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Category: 曹撕達新時代無中國特色低端聽覺癲狗品味古典樂評專欄

莫札特之死及【安魂曲】

這文章的題目,在西方已爭論了 227 年,只是莫札特之死,內容已足夠寫十本書!但是,這只是樂評專欄,我當然只會以最簡單直接的方法,去表達筆者作為一位樂迷的角度,怎樣在基於可證的歷史事實及從莫札特的音樂直接得到的個人感覺,從而歸納出這 227 年的謎團及莫札特【安魂曲】(The Requiem in D minor, K. 626)的一些個人分享。為求簡單直接,我不詳述所有人物的說法,讀者可於網上看到大量資料,我在此只列出重點。 首先,在這麼複雜的人物關係及時空已算久遠的背景,要明確知道事情的真相,不是易事,所以先表述一些基礎的資料: 莫札特的死亡日期及時間: 1791 年 12 月 5 日 凌晨 12 點 55 分 地點:奥地利 維也納(城內) 人物: 1. Constance Mozart (1762-1842),莫札特妻子, 2. Antonio Salieri (1750-1825),宮庭作曲家,莫札特的競爭對手, 3. Karl Thomas Mozart (1784-1858),莫札特二子,當時七歲, 4. Franz Xaver Süssmayr (1766-1803),樂譜抄寫員, 5. Joseph II (1741-90), Holy Roman Emperor,約瑟夫二世 神聖羅馬帝國 6. Leopold II (1747-92), Holy Roman Emperor,利奧波德二世 神聖羅馬帝國 一般音樂書籍最簡單的說法是:莫札特病了,有一不知名黑衣人到臨,付訂金要求莫札特創作一首【安魂曲】,莫札特感到害怕,害怕黑衣人是死亡使者,【安魂曲】是代取莫札特的命,【安魂曲】寫了一部份,最後莫札特死了,由學生 Süssmayr 完成。莫札特死後,即時以「共用棺材」裝起,被送到(亂葬的)公墓埋葬,沒有人出席喪禮。因此,無法找到其遺骸。 這故事簡單到一點,達荒謬的程度。 莫札特死亡之原因,由莫札特死後的 1825 年,已有人暗示另有別情,就可知事情殊不簡單。首先,以下的說法是莫札特妻子 Constance 在莫札特死後,在不同時間及場合所說: 1. 莫札特病重時,有一次在維也納行公園,莫札特說自己正在被落毒毒害,快將會被毒死。 2. 莫札特說那不知名的黑衣人,是死亡使者。 3. 莫札特說【安魂曲】是為自己創作的。 事實是,在莫札特死前的三個月,竟無人能知曉及指出莫札特的病情,能說出當時情況的,只有 Constance 一人。但她多次所說的說法,卻自相矛盾,因此,筆者覺得她是「不可信的證人」! 我再簡單列舉另外一些事實: 1. 帝國皇帝奥地利大公約瑟夫二世 Joseph II (1741-90) 頒報了法令,神聖羅馬帝國所有人死後要即時用「共用棺材」裝起,送到公墓即時埋葬。但於莫扎特的情況,這只是事實的一部份。事實是,這法令被維也納的議會所拒絕,維也納城內其實從無實施這法令!另外,莫札特棺材的單據,亦已從債主之處尋得。 2. 莫扎特於 1791 年 12 月 5 日(35歲)於上午 12:55 在家中去世。 The New Grove Dictionary of Music and Musicians 描述了莫扎特的葬禮:「根據維也納風俗,莫扎特於 12 月 7 日葬在城外的聖馬克斯墓地內一個「普通墳墓」。 如果,如後來的報導所說,沒有悼念者參加,那也符合維也納當時的葬禮習俗; 後來 Jahn(1856)寫道 Salieri,Süssmayr,van Swieten 和另外兩位音樂家在場。暴風雪的故事是假的; 這一天平靜而溫和。」普通墳墓一詞既不是公共墳墓,也不是窮人的墳墓,而是指普通民眾(即不是貴族)的個人墳墓。所以,有理由相信原本莫札特是獨立安葬甚至可有墓碑。 3. 殯儀工作人員多年之後說,莫札特簡單的葬禮中,Constance, Salieri 及 Süssmayr 也在場。 4. Süssmayr 在跟隨莫札特當樂譜抄寫員之前,是 Salieri 的學生。 這些可證的事實,已明顯和上述很多資料出現不同的情況。因此,要再瞭解多一些背景,整個圖像就可更清楚一點了。 當莫札特於 1781 年抵達維也納,他憑才藝贏取了名聲及金錢,儘管父親反對,他娶了女高音 Constance 為妻。曾經,莫札特從表演之中賺取了大量金錢,甚至獲得奥地利大公約瑟夫二世賞識,成為宮庭「兼職作曲家」,但實際收入是大起大跌,亦從無獲得一份穩定的宮庭工作。夫婦生活豪華,在維也納 Constance 懷孕 6 次,卻只有二仔及細仔存活,Constance 其身體也聲稱很差,經常要以 Spa 療養。去到 1786-91 年,莫札特其實是多次要向共濟會的兄弟 Michael Buchberg 借錢維持家庭的生活。在於 Salieri,約瑟夫二世剛死,新任皇帝利奧波德二世在位,阻礙聲名強大的莫札特入宮,是合乎人性的假設。再者,莫札特當時期的作品是頂峰之作, Salieri 根本難望其項背。 再看在莫札特死後,Constance 憑莫札特之名成功可向宮庭申領長俸,賣莫札特手稿,收莫札特樂曲版稅及莫札特表演稅等,Constance 卻可過著非常富有的日子。莫札特死後六年,Constance 和一丹麥男人 Georg Nikolaus von Nissen 同居,同居後 Constance 再寫莫札特回憶錄,再賺一筆。其二子,亦曾送予 Salieri 為徒。更奇的是,Süssmayr 是完成【安魂曲】的人,卻對莫札特之死,不說半句! 筆者至此,當然無法相信世界上「所有人是好人,所有事是巧合」,這些絕對是天真的想法。 為什麼要隱藏莫札特的葬禮日期,墳墓和屍骸?為何會從「最大嫌疑的人」口中說出「莫札特說自己正在被落毒毒害,快將會被毒死」?為何 Constance 說話前後不一?為何半夜凌晨 Salieri 會出席工作競爭對手的葬禮?為何 Sussmayr 會不發一言? 筆者已年近半百,多見人性惡劣多於善行。筆者只可歸納一切,並相信這是一宗串謀謀殺案!Constance,Salieri 及 Süssmayr 根本就是謀殺共犯!加上醫莫札特的醫生,就是其妻的妹夫,那可說「不是落毒」,但死亡的原因,奇怪的只列病狀,並無寫明病症,那「不是落毒」但「被醫死」的假設,就不能不使本人相信。 如此,他是病死的,是嗎?是。他是被謀殺的嗎?無證據。 事實是,莫札特一死,得益的人太多了。莫札特最後的日子,身邊根本全是殺人兇手!人性最殘酷的情況,是莫札特死前是可能知情的,但不抗拒並假裝不知情。試想像他抗拒,但他又能做些什麼呢? 第者在 227 年之後今天,只會嘆一句:女人、累人。 *** The Requiem in D minor, K. 626 《d小調安魂彌撒曲》 BBC Symphony Orchestra / Colin Davis Vienna Philharmonic Orchestra / Herbert von Karajan Academy of St-Martin-in-the-Field / Sir Neville Marriner Philharmonia Orchestra / Carlo Maria Giulini New York Philharmonic / Bruno Walter VPO / Karl Bohm 要談到【安魂曲】,一般人必然會想到很沉悶的教堂音樂。實際,莫札特這【安魂曲】雖創作於古典時期,但其強大的電影感及音樂感,比現今荷里活的電影配樂也絕不輸蝕。 當然,這曲是預設在天主教教堂彌撒之用,我敢想像,若整個管弦樂團及合唱團搬移在一所大教堂內(不是音樂廳)演奏此曲,對現場聽眾那震撼力,全部聽眾必定嘩然! 這曲我選了 ASMF+Marriner, BBC+Davis,...

Read More

第 0 號交響曲 空集 變態 強逼症 希特拉

首先,如知道「第 0 號交響曲」的出處,就會知我想談論那一位作曲家。但是,就算知是誰,也可能不知有關「他」的一些特殊事,讓我簡單以一段文字,作出介紹。 一. 他是虔誠的天主教徒。二. 他是維也納著名的音樂老師。三. 他會對著樓宇不停數牆壁上階磚的數目,又會不停數窗門的數目,數完一座,又數另一座,但這是無原因亦無目的的。他患有「強逼症」。四. 他喜歡及沉醉於參與「開棺驗屍」,憑著在音樂界的名聲,很多「開棺驗屍」他都會自行發信申請參與,由自己已死去的外甥(不獲政府批準)、海外死去的將士、貝多芬、海頓等,他都參與。甚至,他會親吻開棺後屍骸的頭骨(貝多芬的頭骨)。五. 他母親在床上死去,他召攝影隊為已死的母親拍照(在生之時反而並無拍過照),並將相片懸掛在他授課的教室,和學生一起分享。 六. 他的遺囑中表明他死後要被製作成木乃伊,而他被「開棺驗屍」時,他的屍骸的確被製成木乃伊。(以上三點,已完全超越筆者對變態的定義!) 七. 儘管終生不娶,他年老之時,喜歡與年輕少女發生關係。八. 他是希特拉的偶像、納粹德國眼中的偉大作曲家,其頭像被安放在巴伐利亞的瓦爾哈拉英靈神殿(Walhalla Memorial)。 作為一個人,這就是布魯克納(Anton Bruckner, 1824-96)。但本樂評該論音樂,在於音樂,他又會是如何? 筆者之前的文章,有提及過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 1833-97),有網友都曾表達,相對布拉姆斯,布魯克納的音樂很難接受。這就呼應了作曲家在生之時的一些情況。一般人初次接觸布魯克納的音樂,通常會得出以下幾種感覺:冗長很悶。樂曲由細聲漸變大,大到盡頭極大音量就停頓,再由細聲漸變大,循環不斷。和弦古怪。似音響效果,多於說故事式的音樂。的確,這些都是布魯克納音樂的特徵。但他至今仍有名氣,樂曲也常被演奏,也必然會有原因。該如何欣賞呢? 首先,要瞭解一些背景。布魯克納是華格納(Richard Wagner, 1813-83)的崇拜者,華格納的音樂對他影響深遠。他在生之時,他的音樂已為此得到一批「布拉姆斯系」的反對者。(德奥派音樂家在音樂發展至浪漫時期,華格納的音樂外向,布拉姆斯的音樂內向,兩人的支持者分為兩派,各自水火不容。)由於華格納只創作歌劇,並無交響曲作品,所以,布魯克納會被稱為「華格納交響曲的作者」!加上,布魯克納主要用的樂器,是巨型的管風琴(Organ),因此,為產生相同於管風琴強大的迴響,用以表達其樂想,他在交響樂團的配器編曲,都有異於其他作曲家,非常特別。試想像,將交響樂團放在敞大的天主教堂之中,其聲音效果必然有別於在一般現代的音樂廳演奏,用音樂(或音響效果)營造出的天堂地獄,在教堂內還是音樂廳,當然會大有分別。所以,大家去評定他的音樂,要用另一種角度去看。 在於我個人,對布魯克納並無好感(總覺他變態),但他有一著名的粉絲(同樣變態),就是希特拉。布魯克納個人的變態行為,希特拉不會不知,納粹德國還奉他為偉人,那是甚麼原因?聽眾可自行從音樂中猜想及感受吧。 由於他個人變態的本質,筆者不談他的彌撒曲或其他(過份偽善),只談他的交響曲。而他所創作的 11 首交響曲之中,第四號、七號、八號及九號,連筆者都會稱讚為偉大的音樂藝術作品。 不可不提,是布魯克納對自己所創作的音樂,其自信心的缺乏。他的習慣是,不停的修改,甚至樂譜出版及首演後,也予以修改!最佳例子,是他出版第一號交響曲之後,當交出下一首交響曲,他予出版社的指示是:”gilt nicht”(英文:’Does not count’; 中文:「不算數」)!他在樂譜頭版寫上:”annulli(e)rt”(英文:’nullified’; 中文:「無效」)並將原來的 “Symphony Nr. 2″,將「2 」改為「∅」,德國文學中「∅」(英文:’Empty Set’; 中文:「空集」)最正統的意思,其實不是“第 0 號”,是「無號數交響曲」。從此一事例,就表明他毫無自信心,隨著出版的交響曲越多,修改也越多,使到存世的樂譜進入大混亂狀態(一笑)!為此,納粹德國曾差使 Robert Haas (1886-1960) 為他整理,二戰之後,亦有學者 Leopold Nowak (1904-91) 為他的作品整理,因此,他的作品,同一曲又出現多個版本。現代在演奏之時,多會在場刋或唱片標明演奏的是那一個版本。 Anton Bruckner Symphony No 4 1. VPO / Karl Böhm 2. BPO / Herbert von Karajan 3. BPO / Eugen Jochum Symphony No 7 4. Munchner Philharmoniker / Celibidache 5. VPO / Carlo Maria Giulini 6. VPO / Herbert von Karajan (Live Recording) Symphony No 8 7. BPO /...

Read More

意大利的「四季」

Antonio Vivaldi, 1678-1741 Le quattro stagioni Concerto No. 1 in E major, Op. 8, RV 269, La primavera (Spring) Concerto No. 2 in G minor, Op. 8, RV 315, L’estate (Summer) Concerto No. 3 in F major, Op. 8, RV 293, L’autunno (Autumn) Concerto No. 4 in F minor, Op. 8, RV 297, L’inverno (Winter) Year 1725 這處的「四季」(意大利文:Le quattro stagioni)即春夏秋冬四個季節,所指的不是六星級酒店(一笑)。 在古典音樂裡,這一曲肯定是最為世人所熟悉的其中一曲,由牛頭角順嫂到天水圍七叔,都會聽過那「春天」的旋律。全樂曲中,非常簡單,每一個季節由三個樂章所表達,三四一十二,即全曲共十二個樂章。 作為嚴肅音樂的古典樂迷,面對一首如此街知巷聞的巴羅克時期大作,該從那個角度去欣賞?那當然大有學問,這可能就是「品味」之分別吧! 首先,要瞭解這一曲的曲體。巴羅克時期,未發展出交響曲曲式,所以作曲家配器通常都是得五味:獨奏(加獨唱)、合奏(加合唱)及獨奏加合奏。「四季」就是第五類曲式,是古典時期協奏曲的原形。 「四季」還有一特點,就是這一曲附註了一篇文字的「十四行詩文」(Sonnet Text),那即是標題音樂的本質。按常理,演奏者會根據詩篇文字的內容去演繹樂譜中的音符及意境,這就對演奏者的功力多了挑戰。 這一曲,是以樂隊協奏一小提琴,對小提琴手的技巧水平相當之高,無論在於強弱音對比、速度的快慢、音色變化,旋律雖然簡單,但要演繹得好,也不是「二打六」可勝任。因此,很多偉大的小提琴家,也不會怕太熱門而不借此曲 Show Off 一番。 及至二十世紀,演奏這一曲也和其他巴羅克曲目一樣,會分為現代樂器及古樂器的版本。當然,現代樂器音色變化大於古樂器,但古樂器又可帶出近 300 年前那種文藝氣氛,因此,欣賞的角度就變得千變萬化了。 大家欣賞「四季」,絕不要誤會這是德奥派作曲家的作品。作曲家韋華第(Antonio Vivaldi, 1678-1741)是意大利威尼斯人,意大利音樂在巴羅克時期直接承襲了歐洲廣義的文藝復興(European Renaissance of the 14th–17th centuries)藝術風範,那就是「四季」之所以迷人的音樂元素。 1. Alan Loveday, violin The Academy Of St. Martin-in-the-Fields Sir Neville Marriner 2. Giulio Franzetti, violin I Solisti Dell’Orchestra...

Read More

莫札特父親:是你(莫札特)害死你的媽媽!
第 23 號鋼琴協奏曲作品 K488

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91) Piano Concerto No. 23 in A major (K. 488) Year 1786 *** 終其一生,莫札特是一個天才,這點我想無人能否定。眾多作曲家的樂譜之上,莫札特最出名的特點,是能用最少的音符,就可表達其樂想及樂念。要成功達到這水平,需要通盤地瞭解樂理中的「調性」(Tonality),各個大調(Major)及小調(Minor)的接駁要天衣無縫,構成一個有架構的樂章(Movement),再由個別的樂章構建成一首樂曲,那當然不是易事。 但是,在莫札特大量作品之中,有一個 F-sharp Minor 的調(升F小調),卻只有在單一一首作品中的一個樂章曾經出現過一次,只此一次!而那樂章,更是莫札特最特別的一段音樂,這就是第 23 號鋼琴協奏曲作品 K488 的慢版樂章(Adagio)。 特別?在於甚麼?這段慢版樂章,似乎超越了時間及空間,全樂章感覺充滿孤單、自醒、回憶及對生命莫名的哀傷,樂句如泣如訴。這樂章會使我想起人生中的生離死別。 在於我個人,這是莫札特一生創作所有作品之中,音樂上最深邃及最玄妙的一個樂章。技巧上,雖是慢版,但現代鋼琴可達致的音色變化,加上指觸需要輕柔的控制,那是現代鋼琴家的技巧大挑戰。 那問題就來了,莫札特的音樂一向開心快活,為何這一段竟完完全全相反?甚至,那樂想的靈感,根本不似作曲家的個性? 首先,若看過莫札特的傳記,就會知道莫札特一生的一些特點,簡單總結去講,莫札特是: 一. 咸濕(留下極多「冧女」的咸濕信), 二. 經常給父親鬧「蠢蛋」, 三. 對父親及建制(莎士保大主教,亦是他父親的老闆)反叛, 四. 三更貧七更富, 五. 對他最好的人,是他媽媽。 莫札特在兒時已有著音樂神童的聲名,他父親是莎士堡(Salzburg)教會內的樂師,大主教也非常欣賞莫札特這音樂神童。莫札特父親成功安排了一份在教會中的音樂工作予莫札特,那是一份平平穩穩的工作。但是莫札特卻不甘於現狀,最後決定離開了穩定的教會音樂工作,這促使他與父親的關係不好。 1777年,在當時極度封建及保守的社會,莫札特的母親(Anna Maria Mozart, 1720-78)竟為莫札特做了一個非常不尋常的決定,就是第二次陪伴莫札特出訪外國,到法國巴黎,尋找工作及發展的機會。 但在巴黎的情況不似預期,莫札特不單找不到工作及機會,更是處處碰壁,使自信心也受打擊。沒有工作、沒有機會、沒有發展,當然就沒有收入。兩母子在巴黎的生活出現了嚴重的困難,在這非常艱難的時候,他母親忽然染了疾病,但這時莫札特也無錢聘請醫生照料母親病情。 1778 年 7 月 3 日,莫札特母親就在巴黎死去。死因是「無疹治的疾病」,莫札特當時只有 22 歲。 莫札特的父親,在信中直接的責備莫札特:「是你害死你的媽媽」。 當時在巴黎,他創作的是第 8 號鋼琴奏嗚曲作品 K310。現代的鋼琴家一演奏到這奏嗚曲,都會感覺和之前的奏嗚曲非常的不一樣,從和弦的不同,就會知道作曲者的思想在這一刻有著極大的改變。 1779 年,莫札特失望地重返到莎士堡,當上父親安排的教會樂師職位。這一年,他創作了「協奏交響曲作品 K364」(Sinfonia Concertante for Violin, Viola and Orchestra in E-flat major, K. 364),其中的慢版樂章,就是另一個莫札特最使人感到哀傷的慢版樂章。 1781 年,莫札特竟然幸運地被莎士堡教會的主教指派到維也納出差公幹。 1782 年,莫札特結婚。 1784 年,獲作曲家海頓(Joseph Haydn, 1732-1809)大讚為偉大的作曲家,並於同年加入共濟會(Freemasonry)。 1782 至 1786 年,莫札特都會在維也納開演奏會。這時,莫札特的音樂受到維也納音樂家及大眾的歡迎,莫札特得到可觀的收入。為演奏會創作的曲目,就是包括了鋼琴協奏曲 23 號。 至此一刻,是莫札特一生最富裕快樂的時光,兩夫婦家住維也納多層的高尚洋房,生活豪華,家有多個傭人,有馬車,生活水平近乎貴族。這段時光,根本沒有事值得莫札特哀傷。 反而,這就解釋得到鋼琴協奏曲 23 號慢版的創作原意! 同樣是身處異鄉,1778年在異鄉巴黎,是母親病重也無錢救治因而死去。不足十年,1784年在異鄉維也納,莫札特已成為海頓口中的偉大作曲家,生活奢華,並已成家立室。 筆者敢斷言,鋼琴協奏曲 23 號的慢版,是莫札特在生活富足名成利就之時,感懷亡母的一個樂章。(協奏交響曲作品 K364 的慢版樂章其實也是一樣。) 波里尼(Maurizio Pollini, 1942-)在蕭邦鋼琴比賽之後,在...

Read More

以民族主義當眾自瀆的洋相(古典音樂鼓掌的藝術)

以民族主義當眾自瀆的洋相 古典音樂鼓掌的藝術 10 June 2018 | 曹撕達新時代無中國特色低端聽覺癲狗品味古典樂評專欄 這影片,是香港鋼琴家李雲迪在美國紐約著名的卡耐基音樂廳(Carnegie Hall, New York, 1891)的一場獨奏會實況。影片之中,去到 10 分 13 秒,他彈奏的,是著名的蕭邦第四號敘事曲(Chopin: Ballade No. 4 in F minor, Op. 52, 1843),那大問題來了…… 卡耐基音樂廳,是全美國甚至全世界最出名的音樂廳之一,連柴可夫斯基也曾親身在此表演,能上台演奏的,都必然是世界最頂尖的音樂家,李雲廸當時演奏的,是浪漫時期已出版過百年蕭邦的音樂,為何,現場觀眾會在樂曲中段「拍錯了掌」? 西方外國人不會明白,但答案在於香港人,卻顯而易明。 那就是,李雲迪是「中國人」,「中國人」能在「美帝」的卡耐基音樂廳開獨奏會,必然是「中國人已站起來了」、「睡獅猛醒了」、「民族偉大復興了」這些觀點。所以,一眾黃金大媽、共產貪官、土豪馬屁狗等,全衝入音樂廳為「中國人」打氣,話之你「蕭邦」還是「邦蕭」,一有位,就第一時間拍掌兼大聲叫好! 那拍掌兼大聲叫好,必然無錯吧!? 就是錯到盡了!最後,李雲迪實際上是一眾黃金大媽、共產貪官、土豪馬屁狗以民族主義當眾自瀆的受害者。 在 80 年代尾 90 年代頭英治的香港,筆者還記得讀書時及剛出社會工作,收入不多,卻喜愛跑到大會堂音樂廳及其後的尖沙咀文化中心聽音樂會,眼見在香港居住工作的外國人到音樂會,不論男或女,都是會有穿著晚禮服的!西方社會,對古典音樂會的重視,不會是廟街唱戲吧。 在西方社會,古典音樂會中「拍錯手掌」是一件非常難為情的事,因這代表拍錯的人「文化水平低」。另外還有一原因,就是作曲家作曲的原意,可以是要所有樂章非常集中地連貫的演奏下去,若中途「拍錯掌」,就是破壞了藝術表演的進程。(上周日 DSQ 音樂會,就出現了這種情景!貝多芬 132,是要連貫演奏一氣呵成的。) 在此,我特意說明:在一嚴肅音樂的古典音樂會中,「無聲」的一刻,不論樂章之間或樂章之內的停止(無聲),都可以是音樂的一部份!這是很多人不理解的。「無聲」本身是相對有聲,因此,音樂進程中當然可包含「無聲」。 若要參與一場古典音樂會,首先,第一要分清是「嚴肅音樂會」還是「輕鬆的古典音樂會」。聽艾爾加第二交响曲當然不同於聽星球大戰音樂的音樂會。 第二,「嚴肅音樂會」中也會分一般音樂會還是歌劇。 第三,先說音樂會,指揮家步上指揮台,可拍手掌。一作品中,奏完每一樂章***不應***拍手掌,就算作品有七個樂章,那六個停頓位也不應拍。及至全作品完結,才該拍手掌。 第四,音樂作品完結後的鼓掌,也可有四個層次: 四A,音樂一完,掌聲响起,一齊拍。 四B,音樂一完,掌聲响起,一齊拍,有人會喊出一句:Bravo! (這點要注意,請勿亂喊出“好!/ 勁呀!/ I love you!”等等,只喊出 Bravo 已足夠)。 四C,音樂一完,掌聲响起,一齊拍,有人會喊出一句:Bravo!隨後,聽眾會站著向台上的音樂家鼓掌,這稱為 Standing Ovation(起立致敬)。 四D,是極罕有出現的情況,但的確會發生。就是:音樂一完,全場沉默沒有發出掌聲,指揮也沒有轉身鞠躬,全場靜止了一短時上間,掌聲才响起,一齊拍,有人會喊出一句:Bravo!隨後,差不多必然,有聽眾會站著向台上的音樂家鼓掌。 一般音樂會,通常是四 A 及 B。四 C 及 D 在文化水平高的地方,才有可能出現。(這一句沒有歧視,演奏好不好也不能分,又怎決定起立致敬呢?再者,音樂的意義也不懂,又怎能被感動到全場沉默呢?) 至於歌劇,通常一幕(Act)完,***不會***鼓掌,到全歌劇完結,才如上述的四ABCD一樣。只有一種例外,就是意大利傳統中,意大意歌劇中主角完成一詠嘆調(Aria),是會鼓掌的。 總結 曾經,指揮家馬素爾(Lorin Maazel, 1930-2014)帶領美國樂團到訪中國演奏德伏扎克的交響曲。音樂會開始了,暴發強國大媽賊叔發出嚴重噪音,馬素爾竟中斷了樂團,轉身指示觀眾要保持肅靜。之後,馬素爾再重頭指揮這作品一次!這件事,當年是震驚歐洲音樂世界的!震驚甚麼?一個字:醜! 曹撕達新時代無中國特色低端聽覺癲狗品味古典樂評專欄 . 全民俾LIKE 人人「些牙」! ...

Read More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