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Category: 天藍下的麻甩

錢建榮:唐代的性經和唐人的行房技巧

唐人的世界裡有兩部談性的經典,一部是”玉房秘訣”,一部是”玉房指要”。前者是一部談論男女性生活的奧秘和訣竅的書。作者是張鼎。由於原著已佚失,現在我們只好在日本人丹波康賴在其著作<<醫心方>>所引錄的內容,轉引過來,與大家分享。 作者認為行房時的前奏是十分重要,因此這是協調雙方達到性高潮的重要步驟。作者認為女子在性交前要安定情志,專心致志。這種方式明顯地想把女方的性慾自我控制。作者認為男子的陽具勃起需時,所以女方應輕撫男方的陰部,使其精氣充滿,可是,女方切勿苛索太急,以免男子早瀉而傷及身體。當時人認為男子陽具不應太快外瀉。究竟什麼是最好的時機,就是女性的陰液流出時,與男子的陽具交合,即在潤滑的情況下,男女交合是最好的。若果交合時間不配合,陰液早竭,交合時,正氣虛耗,就很容易感受到風寒等疾病。而且交合時候,男女的精神狀況都應該處於寬容。 唐代社會,妓文化十分流行,科舉士子、朝野官員狎妓的風氣甚盛,因此唐朝婦女對男子的信心都打了折。大家行房時,不期然想起對方的風流韻事,便產生了嫉妒心理,唐代的專家認為帶著嫉妒煩悶的心情行房,會憔悴暴老,這不是最好的結果。<<秘訣>>認為,女子若能使二氣和合,則受孕養胎較為順利,即使不成胎孕,也會使男人的精液成為自己的滋補品,讓它流入百脈,以陽補陰,百病消除,顏色悅澤,肌膚變美麗,延年不老,常如少童。就算從現今醫學角度來看,適當的性生活有助於促進血液循環。 此外,交合的強度和深度都要適當。性交時過份深入則會傷害健康。<<秘訣>>提出了”九淺一深”的交接方法,作者認為陰莖主要當在陰道淺部摩擦,不宜過於深入。因為作者認為陰道淺部是性刺激的敏感區,多摩擦則易生快感和達到性高潮;至於過於深刺則無益有害。<<秘訣>>特別指出如果深入超過七寸(中國尺)—昆石,便會產生疾病。 同時,作者指出兩性交合宜注意時間,醉酒和飽食後不宜有性交;疲勞和情緒不穩定下也不宜。...

Read More

錢建榮:淺談中國古代的性愛女神—玄女

人類十分重視繁衍後代,主宰男女交合之神常成為先民祈求的對象,而族群內亦以女性的性徵或生殖器官為崇拜的對象。 中國古代社會是由母系社會發展起來。女性便是先民心裡的神明。而道教世界,玄女是一個十分重要的女神。玄女亦稱九天玄女。根據袁珂的<<中國神話史>>轉引玄女曾說自已是王母所遣的使者,自稱為九天玄女。在文獻上,玄女與玄牝等詞經常聯用,綜合<<康熙字典>>及<<易經>>的解釋,玄女是指天上的女神,牝指門,指口。即天上女神的口,這口與生殖相關的,乃當然是女性的陰戶。 玄女成為女神,始自漢代的玄女經。這本書原已失佚,中國學者從日本人的醫書中把原文轉載回來。1973年馬王堆漢墓裡的藏書,就有<<合陰陽>>提及”入玄門,御交筋,上 精神,乃能久視而與天地牟存。交筋者,玄門中交脈也。” 最早記載玄女的房中術的事跡乃見於托名劉向成書的東漢<<列仙傳>>。書中記載了下面的故事。 有一名在市集賣酒的女子,遇上仙人去那家喝酒,喝完沒有付錢,便以五卷<<素書>>為押質。仙人走後,那名女子好奇,揭看素經看看,原來是養生男女性交接的方法。那名女子依照其法,與若干名年青伙子打得火熱。如此三十年,她的容顏宛如二十歲。有一天仙人重臨,她便離家跟仙人一起走,再無人見過她。她曾說,玄素之術的精要,就是取自我們的生活,彭祖和老子得之,寫成五卷經書,小女子從仙人手中,得其精要,便能成仙。 由此可見,房中術乃成仙術,是道教之術。其後,張道陵為人治病,亦有借鏡於玄素之術。 更重要是玄女的性愛理論要與黃帝拉上關係。<<玄女經>>記載了黃帝向玄女求教男女交合陰陽之術,玄女說,天地之間,陰陽交合才能動,陽得陰而化,陰得陽而通。一陽一陰,互相依存而行,所以男性感到堅硬強勁,女性則一邊動,一邊張開陰戶,兩者交合,陰陽之氣的精華交接,陰液與精液混和,男女之歡才達成如魚得水的境界。黃帝得知其道,能令心情歡愉,身體健康,延年益壽。 九天玄女教彭祖和老子房中術,確認了她的性愛女神的地位。而以女神作為性觀念的標誌,足以見到母系社會遺留的痕跡。...

Read More

錢建榮:淺談漢代的性經

中國古代的性事與道教有很密切的關係。而古代的道教又是一個很複雜的概念。傳統上,道教是源自老子道德經。不過,近人多從道教本質的發展來看,道教則是多階段性的宗教,包括原始道教、士族型的道教及哲理化後的道教。本文只言原始道教。 原始道教孕育於戰國後期,形成於秦漢。秦滅六國,統一天下,秦始皇從燕齊地區帶了兩類人回咸陽。第一類是燕齊兩國的妃子;第二類就是方士。秦亡漢興,漢武帝也深好長生不死之術。於是漢代的方士、仙道和房中術三者結合,中國古代的性觀念便存在於神話世界裡。傳說中的軒轅黃帝、彭祖、玄素二女等成為了漢代性經專家。當時的房中術共有八家,分別是容成陰道、務成陰道、堯舜陰道、湯盤庚陰道、天老雜子、天一陰道、黃帝三五養陽方、三家內房養子方。不過,那都是帝王宮中之術。 到了東漢,原始道教走入民間。張衡道長便有<<同聲歌>>在民間流傳,內容是”衣解金粉卿,列圖陳枕張,素女為我師,儀態盈萬方,眾夫所希見,天老教軒黃。”即以當時一位房中女神素女為導師,解開衣服,以春宮圖教導眾人行房,房中術也是帝王之術,素女儀態萬千,聽眾如痴如醉。 其後,東漢末年,方士魏伯陽作<<周易參同契>>,內容亦寫及男女交合之事:”觀夫雌雄交溝之時,剛柔相結而不可解,得其節符,非工巧以制御之”。其內容包括: 1. 男女交媾,玉莖插入的深度宜淺,所謂”九淺一深”,男子插入宜淺,不宜深,太深會傷及元氣。 2. 交合之式主張男上女下。 3. 男動外施,女靜內藏,溢度過節,為女所拘。(即是男女交媾,切勿過濫,會損健康。 同時,太平道的<<太平清領書>>言房中術乃興國廣術。張陵創<<五斗米道>>,教義之一,就是教民行房。由此可見,當時的房中術是方士及道長們傳揚宗教的主要方式。而民眾行房的目的,就是希望交給陰陽之氣,得道成仙。 在公元前後中國人的性觀念充滿神仙色彩,這可見原始道教的本質是偏向關注民眾的生活,與老子的道德經之距離比較遠。...

Read More

錢建榮:淺談漢代之玄素之道

漢代眾多性經中,以玄女經和素女經影響最深。玄女和素女都是當時流行神仙世界中的房中女神。(原文已失伕,現存的文字乃前人從日本的漢方醫書,<<醫心方>>中,把原文片語,輯錄成書,所以兩書併合。)其性愛之道如下: 第一,性愛之道要以養生之道為基礎。如男子要行房,必與讓其玉莖充滿四氣,即和氣、肌氣、骨氣和神氣,四氣集中,才能保証不受傷損。玄女不鼓勵激於衝動而行房,因為時間過短,四氣沒法及至,勉強而行,玉莖難於固精。所謂固精就是不瀉。她們認為做愛不瀉才能固本,有益健康。 第二、男女交合要以補氣活氣為原則。玄女經提及男女交合的姿勢,要仿傚動物交給的方式,前後有”九法” 。後來素女經又增至”八益七損”共十五種交合的姿勢。簡而言之,就是男子插入陰戶的深度不可超過一吋,因為那裡是女子感覺最好的區域。 第三、男子行房,宜貴精為原則。素女經說,”御女當如朽索御奔馬,如臨深坑。下有刃,恐墜其中,若能愛精,命亦不窮。” 言下之意,男子行房,每每都有傷及元氣的機會。例如,女方苛索如奔馬,男子能固精不瀉的機會很少,完事後再行,男子理亦應付如初,這樣男子必虛耗精氣,如墜深坑,難以回復。所以男子行房,必須選擇而行。 第四、男女交媾要配合天人合一的思想。玄女經表示,男女交合要配合陰陽四時,因為人如天,要陰陽一起互動才能產生效果,即”二氣交精,流液相通”。而且效法陰陽之動,可以透過運氣,讓玉莖在女方陰戶不需動,而導引了女方運氣,即可保持不瀉,也可汲取女方之氣,達到採陰的目的。 第五、男女行事,男方要得”食陰之術”,並以男子為主動。素女經提出男方要與女方接吻,吮女舌,並徐徐進入,進入後,女方要閉口,感受男方之氣,而玉莖再深入一點,男方當在女子口中深吸一氣,以補元氣。 當然,上述只是片言隻語。不過,管中窺豹,漢代性經,主張性愛之事要在平和,互動的環境進行,忌強暴及激情。時人的性愛觀念實具有時代特色。...

Read More

錢建榮:淺談唐代女性的性觀念

唐代女性是中國歷代的性觀念最自主的時代。那個時代受到許多民族、文化和宗教的思潮影響,中亞民族往東來,與已遷入黃河流域的各民族發生衝突和交往。北朝及隋唐的女性對性的觀念比較自由。 最常為人談到的就是唐女性的身材,唐代美女大多健壯豐碩,臉圓而豐腴,乳房高聳而突出,腰細而臀肥。盛唐時期流行一種服飾,上著短襦,披披帛,下著長裙,而領口流行起袒領,最初多為宮廷嬪妃,歌舞伎者所服。其後,流行後達官貴婦所歡迎。唐詩也有證:「長留白雪在胸前」,「粉胸半掩疑晴雪」等句子。這顯出北方民族的豪邁與奔放的文化特色,突出女性的性徵來帶動男性在大漠馳騁的氣魄。 由於在大漠上放牧,每個人都有工作,女性都很重要,所以女子的性自由度很大,影響所及。在宮中,后妃與外臣交往絕不避嫌。例如,韋后與武三思同坐御床共玩雙陸,中宗也不介意。(雙陸棋,又稱百家樂棋,相傳是古印度傳入,在北朝、隋唐十分流行的,是一類供兩人對弈的版圖遊戲,棋子的移動以擲骰子的點數决定,首位把所有棋子移離棋盤的玩者可獲得勝利。)而深得唐玄宗寵愛的姜皓,被召入宮中,與后妃「連榻」(關係親密),經常一起玩擊球和斗雞,以致宮中人都親暱地稱他為姜七。 唐代女子婚外情的事情亦經常發生。例如《舊唐書。李林甫傳》記載,武三思的女兒嫁給裴光庭,又與李林甫有私情。又高官繼室與前妻的兒子有染的事也多,例如高宗朝,許敬宗繼室與許昂私通。而男方戴了綠帽子還不介意。例如,楊國忠出使江浙回家後,其妻已生子,自稱是與楊國忠夢交所致。國忠也不以為恥。 當然,唐代女子的貞操觀念十分薄弱。高宗之武則天,乃太宗之妃子;玄宗時的楊貴妃,乃其子壽王瑁之妻子,上行下效。時人不以為然,可見唐朝的胡風甚盛。...

Read More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