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Category: 曹撕達新時代無中國特色低端聽覺癲狗品味古典樂評專欄

蕭邦:第一號鋼琴協奏曲 作品11 (1830)

Frédéric Chopin Piano Concerto No. 1 in E minor, Op. 11 (1830) 1810年,著名的愛國鋼琴詩人蕭邦(Frédéric Chopin, 1810-49)在波蘭出世。當時,波蘭這國家已經經過三次被瓜分,正被俄國、普魯士及哈布斯堡皇朝所統治,「愛國鋼琴詩人」這稱呼中所愛的「國」,實際是已亡的「國」,究竟,蕭邦所愛的是甚麼「國」? 1830年,蕭邦 20 歲,因他的作品及表演在歐洲國家受到歡迎,所以他決定離開在地圖上已消失的波蘭,由華沙輾轉去到法國巴黎。一位兒時已是鋼琴天才的蕭邦,終其一生在法國都過著這樣自我流亡的生活。在他離開波蘭之後不足一個月,華沙就爆發了對抗沙俄統治的「十一月起義」(November Uprising)。看在蕭邦眼裡,這定必對自己的「國家」民族,多添一番哀思。 在離開華沙之前,1830 年他一口氣創作了兩首鋼琴協奏曲(他一生也只創作了這兩首協奏曲),當時,他第一首創作的是 A 協奏曲,隨後創作了 B 協奏曲。但他在華沙的「告別演出」時,第一首他表演及出版的協奏曲,反而是 B 協奏曲,因此 B 協奏曲就被稱之為「蕭邦鋼琴協奏曲第一號」。第二首他表演及出版的,是 A 協奏曲,因此,第一及二號協奏曲的實際創作時序是和作品編號是剛好相反的。 一直以來都有人說,蕭邦當時親身的表演受歡迎,原因是蕭邦奇裝異服及懂包裝,筆者對此絕不認同。客觀去看蕭邦自 1830 至 1849 年死於巴黎其間的 18 年,他只公開表演過不足 30 次,這些音樂會更不是在音樂廳舉行,而是在相對少人的沙龍(Salon)舉行的。雖是流亡,但因蕭邦鋼琴技巧出眾,他以教授鋼琴及出版售賣他的音樂作品,已可過著富足的生活。 蕭邦第一號鋼琴協奏曲(即上一段所述的 B 協奏曲),最大的亮點反而中章的慢版,這是鋼琴音樂發展至浪漫時代其中最偉大的一個時刻! 全樂章中充滿了感情,溫柔的指觸帶出了對過去的一段段回憶,有驚恐的時刻,也有內心平靜的段落,究竟樂章中這種「愛的表達」(浪漫),是愛一個人?愛一段生活的時光?愛「國」?還是愛甚麼?這留待樂迷可自行感受。 談到蕭邦的音樂,主要都會想起是鋼琴獨奏的作品,這亦不能不去論及鋼琴史中的著名鋼琴家,十九及廿世紀,著名的鋼琴家精於演譯蕭邦的音樂,不算少亦不算多,當然不能不提出苛托(Alfred Cortot, 1877-1962),魯賓斯坦(Artur Rubinstein, 1887-1982),荷路維兹(Vladimir Horowitz, 1903/04?-1989),波里尼(Maurizio Pollini, 1942-)等等大師。但有一位筆者深愛的蕭邦演譯者,而公眾又大多遺忘及忽略的,就是仍然在生的哈萊史域治(Adam Harasiewicz, 1932-)。 二次大戰之後,波蘭得以復國,1955 年在華沙舉行了五年一度的第五屆「蕭邦國際鋼琴比賽」(International Chopin Piano Competition),這一直是鋼琴界最頂尖的比賽。這比賽的最大特點是,若沒有參賽者達致頂峰的藝術水平,是不會頒發冠軍的!亞軍一樣!所以,歷史曾多次出現過,有比賽,但無冠軍或亞軍得獎者! 1955年國際蕭邦鋼琴大賽的得獎名單: 冠軍:哈萊史域治(Adam Harasiewicz) 亞軍:(頂頂大名逃離蘇聯魔掌的)阿殊堅納西(Ashkenazy) 季軍:傅聰(Fou Ts’ong) Wow! What a class! 從亞軍及季軍的名字已看得出,這不是「二打六」比賽,能奪冠軍絕不會有、亦不可能有任何誤會。 這是 1958 年的立體聲錄音,原錄音由 Philips 製作,60 年代已出版過多個不同版本的 LP,同一錄音封面也有不同。中間的封面是 CD 首版,當時是 Philips Classics 的 Budget 系列出版。右面的封面,是近年 Decca 以 10 隻 CD 一套重出的 Harasiewicz 所有錄音。 這是一套鋼琴藝術水平極高的錄音,有人會指指點點 20 世紀中偉大的鋼琴家荷路維兹演繹蕭邦之時,與一貫蕭邦的演繹者有別。筆者就發現,荷路維兹的蕭邦,竟有著濃濃 Harasiewicz 那種演繹的感覺!只是這一點,已是精彩萬分。 2...

Read More

巴赫 布蘭登堡協奏曲 BWV1046–1051 (1721)

The Brandenburg Concertos Johann Sebastian Bach (BWV 1046–1051) (Year 1721) 巴赫(Johann Sebastian Bach, 1685-1750)一生產量極多,這產量可分為兩部份。 第一部份多是他作曲的作品多,多到某一點,使人覺得他一生是否有足夠的時間,將所創作的音符寫在五線譜上。要注意的是,巴赫生活的時期,晚上只能有蠟燭的微光及羽毛墨水筆! 第二部份多,是兩段婚姻的生產子女量極多。第一位夫人為他生產了 7 名子女,而第二位夫人年輕過巴赫 16 年,為他生產了共 13 名子女。第二名夫人,就是著名的安娜馬多連娜(Anna Magdalena, 1701-60)。 從以上兩點,可以客觀地估計巴赫的家庭計劃很差(一笑),而他作曲的能力卻十分驚人,因在他作曲時,必然有大量小朋友在身旁打擾,而為他做「抄寫」工作的,就是彷彿永遠在懷孕的安娜馬多連娜。 香港著名音樂人周啓生,20多年前曾在電台公開評論過巴赫的平均律鍵盤曲集(Das Wohltemperierte Klavier, BWV 846–893),他說:「將它由尾倒轉向前來彈,竟然是一樣的!我懷疑他(巴赫)是否是人類!」。究竟巴赫是否外星人(這是一個筆者都很嚴肅的懷疑),要由癲狗日報主編梁錦祥先生才有水平能評價,但其作品的數量、深度及對作曲和樂理上的影響,都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 1734年,普魯士的布蘭登堡侯爵死了,由於侯爵沒有子嗣,其家當就以低價出售,從中就發現了六首由巴赫創作的樂曲,樂譜注明是 1721 年由巴赫「獻給」侯爵的(實際侯爵當然是這些樂曲的金主),由於樂曲是以樂隊襯托一組獨奏樂器演奏,因此,這六首樂曲就被取名為「布蘭登堡協奏曲」(The Brandenburg Concertos)。 1 今日表演布蘭登堡協奏曲,可分為兩大種。第一種是現代樂器甚至是現代的管弦樂隊(不是樂團),另一種,就是以古樂器演奏及參巧歷史中當時的表演安排細節,並盡量以復古的手法去演繹(HIP, Historically Informed Performance)。 這是一個現代樂器的錄音,由英國作曲家布烈頓(Benjamin Britten, 1913-76)指揮英國室樂團。我非常同意英國企鵝指南的推薦,用耳朵也聽得出,錄音時樂師及指揮都非常享受錄音的過程,快慢強弱適宜,亦不流於浪漫化,架構及聲部平衡非常自然。 儘管錄音日期是 1968 年,但 Aldeburgh Festival 由農場改建的音樂廳 Snaple Malting Concert Hall 聲音非常自然,這是使人非常享受的音樂體驗。 2 卡拉揚(Herbert von Karajan)一生之中,在 Deutsche Grammophon 唱片公司曾過兩次全套布蘭登堡協奏曲,第一次是 1960 年代。儘管柏林愛樂的弦樂組在上世紀 60 年代擁有頂級的聲音,但這錄音卻無法對我呈現出巴羅克的風味,過度浪漫及厚重的樂隊聲音,使全錄音使人感覺過份 Bulky 。 我從不抗拒卡拉揚在管弦樂上所「炮製」的「卡拉揚之聲」(等同於「Stokowski Sound」 或「費城之聲」等等),但不幸的是,這錄音是演繹的敗筆。 3 這是 HIP 樂器演奏的錄音,得到最新錄音科技的協助,使古樂器單薄的聲音不再剌耳,聲部平衡一流,全套樂曲表現活潑、音樂舒情又不失古風,是難得的一套近代錄音。 4 5 Pinnock 及 Hogwood 是上世紀 70 年代推行 HIP 運動(古樂運動)的著名指揮,但古樂器本身聲音已相對單薄,加上 80 年代是數碼錄音初期,一般對弦樂錄音也會有「數碼聲」,導致古樂器的唱片會相當不悅耳。 這兩大公司的錄音就是一例,Pinnock 簡直使人聽覺疲勞,Hogwood反而好一點,但都可列入衰聲錄音。可惜的是,這兩錄音中樂隊及指揮表現其實是一流的,只是錄音壞了事,不能完美。 總結 人活在近代,已很繁忙。活在香港,生活更逼人,生活更慘。用一個晚上,家中播出悅耳美妙的巴羅克音樂,吸一支香煙、飲半杯咖啡,時空彷彿倒流 300 年返回中世紀的後期,一切壓力拋諸腦後,這是多麼便宜的時光機娛樂! 曹撕達 曹撕達新時代無中國特色低端聽覺癲狗品味古典樂評專欄 PS:...

Read More

艾爾加 「謎」變奏組曲 作品36 (1899)

Sir Edward Elgar, 1857-1934 Variations on an Original Theme, Op 36 (1899) 國民樂派沙俄作曲家穆索斯基(Modest Mussorgsky, 1839-81)於 1874 年出版了一套難度很高的鋼琴曲,名稱為「展覽會中的圖畫」(Pictures at an Exhibition)。全曲由描寫展覽會中十幅圖畫各自不同的樂章,由一園遊曲橋接成為一大曲。其後 1922 年,法國作曲家拉威爾(Maurice Ravel, 1875-1937)將此鋼琴曲改編為大形的管弦樂作品,自此,這曲就成為了管弦樂的「Showpiece」。 在英國,國民樂派的作曲家艾爾加(Sir Edward Elgar, 1857-1934)於 1899 年出版了一段組曲,名稱為 Variations on an Original Theme, Op 36 [直譯該為:(由一個)原創主題的多個變奏曲,作品36],其中,由主題之後,總共有 14 個變奏曲。但是,艾爾加卻說:原創主題本身都是另一個「眾人皆知的主題」的變奏,其後的 14 個變奏曲,就是代表作曲家身邊的 14 位朋友。 過去超過 110 年,這是近代音樂史中的最大謎團。 無數人以作曲家艾爾加的言論、附註甚至以樂譜中的音符等作出猜估,猜估的是主題本身的「原主題」是甚麼。結論包括 God Save the Queen (英國國歌)又或者 Auld Lang Syne(友誼萬歲)等等等等。 根據艾爾加作曲的過程,表示在 1898 年 10月 21 日晚上,當疲憊的教學工作回家後,心情擔憂,原因是為自己的前途擔憂,在鋼琴前以內心冒起的一個主題(眾人皆知的主題)即興彈了一曲變奏,其妻子聽後,就鼓勵艾爾加以此為藍本創作,最後成為了「謎」變奏組曲。 筆者在此大膽的猜想,有關謎變奏的原主題,實際就是貝多芬第 8 號鋼琴奏嗚曲《悲愴奏鳴曲》的第一個樂章! 「謎」變奏組曲,由維多利亞時代至現今,在英國人的心中,就是代表友情。 其中第九變奏慢版 Variation IX: Nimrod( Nimrod 是舊約聖經中神的獵人的意思),就是代表艾爾加的出版商及好朋友 (August Jaeger, 1860-1909),德語 Jäger 就是獵人的意思。艾爾加為表對 Jaeger 知遇之恩及在艱難時的鼓勵,艾爾加創作了這段偉大的英國慢版樂章。這樂章,已進入正統的英國傳統。英國(帝國時代至現代)官方場合中,例如向大戰的軍人致敬或皇室典禮,都有機會演奏此曲。 1 Hallé Orchestra Sir John Barbirolli 1943年,巴比羅尼爵士(Sir John Barbirolli, 1899-1970)從歐洲冒死返回英國,為了挽求在曼徹斯特因大戰爆發後瀕臨「散Band」的 Hallé Orchestra,當時最差的情況,樂團成員只餘下 30 人(年青樂師全已出戰第二次世界大戰)。及至戰後,這工業城市相當窮困,但巴比羅尼已能將資源缺乏的 Hallé Orchestra 訓鍊成可錄音級數的管弦樂團。為此艱難時期,指揮家與樂團成員建立了很深厚的友誼。就是歐洲有非常優厚的職位給予巴比羅尼,他都一一拒絕而留任 Hallé Orchestra! 這是...

Read More

布拉姆斯 第一交響曲 作品68 (1876)

Symphony No. 1 in C minor, Op. 68 Johannes Brahms 筆者對布拉姆斯第一交響曲,可以以簡單五字總結:「交響曲之皇」。所以,這專欄去到第四篇稿才正正式式介紹音樂之時,就選了這一大曲,作為第一篇嚴肅及深入的樂評。 十九世紀著名指揮家 Hans von Bülow (即李斯特的首任女婿及華格納親生女的父親(*1))將此交響曲稱之為貝多芬第十交響曲。筆者覺得在於音樂上,言不過其實,但精神上,就肯定不是了。布氏生活的時代,已是浪漫主義抬頭的音樂世界,但一般人對剛剛去世的貝多芬存有莫大的敬佩,為此,布氏的朋友及音樂界,也對布氏承繼德奥派作曲傳統有很大的期望。為此,布氏說明他共用了 21 年的時間 (1855-76) 去創作他的第一交響曲,作品68。 全曲結構嚴謹,張力強韌,樂念宏大,配器精彩,每一小節也千錘百鍊。甚至,其第一樂章著名的引子,就有著時光隧道般的音樂效果。其第四樂章「Alphorn主題」一段,在高水平的指揮及樂團表演時,可使音樂廳的聽眾有著遨翔天際的強大電影感,其實,布拉姆斯這一少步,已到達下世代印像派的水平。 由於這交響曲過份出名,市面也有不少著名的錄音,我推薦的,順序如下: 1. London Philharmonic Orchestra Wolfgang Sawallisch (1989) 指揮是出名演繹德奥派作品的近代指揮家,最著名的錄音包括舒伯特的彌撒曲及舒曼的交響曲,儘管樂評對他的布拉姆斯第一交響曲評價不及第四交響曲,但我個人對此錄音最被感動。在布拉姆斯深沉複雜的聲音音牆中,錄音選在英國的 Abbey Road Studio (不是音樂廳),效果已算很好。   2. Berlin Philharmonic Orchestra Herbert von Karajan (1963) 卡拉揚當時才剛登上柏林愛樂 (Berliner Philharmoniker) 的寶座,面對新任的「納粹指揮」,樂師彷彿處於生死關頭,亦為戰後向全世界表現「班覇」的水平,傾力表演。錄音同期,卡拉場及柏林愛樂正是為其樂壇傳奇的第一輪全套貝多芬交響曲錄音,這同期的布拉姆斯第一交響曲也是出類拔萃的演繹。但有趣的是,同期錄音的布拉姆斯第四交響曲,卻是卡拉揚一生中少數的敗筆。 3. Columbia Symphony Orchestra Bruno Walter (1960) 華爾達一生不怒自威,出名贏得樂師及筆者的的尊敬。但其布拉姆斯第一交響曲一點也不缺火花,水平之高,火氣之強勁,近代的指揮及樂團也難追近。錄音是立體聲最初期的產品,但效果優異,絕不遜色。 4. Philharmonia Orchestra Arturo Toscanini (1952 Live Recording) CD一響起,奏的是英國國歌。原因是當年 EMI 老闆 Walter Legge 請托斯卡里尼「試一試」指揮英國愛樂者樂團,地點是在英國,並有皇室在場!托斯卡里尼在美國錄的全套布拉姆斯交響曲(NBC Symphony Orchestra),絕不及這一套的美妙。一位意大利長者兼偉大音樂家以意式美聲的造句,加上英式含蓄的樂團,得到的,是美麗無比的音樂旅程。 5. Berlin Philharmonic Orchestra Claudio Abbado (1989 Live Recording) 卡拉揚 (Herbert von Karajan) 死後,意大利人阿巴度登上柏林愛樂的寶座,他選了兩曲為自己在柏林的藝術生命揭幕,一曲是馬勒第一,另一曲就是布一,這就是當時的布拉姆斯第一交響曲現場錄音。近乎完美的德國錄音工程之下,無人聽不出樂師高水平的表現,就是為自己柏林愛樂一人一票選出的「新老闆」(Chief Conductor)打氣,亦為柏林愛樂翻開新一頁。 6. Cleveland Orchestra Georg Szell (1966) 塞爾一手將克理夫蘭樂團推上美國五大樂團之一,這錄音中樂團的表現,可能是我推薦所有錄音中最好的。樂團表現好,不代表演繹好。塞爾相對冷漠的風格,未必為大眾喜歡,但這裡在樂曲中的張力及結構的掌握,是極高水平的。 7. NDR Symphony Orchestra Hans Schmidt-Isserstedt...

Read More

五十年不變的悲慘世界?

昨晚,無線新聞整晚不斷重覆一段新聞,是一男士放工後趕往房委會「入表」買樓而跌在大門外,最終彈彈跳跳地都可興奮入內交表。而另一男士,就因過了時無法內進,而在記者面前情緒失控。另外一些日子,新聞又會報導梁天琦等「所謂暴動罪」的法庭新聞,但公眾則不大理會。那代表了甚麼? 美國古典音樂指揮家及作曲家伯恩斯坦(1918-90, Leonard Bernstein)曾創作過舞台劇「夢斷城西」(1962, West Side Story)(後再成為電影)及電影配樂「碼頭風雲」(1954, On the Waterfront),其管弦樂的配器及演唱的方式,都以古典音樂的表現方式表演,若強要以音樂學究殭化的思維去區分,那些都可算是古典音樂現代時期(Modern Era)的作品。因此,我膽敢將另一齣由舞台劇(不是歌劇)演化為電影的作品,列為古典音樂,於此品評,那就是1980年的悲慘世界(Les Misérables)。 故事的基礎是 1862 年出版的一部由法國文學家雨果(1802-85, Victor Hugo)所寫的同名小說,過去100年,故事曾不少於七次被拍成電影,但本文只針對由 Claude-Michel Schönberg (1944-) 所創作並於1980年倫敦舞台劇為起點的各個版本。 悲慘世界英語版本的錄音室錄音,主要包括以下版本: A. 1980年 倫敦舞台劇版 (Original London Cast Recording, Recorded in CTS Studios) B. 1987年 百老滙版本 (Original Broadway Cast Recording, Recorded in CTS Studios) C. 1989年 交響樂完全版本 (Complete Symphonic Recording) D. 2012年 電影版本(Movie Soundtrack, Music Recorded in Air Studios) A. 1980年 倫敦舞台劇版 這版本是音樂劇創作後首次的錄音,全劇樂曲的編曲,都充滿80年代初電子音樂的風味,究其原因,筆者估計是因為要節省樂團樂師的成本。這錄音雖然音場廣濶,但聲音非常枯乾,是典形 80 年代早期數碼錄音的聽感。 B. 1987年 百老滙版本 在相同的錄音室 CTS Studios 製作,這錄音的質素已大幅改善。演唱者的技術水平也是眾錄音之冠,但美中不足的是,這不是包括全劇的所有曲目,再者,在編曲配樂上,仍然是有電子音樂的原素。 C. 1989年 交響樂完全版本 這是一個使人費解的錄音。首先,這錄音的確是「Complete」,意旨的確涵蓋全劇內所有曲目,亦是眾多版本中唯一包括全劇所有曲目的錄音。但是,監制竟將全劇分為多段,每一段在世界各地以不同「班底」的人擔演相同的角色,絕不一氣呵成,毫無連貫的感覺,那是致命的敗筆!加上,「Symphonic」是交響樂的意思,但這錄音卻仍充滿電子音樂原素,令筆者完全無法理解。 D. 2012年 電影版本 這是精彩萬分全 Accoustic 的管弦樂編曲,配樂在世界頂級的 Air Studios 以 70 人管弦樂團錄音。我估計,若1970年代沒有經濟考慮,這編曲是作曲者的創作原意。在電影拍攝的過程中,演員在拍攝時即場演唱,同步收音,最後和預錄的音樂混音,得出 Final Master 作為原聲大碟。 衷心說,除了 Russell Crowe (飾演Javert) 的唱功不能使我滿意外,全個班底實際都非常了得。網上有 Review 說演唱者能力相對低,我不能同意,那只可能是因為現場收音的錯覺而矣。其中,Eddie Redmayne(飾演Marius)、Hugh Jackman(飾演Jean...

Read More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