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Category: 癲狗編輯室

梁錦祥:梁天琦VS施君龍

二零一六年年初一深夜旺角警民衝突,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及「美國隊長」容偉業等五人被控暴動、煽惑非法集結及非法集結等罪,案件在高等法院續審,梁天琦昨日(二月二十日)出庭自辯。他的自辯也是一篇政治自白書,其中一句是:「我係土生土長嘅香港人,扎根香港,價值觀都係香港嘅」,其政治理念是「理想嘅民主政府係…民有、民治、民享」。梁天琦之前已因暴動及襲警罪被判六年監禁,現仍在服刑中。施君龍生於廣東省海豐縣梅龍鎮,於二零零零年為「居港權」問題於入境事務大樓縱火,燒死高級入境事務主任梁錦光。施君龍被控謀殺,罪名成立判處終身監禁。及後上訴改判誤殺,服刑八年,零五年出獄後遣返中國。當公衆逐漸淡忘縱火案後,他於二零一一年取得單程證來港,現為「家庭團聚互助會」新界分會董事,撈得風生水起,是「殺人放火金腰帶」的模範。 為甚麼將梁天琦和施君龍在標題並列?梁天琦自言「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其實他生於湖北武漢,嚴格來説,是「成長於香港」。但這並不是最重要,因為梁天琦的「價值觀都係香港嘅」。「價值觀」這東西有時很虛無飄渺,特別是進行所謂「哲學辯論」時更漫無邊際。幸好,「價值觀」可以透過實際行動體現。梁天琦從美國回來,為所謂的「旺角暴動」承擔法律責任,用行動證明他肯為自己的「價值觀」付出代價。施君龍也有他自己的「價格觀」:為了一張香港身分證,他可以不擇手段。完成目的後,幫助過他的人都不屑一顧,例如甘浩望神父。施君龍是一個拿了香港身分證的中國人,他的「價值觀」不是香港的。 梁天琦和施君龍都不在港出生,是否都算新移民?首先,梁天琦一歲來港,整過教育過程都是本土的,與施君龍當然有雲泥之別。更重要的是,不同年代來港中國新移民的動機截然不同。神洲陷共之初,移民潮出於避秦,或更簡單的逃避饑荒(諾貝爾獎將主崔琦即為一例)。梁天琦家庭移居香港時間稍晚,約在一九九二年間,換言之是六四事件之後。九七香港主權易手後,以各種形式的中國來港人口不斷增加,但其動機已有極大變化,就是享用香港的公共資源,例如公共房屋,醫療及教育。有部分則視香港為移民海外的中轉站,對香港並無歸宿感,當然不會有「香港價值觀」這回事。 因此,將梁施兩人粗暴地歸類為「中國新移民」並不公平,因為他們代表政治光譜上的兩個極端。如果有人幼稚地期望,每日一百五十個單程證盡是梁天琦,或經過「民主熏陶」後變成梁天琦,那是相當愚蠢的想法。客觀現實是,在價值觀的光譜上,每日一百五十個單程證都偏向施君龍那一邊。 當然會有朋友質疑以上的看法,要求「用數據説服我」。這個不難,在中國新移民聚居的屋邨,分析一下他們的投票記錄,自然得到科學的結論。 我也公平一點,不要跌落「凡香港土生土長」的都服膺香港價值這個邏輯陷阱。試看林鄭月娥,她由港英殖民地政府「一手湊大」,AO出身。今天她出賣香港,一點也不遜色於其他賣港賊啊。...

Read More

梁錦祥:香港家長應爭取引入芬蘭教育制度 全面廢除家課及考試

除了公共醫療制度外,香港的教育也在腐爛。永無休止的功課、永無休止的測驗、永無休止的考試、永無休止的精神壓力…著名奧利地「癈校」理論家IVAN ILLICH指學校是扼殺兒童學習動機及創意的元兇。對於這樣的「激進」教育理論,以往我不大認同,但放在今時今日的香港,所有IVAN ILLICH指出的教育制度問題都在我們的學校裏出現了。我們的學校不斷製造失敗者,精神病患者,倖存的進入大學,也變了一副完全缺乏學習興趣,沒有獨立思考能力,只懂搬字過紙,抄書的考試機器。學童受苦,家長的精神狀態也不見得健全:「贏在起跑線」,「贏在子宮裡」,「贏在射精時」,愈見瘋狂。他們忘記了,養育子女的最大責任是讓子女有一個幸福、充實的童年,那管他/她將來是否有能力買樓,成為專業人士,原因是沒有童年,即使成年後有錢也不會快樂。不過,香港家長最失敗之處,還是看不到本地教育制度問題的本質,正如公共醫療制度問題一樣,都是政治問題。 香港教育之荒謬,局外人很容易很容易看得出來,只是香港家長不願意正視而已。舉一個例子,某小學要求學生看原裝《西遊記》(不是電視劇,不是漫畫,不是白話刪節本),一星期內交讀書報告。結果當然不是學生做功課,而是家長代筆。很多時學生的功課成績,實際上是家長之間的學術比拼。只可惜,校長為了增加功課難度,問題愈出愈刁鑽,家長也被難到。在外國,絕大部分家長都不會干涉子女的日常學業,除非有特殊問題。 家長如此投入,是否學童表現如神童?那倒不是,相反在日常生活中,香港學生的自主控制能力極弱(有菲傭之故),遑論我們那一代人自豪的「醒目」(街頭智慧)。揠苗助長,補習社生意應運而生,補習天皇月入以十萬計,媲美明星,頂尖業者更可上市。在一個正常的社會,這個行業根本不應存在,因為這代表學校老師在HEA教。 最荒謬的是,不斷有學童抑鬱,甚至輕生(高峰時每日一單),而整個社會,包括新聞界竟然從不正視。一個稍為負責任的政府本應立即動員官員、教育及心理學專家,從制度方面檢討有關現象之根源,及時補救。特區政府沒有這樣做,背後原因簡單不過,因為它是一個外來政權。沒有做不完學能測驗,哪需中聯辦屬下三中商出版社的大量補充教材? 現在芬蘭正式癈除考試和家課,而學生卻經常在國際評級中名列前茅,不啻是對香港家長的當頭棒喝。翻查歷史,芬蘭並非首創者,英國的SUMMERHILL SCHOOL建校近百年,還有奧地利人智學會「教主」RUDOLF STEINER創辨的WALDORF SCHOOL,都給予學生相當高的自由度,重視發掘創意。芬蘭政府將學童為本教育制度化,北歐其他國家勢將仿效,有機會成為世界潮流。 説爭取在本地引入芬蘭教育模式,是否陳義過高,難於實行?香港不少家庭經濟條件較好,遇到子女在本地學校「讀得唔開心」,不少已送到外國學校留學。既然如此,只要香港成立更多在正統教育制度以外的另類教育途徑,香港中産家長,多了一個選擇,也不必費神花錢送子女去外國留學。更重要的是,在政治上,可以抗衡特區政府的奴化教育。 梁錦祥...

Read More

梁錦祥:痴人説夢大灣區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昨晚(二月十八日)出爐,洋洋萬言,盡是黨八股、匪語、惡性歐式語句的東拼西湊,讀來令人懨懨欲睡。千頭萬緒,幸好我有一把很明確的標準尺去量度大灣區的成敗,就是:李嘉誠會否投資大灣區項目?文件其中一段是這樣寫的:「支持香港私募基金參與大灣區創新型科技企業融資,允許符合條件的創新型科技企業進入香港集資上市平台,將香港發展成為大灣區高新技術產業融資中心」。奇怪的是,為何要局限「香港私募基金參與」,是否像黑石集團這些國際私募基金就不歡迎?再者,「創新型科技企業」在香港集資上市是家常便飯,又何需「允許」?問題只是,你在港上市,誠哥會否畀面捧塲而已。林鄭月娥較早前説,這是一份「綱領文件」,描述大方向,不要期望太多具體細節。這當然是客套話,因為文件根本「無餡」,盡是假大空,部分關於香港的內容甚至引人發噱。 粵港澳大灣區計劃是習近平由上而下的指令項目,其心結是要與美國三藩市灣區争一日之長短,因此文件中充斥「高新科技」、「科研自主創新」(既是創新,理應自主,是否暗示有「非自主創新」?)等套語。文件首部分稱:「粵港澳三地科技硏發、轉化能力突出,擁有一批在全國乃至全球具有重要影響力的高校、科硏院所、高新技術企業和國家大科學工程,創新要素吸引力強,具備建設國際科技創新中心的良好基礎」。廣州我不敢説,但誇耀港澳有「全球具有重要影響力的高校、科硏院所」,但又不敢舉例,簡直係噏得出就噏。 更好笑的是,文件稍後説,「支持香港物流及供應鏈管理技術、紡織及成衣、資訊及通信技術、汽車零部件、納米及先進材料等五大硏發中心以及香港科學院、香港數碼港建設」。喂,醒少少啦,香港數碼港地産項目嚟㗎咋。不過,最經典係,「強化知識産權保護和運用」,「開展知識產權保護規範化市場培育和『正版正貨』承諾活動」。正常情况下,保護知識產權乃是任何地方應有之義,為何成為大灣區賣點?這段引文暗示,大灣區以外知識產權無保障,雖是現實,但卻是「鬼拍後尾枕」。至於香港假如有日要舉行「正版正貨」承諾活動,將毫無疑問是本地商業道德「最黑暗的一天」。 文件還是一句是「支持香港在優勢領域探索『再工業化』」。「探索」兩字可圈可點。為何不完成「探索」後才放在綱領中?其實,不需要細讀文件,從上述例子已可看到,文件寫手無論是思維,文字修辭,到知識水平均是劣作,出自中國國務院,盡見共産黨文膽之墮落。 對於大灣區構思的衆多質疑,本欄之前已詳述,此處不贅。只是廣東省與大灣區之間的行政關係如何釐清,文件令人更為困惑。綱領由頭至尾,「廣東省政府」只在末段出現兩次,其一是:「廣東省政府和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要加強溝通協商,穩步落實《深化粵港澳合作推動大灣區建設框架協議》與本規劃確定的目標和任務」。這樣的提法似有責備之意。習近平是否有意取消廣東省,另立大灣區省的想法? 老實説,這份文件令人昏昏欲睡,我也不欲多談,部分共產八股JARGON,例如「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更是不求甚解,也沒有興趣GOOGLE查看,讀者如果知道是甚麼意思,煩請告之。...

Read More

梁錦祥:每日一百五十個單程證的終極政治目的是族群清洗

中國共產黨有一種比原子彈威力更強的武器,就是「白蟻政策」。據説,白蟻政策由周恩來命名。有一年,周恩來去西雙版納參觀,視察工作,其中一項是植物研究所。研究員帶他去看一棵大樹,大樹看似正常,但只推一推便倒下。周恩來初時不明,經研究員解釋才知道,白蟻早已蛀通大樹,表面無事,但它已爛到入心。這個昆蟲現象觸發周恩來的靈感,中國人口衆多可以化為政治優勢,只需持續向某一地方輸出人口,到適當條件及時候,這批移民就會演化為政治力量。近日加拿大中國留學生的反藏獨及彊獨動員、美國華裔科硏人員竊取軍事及高科技情報莫不是這種政策的側面反映。歐美國家幅員廣闊,文化差異大,白蟻政策生效還要一段日子。若西方國家醒覺及時,共産黨的陰謀不易得逞。至於香港,這棵樹早已給白蟻蛀通,只要推一推,它便隨時倒下。 不要誤會,我不是説每一個單程證的中國新移民都自覺地擔負白蟻任務。事實上,白蟻政策並不需要這樣的自覺。它只要求中國移民到外地後拒絕溶入當地文化,自己形成一個圈子,再上升為利益集團,落地生根後就可以反過來改變當地的文化價值,甚至政治生態。港英時代,大量新移民避秦南來,殖民地政慿其政治手腕,新移民在經濟上,文化上都需融入本地才能生存;九七之後,時移世易,中國新移民反客為主,而特區政府正是白蟻政策的幕前推手。 近日關於「每日一百五十個單程證造成公立醫療系統爆煲」的所謂反駁論據何其荒謬,但仍廣泛流傳,亦應歸功白蟻政策之成效。前線醫護人員指出,公立醫院病人十居其七、八身分證號碼為R、M字頭的中國新移民。社區組織協會的施麗珊未經大腦的「反駁」説,他們可能是外國人,例如印尼人,好像香港前線醫護人員對於病人説的是普通話或印尼話都分不清楚;身為醫生的行政會議成員林正財竟然説,沒有新移民公共服務或更早爆煲。林正財若對香港公共服務爆煲原因早已了然於胸,何不在未爆煲前向特區政策獻策,例如「延長醫生退休年齡」等止咳方案,到現在才出聲;最可恥的是工黨的張超雄,為了捧中國新移民,無恥地説,硏究顯示,新移民比本地人勤力,而他所舉的是「國際研究」。張超雄有沒有見過在街上為區區十元執紙皮的本地長者?你敢説他們懶惰嗎?起碼他們寧願自力更生,也不會像中國丐幫般在香港街頭乞食。前線醫護人員也是工人啊,身為工黨成員的張超雄為何厚此薄彼,不為他們發聲?此人實為工黨之恥。 施麗珊或張超雄之流,對所有涉及香港城市超載問題早有結論,千錯萬錯總不會是中國新移民的錯,再從這個結論推出各式各樣的前提。至於特區政府,對於社會上的爭論,間或充耳不聞,視若無睹。到問題爆煲又説一兩句敷衍話,蒙混過關。考起根本原因,不單是官員無能那麼簡單,而是配合白蟻政策,令香港徹底腐爛,土生土長的港人要麼移民,要麼認命。 不過,無論香港這棵樹怎麼爛,我們仍是要説出真相,其他民主國家才不致於歩香港後塵,淪為白蟻的食糧。...

Read More

梁錦祥:何須「引渡法」 中國要拉邊個都話咁易

中國電影《戰狼》有一句著名口號:「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拉」的難度比「誅」稍高,因為要留活口。近代歷史中最著名的要算一九六零年五月以色列特工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綁架納粹戰犯艾德曼到耶路撒冷受審。此人惡貫滿盈,得此待遇無人惋惜。至於極權政府動輒以「洗頭艇」方式在其他司法管轄區強行綁架平民回國受審,則必然為世人所不齒。近日特區政府擬修改「移交逃犯」法例,用「單次個案方式」處理中、臺、澳門引渡疑犯要求。消息一出,立即引起爭議,皆因全人類都知道,中國法律為共產黨服務,疑犯分分鐘可能係政治犯,也不要期望有公平審判。可是,比起另一單新聞,以上都是「小巫見大巫」:仍在看守所中的桂民海,其女兒ANGELA在網誌爆料,指瑞典駐華大使ANNA LINDSTEDT(中文名字:林戴安)竟私自安排一批中國商人在斯德哥爾摩會面與她會面,期間ANGELA被恐嚇。消息傳出後,瑞典當局即時撤換林戴安。 若論新聞的爆炸性,當以林戴安事件為首。事件的具體細節尚未曝光,其肇因是香港銅鑼灣書店老闆之一的桂民海擁有瑞典公民身分,二零一五年十月在泰國芭提雅遭擄走,繼而身在中國,被指二零零三年底醉酒駕駛導致他人死亡,判刑兩年,瑞典多次嘗試介入仍未能協助桂民海離開中國。至近日,在劍橋大學修讀博士學位的桂文海女兒ANGELA GUI在其網誌指,瑞典駐華大使林戴安上月中聯絡她,聲稱有能力協助其父獲釋的幾名中國商人想與會面,其後林戴安陪她到斯德哥爾摩一家酒店內會員專區面談。ANGELA聲稱會面期間,她不能自由行動,亦遭勸喩為免觸怒北京,不要再公開談論桂民海事件。稍後,其中一名中國商人恐嚇她,若不信任他們,她永遠都不會再見到父親,而駐華大使仕途也受影響。在旁的林戴安似乎對班人言聽計從。ANGELA起初以為這是瑞典外交部的安排,但懷疑之下致電瑞典外交部查詢,發現並無此事,他們甚至連林戴安返回瑞典也不知情。 熟悉國際外交事務的人都知道,這次事件折射出來的政治含意是如何嚴重。月前,加拿大駐華大使麥家廉在孟晚舟事件中,公然與渥太華官方立場唱反調,很快被總理杜魯多撤換。當時一般以為是個別事件,但再比較一下林戴安,不能不懷疑中國的政治滲透能力已足以影響各國大使級外交人員。這是透過金錢、個人關係,或是其他方法建立,將會是一個極為重要的地緣政治課題。稍為成熟的讀者都會想到,麥家廉、林戴安可以隨時變成為中國説客,與外交系統關係密切的情報系統又如何?後者才是核心問題,西方傳媒暫不會公開討論,但西方陣營會私下作緊急評估。 桂文海女兒深知,公開事件,其父親更難離開中國,而相信林戴安及中國説客(或情報人員)如此猖狂,亦是按一般家屬心理作估計她會就範,只是ANGELA GUI和其他人不一樣,不吃這一套。 看了以上報道後,稍為犬儒的人大概想,甚麼修改「引渡法」都是多餘的。中國現在喜歡綁架誰就綁架誰,管他甚麼他媽的司法管轄區,越境執法法律問題。下一部《戰狼》,吳京的口號要升級:「犯我中華者,雖遠必拉」。 梁錦祥...

Read More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