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Category: 專欄

由臺灣九合一選舉反思香港人選舉思維

文/William Luk 臺灣九合一選舉喺上個週末順利舉行。雖然對國際秩序冇咩太大影響,但睇到臺灣人敢作敢為之餘,又睇到一班香港人嘅眾生相-識少少扮代表。 正如一眾時事評論員嘅戰前預測,國民黨大勝,民進黨甚至無埋執政超過30年嘅高雄。而按照傳統,邊個贏咗呢個臺灣版嘅中期選舉,基本上喺2年後嘅總統選舉贏面好高。 雖然筆者係臺灣「政治門外漢」,但覺得無論結果係點樣都好,臺灣人都係值得尊重。試問台灣喺民主道路上,犧牲咗幾多嘢先換返返嚟?而嗰啲記憶仲喺好多榮民同埋長輩嘅腦海揮之不去。當然,仲有好多生活上嘅價值觀,佢吔係日積月累。而家先係民國107年,喺唔夠100年前,白色恐怖、日治時期、總統民選都只係電光火石之間。 最令筆者覺得無奈嘅係,喺選舉前後有一班香港柯仔煎專家,成日自以為對臺灣好瞭解,講咗一大堆令人匪夷所思嘅話。例如某位填詞人,筆者係聽佢啲歌大,但估唔到佢可以講一啲毫無邏輯嘅說話。 另外,最令筆者諦笑皆非嘅係國民黨一贏,又話臺灣玩完,又話呢樣嗰樣。甚至有人話要放棄移民臺灣….. 正所謂「條路自己揀,僕襯唔好喊」臺灣人點投票,你理得人啫?人哋鐘意揀邊個係佢嘅事。而且選出嚟嘅市長喺呢4年任期做得差,下屆咪用手上一票踢佢走。你估臺灣人係香港人咩?臺灣選舉從來唔會有咩「告急」同埋「關鍵一席」。近年,好多人都已經有獨立意志,唔會再完全相信媒體嘅報導或者人身攻擊,憑自己雙眼睇到嘅去投。呢點,都係高雄變天嘅關鍵原因。所以,筆者真係好想同啲「告急」人士講:急你去廁所啦!選舉睇政績㗎!唔該! 反觀香港,自上世紀80年代港英政府開始民主化道路,今日不進反退。每次選舉都可以清楚睇到香港人同臺灣人相差幾遠。而喺上星期日嘅所謂補選,泛民主派輸打贏要。為咗個無實際權力嘅議席再次展露出人性最醜惡一面,眾人嘅「屌票」、利用媒體進行人身攻擊等醜陋行為令到筆者無辦法唔嘥時間鬧下呢班醜陋嘅香港人。 「人民最大,政黨衰敗」呢點係民主入面其中一個Key Point。老實講,啲選票唔係老馮要畀你,我投你係睇政績。臺灣人喺呢20年已經學識咗呢一樣嘢。我哋睇下今次臺北市長選舉,好多選民係有獨立意志,有料咪學得柯p咁勁會得到支持咯。使乜「屌票」? 筆者心諗,唔通柯文哲真係輸咗比丁守中又要學你哋咁樣怨天尤人,話今日係臺北民主最黑暗嘅一日? 筆者好少評論香港嘢,第一:香港已完、第二:不值一提、第三:嘥氣。或者有啲人講得啱,星加坡一早爬咗香港頭,而臺灣都差唔多過到你香港。唔好單睇經濟,民智都已經贏你十條街。其實港臺同樣喺上世紀80年代進行民主化道路,前者一直和理非非,後者曾經付出過人命。今日相比,高低立見。 請問香港人,仲有咩資格話臺灣人?...

Read More

簡評九西補選結果:一日飯民繼續Blame the voters一日都不會再有出路

陳凱欣以106457票勝出九西補選,落敗的李卓人只得93047票,就算加上馮檢基的12509票,仍不足以超越前者票數,鎅票論可謂不攻自破。 固然惡劣天氣是導致非建制票數下跌的原因之一:因為鐵票通常都在早上投完,下午雨況愈大是會大減降低游離票的投票意欲。但不要忘記感性的香港人從來都有強烈的鍾擺效應,姚松炎上次的敗選理應鼓動更多上次沒投票的飯民支持者重新出來投票,但結果李馮二人加起來的104074票比起姚松炎105060還少,所以之前大台批評朱凱迪在九西的「競選策略」失敗亦同樣破產。 但可以預期飯民大台及黃屍評論員,又會將敗選責任歸咎於選民不聽飯民大台指示、被挑撥離間,卻永不會檢討自己的問題所在。簡單來說,非建制派選民再不願出來投票、甚至投予李卓人以外的選擇,就是因為你飯民將「萬一李卓人落選」的危機吹得太大,又把飯民在議會塑造成 「貨不對辦」的抗爭英雄──即是當梁家傑連「李卓人落選,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一定不保」也說得出口;而在選前才兩三個星期,飯民竟可以在「東大嶼」撥款議案有11位議員缺席投票,我想稍有正常理智和獨立思考的香港人,也會對理想和現實竟存在如此大落差感到厭倦,甚至厭惡得嘗試用缺席選票,所謂「冷漠」就是這樣形成的。 李馮二人得票不及陳凱欣,更說明了飯民必須承認白票和焦土派已形成了足以影響選舉的力量,而只要飯民一日拒絕為自己的無能和欺詐誠心認錯,拒絕接受市民的監察和批判,以至拒絕和勇武本土派重新和解、不再繼續以「收共產黨錢」進行抹黑的話,那就算再重選100次,不但都只會繼續輸下去之餘,還要和建制距離愈拉愈遠。 當然黃屍也有一種說法是要全面放棄本土派,專攻中間派淺藍票,但我要問的是,淺藍的核心價值從來就是「不要搞亂香港」,和你們黃屍開口埋口都是和港共政權進行「正邪之戰」,本身就存在著根本矛盾,為了爭取他們那是否就願意撤下這條底線?如果連和政府抗爭的原則都可放棄的話,還叫甚麼飯民主派?而更重要的是,就算你最終扮成「假建制派」來取悅淺藍,淺藍又何不直接投「真建制派」? 結果兜了一大個圈,飯民還只剩下重新爭取本土勇武派支持的一條路。但我要警告黃屍,之前你們高高在上的傲慢、各種狠毒的抹黑攻擊,已種下了極深的仇恨(否則也不用焦土了);沒有跪地求饒程度的覺悟,根本連談也不用談。公開譴責陶君行劉細良的無證據抹黑、將趙家賢開除出民主動力、區諾軒為自己去日本偷跳缺席會議及恐嚇市民正式公開道歉,大概是最低消費吧。...

Read More

美中貿易戰對香港航空貨運嘅影響

文/William Luk 自美國總統當勞侵(Donald Trump)喺今年3月22號喺白宮簽署備忘錄,宣佈依據《特別301報告》(Special 301 Report)指示美國貿易代表處(Office of the United States Trade Representative)以「懲罰中國偷取美國知識產權同商業秘密」為由,對由入口自中國嘅商品徵收一系列關稅開始,呢場「美中貿易戰」已經大大話話持續咗接近8個月。 確實,中國好多企業為咗應對美國嘅衝擊而絞盡腦汁。其中,最為重創之一嘅係物流業,皆因佢哋自中國喺2001年加入WTO之後,靠住出口美國呢個商機賺到盤滿缽滿。 至於香港呢?話就話因為《香港關係法》賦予嘅獨立關稅地位,表面令到香港喺今次事件可以倖免於難。但實情係唔係咁? 絕對唔係!!美中貿易戰對於香港嘅進出口貨運係造成咗好大影響。 最近某間主流媒體已經報導咗貿易戰對香港以海運方式出口商品嘅影響,而筆者根據香港政府統計處喺上年12月出版嘅空運貨物統計入面,發現海運只係佔出口商品當中唔夠20%,但一班進出口商已經「鬼殺咁嘈」。 今次貿易戰除咗對海運造成影響之外,空運係更為受影響,事關空運係香港對外商品貿易入面係佔最重要一環,同陸運都係不相伯仲,甚至乎兩者係緊密相連。因為空運大部份貨件基本上由廣東陸運到香港,再由香港空運到外國。 而香港航空貨運入面,最大重創者非國泰航空旗下嘅CPSL(國泰航空服務有限公司)莫屬。因為國泰喺香港國際機場有自己嘅貨運站,當中分為兩個區域,進口同出口,分別外判咗畀兩間香港貨運公司去做(A&S以及飛勁),人工極低,工時極長,判頭食水等一系列X街嘢不在話下。呢個機場貨運站基本上係做過境貨運為主,好少會見到發出地點係HKG,發出地係HKG嘅比較多係散貨。 與此同時,國泰喺中國都有好多業務,特別係同中國航空,除咗持有中國航空超過20%股份之外,仲同國航做出口貨運,好多由北京去美國嘅貨都會經呢度做中轉。而喺貿易戰發生之前,呢個貨運站基本上係塞滿嚟自中國(主要以北京、上海、廣州同重慶為主)轉口到美國嘅貨物。但近呢幾個月情況就截然不同,筆者根據幾位知情人士透露,自5月起基本上做剷車同埋倉務員嘅工作量比以往係少咗好多,之前基本上係24小時做到無停手,而今日咁嘅局面,佢哋都相信同美中貿易戰離唔開關係。 另外,筆者其中一位喺深圳做開物流朋友同我講,目前中國物流業唯一一個突破美國封鎖嘅方法係將目前經由香港空運轉為直接海運,去降低運輸成本,從而減低美國高關稅嘅影響,但呢個方法佢都覺得係「治標唔治本」,事關海運時間長,好多進出口商都覺得咁樣好嘥時間。另外,呢位朋友都同我講,行美洲線嘅海運,基本上點都經美國,事關北太平洋同南太平洋相比,前者安全好多。由於,近半年出口美國業績跌無可跌,已經有好多公司因為經營問題將公司由廣東省一線城市搬去一啲較為偏遠嘅廣東省地方,盡量降低運營成本。筆者相信中國物流業嘅改變都係造成香港航空貨運受影響嘅原因之一。 根據資料顯示,2016年香港國際機場以4521千公噸位居全球榜首,同第2名嘅南韓仁川機場相差接近2000千公噸。可以睇到香港喺全世界航空貨運入面地位超言。但筆者綜合目前中美貿易戰以及知情人士嘅第一手資料去保守估計,今年香港國際機場喺全球空運貨物吞吐量會比往年差好多。相信對上年已經虧損12.59億港幣嘅國泰嚟講,美中貿易戰絕對係雪上加霜。 本來呢篇文筆者想等到今年12月底先再作評論,不過筆者認為今年咁嘅情況未必會有年度空運貨物統計,所以最後都決定喺「習特會」舉行之前就撰寫呢篇專欄文章。 美中貿易戰或者會因為跟住落嚟「習特會」而喺今年年尾到出年1月前進入一個「冷靜期」嘅階段。但筆者深信一直到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前,貿易戰都唔會有一個明確嘅解決方案。事關,呀侵一但要連任,必然會再次炒起貿易戰去尋求更多中間選票。而以中華人民共和國過往嘅外交作風,都係唔會同你美國跪低。而筆者覺得最悲哀嘅係香港人,咩嘢事都做唔到,美國國會仲要利用其他事件去審視香港獨立關稅地位,香港可以話係完全被動。 確實,美中貿易戰對香港某啲行業造成好大衝擊,而《香港關係法》嘅重要性去到邊,相信大家都深知肚明。因為唔係今次文章嘅主題,筆者唔再多嘥口水再作評論。 •參考資料: “Air Cargo Statistics” , Census and Statistics Department of Hong Kong, Dec 2017. (文章純屬筆者意見,唔代表癲狗日報立場。)  ...

Read More

史不絕書:嚴厲讉責華盛頓郵報歧視中共外交官(史迪克)

2018亞太經合會(APEC)領袖峰會於前幾天業已閉幕,令人最驚詫的不是各國領袖身上紅黃交雜的所謂新幾內亞民族服裝,亦不是美國副總統彭斯與中共主席習近平的針鋒相對,而是APEC成立近30年以來,破天荒首次未能公布共同宣言。 乍看新聞,外人不知內情,還在推測宣言破局原因,然而,今天《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Josh Rogin一篇題為(Inside China’s tantrum diplomacy’ at APEC)的文章,筆者斗膽譯為(中國在APEC的躁狂式外交),揭露了中共外交官在峰會期間的「惡行」,更指出中國是導致共同宣言破局的始作俑者。其所謂惡行包括: 一、 阻止國際傳媒採訪 Josh Rogin引述美國官員指出,中共禁止各國媒體和當地媒體採訪習近平與別國領導人的會談,只允許中共官媒報導。 二、硬闖新幾內亞外長辦公室兼大吼大叫 中共官員要求與巴布亞新幾內亞外交部長舉行會談被拒,遂試圖硬闖外長辦公室,外長需致電當地警察將中方官員趕走。另外,美國官員透露,在官方會議中,中共官員大吼大叫,認為遭到各國針對。Josh Rogin形容,所有外交官對中方官員之言行均目瞪口呆 (stunned by China’s actions.)。 三、 逕自反對共同宣言並熱烈鼓掌 美國官員表示,除中共外,所有20個國家同意聯合宣言,唯中方官員在會議期間發表長篇大論消耗時間。當峰會宣言難產,駐紮在主會場附近一個房間內的中方代表團更開始鼓掌 (broke out in applause)。 竊以為,華盛頓郵報這就不對了,身為立場偏左的報章,取態不應該是大愛包容嗎?縱使中國的外交官突然大媽化 (其實也不算是突然變種,還記得數月前的太平洋島國論壇,中國代表團特使強行打斷別國代表的發言嗎?),根據某些左翼理論,這些都是文化呀?即使這群生蕃闖進APEC,就只會嗷嗷亂叫,問口就是「不尊重」、「要不是中國,你們早就完蛋了」、「 嗷嗷嗷嗷」,但,這是文化呀?國際不是講求多元化嗎?即使他們黨性大發,於會場跳大媽舞,邊跳邊唱:我把黨來比母親,母親只生了我的身,黨的光輝照我心,但,這是文化呀?既然隨地便溺也是文化,歌舞又豈能不是文化呢?東方的文化就不算文化嗎?這可是種族主義,法西斯人渣的想法呀! 香港的左翼分子呢?還不快點出來說幾句?甚麼論述呀、解構呀、範式轉移呀,現在你們的同胞被華盛頓郵報以東方主義的有色眼鏡歧視,是時候出來仗義執言吧! 自洋務運動起始,所謂立心銳意改革,都多少年了,大國崛起了甚麼?國之四維,以禮為先,當年李鴻章與列強談判,怕且亦不會如此失禮吧?但是,學大媽同港豬話齋,咁你要俾多D時間佢呀嘛?百年不夠,再給幾年呀? 甚麼華盛頓郵報,我呸!洋人說的都是正確嗎?在這中美關係有可能和緩之際,刊登這種報導,是甚麼居心?知識分子,要有知識分子的風骨,雖則筆者不敢高攀文人之名,亦決不敢自封為知識分子,但風骨嘛,還剩下一點點。基於大愛包容之原則,筆者願作香港左翼先鋒:我,史迪克,率先嚴厲讉責華盛頓郵報歧視中共外交官! 史不絕書...

Read More

鮮為人知嘅德涅斯特河沿岸共和國

文/William Luk 目前,世界上有一啲政治實體係事實上嘅主權國家,但由於唔同因素,佢哋普遍冇畀國際社會承認,呢堆政體畀人叫做有限應承認國家(states with limited recognition)。 當中最近香港嘅就係唔夠一千公里嘅中華民國(臺灣)。而呢堆有限承認國家其實都大致上都符合1933年喺烏拉圭簽訂嘅《蒙特維多國家權利義務公約》入面有關主權國家嘅定義,係具有作為一個主權國家嘅基本條件,例如常規人口、固有領土、有效政府以及同其他國家進行外交。而佢哋之所以有個咁尷尬嘅處境,都係基於佢哋唔係聯合國成員國,者係只得少數或者冇被任何國家承認。 呢啲具有國家政權性質嘅政治實體通常都係因為內戰等原因令到佢哋由原國家衍生出嚟,中華民國(臺灣)就係一個好例子。而其中有啲政權係另一國家嘅保護國,受到呢個國家嘅軍事保護及非正式外交承認,從而防止該政治實體被其母國消滅。另外一啲就已經完全在地化、發展出自己嘅軍隊、喺國際上同部份國家建交。 今日筆者唔講臺灣,反而想用一半分析,一半旅遊嘅角度去講下一個無咩香港人熟悉嘅東歐有限應承認國家,佢叫做德涅斯特河沿岸摩爾達維亞共和國(俄文:Приднестровская Молдавская Республика)。 •簡介 德涅斯特河沿岸摩爾達維亞共和國(Pridnestrovian Moldavian Republic ,簡稱「德河沿岸」/Transnistria)。1990年9月2日,「德河沿岸」喺蘇聯解體前,喺當時摩爾達維亞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東部嘅德涅斯特河沿岸自行宣布獨立。原因不外乎人種(主要係俄羅斯族、烏克蘭族同埋保加利亞族)、語言(斯拉夫VS拉亢)、文化、經濟(當時「德河沿岸」係發達到不得了)等因素,令到當地人唔希望加入摩爾多瓦,導致雙方喺1992年爆發咗一場名為「德涅斯特河沿岸戰爭」。最後,「德河沿岸」喺俄羅斯嘅支持下贏得呢場戰爭,並且由俄羅斯派駐維和部隊穩定當地局勢。 時至今日,雖然國際上公認「德河沿岸」係摩爾多瓦嘅一部分,但佢實際上已經成為一個獨立嘅共和國政體,已經有自己嘅首都、國旗、邊境、貨幣、護照。而由於長時間受到國際封鎖,令到當地好多嘢都發展緩慢,導致好多嘢都保留喺蘇聯時期。另外,正正因為「德河沿岸」嘅「特殊地位」同埋國際封鎖,呢度已經成為咗歐洲嘅洗錢天堂、人口販賣同埋走私軍火嘅地方。 •戰略地位 筆者一路覺得,前蘇聯主體俄羅斯喺冷戰後期遺低嘅一系列「蘇州屎」,喺目前「後冷戰時期」嘅國際秩序中期逐步爆發開嚟。所謂嘅「蘇州屎」就係俄裔人口,早喺2008年就已經喺高加索搞到佐治亞雞犬不寧。呢班俄裔人口遍佈所有前蘇聯加盟國,包括立陶宛、烏克蘭、摩爾多瓦、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等。而佢哋喺近年嘅烏克蘭東部衝突同埋烏克蘭克里米亞公投嘅「積極參與」就係最好嘅「蘇州屎」例子之二。 筆者認為,自從2014年烏克蘭革命之後,「德河沿岸」對於北約、俄羅斯、烏克蘭同埋摩爾多瓦嚟講絕對係「東歐版荊州」。因為邊個掌握佢,就可以造成另外3方嘅強大壓力。首先,對於北約而言,「德河沿岸」當地俄羅斯維和部隊無礙對於以羅馬尼亞為代表嘅北約嚟講係如鯁在喉,一但無咗「德河沿岸」可以大大舒緩北約嘅壓力,順便可以吸納摩爾多瓦「歸邊」。其次,對摩爾多瓦而言,呢個關係到上世紀90年代自前蘇聯獨立之後嘅領土完整問題,希望用呢個方法去抗衡一班主張「大羅馬尼亞主義」人士,強調摩爾多瓦係同羅馬尼亞有區別。此外,烏克蘭好希望解決到呢度嘅俄羅斯維和部隊,以便集中兵力放喺烏克蘭東部。最後,俄羅斯希望利用呢嚿「蘇州屎」繼續喺度搞屎棍,作為牽製作用,因為俄羅斯借住維和部隊名義必定喺度佈置大量武器同軍人,而俄佬清楚知道永久失去烏克蘭呢個盟友之後,更加要善用呢個地方作為對抗北約嘅屏障,同時又可以令到摩爾多瓦唔可以過份親歐,又可以迫使烏克蘭調動軍隊去守住西南邊境,從而減輕克里米亞北部嘅國防壓力。 而喺2014年烏克蘭革命期間,當時「德河沿岸」曾經希望仿傚烏克蘭東部加入成為俄羅斯聯邦一部分,但呢個舉動無礙會令鄰近烏克蘭城市奧迪莎(Odessa)嘅親俄分子變本加厲。所以迫到烏克蘭增派大量軍隊到當地邊境,並且講明「德河沿岸」只要一入俄就揮軍直入。最終事件不了了之,因為俄羅斯喺度就係用緊「唔獨、唔統、唔武」嘅方針,佢純粹利用呢度造成筆者喺上面提到嘅願景。 筆者認為當前呢個地方絕對係箭在弦上。因為摩爾多瓦聯同烏克蘭、佐治亞、羅馬尼亞同埋波羅的海三國喺2018年俄羅斯世界盃決賽週期間,喺聯合國大會發起一份要求俄羅斯喺「德河沿岸」撤軍嘅草案,已經見到一班前蘇聯國家就呢個問題上面,槍頭一致對準俄羅斯。 另外,筆者喺早幾年親身體驗過烏克蘭對呢度有幾咁緊張,當時筆者同另外兩個友人喺摩爾多瓦首都基施紐(Chinisau)坐火車經「德河沿岸」到烏克蘭奧迪莎。而烏克蘭邊防軍喺接壤「德河沿岸」嘅邊境佈置大量持搶軍人同裝甲車,有幾位邊防軍上火車係帶埋軍犬仔細搜查。原因好簡單,就係怕俄羅斯利用「德河沿岸」對烏克蘭南部進行滲透。當時筆者同另外2個友人(全部亞裔樣,其中1人手持BC、另外2人BNO)、甚至同車嘅日本人,都畀軍人喺歐盟觀察員幫手翻譯嘅情況下問咗幾分鐘嘢先至扔入境印。 相反,摩爾多瓦就冇咁在意,連出境手續都冇。所以大家如果經呢度出入境,係一定唔會有摩爾多瓦出入境印。如果你係坐火車經呢度入境,去到首都基施紐一定要去當地移民局註冊,如果唔係隨時當你非法入境。反之,你離境就冇咩所謂,筆者最後係坐返火車返基施紐坐飛機去莫斯科,喺摩爾多瓦離境嗰時,個IO見到我烏克蘭出境印就問都無問就直接扔離境印畀我,結果造就我本護照啲出入日期好唔對路。 •筆者所見所聞 筆者曾經喺2015年到訪摩爾多瓦嗰時,順便抽咗一日時間去拜訪呢個現存嘅蘇聯國度-「德河沿岸」。當時想去嘅原因係發覺摩爾多瓦根本無咩好行,筆者都係夜晚喺Hostel用手機上網先知有呢個地方存在。當時喺首都基施紐中央市場隔離個巴士站搵咗半個鐘先上到呢架開去「德河沿岸」首府提拉斯堡嘅蘇聯式大巴。 喺度要提提大家,巴士上面係冇冷氣同風扇。當時筆者係8月去,烈日當空,喺巴士入面係焗到大脾出曬汗,巴士全程都只係靠行駛嘅速度去引啲風入嚟車廂,可謂十分「環保」。當筆者上咗呢架蘇聯式大巴個零鐘頭之後,架巴士就會嚟到「德河沿岸」邊境。呢個時侯你會見到幾道鐵絲網同埋裝甲車,但其實仲未到首府提拉斯堡(英文:Tiraspol;俄文:Тирасполь),巴士會喺前面一個類似收費站嘅物體面前停低。 呢個時侯司機會講一大堆俄文,意思係叫外國人落車(筆者心諗有幾多外人識聽俄文?),行去收費站隔離個屋仔,入面係一個入境檢查站。個IO根本唔識英文,我就係用好簡單嘅俄文話один(1)再搭一大堆да,да,да,да!(係呀!係呀!係呀!),跟住個IO反埋白眼唔知我講咩就SCAN我本PASSPORT再連埋張入境紙畀返我。 大巴喺進入「德河沿岸」之後,會先停一個叫做BENDER嘅城市,之後先再會開到終點站-首府提拉斯堡嘅火車站前面。 -當地貨幣只限收藏一但離境一文不值 筆者喺到埗之後第一件事,係走到火車站前面嘅找換店去換當地德涅斯特盧布。佢同蘇聯時期嘅貨幣制度同埋圖案設計非常相似,你都會見到有鐮刀呢類「共產嘢」作為主要設計。而呢款盧布一離開「德河沿岸」就即刻變成廢紙,全世界無一間找換店會同你換呢個外幣。所以,呢款盧布喺我哋呢啲遊客眼中只係一種收藏品。 或者有人會問筆者「點解臺幣又唔見咁嘅?」筆者只想講「德河沿岸」問題嘅背景同複雜性,遠比臺灣複雜得多。臺灣至少無喺國際上面完全畀人孤立,原因之一係背後有《美臺關係法》撐腰,加埋良好嘅國際形象,令佢可以一路生存落去。相反,「德河沿岸」嘅背後係俄羅斯,受到嘅待遇自然唔同。而且,前者至少仲有17個聯合國成員國承認,後者係一個都無。 – 蘇聯風格隨處可見陀地友善中情烈烈 蘇聯解體之後,大家知道部份前蘇聯國家都使用咗西歐國家體制,而「德河沿岸」係唯一仍然保留蘇聯嘅鐮刀同錘仔國旗,就連軍隊體制同製服都沿用住蘇聯軍隊。呢點係任何前蘇聯國家都力不能及,甚至連俄羅斯自己都已經放棄咗呢點。雖然我哋由地理位置上面睇,呢嚿狹長嘅「德河沿岸」喺地球入面只係「丁屎咁大」,但呢度絕對係蘇聯解體之後保留到蘇聯痕跡最多嘅國家。 蘇聯解體嘅時侯,筆者仲未出世。所以對於蘇聯都只可以喺歷史書、紀錄片度感受。正如上掣所講,「德河沿岸」喺被外界形容為一個世上碩果僅存嘅蘇聯,自然吸引到筆者呢類「小朋友」慕名而來感受一下咩叫蘇聯。 但老實講,首都提拉斯堡真係冇咩好行,甚至對好多人嚟講係悶到抽筋。但筆者認為提拉斯堡一堆蘇聯式建築已經令我睇到流曬口水。而且,你唔會遇到喺遊客區嗰啲搵你笨嘅情況,喺呢度你鐘意行去邊就行去邊,基本上冇人煩你。另外,筆者係一個專崇地緣政治嘅人,嚟到呢度實地走一轉亦都令到筆者可以更加明白目前東歐嘅局勢背後嘅歷史同埋「德河沿岸」喺呢一個區域嘅重要性。 有人會問筆者,點解「德河沿岸」長年唔被外界承認,但一路都唔被人搞? 好簡單,因為筆者發現呢度掌握住摩爾多瓦嘅命脈-電力。由於上世紀「德河沿岸」係蘇聯航天業嘅重要基地,當時幫蘇聯喺西南部嘅航天業提供電力能源供應,導致超過8成嘅摩爾多瓦電力設備都放咗喺「德河沿岸」。而今日,只要摩爾多瓦唔聽話,我就停你電。呢個同俄佬面對歐盟制裁嘅應對做法同出一轍-天然氣。 另外,呢度嘅人基本上都係「外國勢力」,由於「德河沿岸」護照唔受國際承認,所以每個國民都會有雙重、三重、甚至四重國籍。例如,歐盟、烏克蘭、俄羅斯、白羅斯、以色列、摩爾多瓦等…….所以筆者覺得香港真係「小兒科」。 最後,可能有人會擔心呢啲國家無王管。其實喺近年,「德河沿岸」為咗建立自身形象,已經比以往清廉好多,唔會再有官員喺你出入境問你拎錢。而當地人其實都好非常友善,雖然講俄文,但啲格絕對唔係俄羅斯人。所以,絕對可以放心去嗰度行下。仲有,記得買支白蘭地,又平又好飲。   •當地旅遊資訊 簽證:任何摩爾多瓦免簽國家都可免簽證進入;若持有摩爾多瓦有效簽證亦可以用呢個簽證入境 交通:由摩爾多瓦首都基施紐坐巴士或者火車 語言:俄羅斯文同羅馬尼亞文都會通用   •參考資料: “State”, pp. 512–3 in  Penguin Dictionary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Evans, Graham & Newnham, Jeffrey. 1998. ( ISBN 0-14-051397-3 ). London: Penguin Books Ltd. (文章純屬筆者意見,唔代表癲狗日報立場。) 全民俾LIKE 人人「些牙」!...

Read More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