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Category: 劉夢熊

剖析中美貿易戰!

最近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了一道行政命令,對總值六百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25%懲罰性關稅,由此揭開了中美貿易戰的序幕。 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與中美兩個世界第一、第二大經濟體利益攸關,究竟應該如何看待這件事情呢? 從表面上看,特朗普說由一九八五年到二〇一七年中美之間貿易極度不平衡,中國對美外貿順差累積為四萬三千三百五十億美元。也就是說,過去幾年間中國外匯儲備在高峰期超過四萬億美元、現在還維持在三萬一千億美元的水平,基本上都是來自對美國的出口盈餘。 不過,就這一層次而言,特朗普所計算的數字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因為很多中國出口到美國的商品,實際上是美國企業、日本企業、韓國企業、臺灣企業到中國大陸投資設廠,產品出口到美國,中國所賺的只是微薄的加工費和稅收;這些品牌本身是美國、日本、韓國、臺灣的,所以賺主要利潤的是這些外資企業,但出口順差卻籠統的全部入中國數,中國有他不服氣的理由! 中美貿易戰的爆發乃「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比較深層次的原因就是美國認為中國沒有兌現加入世貿WTO時的承諾。中國在二〇〇一年加入世貿時承諾十五年緩衝期之後全面開放市場、消除關稅壁壘;但期限到了,中國在銀行業、證券業、保險業、通訊業等等方面並未如約開放市場。例如汽車業中國汽車出口到美國,美國只徵收2.5%的關稅;而美國汽車出口到中國,中國卻徵收25%的關稅,美國認為不平等。另外,十五年過渡期結束了,中國企業卻強調“黨領導一切”,政府對市場控制“水銀瀉地,無孔不入”,國際社會當然拒不承認中國的完全市場經濟地位。而中國說實話絕對算不上完全市場經濟。對外資企業市場準入強制要求技術轉讓,要求資料數據庫中方有權介入,侵犯美國知識產權等等作為亦引起美方不滿。 然而中美之間貿易戰只是兩國關係惡化冰山一角。中美關係急轉直下,與國際政治態勢的「修昔底德陷阱」有關。所謂「修昔底德陷阱」就是指在國際關係中新崛起的「老二」和原來的「老大」早晚會引起矛盾和衝突;加上中美雙方在意識形態、社會制度的差異,以及近年內地某些狹隘民族主義、狹隘愛國主義思潮,鼓吹中國「治理全球」啊、「全球領導力」啊甚至叫囂「消滅私有制」,令美國政界對「中國威脅論」疑慮加重,所以中美貿易戰絕非偶然!...

Read More

譚志源獻媚取寵為「左」作倀!

正所謂「新聞年年有,今年特別多」。新任港區全國人大代表譚志源在人大會議上建議香港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宣誓時加入「擁護國家憲法」字眼,真是「左」得可笑! 眾所周知,自1984年12月19日中英聯合聲明簽署後,在鄧小平親自關懷下,在當時的中國政府和香港各界社会賢達努力下,經過五年多的諮詢、起草工作,終於在1990年4月4日由第七屆人大第三次會議通過頒佈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基本法在序言和第5條莊嚴規定,按照「一個國家,兩種制度」的方針,「不在香港實行社會主義的制度和政策」,並因此在第104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 為什麼基本法第104條不提「擁護國家憲法」呢?這難道是鄧小平等老一代領導人和當時中國政府、香港各界人士的「疏忽遺漏」嗎?絕對不是!這恰恰是「一個國家,兩種制度」方針的體现,即「尊重兩制差異」的體現! 若按照譚志源這類不學無術、對「一國兩制」初衷一竅不通的「左」王建議,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在宣誓時加上「擁護國家憲法」字句,那會產生什麼後果呢? 第一,憲法第一條規定「社會主義制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根本制度」;香港既然要擁護,就得勾消基本法「不實行社會主義的制度和政策」的規定,改為實行社會主義制度; 第二,憲法第2條規定「人民行使國家權力的機關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香港既然要擁護,就得廢除立法會,組建香港特區人民代表大會; 第三,憲法第5條規定「國家維護社會主義法制的統一和尊嚴」;香港既然要擁護,就得放棄「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接受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及最高人民法院領導; 第四,憲法第6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社會主義經濟制度的基礎是生產資料的社會主義公有制」,「社會主義公有制消滅人剝削人制度」;香港既然要擁護,整個私有制作為資本主義社會基石就得徹底推翻! 第五,憲法第10條規定「城市的土地屬於國家所有」;香港既然要擁護,不論地產財團還是私人業主的土地就得統統沒收交給國家; 第六,憲法規定「國家實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香港既然要擁護,什麼「世界上最自由經濟體」、什麼「自由港政策」,這些屬於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一套就得通統拋棄! 第七,憲法規定「國家推行計劃生育」,香港既然要擁護,以後就不得再自由生育。 等等,等等。這就是為什麼基本法的宣誓規定沒有寫上「擁護國家憲法」而只規定「效忠基本法」的原因,從而避免了法律上的矛盾和政治上的尷尬!這正是鄧小平一國兩制初衷高明之處!...

Read More

「中央大方針」應允許人民充分討論

本(三)月「兩會」在北京召開期間,有外媒記者在人民大會堂外截住一些進場的人大代表,希望聆聽他們對「廢除國家主席、副主席的任期限制」的「修憲條款」的意見,豈料多數代表三緘其口,或連聲「抱歉」、「抱歉」、「抱歉」,急步離開;甚至有代表還特意用手遮住胸牌,不欲讓記者看清其姓名。有北京朋友一針見血指出:「誰敢妄議中央呀」! 眾所周知,二〇一五年十月十二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審議通過,二〇一六年一月一日起實施的《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將「妄議中央大政方針」列為必須嚴肅處分的「違紀行為」。故此,盡管由鄧小平、陳雲、胡耀邦、趙紫陽、彭真、習仲勳等老一輩革命家主持制訂的「八二憲法」規定了國家主席、副主席的任期限制,在當時被宣傳為這是吸取毛澤東個人權力過度 集中造成文革浩劫教訓,改變黨政領導幹部職務終身制的重大改革措施;如今來個「否定之否定」,誰敢不同意,誰敢有疑問,誰敢「討個說法」,誰就是「妄議中央大政方針」!大帽子壓下來,誰還敢吭聲! 眾所周知,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被中共自己認為歷史意義足可與遵義會議相比肩,其全會公報指出「一定要保障黨員在黨內對上級領導直至中央常委提出批評性意見的權利,一切不符合黨的民主集中制和集體領導原則的做法應該堅決糾正。」鄧小平同時指出:「一個政黨,就怕聽不到人民的聲音,最可怕的是鴉雀無聲」。請問堂堂全國人大代表在人民大會堂前面對記者所提的「修憲條款」問題居然噤若寒蟬,試問這種政治生態正常嗎?有利於國家長治久安嗎? 歷史的經驗值得注意。上世紀一九二七年第一次國共合作破裂後,共產黨接連發動「南昌暴動」、「秋收暴動」、「廣州暴動」,當時瞿秋白、李立三等在共產國際瞎指揮下,機械地照搬俄國十月革命經驗,其「中央大政方針」就是「中心城市武裝起義」、「奪取中心城市」,一度令革命武裝損失慘重;當時全靠毛澤東「妄議中央大政方針」,堅持主張「農村包圍城市」的「井岡山道路」,才奠下日後中共奪取全國政權基礎! 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在具歷史轉折意義的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上,也是全靠鄧小平、陳雲、胡耀邦等文革劫後餘生的老一輩領導人「妄議中央大政方針」,中止毛澤東的「階級鬥爭為綱」基本路線,批判了華國鋒等人「兩個凡是」觀點,成功實現了向「經濟建設為中心」的工作重心轉移,開啟了改革開放新時期,終於令「一窮二白」、「國民經濟到了崩潰邊緣」的中國崛起為今日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毛澤東、鄧小平先後在一九二七年、一九二八年「妄議中央大政方針」,從效果上恰恰令中國「站起來、富起來、強起來」,這該怎麼說?...

Read More
  • 1
  • 2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