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Category: 癲狗科學園 陳志宏博士

海浪與弱波石

日前返外地返港,飛機降落前終於可親眼望見在傳媒吵得沸沸揚揚的港珠澳大橋人工島。對於那些建築物如何與構想圖有異、環島弱波石分佈如何崩角,石堆有否隨海波散落,我不屬工程專業也就費事多口,但我倒可以講講海浪的威力。 珠江口的海浪,與人工島周圍鋪上的五噸弱波石,兩者互撼,邊個會贏?我就非常粗疏的同大家計計數。在網上不難找到海浪能量密度的公式,於深水及淺水的公式會有所不同,但共通的是,無論深水淺水,海浪的能量密度都與浪高的平方成正比,即是浪高兩倍,能量密度則高四倍;浪高四倍,能量密度則高十六倍。所以別小看那些看來只高出少少的浪,它捲走人的能力可不是只高出少少。 假設珠江口平時的浪高只在一米以內,那每一個周期為三四秒的海浪,於每平方米切面就可蘊藏約一千瓦的功率。維港內的浪高相近,所以現時在尖東海傍建造的海浪發電機,去產生幾百「火」電去點着十支八支LED街燈,已綽綽有餘。甚至有人計算過,香港若用上一平方公里海面來採集海浪能量的話,可供應兩成香港電力需要,當然這只是粗略估算,要實行的話還要看發電機組的技術成熟程度,及隨之而來的保養維修問題。 扯遠了,講返一個浪對一個五噸弱波石,會帶來多少影響?最天真的情況,假設一個平日的大浪帶來兩千瓦的功率撲向弱波石,將之由底炒起,有一半海浪能量被用作托起大石的話,成件石頭被炒起一兩厘米也是可能。若是遇着2017年8月颱風天鴿吹襲,其海浪能量以數倍提升,一大堆沒有互相扣住的弱波石,每件都以數厘米的尺度晃動的話,部份倒塌也不是沒可能。...

Read More

癲狗科學園

臉書不知有心或是無意讓5000萬客戶資料流入數據分析公司手中,而那公司卻是曾經在美國大選以數據分析翻雲覆雨,讓數據科學道德課又添一案例。 英美國會都準備叫臉書老闆去照肺,香港大眾似乎多抱塘邊鶴心態。但大家有否想過,你也曾雙手奉上你的個人資料,來供養過不只是臉書的一堆網路怪獸? 老老實實,我不能保證自己沒中過招,但至少我努力嘗試減少被臉書的人工智能了解。我一律拒絕玩臉書的附加遊戲,那些甚麼「運程大測試」、「你前世是甚麼」、「你是紅樓夢甚麼人物」、「最似那個明星」更是寧死不碰,任何需要用我臉書帳戶登入才連得上的東西都一律拒絕。但是我Like過了甚麼,Share過甚麼,就無可避免被統計了。 說是被統計,這不夠準確。如果你了解大數據背後的人工智能深度學習那把戲,我會說:其實我們都在臉書這大魚缸內被研究,被模仿,被學習。 每一個反映你喜好的動作,都會牽動深度學習程式內的某某參數,讓它下次再將你最喜歡的資訊推到面前,有點像袁世凱天天看自家制作的《順天時報》。它還會很客氣的問你:告訴我為甚麼這不適合你?讓我們日後做得更好。 最近臉書程式更不轉彎抹角了,直接開一欄,問題一個接一個的問你的喜好,我見到就火滾:你係我邊個我做乜要俾你研究? 當然,臉書只是一個很狹隘的例子,相信大家早已見識過更恐怖的大數據人工智能怪獸,那些怪獸越是了解就越不敢用,恐怖的是不少人讚那些怪獸夠先進。...

Read More

香港科學的最後幻想

少年時代的回憶《癲狗日報》網上復刊,可喜可賀!晌香港呢個時勢,連照顧衣食住行都下下要「在艱彌厲、戰鬥到底」,咁對在香港做科學的人來講又唔難適應,因為香港科學發展向來都徘徊於山窮水盡的邊緣。 係,係有人話掟五百億出黎搞創科,晌現有環境下你估又會搞到啲乜?都唔識講。但我呢啲書呆子,總仍會對香港科學有FF﹝即最後之幻想﹞,如果下列看似瘋癲的想法,在香港都搞得成咁就好喇: 例如,計畫緊嗰個海水化淡廠再起多幾個起大啲,唔止係起個淨水機俾自己用咁簡單,而係出力發展石墨烯逆滲透薄膜研究,長遠而言需要請唔少材料科學家,研究成果又令全人類受益,自己又賺錢。 又例如,麻省理工已預示十五年後民用核聚變技術就會面世。香港臨海,石鼓州就不如用來預留研究及引進核聚變發電廠,十五年後若真係有得用,今日訓練第一批人才,到時就啱用。嗰啲污糟邋遢嘅傳統核電,留俾其他地區自用算啦。 再例如,向大帽山底挖隧道,興建世界級低本底輻射實驗室,唔止令全世界中微子天文學家開心,也直接為提煉超高純度的材料提供實驗場。係,挖個窿係好貴,但你高鐵咁蝕本都做啦。 再再例如,香港咁多東南風資源就認真搞下風力發電啦,來來去去就得南丫島一件小朋友玩具,人地德國說黎用風電取締傳統核電喇。...

Read More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