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Category: 癲狗編輯室

梁錦祥:外抗強鄰 內除港賊

反引渡條例修定案運動如何走下去?香港抗爭運動如何走下去?這邊廂六大専院校學生聯合發出最後通牒,要求特區政府今日(六月二十日)五時前明確回應市民四大訴求,否則升級抗爭行動;另一邊廂民陣「暫緩」遊行抗爭,直至七一,即G20峰會結束後才再次出動。團體、個別人士之間的不協調,步伐差異,甚至內閧是所有大型抗爭運動一旦曠日持久的經典場面。二零一四年雨傘革命早有前科。長期觀察泛民及民陣行為模式和思維方式的朋友對於現時狀况當然不會詫異。泛民現在盤算的如何收割大遊行成果,民陣作為其分支組織,怎會ROCK THE BOAT?試問局面徹底改變,政治版圖重劃,像梁天琦般的人物與楊岳橋式的政客平分春色,甚至取而代之,又豈是泛民所樂見。民陣的真正AGENDA是收韁、降温,到七一遊行人數低於二百萬,然後辯稱民氣減弱,民主運動需深耕細作,正路不是硬踫,而是到區議會選舉時踢走保皇黨。真的是橋唔怕舊,最緊要受嗎?如今鋪港人仍然受騙,那就是自作孽,不要怨天尤人。 情况真的是那麼悲觀嗎?那倒不一定。今次是一國兩制結構性矛盾總爆發,再配合國際大環境,才令陷於谷底的香港抗爭運動死灰復燃。矛盾不解决,反抗情緒必然持續。作為政治分析,最重要是看清形勢。現時特區政府的WEAKEST LINK是警務人員,特別是前線。四個警務人員協會集體在昨天早上會見警務處長盧偉聰,強烈反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方在六一二執法問題。換言之,警方在六一二執法有極大問題,當中最嚴重的是下令開槍的决策過程。這個屎塔蓋揭開,必然臭氣薰天。警員也深知,若查出任何政治及刑事責任,必然往下推。四個協會如斯緊急約見一哥,就是要防止出現以上情况。好彩的是,六一二當天沒有示威者當場死亡,否則局面難以挽回。 特區政府要力保六一二所有警員,以防「兵變」。暗角打人七名黑警及朱經緯等入獄已令警察醖釀強烈不滿情緒。若再有警員因六一二定罪入獄,恐怕會重演類似七七年警廉衝突的危機。從警員的角度看,他們是被特區政府,特別是林鄭月娥及一哥擺上台,成為政治犧牲品。因此,在五項訴求中,以「追究開槍及過度使用武力責任」最有政治效果。 國際大環境方面,習近平忙於應付貿易戰,即使如何不願意,仍要放下身段,走訪平壤,拉攏北韓抗衡美國。若在月底前香港出現大型鎮壓,例如派出解放軍(事實上LOGISTICS方面亦不可能),中國必遭西方陣營全面抵制。再者,中國經濟經不起關税戰升級。特朗普是醒目之人,他不會以香港作為談判重心,但卻看清楚香港在美中貿易戰中的重要角色。中國外交部連番「警告」美國國會不要透過立法干涉香港背後的含義,怎會逃得過他及談判團隊的法眼。 經過這麼多年,港人若對泛民及民陣仍存有幻想,那是自討苦吃。擺在眼前的是六月二十日至二十八日這個WINDOW,有良機不取而顧左右而言他,如果不是蠢,那就是蓄意賣港。 今日港人的最急切任務是,認清誰是真正的賣港賊。...

Read More

梁錦祥:沒有血債票償 血債只能用血償

任何稍有常識的人,看完林鄭月娥昨天(六月十八日)的所謂「道歉」都知道,這只不過是緩兵之計。她在記者多番追問下,始終不肯説出「撤回」,並非坊間部分意見所指的面子問題,而是靜待時機,重新啟動引渡條例修訂案立法。她畢竟不是演藝界出身,「道歉」演技難與許志安相比。誰人都看得出,一向心高氣傲的她心不甘,情不願,內心抗拒,連一個鞠躬謝罪也欠奉。現時港人一鼓作氣,再加上有國際大環境配合,北京及特區政府暫時難攖其鋒,稍作戰略性退卻。以習近平的性格,這是奇恥大辱,但礙於月底G20峰會,不得不亢龍有悔。一旦與特朗普達成貿易協議,美中關係稍為緩和,便會回頭處理香港問題。或可稱之為「秋後算賬」,而且會比以前更辣更狠。香港抗爭者亦不應相信「血債票債」的説法。經歷梁天琦、陳浩天等人被無理DQ後,任何人仍相信香港有公平選舉,立法會可監察、制衡政府都是豬,值得被劏。香港前途在於街頭抗爭,不在議會。 再過五個月便是區議會選舉。有人認為,以目前的社會氣氛,建制派會大敗。似乎連建制派也有此想法。於是便有工聯會議員麥美娟怒插林鄭的傳言。據《東周刋》報道,林鄭上周六宣布暫緩修訂案前會見建制派,席間麥美娟爆粗,大駡「仆街」。報道又説,林鄭辯稱係(政府)工作做唔夠好,麥即時扯火,反駁「唔好賴解説工作,一開始特區政府就低估政治形勢,我啲兄弟落去解説日日畀人𨳒!仆街,你試下落區日日畀人𨳒呀!」林鄭一臉錯愕(可能她很少聽過同性當面爆粗)。 若看過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日前在金鐘遭群衆包圍指駡的網上短片,當知麥所言非虛。不過由此推斷建制派在區議會,甚至立法會選舉大敗則是一廂情願。二零一四年一役不會重演,原因很簡單:新移民改變選民結構,北京熟習選舉操作,特區政府縱容種票、配票、造票。最後必殺技是DQ。有了這些絕招,即使社會氣氛有任何變化,建制基本盤穩如泰山。鉛水咁大鑊,新移民物照投番民建聯、工聯會。麥美娟的投訴僅屬抱怨地區工作困難所帶來的精神壓力,而非票倉失火。 要估算林鄭及特區政府未來動態,要看的不是本地政治,而是國際形勢。特朗普昨天推特短訊透露,「與習主席進行了很好的電話對談。我們(美中)下周將在大阪G20有廣泛會談。雙方代表也會在我和習主席會面前作準備會議。」換言之,較早前美國傳媒對習是否出席G20的疑問一掃而空。另一方面,習明日首次國事訪問平壤,動機明顯不過,就是宣示中朝友好,向美示威。若説以朝制美則是有點誇張,但若金正恩肯當北京的爛頭卒,牽制美國,特朗普亦不易應付。 習的如意算盤大概為:在外貿方面稍作讓步,又打北韓牌雙管齊下。達成協議後抽身回頭對付港人。二零零三年大遊行,成功「暫緩」二十三條,但北京總結事件,不是自省對港政策失誤,而是「香港的事要管」。港人不要幻想習近平會超越這種思維方式。他只會變本加厲,懲罰港人,問題只在於找到適合時機。我敢預測,假如民氣稍弱,再而衰,三而竭,秋後算賬即在八月展開。...

Read More

梁錦祥:邊個話「收貨」 邊個就係鬼

看完警務處長盧偉聰昨天(六月十七日)的記者會,林卓廷之流大概會説,我地贏到六比零喇;特區政府同日深夜宣布,由於通往行政長官辦公室及政府總部附近的車輛仍被阻塞,今日行政會議休會。至於林鄭月娥會見傳媒的安排,稍後公布。嘩,連行政會議都開唔到,仲唔係贏到七比零?簡直威過贏咗美國NBA嘅多倫多速龍。可是,比較之下,多倫多速龍贏了個奬杯,逾二百萬人遊行,連獎杯都冇個,遑論那五條訴求。諾貝爾和平獎嘛?太遙遠了。即使拿下,也代表不了甚麼。劉曉波得了奬,但仍逃不過病死獄中的命運。坦白點説,港人今次甚麼都沒有贏到。惡法未撤,柒娥仍在。連階段性勝利也談不上。泛民是「捉鬼敢死隊」,向集會群衆洗腦,説「贏到五比零」,背後動機無非是誣陷那些衝的年青人是「鬼」。既然大家「捉鬼」興致那麼高昂,我也來扮扮天師:凡是説「見好就收」,「不要刺激亞爺」的都是鬼。 雖然盧偉聰在記者會上結結巴巴,辭不達意,但訊息仍是清𥇦的,就是要釘死六月十二日幾位稍為勇武的示威者,控以「暴動」罪名。是否絕大部分的示威者未受威脅,大家就可以收貨?其實這招數再配合泛民的「捉鬼論」是很煞食的。大部分港人都政治冷感,有參與民主運動亦多屬和理非非,肯衝肯硬拼的只是極數,而往往他們的犧牲和付出最多,無論是道德高地和法律高地都沒有份兒。他們是抗争運動中的孤兒,飽受割蓆、篤𣁽之害。可是到了二零一九年,形勢又有一點不同:首先,抗爭素人大量增加,受泛民洗腦擺布的年青人相對較少;其次,特區政府陷入混亂,連警務處長也開始語無倫次,舉例説:「暴動」罪可否指單獨個人?查《公安條例》有關「暴動」一項:「如任何參與憑藉第18(1)條被定為非法集結的集結的人破壞社會安寧,該集結即屬暴動,而集結的人即屬集結暴動。」 以上「暴動」法律定義與盧偉聰的説法明顯有出入。後者以個人「暴力」行為(「暴力」與否由警方决定)介定「暴動」,而前者則以群體集結為前提,而且只要是在場的也可算是參與「暴動」。比較之下,能否説一哥不懂《公安條例》?事實是,林鄭及盧均曾定性六一二為「暴動」,至近日改口只因受到空前政治壓力,希望玩弄一下語言藝術作緩和。些微褪軚之餘,更可寄望泛民繼旺角事件後再來多次割蓆。 諷刺的是,今次連一哥自己也與下級割蓆:當被問及誰人下令開槍及施放催涙彈,他竟然説,「使用何種武器由現場指揮官决定」,即時撇除政治責任,以防日後被清算。一哥此種卸膊態度長此下去,難保不會出現「兵變」。 從網上所見,記者會產生的是反效果。一哥愈講,啲人愈嬲。群情洶湧,泛民今次亦不敢重施故技,貿然與抗爭者割蓆。在此形勢下,港人應以「撤銷所有暴動控罪」,「停止濫捕(特別是醫院內)」及「追究濫權警員」(包括盧偉聰本人)為基本訴求,保護勇武抗爭者,不要再次讓他們成為犧牲品。以上要求一日未達到都誓不罷休,並且要特區政府在限期內回應,否則抗爭行動随即升級。 所有口頭説支持民主,但卻漠視那五位將被控「暴動」罪抗爭者處境的,肯定都是鬼。...

Read More

梁錦祥:政治喪屍林鄭月娥

香港六一六逾二百萬人遊行是林鄭月娥送給剛過六十六歲生日的習近平的賀禮。美國國務卿逢佩奧同日表明,總統特朗普將在G2O峰會上與習近平討論香港的反引渡法大規模抗議活動。在大阪的G20峰會本月二十七日舉行,距今十日。面對港人的空前憤怒,林鄭月娥的妥協竟是擠牙膏式的:六月十五日是「暫緩」引渡法修訂法;至昨夜,政府出新聞稿説行政長官向市民「道歉」,欲完全沒有提及林鄭本人的政治責任。對於一)下台,二)撤回修訂案,三)停止逼害示威者等大遊行訴求更全無回應。北京不肯或不敢當機立斷,揮淚斬馬謖,香港大規模抗議持續成為國際媒體頭條,到月尾G20峰會,習近平出席就畀人玩殘;不去,關税戰惡化。林鄭因其本人的性格缺憾,導致國際媒體聚焦引渡法及香港抗議活動,更令她本人成為香港有史以來港人最痛恨的人。一旦習近平决定止蝕放棄她,我懷疑她連能否留在香港過退休生活都成疑問。 去年十月,港珠澳大橋開通儀式,林鄭月娥與習近平比肩同行,意氣風發,不可一世;八個月後,她變成政治喪屍,不單止自己冇運行,連她身邊的人都可能隨時中招。此刻的特區政府高層相信已處於極度混亂狀態。他們心裹盤算著的不是如何渡過這場空前政治危機,而是如何與林鄭切割,如何跳船。可是,警務處長盧偉聰卻注定要與她陪葬。至於林鄭,外人可以想像她現時由高處跌至低點的心理狀態:失眠、自閉、恐懼。連一個虛假的道歉都不敢以真面目示人,而是透過一份毫無誠意、言辭低劣的書面聲明作回應,可以想像她已無法面對群衆。你可以避一日,但你可以避一世嗎? 回顧過去一星期,整個香港抗爭運動起了質的變化。轉捩點是上周日凌晨那場衝擊。民陣深夜前宣布遊行結束,剩下一班年青示威者對政府宣布如期二讀的憤慨以衝擊形式顯示,和理非非派條件反射式切割已變得軟弱無力;繼而有警員開槍射擊示威者及稍後的瘋狂圍捕,則將中立甚至政治冷感的港人拉向反抗運動;至六月十五日,梁凌杰先生在太古廣場以激烈方式明志,反對惡法及官方定性抗爭為「暴動」,其黃雨衣外寫有「林鄭殺港,黑警冷血」,結果墮下身亡。香港抗爭運動的第一滴血是第二重要轉捩點。至此,不肯悔改的林鄭徹底成為港人頭號公敵。 執筆至此,歷史又再重複,民陣散BAND,一班示威者仍留守金鐘一帶。警方會如以往般瘋狂打壓示威者嗎?如果歷史重演,則林鄭的收場只會更悲慘。不過,大量示威者堅持留守更顯示,所謂「大台」對年青示威者的影響力愈來愈弱。民陣最初號召今日三罷,稍後又以惡法暫缓而取消三罷,最後又因群衆不滿而恢復,表面辯説是「資訊混亂」,實則是妥協心態與泛民如出一轍。只不過因為今次年青抗爭者付出極為沉重代價,感動港人,民陣不得不在壓力下屈服。長此下去,民陣的「領導」能力必定備受質疑。 今次反惡法運動之質變,並非指遊行人數創新高的量變,而在於一批不屬於任何政治組織,無名無姓的年青人以赤手空拳,站在抗爭最前線。是他們打出了這遍新天地。...

Read More

梁錦祥:啲問責官員閃咗去邊 點解得柒娥一個嚮度撑?

寫這篇文章時,腦海忽然閃起一個影像:柒娥(及其家人)有一日尋求政治庇護,那當然不會是德國吧。這當然不會在現實發生。將會發生的是,周日(六月十六日)的遊行,估計亦是百萬行。問題是,行完後有甚麼事會發生?例如佔領立法會?其實,六一二開槍後,港人憤怒情緒高漲,大規模人羣聚集,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若柒娥肯重返理性,應當機立斷,撤回方案,並鄭重向市民道歉,暫時緩和情緒(我強調是「暫時」)。當然,北京上頭會乘機將她祭旗,但總好過獨自面對百萬港人。我説「獨自」是有根據的。君不見,這兩天以來,只有她一個人同警務處長盧偉聰講「暴動」,但盧畢竟不是問責官員,級數未夠。何以大波驊、比加超全部失踪。炒樓王張建宗這幾天沒有和柒娥同場出現,而且口徑不一致,大概籌備隨時跳船。如果特區政府上下一心,誓要與香港主流民意硬碰一次,就應在周六前舉行一次特首及問策官員暨行政會議成員加三名前任行政長官,一字排開企在柒娥後面,全力支持修例。沒有這個鏡頭的話,很多事情就值得推敲。 炒樓王唔打得,但閃得,卸鑊能力最高。他昨天説,定性「暴動」及開槍决定,港府高層沒參與。他的「港府高層」定義很奇怪,盧非問責官員,勉強可説非高層,可是柒娥怎麼説也不是低層啊。看來以老油條的多年經驗,斷定六一二是一隻鑊,一隻非常大的鑊。柒娥一直都看不起此人。他此次賭中的話,可取柒娥而代之(當然只是柒娥的剩餘任期);賭輸的話,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這官僚理性思考的典範。相反,柒娥的注碼實在太大,蠃了貴為國家領導人,輸了身家仕途一舖清袋。這種賭法從來都不是炒樓王那杯茶。 至於北京方面,必然要兩手準備。中國駐英國大使劉曉明在接受訪問時指,修例非北京指示。坊間對他這番話大造文章。但想深一層,劉曉明沒有可能公開説北京指示。一國兩制名存實亡,但也不能自己拆招牌。不過,到關鍵時刻放棄柒娥也非無可能,原因是香港問題國際化。試想,習帝參加G20峰會,特朗普在鏡頭面前問及香港百萬人上街事宜,即使有師爺度定MODEL ANSWER,以全國最大小學生的急才和應對能力,也會是十分尶尬的場面。 這也牽涉到另一關鍵問題:究竟有沒有六月二十六日通過修訂案這條死線?看來,這條死線現在已無甚意義,除非是鬥氣。習帝現在最關心的是那三千多億美元中國貨的百分之二十五關税,直接影響中國經濟。反之,香港問題一旦與美中貿易戰,特別是關税問題糾纏一起,處理起來更頭痛。 孰急孰緩,優先次序,至此一目了然。可以想像,到了必要關頭,揮淚斬馬謖也未嘗不可。這一點,炒樓王,大波驊,比加超都看得到,唯獨是柒娥MISS了。何解?答曰:只因八個字:「志不舉易,事不避難」。 最後一點是面對數十萬羣衆,那區區數萬警力起不了丁點作用。那麼出動解放軍又如何?我倒覺得在G20峰會同時,香港金融區由解放軍駐守,那將會是十分有趣的場景。不知讀者諸君會否同意? 梁錦祥...

Read More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