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Category: 曹撕達新時代無中國特色低端聽覺癲狗品味古典樂評專欄

福特溫格勒(Furtwängler)與香港民主黨

由19世紀步入20世紀,世界古典音樂樂壇中,有兩位最享負盛名的指揮家,一位是意大利的托斯卡理尼(Arturo Toscanini),另一位就是德國的福特溫格勒(Wilhelm Furtwängler)。 音樂藝術上,兩指揮家的風格迴異,甚至可視之為各走極端。托斯卡理尼要求音樂演奏要宗於原譜,演繹出作曲家的創作原意;而福特溫格勒卻覺得音樂表演要有即興的表現,演繹才能有火花。 20世紀初世界並不太平,兩位指揮家和全歐洲同時身處於一戰及二戰之中,其生平及藝術發展,當然也波濤處處。 托斯卡理尼在意大利,儘管身為全球首屈一指的音樂藝術家,仍要被黑衫軍(Blackshirts)監視。但是,當他被逼成為法西斯主義的宣傳機器,要演奏法西斯黨歌,他仍有膽色拒絕演奏。甚至,墨索理尼(Mussolini)到其表演後台「祝賀」,他也斷然拒絕談話及見面!換來的就是被黑衫軍掌摑及沒收意大利護照。最終,他就如同著名指揮家華爾特(Bruno Walter)及克倫柏勒(Otto Klemperer)逃離歐洲大陸。其後托氏在美國創立 NBC 交響樂團(NBC Symphony Orhestra, 1937-54),並留下大量珍貴的錄音(本欄將另文再詳述),及至1954年托氏離世時,仍留在美國。 至於福特溫格勒,在1990年東西德統一之後,近代對他在納粹德國時期的取態儘管所知更多,但我個人對其評價也難復正面。 納粹黨掌權之初,福氏曾公開批評納粹黨對猶太人的政策,亦以自己在全歐洲中崇隆的藝術地位,加上挾著柏林愛樂管弦樂團(Berliner Philharmoniker)的盛名,協助了很多猶太及少數族裔的音樂藝術家免被納粹黨逼害。甚至有人證實,希特拉曾親身逼令他為納粹黨宣傳,希魔直說若福特溫格勒不就範就送他到集中營,福氏依然拒絕參與。30年代,他仍拒絕接受第三帝國在藝術上的任何公職。如此,福氏理應就是留在德國的反納粹英雄?世事當然不會如此簡單。 1937年的莎士堡音樂節(Salzburger Festspiele),托斯卡理尼與福特溫格勒碰面,兩位頂級藝術家,有以下在音樂界著名爭辯: 托:我好清楚你不是(納粹)黨員,亦有留意你曾協助很多猶太朋友。[…]但每一個為第三帝國做指揮宣傳的,都該算是納粹黨! 福:你認為藝術及音樂都必然是政府的宣傳工具?你錯了!如我在德國做指揮,納粹黨當政我就是納粹黨?共產黨當政我就是共產黨?自由黨當政我就是自由黨?不是!一千個不是!藝術及音樂是屬於另一個世界的,是高於任何政治的! 1942年希特拉生辰,一張照片及一段納粹時期貝多芬第九交響曲的納粹宣傳影片,福特溫格勒表演後向哥棓爾(Joseph Goebbels,納粹集中營主腦之一)鞠躬及和希特拉握手,這就完全解答了所有一切已無法辯駁的爭論。 筆者小心就已知福氏生平的歷史, 大膽作出以下假設: 福氏有沒有公開向希特拉吮癰舐痔? 可能沒有。 福氏有沒有在納粹第三帝國主動當上公職? 可能沒有。 福氏有沒有主動為納粹宣傳? 可能沒有。 福氏有沒有出賣猶太人得到直接利益? 可能沒有。 納粹第三帝國犯下的罪行福特溫格勒是否毫無責任? 一定有責任。 回看香港,香港實際有很多福特溫格勒!香港民主黨人走入中聯辦﹑永不總辭等等,實際民主黨全部也是香港版的福特溫格勒。 「不是!一千個不是!」在於筆者眼中,那有分別嗎? 曹撕達...

Read More

歐洲音樂史:從「三B」走到本土

MyRadio 的製作總監 Marco 繼邀請我主持節目風火水電之後,他竟然再邀請我,並向主編梁錦祥先生推薦小弟執筆主理癲狗日報一古典音樂的專欄。首先我在此先多謝癲狗日報容忍我的墨水有限,但卻信任我能勝任此音樂專欄。 政治、經濟、文化,在一個社會中是互相扣連互相影响的。無論在封建的社會或是現在相對平等開放的社會,三者都是同步進行﹑並存兼密不可分,這三項大元素的存在,才能構成一段立體的人類歷史。 音樂學究(Musicologist)對歐洲音樂史經常只抱極端狹隘視野去看待偉大作曲家的作品及其背後音樂思想的發展。狹隘的程度,很多時到達只在乎總譜(Score)中的一個樂念(Motive)甚至一個小節(Bar)!在於真正偉大的藝術家及其支持者(即普羅人民大眾,又可稱之為樂迷),音樂學究的觀點多是鎖碎無聊,這專欄擁抱「癲狗品味」,絕不會多談那些「阿媽是女人」的學術黑店式觀點。 任何現代以樂譜演奏的音樂,其源頭都不能離開歐洲音樂的發展史。由公元五世紀起,中世紀神聖的聖賀德佳(Hildegard von Bingen, 1098-1179)及格列哥理聖歌(Gregorian Chant)延伸至巴洛克時期(Baroque Period)中後期約1650年的時候,漫長的接近1000年中,歐洲社會被教會及王權為「核心」作出封建統治,這漫長的過程,人類的音樂可謂無甚發展過!直至文藝復興及啟蒙時代,音樂的調(Tone)及和弦(Harmony)被發現再發展出作曲的技巧,那已是古典時期(Classical Period)。 「三B」是三人,由巴赫(Johann Sebastian Bach, 1685-1750)至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 1770-1827)及至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 1833-1897)。他們繼承了德奥派作曲家的傳承,帶領及將音樂史中的古典及浪漫時期的音樂,推至人類文明中音樂文化的頂峰。 政治上,巴赫是完全活在封建的社會中,而貝多芬一生的時期,都遇上歐洲的一件大事及與此有關,那就是法國大革命。當貝氏在其第三交响曲表達個人對拿破崙的尊敬及對民主、平等、博愛、共和國的嚮往,而當拿破崙忽然稱帝,其第二樂章的葬送進行曲就被賦予了另一層更深的意義。及至貝多芬第九交响曲終章,合唱團一出,就似是音樂革命般的劃破了時空,歐洲音樂史在這一刻,就正式進入了浪漫時期(Romantic Period)。相反於貝多芬,其後輩布拉姆斯成名之時,其創作竟是相當的保守、深沉及苦澀。相對同時代的作曲家華格納(Richard Wagner, 1813-83)的破格,布氏簡直有一點「時代的老土」。 儘管浪漫時期的音樂創作有如核彈爆炸,出名的作曲家排山倒海的出現,例如舒伯特(Schubert)、舒曼(Schumann)、孟德爾頌(Mendelssohn)、李斯特(Liszt)、帕格尼尼(Paganini)、威爾第(Verdi)等等(*1)。布拉姆斯的保守,已不是當時浪漫時期世界的絕對。 浪漫,是「愛的表達」的意思,當全歐洲的音樂藝術都向全歐洲的人民示愛,歐洲有一批作曲家就會想表達另一種愛,就是作曲家自己對本土或自己國家的愛。 被視為浪漫時期國民樂派(Musical Nationalism)的作曲家包括波蘭的蕭邦(Chopin)、俄國的葛令卡(Glinka)、捷克的史麥塔納(Smetana)及德弗札克(Dvorak)、羅威的葛利格(Grieg)、芬蘭的西貝流斯(Sibelius)、匈牙利的巴托(Bartok)及高大宜(Kodaly)、英國的艾爾加(Elgar),及遠至美國的麥克道威爾(Edward MacDowell)等等(*2)。國民樂派作曲家,崇尚本土情懷,與政治上愛國思潮是不能分割的。國民樂派的退卻,可能要計算到兩次世界大戰後,才告完結。 在封建「核心」、打破封建、大革命、一人稱帝獨裁、再革命、人民變得保守、思想催向本土,那就是歐洲音樂史在於「三B」三人各個時代的歷史縮影。 今天,此時此刻,北望強國,歐洲音樂的歷史也在「笑」,不過是恥笑。 曹撕達 曹撕達新時代無中國特色低端聽覺癲狗品味古典樂評專欄 *1. 浪漫時期的作曲家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ist_of_Romantic-era_composers *2 國民樂派的作曲家...

Read More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