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Category: 癲狗編輯室

梁錦祥:中國或與美簽署比中興更喪權辱國的經濟協議

政治有時很吊詭,當一個國家愈高喊「大國崛起」、「民族復興」之時,它暗地裡就有更多喪權辱國的行為。執筆之際,傳來路透社的獨家報道,美國貿易談判團在美中貿易談判中提出條件,要求日後對中方是否切實執行協議進行「定期檢測」。不願具名的中國消息來源承認,「這看來是(中國的)屈辱。但(美中)雙方或可找出一個保存北京面子的下台階」。去年中興通訊因違反美國對伊朗貿易禁運而遭制裁,及後中興為了可以繼續輸入美製晶片,不致令公司停產,與美國政府簽署了被指「喪權辱國」,容許美國前聯邦檢察官霍華德進入中興管理層,監察其是否執行禁運的條款。美方消息來源又向路透社表示,即使美中達成貿易協議,也不代表華府會放棄隨時對華實施懲罰性關税的威脅。 「聽其言,觀其行」,這是以往中國外交人員常掛在嘴邊的話。英文或許沒有一句對等的IDIOM,但美國談判團已掌握到這句中文的精髓。説得白一點,基於中國的TRACK RECORD,美國佬不相信中國簽了協議就會履行承諾,只會一路拖。鬼佬畀你呃得多,唔再做老襯。今次醒好多,你一有乜依郁,即刻反枱。路透社的報道又指,中方談判團不太熱衷這個「定期檢測」的建議,而美方尚未提出具體細節,例如如何檢測,隔多長時間作一次評估等等,但這樣「辣」的條件沒有令談判拉倒,中方仍堅持繼續談判。 這從側面顯示在貿易戰中,中國經濟目前的處境。新華社報道,習近平昨日(一月二十一日)早上在中央黨校專題研討班開班儀式上説,要提高防控能力,著力防範化解重大風險,保持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社會大局穩定。同日,中國官方公布經濟數據,去年中國經濟增長為百分之六點六,是九零年以來最低;去年最後一季經濟增幅較前年同期只増加百分之六點四,是二零零八年金融危機以來最差的。外國傳媒及學界甚至懷疑,連以上的疲弱數據也沒有反映中國經濟的真實一面。簡言之,中國可能正面臨一次經濟蕭條。得勢不饒人,美國佬焉有在貿易談判中不提出「加辣」條款之理。這亦與特朗普之前在推特暗示的談判策略脗合。至於北京,則是以拖延策略對應,用時間換取空間。 對於中國經濟前景,有部分評論員看得甚為悲觀。彭博通訊社駐北京記者舒曼日前(一月十七日)一篇評論文章的標題是:「忘記貿易戰,中國已在危機中」。美中貿易戰只是加速暴露中國經濟問題,而非中國經濟危機的根本原因。舒曼預測,即使美中達成協議,中國經濟有起色,也只會是短暫的,因為習近平無意進行金融改革。 舒曼承認,之前推算中國會出現類似次按風暴(即「支爆」)這個想法需要調整:由於官方的強力控制及注入資金,中國經濟可保於一時,但習近平沒有拆彈,只是將債務危機這個計時炸彈推遲。他估計,中國的隱藏債務可能高達六兆美元,屬於鐡達尼級的國家級債務危機。造成這個局面的其中一個基本原因是政治性的:北京不斷將資金注入沒有效益的國營企業,以確保共產黨對經濟活動的全面控制。即使如此,中國資金流失到海外依然嚴重。 舒曼形容,這是一場「有中國特色的經濟危機」。...

Read More

梁錦祥:香港大學學生會染紅

香港大學管理層染紅多時,香港大學的學生會還可以撐多久,不受汚染?港大《學苑》一月二十日刋出今屆港大學生會候選幹事會內閣「蒼傲」(俗稱「莊」)接受訪問時,就有關當前香港重大政治議題申述立場的內容。觀其政見,與四年多前港大學生會出版的《香港民族論》,無論在立場或深度上,可謂天壤之別。特別是看到候選學生會會長鄭鎮熙的低水平政治論述,令人懷疑,北京的黑手已伸向港大學生會。 因旺角事件,現時在監獄服刑的梁天琦是港大舊生。當《學苑》問鄭鎮熙對政治犯的看法是,盡管沒有提到梁天琦,但實際上已觸及梁天琦的控罪性質。鄭的答覆如下:「無論是因為抗爭又好、還是因為違法的行為都好,如果抗爭中有違法的話,那麼無論你用不用這個名義,其實你都是違法。所以我贊同一個人違法的話,無論你的目的是多麼卑劣,抑或多麽高尚,都應該得到法律的公平審判。至於政治犯這個用語,其實很多意義,如果你作為一個犯人,他堅持自己無罪的,但是因為法律的審判而判他有罪,那麼外界就可以用政治犯來標籤他,所以其實很看到底這個法律的審訊是否公平或證據是否確鑿。所以我認為在一個公平的法律環境底下,有一個明文的法律條文以及公平的審訊環境底下被處以違反法律的人士,其實並不可以用政治犯這個用語來形容他們」。 整段説話都是抽空,沒有觸及現實政治,但無論問和答的都是以梁天琦為背景的。很可惜,這個鄭同學的政治理論水平太低,連「公民抗命」、「違法達義」這些概念也未用理據反駁。再者,「政治犯」並非如他説的有「很多意義」;凡是因反對政治打壓而遭檢控定罪的就是政治犯,而與他堅持自己有罪或無罪關係不大。至於認為,有了明文法律和公平審訊便沒有政治犯,更是全無政治及歷史常識。印度獨立運動之父甘地在英治印度也觸犯明文法律(罷交鹽税),也獲得公平審訊(英國普通法)。難道他入獄,歷史學家(包括中國的)敢説不是政治犯?這是因為法律明文與否,審訊公正與否,在這類歷史事件中並非重點,重點是甘地這些政治犯挑戰了整個政權及政治制度的合法性。 至於答國歌法及二十三條立法,此人更是頻頻露出馬腳。最好笑的是,問他二十三條,他答的是網絡二十三條,而且還侃侃而談「網絡欺凌」,簡直是「九唔搭八」。《學苑》記者沒有「引導」他回正題,原文照出,大概是讓自己出醜吧。另外,他和其他候選內閣成員也答到香港前途及港獨等問題,也是類似中聯辦提供的MODEL ANSWERS,當然是現實主義作為包裝,毋須在這裹複述。 個人認為,反而這個現實主義的包裝正是他們這班紅底學生的穿崩位。一個十多二十歲的熱血青年,念念不忘的應是理想和浪漫;少年老成,一開口就是現實和理性,怎會去花時間選學生會那麼無聊,除非有著數。當然,現實點看,港大和其他高等學府學生會失陷是遲早的事,但這代表香港學生已被成功洗腦嗎?肯定不是,他們只是把反抗意識埋得更深,待爆發時力度更強而已。...

Read More

梁錦祥:行刑外交

加拿大毒販謝倫伯格較早前因販運二百五十五公斤冰毒,被遼寧大連市中級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此人不知道自己「在錯誤的時間,錯誤的地方,做了錯誤的事情」。如果孟晚舟不是在温哥華機場,而是在其他地方轉機,即使被捕遭遞解美國受審,謝倫伯格或許在中國服刑一段時間後,便遣返加國。不過,此人「當黑」,遇到孟晚舟案,加國成為美中貿易戰磨心,他更成為磨心中的磨心,周一(一月十四日)遭有關部門「上訴」重審一審判處死刑,沒收所有個人財產。兩個本無任何關係的事情及人物,就因為一點偶然性糾纏在一起,這是生命的荒謬。更離奇的是,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回應謝倫伯格死刑判决時將事件上升到現代史層次,「中國自一八四零年之後飽受毒品危害,不容任何國家毒販危害中國人」。一個普通加拿大人聽了華春瑩這番話肯定「搲哂頭」,不明所指。 一八四零的鴉片戰爭,於我們而言是常識,但對於北美(包括美國及加拿大)普通公民是偏門歷史知識。十九世紀中葉,以怡和為首的英國商人(也有少數美商如旗昌洋行)向大清帝國輸入鴉片,淸政府大量流失白銀,林則徐等「禁煙派」取得道光支持,南下廣州禁煙,與英商發生衝突,後者游説英政府一輪,英國首相及國會最後决定出兵,打開對這個帝國的鴉片及其它貨品的貿易大門。這段歷史我們單憑記憶也可娓娓道出,但加拿大人即使翻查維基百科,知道前因後果後,也會問:冤有頭,債有主,要算賬就處决英國毒販;况且,這是百多年前的事,難道加拿大也要和美國算一八一二年那場戰爭的賬嗎?第三,加拿大是依法拘留孟晚舟,她也得到加國法制所賦予的人權及辯護權利,為何加國無辜成為美中貿易戰磨心。要洩憤報復,何不拘捕美國人? 像美加這些建國日子尚短的國家,總不會明白中文「自古以來」這個四個字在中國人心目中的巨大政治威力。任何只要涉及中國歷史,特別是近代中國屈辱的歷史,中國人永遠站在政府那一邊。鴉片戰爭,南京大屠殺…一説就靈。歷史是中國外交最有力的武器,盡管老外完全不明所以。聽説,連「罪魁禍首」的英國,其公民對第一次及第二次鴉片戰爭的歷史都極其陌生。 有人會問,中國先有人質外交,再有行刑外交,加拿大何不作對等回應,拿幾個中國遊客,甚至中國新移民開刀,作為籌碼與中國談判?不用説,對著中國以上完全起不到作用。首先,人命在中國並不關天。對於共產政權,人的價值只及於政治及外交上的籌碼;第二,即使渥太華當局有此意圖,法律上也不可行,因為加拿大沒有死刑。這是任何講人權政府對著流氓政權「蝕章」之處。 現任加拿大總理杜魯多,其父親在一九七三年訪華,與周恩來言談甚歡。這個美好的回憶令其兒子對今日中國也有一個浪漫的憧憬。看來在中國行刑外交現身後,這個入世未深的加拿大政客才如夢初醒,逐漸看清楚共產政權的本質。至於能否亡羊補牢,倒要看他醒覺的速度有多快。...

Read More

黑警用行動證明:香港真係連扑嘢都冇房,要用安全屋偸食

話説二零一六年立法會選舉後,當時新當選的候任九龍西議員游蕙禎被問及「港中矛盾」及「移民審批權」時爆了一句:「就算我地依家想去扑嘢,都揾唔到房啦」。游小姐語出驚人,被指用詞粗鄙不文,輿論嘩然。不過,歷史證明她有先見之明,因為到了二零一九年,連特區公安高層也受「冇房扑嘢」之累,公器私用,將位於紅磡鶴園街恆豐工廈一個用公帑租用的「安全屋」,更改用途為與有夫之婦通姦用的「炮房」。然而東窗事發,姦情遭被送綠帽的丈夫出動私家偵探査出,並拍下片段,成為新聞頭條。很諷刺,特首林鄭月娥上周六(一月十二日)出席香港警隊成立一百七十五周年典禮時還説:「(香港)警隊的文明尊業…是她對外推廣的金名片」。套用時下一句粗鄙語:若她真的以為特區公安是「金名片」,可以對外推廣,她必然「柒出國際」。近幾年,特區公安無論在休班、當值時所犯下的罪行,如強姦、偷竊、貪污等數量之廣,種類之多,堪列世界紀錄大全。 案中男主角為馮姓警司,隸屬警務處刑事及保安處保安部。該部門素來充滿神秘感,皆因其職務範圍如保護政要、反恐、統籌保安工作較為敏感。事有湊巧,數周前,該處現任處長李志恆在日本北海道小樽自駕遊時,與曾志偉座駕對頭相撞,現仍在日本留醫。這位馮警司部署頗見心思,以公帑租用鶴園街工廈單位作為「SAFE HOUSE」,但丟空數月,自己則留下鎖匙,下屬無從過問。他選擇之地址正就近公務員情婦任職建築署大樓,方便「約炮」,兼且慳番「爆房」錢。既安全,又節省成本,有此人材,實為特區公安之福。 這次事件暴露出一個較嚴重的問題是,SAFE HOUSE其實不太安全。案中女主角可能曾自出自入有關單位,相信她知悉SAFE HOUSE大門密碼。若此事未遭揭發,又遇著有受保護證人入住,發展出來的情節或堪與荷李活驚慄電影比擬(個人推薦由波蘭斯基擔任導演)。現在連我們也知道,工廈可用作安全屋,看來活化工廈確為當務之急。 嚴肅點看,一個重要部門的主管可以如此「以權謀私」,「公器私用」,這個部門的管理水平及士氣可思過半。見微知著,整個警隊的質素如何,公衆可從休班及當值的警員犯罪被檢控數字推算。而且這些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因為被告上法庭的大部分是「散仔」,至於有多少高層犯事獲包庇,真是天曉得(有人懷疑,今次安全屋變炮房事件如非傳媒揭發,圖文並茂,警方高層或許息事寧人)。 猶記得九七之前,皇家香港警察號稱ASIA’S FINEST。沒有「皇氣」照住,香港警察驟變特區公安。現時特區公安正逐漸回歸六十年代,未有廉政公署時之警隊狀態。這是香港客觀形勢使然。梁振英、林鄭月娥打殘廉署,一手摧毀港督麥理浩建立之基業。再者,北京在港實行高壓統治,警隊負上政治任務,打壓市民。二零一四年旺角雨傘運動期間,我親眼目睹警黑合作,鎮壓示威者。「黑警」一詞遂成現實寫照。論功行賞,特區公安「鎮暴有功」,貪污腐敗又何妨。香港警察之全面墮落始於它成為政治打手之日。...

Read More

梁錦祥:保祐羅致光生CANCER愛滋唔死得瞓病牀到百二歲

「神仙放屁,不同凡響」。IQ爆棚嘅人講嘢係零舍有水平嘅,好似號稱IQ160嘅勞福局局長羅致光昨日(一月十四日)接受電台訪問時,説了一句:「何謂長者嘅定義,遲早都要改。當大家都一百二十歲時,六十歲啱啱係中年嘅中間」,又令網民瘋狂洗版,港人對「常識」的定義又有一番新理解。本欄上周曾調侃,若政府改變「貧窮」一詞定義,貧窮問題瞬間解決,想不到竟然有特區政府高官、前港大社工系教授、前民主黨「大腦」和應。面對我們這個城市獨有的黑色幽默,我們這些小市民除了預祝林鄭月娥、張建宗、羅致光等狗官生CANCER、愛滋病、長年臥病在牀,生不如死之外,暫時還有甚麼可做? 事情本來不應如此發展。如果不是林鄭月娥的傲慢,這條藥引在建制派護航下是點不著的。她上周二(一月八日)回應記者問及提高長者綜援門檻時的一句「風涼話」:「我都過六十歲,我都每日做十多小時」,本已「犯衆憎」;至上周四(一月十日)在立法會答問大會上,回應議員提問時又「醒多一句」:「我不知大家(指議員)記不記得,這個六十歲增至六十五歲的政策,當初是各位批准的」,火上添油,連建制派議員也「辣著」。我們當然要強烈譴責立法會議員(包括建制及所謂「泛民」)疏於職守,沒有細心閲讀去年財政預算案,但亦要同時問,為何林鄭月娥從言辭、嘴臉、小動作都滲透一種「權力的傲慢」?連口舌之爭都要「撑到行」,贏到盡?原因不外乎她自覺得到習總的全盤信任,所有本地勢力都不放在眼內。君不見,她現時出席重要場合,例必有中聯辦主任王志民陪伴在側。如果她自覺有阻礙她連任的對手,態度會否有些少收歛?她用甚麼方法得到習總的信任,例如比其他人更擅於出賣港人的利益給北京?這倒是值得問的問題。 上有好者,下必甚焉。特首如此,號稱「神童」的勞福局長又焉會「示弱」,玩一下「定義」遊戲才符合羅致光這位前港大社工系教授的「學術背景」。事到如今,和林鄭月娥和羅致光這些人渣狗官作所謂「理性辯論」,期望所謂「官民溝通」已是多餘。我們要分析的是,長者綜援門檻提高對特區政府的財政幫助不大,為何在強烈反彈的民意面前寸步不讓?原因之一是要預留給愈來愈多的大小豆腐渣白象工程。 更重要的是,面對民意毫不退讓,更多作語言上的挑釁,不斷創造更多荒謬情境,配合洗腦工程,國歌法及二十三條等高壓措施,才能令港人「習慣」這種權力的傲慢。這是北京有意在香港培植的管治文化,用意在於瓦解所有激烈的反抗意志,久而久之,奴性價值觀內在化,中國殖民香港的政治工程便告完成。 事情的發展真的會如此「完美」?當然,立法會比橡皮圖章更不堪,建制議員固然不能有任何寄望,所謂「泛民」議員的表現更慘不忍睹,近期以公民黨黨魁楊岳橋「甩轆」事件至為經典,而整個「泛民」陣營為其護短,默不作聲,實際是將本身僅餘的政治資產與楊岳橋一起陪葬。盡管如此,只要港人徹底揚棄對泛民的錯誤期望,對特區狗官的倒行逆施作最嚴厲的口誅筆伐,不將奴性價值內在化,靜待時機,攬炒一舖,北京的如意算盤始終是不會打響的。...

Read More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