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Category: 癲狗編輯室

梁錦祥:政治喪屍林鄭月娥

香港六一六逾二百萬人遊行是林鄭月娥送給剛過六十六歲生日的習近平的賀禮。美國國務卿逢佩奧同日表明,總統特朗普將在G2O峰會上與習近平討論香港的反引渡法大規模抗議活動。在大阪的G20峰會本月二十七日舉行,距今十日。面對港人的空前憤怒,林鄭月娥的妥協竟是擠牙膏式的:六月十五日是「暫緩」引渡法修訂法;至昨夜,政府出新聞稿説行政長官向市民「道歉」,欲完全沒有提及林鄭本人的政治責任。對於一)下台,二)撤回修訂案,三)停止逼害示威者等大遊行訴求更全無回應。北京不肯或不敢當機立斷,揮淚斬馬謖,香港大規模抗議持續成為國際媒體頭條,到月尾G20峰會,習近平出席就畀人玩殘;不去,關税戰惡化。林鄭因其本人的性格缺憾,導致國際媒體聚焦引渡法及香港抗議活動,更令她本人成為香港有史以來港人最痛恨的人。一旦習近平决定止蝕放棄她,我懷疑她連能否留在香港過退休生活都成疑問。 去年十月,港珠澳大橋開通儀式,林鄭月娥與習近平比肩同行,意氣風發,不可一世;八個月後,她變成政治喪屍,不單止自己冇運行,連她身邊的人都可能隨時中招。此刻的特區政府高層相信已處於極度混亂狀態。他們心裹盤算著的不是如何渡過這場空前政治危機,而是如何與林鄭切割,如何跳船。可是,警務處長盧偉聰卻注定要與她陪葬。至於林鄭,外人可以想像她現時由高處跌至低點的心理狀態:失眠、自閉、恐懼。連一個虛假的道歉都不敢以真面目示人,而是透過一份毫無誠意、言辭低劣的書面聲明作回應,可以想像她已無法面對群衆。你可以避一日,但你可以避一世嗎? 回顧過去一星期,整個香港抗爭運動起了質的變化。轉捩點是上周日凌晨那場衝擊。民陣深夜前宣布遊行結束,剩下一班年青示威者對政府宣布如期二讀的憤慨以衝擊形式顯示,和理非非派條件反射式切割已變得軟弱無力;繼而有警員開槍射擊示威者及稍後的瘋狂圍捕,則將中立甚至政治冷感的港人拉向反抗運動;至六月十五日,梁凌杰先生在太古廣場以激烈方式明志,反對惡法及官方定性抗爭為「暴動」,其黃雨衣外寫有「林鄭殺港,黑警冷血」,結果墮下身亡。香港抗爭運動的第一滴血是第二重要轉捩點。至此,不肯悔改的林鄭徹底成為港人頭號公敵。 執筆至此,歷史又再重複,民陣散BAND,一班示威者仍留守金鐘一帶。警方會如以往般瘋狂打壓示威者嗎?如果歷史重演,則林鄭的收場只會更悲慘。不過,大量示威者堅持留守更顯示,所謂「大台」對年青示威者的影響力愈來愈弱。民陣最初號召今日三罷,稍後又以惡法暫缓而取消三罷,最後又因群衆不滿而恢復,表面辯説是「資訊混亂」,實則是妥協心態與泛民如出一轍。只不過因為今次年青抗爭者付出極為沉重代價,感動港人,民陣不得不在壓力下屈服。長此下去,民陣的「領導」能力必定備受質疑。 今次反惡法運動之質變,並非指遊行人數創新高的量變,而在於一批不屬於任何政治組織,無名無姓的年青人以赤手空拳,站在抗爭最前線。是他們打出了這遍新天地。...

Read More

梁錦祥:啲問責官員閃咗去邊 點解得柒娥一個嚮度撑?

寫這篇文章時,腦海忽然閃起一個影像:柒娥(及其家人)有一日尋求政治庇護,那當然不會是德國吧。這當然不會在現實發生。將會發生的是,周日(六月十六日)的遊行,估計亦是百萬行。問題是,行完後有甚麼事會發生?例如佔領立法會?其實,六一二開槍後,港人憤怒情緒高漲,大規模人羣聚集,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若柒娥肯重返理性,應當機立斷,撤回方案,並鄭重向市民道歉,暫時緩和情緒(我強調是「暫時」)。當然,北京上頭會乘機將她祭旗,但總好過獨自面對百萬港人。我説「獨自」是有根據的。君不見,這兩天以來,只有她一個人同警務處長盧偉聰講「暴動」,但盧畢竟不是問責官員,級數未夠。何以大波驊、比加超全部失踪。炒樓王張建宗這幾天沒有和柒娥同場出現,而且口徑不一致,大概籌備隨時跳船。如果特區政府上下一心,誓要與香港主流民意硬碰一次,就應在周六前舉行一次特首及問策官員暨行政會議成員加三名前任行政長官,一字排開企在柒娥後面,全力支持修例。沒有這個鏡頭的話,很多事情就值得推敲。 炒樓王唔打得,但閃得,卸鑊能力最高。他昨天説,定性「暴動」及開槍决定,港府高層沒參與。他的「港府高層」定義很奇怪,盧非問責官員,勉強可説非高層,可是柒娥怎麼説也不是低層啊。看來以老油條的多年經驗,斷定六一二是一隻鑊,一隻非常大的鑊。柒娥一直都看不起此人。他此次賭中的話,可取柒娥而代之(當然只是柒娥的剩餘任期);賭輸的話,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這官僚理性思考的典範。相反,柒娥的注碼實在太大,蠃了貴為國家領導人,輸了身家仕途一舖清袋。這種賭法從來都不是炒樓王那杯茶。 至於北京方面,必然要兩手準備。中國駐英國大使劉曉明在接受訪問時指,修例非北京指示。坊間對他這番話大造文章。但想深一層,劉曉明沒有可能公開説北京指示。一國兩制名存實亡,但也不能自己拆招牌。不過,到關鍵時刻放棄柒娥也非無可能,原因是香港問題國際化。試想,習帝參加G20峰會,特朗普在鏡頭面前問及香港百萬人上街事宜,即使有師爺度定MODEL ANSWER,以全國最大小學生的急才和應對能力,也會是十分尶尬的場面。 這也牽涉到另一關鍵問題:究竟有沒有六月二十六日通過修訂案這條死線?看來,這條死線現在已無甚意義,除非是鬥氣。習帝現在最關心的是那三千多億美元中國貨的百分之二十五關税,直接影響中國經濟。反之,香港問題一旦與美中貿易戰,特別是關税問題糾纏一起,處理起來更頭痛。 孰急孰緩,優先次序,至此一目了然。可以想像,到了必要關頭,揮淚斬馬謖也未嘗不可。這一點,炒樓王,大波驊,比加超都看得到,唯獨是柒娥MISS了。何解?答曰:只因八個字:「志不舉易,事不避難」。 最後一點是面對數十萬羣衆,那區區數萬警力起不了丁點作用。那麼出動解放軍又如何?我倒覺得在G20峰會同時,香港金融區由解放軍駐守,那將會是十分有趣的場景。不知讀者諸君會否同意? 梁錦祥...

Read More

梁錦祥:只有林鄭下台及追究開槍刑事責任才能平息這場空前民憤

深夜最新消息:美國白宮顧問KELLYANNE CONWAY昨日(六月十二日)表示,特朗普「可能」在月底G20峰會向習近平提及香港反引渡法抗議。另外,特朗普在會見波蘭總統時亦説,有信心港中之間在引渡法方面的不同意見最終得以解决。較早前,美國衆議院議長佩洛西及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肯納均表明反對引渡法,並計劃動議國會重新審視香港的所謂「高度自治」。香港問題無可避免地國際化。問題是,一旦引渡法修訂後,美國會如何出招徵罰香港,其中最可能是經濟方面。因此,目前的示威、佔領只是「前菜」,主菜是下半年的香港經濟。民憤再加上經濟蕭條,林鄭月娥再好打,也難逃一劫。看她昨日接受電視台訪問時,聲涙俱下之餘,還要搬丈夫、兒子出來看自己解脱。但談到為何甘冒香港史上最大民憤仍硬推引渡法,竟然説不出一個所以然,就知此人已是窮途末路。因此,港人的訴求已不應止於撤回修訂案,而是林鄭立即下台,平息民憤。 説這是空前民憤,是因為六月十二日香港警察向示威的市民開了槍。二零一四九月二十八日警方施放催淚彈,爆發佔領運動,我在中環眼見警員用長槍瞄準示威者,距離不足二十呎。至今揮之不去的疑問是當時槍內的子彈是實彈還是橡膠子彈,如果有示威者因此遭擊斃,香港歷史會如何改寫。過了五年,689變成777,這一槍竟然真的開了,有人重傷。五年前施放催淚彈及準備開槍還遮遮掩掩,無人認頭;今次由警務處長盧偉聰親自孭飛,指示威者有削尖鐵枝(但卻沒有拿出證據證明示威者曾使用襲撃警員),定性示威衝撃為「騷亂」(遲些可能是「暴動」),因此開槍。繼早上聲淚俱下的表演後,林鄭昨晚亦補飛,強烈譴責示威者暴力行為。兩人的説話都傳達一個共同訊息:不會為開槍感到內疚,不會反省高壓統治是導致民憤的原因,繼續以香港年青人為敵。 現在林鄭是色厲內荏。她的管治團隊去了哪裏?為何昨天問責官員沒有一字排開,在林鄭背後,表明支持鐵腕鎮壓,要由她孤家寡人接受電視訪問。老油條張建宗的呼籲更是和稀泥。今次引渡法修訂成敗的責任都她一人承擔。以中國三千年帝王之術,習帝可以明天一個U-TURN,將責任推得一乾二淨,讓林鄭做代罪羔羊,張建宗取而代之。我當然認為這個可能性極低,但林鄭午夜夢迴,也可能如此夢魘。看她的樣子,這幾晚睡得不安寧。 林鄭月娥是賣港賊。九七以來,三位行政長官董曾梁均是垃圾,但論出賣港人利益討北京歡心,她比誰人都做得更過分。不談政治,這幾年香港的房屋、交通、醫療、教育有哪一樣不是徹底沉淪?最恐恐的是,她自恃有習帝撐腰,對外界批評往往顯出一種不可一世的傲慢態度。即使沒有引渡條例修訂案,已經令人極為討厭。修訂案只不過是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寫到這裏,看見《香港01》的報道,對於近日示威,政府內部總結是:有人想在香港搞顏色革命,絕不退讓。這個「總結」大概是林鄭的個人想法,即是千錯萬錯都不是她的錯。看來,這一舖,她是會死撑到底的。...

Read More

梁錦祥:暴力鎮壓只會帶來一場革命

「諸神要毀滅一個人,必定令他瘋狂」,這是古希臘悲劇家的警句。特區政府現在是否進入瘋狂狀態?只要看看昨晚(六月十一日)在金鐘地鐵站及附近發生的事情,就可肯定由林鄭月娥為首的特區政府喪失理性:大量警員駐守地鐵站,任意搜查市民,特別是年青人隨身背包,並要求出示身分證。一張十多名青年靠牆站立,大批兇神惡煞警員包圍的照片,已向全世界説明這個政權的極度虛怯。更瘋狂的是,警方不問情由走入金鐘一家快餐店搜查食客,已難以用常理解釋。林鄭如此恐慌,何不宣布戒嚴,甚至請求出動解放軍駐守政總及立法會。局勢發展至今,林鄭已將自己押上引渡條例這架戰車上,整件事變成特區政府與港人之間的零和博弈,兩者必有一輸一贏,而且賭注鉅大。將一條引渡條例上升到國家主權層次,不容挑戰,不容妥協,即使站在當權者角度,也難以稱為理性行為。執筆之時,約千人聚集在添馬公園及立法會外留守過夜。預料今天將有大批羣衆湧到金鐘,如林鄭仍堅持以鐵腕手段處理,場面恐怕難以收拾。 回望六月十一日,政治形勢急轉直下。早上林鄭指年青人參與(反引渡條例修訂案),下午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宣布「預留」六十六小時給修訂案辯論,下周四(六月二十日)表决。前者已預示昨晚到金鐘的年青人將會是警方恫嚇的TARGETS。其潛台詞是認定近年所有較大規模的肢體抗爭行動,主體是香港年青人,因此要以重錘鎮壓。這是繼旺角事件後再一次向年青人宣戰。後者則是向泛民議員表明,QUORUM或拉布已無作用。至此,甚麼二讀或三讀都只是FORMALITY。梁君彥在主子的指令下,連門面功夫也省掉,務必要在七一大周遊之前霸王硬上弓。問題是,修訂案強行通過,民意的反彈會隨之而結束嗎? 管治作風去到如斯橫蠻無理,問題已不再是引渡條例本身,而是政府蓄意羞辱港人,與全民為敵。北京或許從港人二十多年來的鵪鶉表現,斷定只要施加強大壓力,瓦解港人剩餘的抗爭意志後,必如中國人般臣服。可是北京忘記了,香港畢竟仍擁有開放社會的INFRASTRUCTURE。特區政府不能審查網上言論或照片。舉例説,一名高級警務人員在鏡頭神氣十足地説:「我們在陽光下辦事」,忽然轉身問「邊個搞我後面(後欄?)」,然後發現後面只有自己的同僚。像這樣滑稽、尷尬,破壞警察形象的畫面,在中國早已刪掉,但在香港就永遠留存,供市民調侃。 更有甚者,市民憤怒大規模擴散後,抗爭方式的思考空前多元化,一旦實行,不論成功與否,特區政府都會疲於應付。跳出了和理非非的框框,全方位不合作運動的空間就變得廣闊。短期內,包圍立法會是局勢變化關鍵。二零一四年,警方施放催淚彈,佔領運動遍地開花。二零一九年,警方無論裝備、戰術、訓練已不可同日而語,甚至有長槍、水砲車、聲波砲等大殺傷力武器,而抗爭者則大部分是赤手空拳的年青人,甚至是素人。表面上,雙方實力懸殊。問題是,這次參與者數量將會較一四年那次還要多。此外,歐美政府亦會密切留意特區政府的反應。如特區政府甘冒天下之大不韙,以武力鎮壓示威者,出現傷亡,主事者日後亦會付出沉重代價。...

Read More

美帝警告習帝:不來G20就即加關税

  百萬行之後的香港有一種令人窒息的翳悶。眼看數百名手無寸鐵的年青人深夜與防暴警察搏鬥,無人施予援手;聽見黃絲呼籲,今年底區議會選舉用選票踢走建制派…彷彿世間的悲劇都是無限LOOP。進入倒數階段的香港還剩下多少時間?老實説,甚麼三罷,甚麼包圍立法會已無興趣評論。幸好深夜有一則醒腦提神新聞刺激一下心情:美國總統特朗普昨日(六月十日)警告習近平,如缺席本月二十八日在大阪舉行的G20峰會,將會向剩餘的三千多億美元中國貨品徵收關税。起初還懷疑是否FAKE NEWS,但搜索查證有關錄音訪問後,確定是堅料,即時有一種透心涼的快感。當今世上,能以這種氣派對付習帝,唯有特朗普一人。 按照國際外交禮儀,這樣的「恐嚇」絕非慣例,特別是對中國這類大國。特朗普非正常人,才會口出狂言,但仍經過一定舖排。他在接受CNBC電話訪問時,主題原本是以關税要脅墨西哥禁止非法移民湧入美國,照例自吹自擂,自己如何成功倒塞邊境漏洞。可是話鋒一轉,另一女主持人指,中國外交部昨日不肯確認特習兩人在月底G20峰會上會面。她隨即問,假如特習會未能成事,美國會否立即向剩下的三千多億美元中國貨品徵收關税。特朗普很爽快答應:「會」。換言之,這不是他本人直接提出,而是透過記者一問,間接警告北京。 不過,特朗普仍是沿用以往的外交辭令,説自己相信兩人會在G20峰會上會面,又重覆擦鞋套語:「習是偉大人物,強人,很聰明,我與他的關係很好…不過,我們自為其主,他為中國,我為美國,大家當然有不同意見,但相信最終可克服,達成協議。我沒有聽説他會缺席,我亦相信他會來」。但特朗普跟著説,最好的情况是對價值六千億美元中國輸美貨品徴收百分之二十五關税,在華美國公司遷到越南,甚至最好返回美國設廠。我相信,以上最後一句才是殺著:生產線撤離中國。特朗普另一殺著是:關税用作外交武器。 我們很難從CNBC的報道推敲習帝是否避席月底G20峰會,如果避席,原因為何。回顧習帝近期出訪,身體狀况不算理想,訪問巴黎時步履蹣跚,起座有困難;至上周在莫斯科更差點「仆街」。若健康惡化,在G20這類重要公開場合更易出醜。另一角度是,美方提出的條件北京根本不能做到,現在可做的是拖。缺席峰會也是拖的策略。 綜觀美中貿易戰發展至今,美方完全掌握主導權,以華為為例,一直捱打。中方傳媒強調的三個還擊武器:一)稀土;二)美債;三)禁止美企進入中國市場,全部只聞樓梯響,特別是最易發動的稀土戰,至今仍未有實際行動。稍有常識的人都懷疑,是不為也,還是不能也。只要比較一下美中經濟情况也可發現,美國傳媒即使經常提及貿易戰,但普通美國人根本不受影響;反觀中國,工廠停工,失業率上升,人民幣匯率下跌,貿易戰效果即時顯現。 最重要的是,習帝本人現時的心理狀態如何,是否疑神疑鬼,决策能否理智?香港政策這樣小問題,固然可以感情用事,但貿易戰關乎國家存亡,今時今日用「長征」心態要求國人克服經濟困難,又豈是一個正常領導人的應有行為。...

Read More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