主大台團結,令到原本支持佢嘅選民唔撚投小麗老母! 即係李永達呢班垃圾話一早估倒馮檢基參選所以贏咗一餐飯,而家又話再賭一餐飯估佢一定唔會退選,我心諗你地咁撚有信心做乜賭一餐飯咁少呀?賭命丫嘛,到時我一定盡我一生全力勸馮檢基退選,因為我真係好撚想你班仆街死呀! 即係馮檢基最後退唔退選,最後個結果係由佢一力承擔,即係對於一個當日走入中聯辦投共嘅人,我從來都唔會對佢有任何信任;但而家講定馮檢基一定會違反承諾,唔能夠自圓其說嘅人好笑係在於,卻係對於成個問題根源半句都唔會提/唔敢提: 點撚解今時今日會搞到呢個地步?咪臭係你小麗老母為咗擺平李卓人,以加入工黨兼欽點佢作為PLAN B作利益交換囉!當然你可以話「車,就算飯民大台搞PLAN B初選比李卓人贏咗,馮檢基都一樣可以搵藉口出黎選過啫!」拿,搵個另一個藉口還另一個,但係你飯民大台最初搞咗個初選機制黎諗住食咗梁游兩個位,跟住因為擔心李卓人會輸比馮檢基令小麗老母私相授受唔成立,所以先夾硬煞停個初選,而家成套程序公義你跟唔足有乜得賴人? 即係成件事甚至荒謬到,如果當日劉小麗加入果個係民協,私相授受果個係馮檢基,而不服果個係李卓人嘅話,投共果個就變成後者!即係邊個係紅五類邊個係黑五類,飯民大台話係就係,仲兒嬉過紅衛兵! 然後點解果班抽水馬桶KOL,又會連一句都唔提呢?為咗Please班黃屍fans呃Like呃Clap,你就可以連良心都側埋一邊了? 其實馮檢基成件事,係牽涉到民主理念、程序公義、統合力量同民主集中制嘅矛盾、甚至選民意志應否被尊重,可惜香港人從來就只係關注輸贏,連點解要選民主派、選咗佢地入去又應該點都唔知。再講一次,飯民政棍有既得利益走去歪曲事實我明,抽水馬桶自降智力水平走去遷就佢地fans我亦體諒,但就覺得好撚可悲囉。...

Read More

連民主領袖黎智英也不懂的自由真義:只有可安心行使的自由才是真正自由

黎智英前幾日又再在專欄批評「非民主大台份子」,當中包括雙黃一陳幾個老冤家是意料中事:有啲左膠話黃毓民節目瘋狂攻擊黎智英,係打壓一個守護新聞自由嘅媒體,好心啦,個媒體堅守新聞自由編輯自主,同個老闆借住呢樣嘢黎搞尻人兩者係可以並存架。 有趣嘅係之後黎智英再加多個黃台仰:即係如果你想將所有港獨派一網打盡,點解唔加埋尚在獄中服刑嘅梁天琦呢?點解又唔加埋而家備受打壓嘅陳浩天呢?作為一個傳媒大亨,佢當然知道有咩人響風頭火勢之下唔得罪得。 但重點都唔係響黎智英針對邊幾個人名,而係佢話呢班「習帝打手炮製港獨、引蛇出洞然後拉人封艇旨在禁制言論自由,鎮壓抗爭有藉口」,呢句說話令我相當之震驚,因為原來一個長期作為香港民主大老兼守護者、金主兼操盤手,竟然連自由最基礎嘅概念都懵然不知。 我覺得所有人都應該知道或需要知道,「真正嘅自由係能夠享受到嘅自由」,表面上容許,但實際上某種條件就需要被禁制嘅自由,只係一種虛假嘅自由。我想沒有人反對「鼓吹港獨」是包含在真正的言論自由範疇之中,那如果有人在行駛這種言論自由之後,被極權政府打壓之時,你究竟應該守挺身而出守護這種自由,還是譴責他「引狼入室」,給予極權者藉口收緊其他自由? 你想也沒想到這位民主大台的領袖,竟然選擇了後者。 黎智英要因為他們的言論不適當而作出批評這是完全沒有問題,只因各人都可有自己的立場和判斷;但要怪責他們行駛法律以至普世價值皆認可的權利?黎智英說雙黃一陳和黃台仰是「製造鎮壓藉口」的打手,那你又何嘗不是協助極權鉗制言論自由的幫兇? 更愚蠢的是,這種「激嬲共產黨」論調一旦成立,下次當共產黨進一步將言論自由界線收窄,連「民主自決」、「習近平下台」也歸類為與港獨同級的言論之時,你黎智英又會不會怪罪黃之鋒及其他飯民支持者是「製造鎮壓藉口」的打手?不會的話,你就是雙重標準搬龍門,只會選擇性地保護覺得「合適」的言論自由;不會的話,那言論自由可以宣告玩完──無論是那一個答案,對於一個支持民主自由的黎智英來說,都是不合格。 這個例子可以反映出,香港的民智水平是如此貧乏,但也不能全怪黎智英,一來以香港畸形的民主政制發展,很自然會出現這種扭曲的民主價值觀;再者黎智英就是老了,思考能力跟不上時代的劇烈演變;住在豪宅有保鏢保護、養尊處優的生活亦令他已完全離地──《蘋果日報》很多報導仍有活力,和他那近活化石的專欄並列一起,也可算是一種世代鴻溝的諷刺。...

Read More

今天應該很高興!

由下午開始,實在沒甚麼心情,網上找到好幾個笑話,最終都沒有轉發。想寫些關於梁天琦被判有罪的感想,但只有滿腔仇恨,只想爆粗鬧人。因為梁天琦說過「香港都變到咁,成班人都去晒坐監,仲有本錢內鬥咩?冇啦。仲關唔關話邊個揸住民主運動支大旗事呢?已經唔再係呢個問題。」我不同意,但尊重他,所以一直忍著沒寫。 記得當日梁天琦落選,有朋友哭了,說這是梁天琦以至本民前的最後機會,當時我還是選擇樂觀的不相信,怎料最後她才是先知。 然後到了陳浩天與梁天琦等人被DQ,身邊又有好多人呼天搶地話香港民主已玩完,今次我係同意,亦都感到同樣哀傷。不過香港人對任何事都是三分鐘熱度,包括痛苦都係:之後再到DQ2、DQ4,然後羅冠聰、黃之峰、周永康入冊,同我哭訴、訴苦的人慢慢都變到毫無感覺了,到了今天梁天琦被判暴動罪成立的一刻,其中一個當日喊苦喊忽的朋友,此刻還正在酒吧開懷暢飲呢! 可是我沒有怪他們,在這個絕望的香港,英雄為了我們作了犧牲,但光環卻被其他人盜去,正享受著高薪厚祿之餘還要指點江山;記得有人說過「今天梁天琦雖然輸了,但下次他會贏回來的」、「待我們選入了議會,就會為你們本土派討回公道」、「我們會以必死的決心,打之後的每一場仗」這些話嗎?它們如今都變成了空頭支票,當你提醒有這一件事的時候還要老羞成怒的反駁你。 既然絕望,那為何今天不能高興?在梁天琦被判暴動罪成立的一天,我們應該很高興。 雖然我很不爭氣的哭了。      ...

Read More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