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Category: 癲狗編輯室

梁錦祥:投票畀楊岳橋嘅都係贛𨳊仔(或者女)

全城圍屌楊岳橋,人人喊打已到了洗版程度。勁屌之餘,是否也應譴責那些繼續投票給楊岳橋(以及泛民)的選民,他們縱容泛民議員各種不負責任的行為?二零一九年首個立法會大會有一個非常「好」的開始,議員可以提早收工。多得公民黨立法會(新界東)楊岳橋原本動議討論一百五十個單程證問題,但竟然在進入議程時楊本人不在席,主席梁君彥順勢指由於動議人缺席,無法提出動議,兼且宣布休會。「關鍵一席」變「關鍵缺席」。這是楊岳橋的第一次嗎?去年八月,沙中線追加撥款八億多元終極表决,楊岳橋亦缺席(這只是其中一例,要數多的是,不能盡錄);這會是楊岳橋最後一次嗎?看來也不會,將來也繼續在關鍵時刻甩轆撻Q;這是泛民中楊岳橋個人的問題嗎?也不是,朱凱迪、區諾軒、尹兆堅…等都有同樣紀錄(有些甚至是關鍵時刻去咗旅遊),分別只在次數多寡。這樣的所謂「泛民」議員,投票給他們和投票給建制派有分別嗎?説穿了,泛民就是建制。 楊岳橋當然知道今次「大鑊」,立即鞠躬道歉。但他的解釋有説服力嗎?他説,因當時在辦公室收看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解釋「國歌法」記者會直播,故未有及時到達會議廳。首先,身為大狀,對自己工作的PRIORITY沒有規劃,沒有日程表,你會相信嗎?舉例説,大狀會因為追看新聞而不準時上庭嗎?「國歌法」記者會重要到一定要直播,不能看重温?其次,楊岳橋辦公室的議員助理一定是尸位素餐,沒有盡到提點老細的份內事(我也曾做過議員助理,所以不是靠估)。他的缺席令到其他想發言的議員如范國威等也望門興嘆。此刻,我不想用陰謀論去差測楊岳橋的行為,但如日後他又是關鍵時刻失踪,就不能不令我有所懷疑。 這又令人想起約三年前的立法會新界東補選。當時泛民是如何推銷楊岳橋和抹黑梁天琦(「人血饅頭」)。三年過後,梁天琦身陷囹圄,本土派、自决派遭趕盡殺,楊岳橋在立法會做過了甚麼事情,作過甚麼貢獻?如果是梁天琦,而不是楊岳橋做這個位,立法會會有甚麼改變?歷史沒有如果,至於教訓,也要看當事人受不受教。在楊岳橋的臉書上,有支持者留言:「下次唔好喇!」醒啲啦,重有下次?! 西諺有云:「FOOL ME ONCE,SHAME ON YOU;FOOL ME TWICE,SHAME ON ME」。畀人揾一次笨,罪在騙子,但畀人連續揾笨,罪在笨蛋。其實,問題核心不在於今次討論單程證的議題,皆因即使有討論,也不會給予政府,以至北京足夠的政治壓力改變政策。犬儒點看,這也不過是一場戲。楊岳橋的失敗是連戲也交不足(他是公民黨黨魁啊,起碼也要以身作則吧)。至於説甚麼「守護庫房」,「反對國歌法」,「頂住二十三條」,全部都是老千謊言。問題是,説了二十多年仍有人相信,投騙子一票,那就是選民自作孽。這些選民不是豬的話,就是在欺騙自己。 今年稍後時間又有立法會新界東補選。泛民候選人及助選團又照例開出同様的空頭支票,泛民支持者照例自動洗掉記懷,所有事情重覆一次。好像有位哲學家説過:「永刼回歸」。説真的,我鄙視所有投票給泛民的人。客觀而言,他們也在出賣香港。...

Read More

梁錦祥:保祐柒娥臨老唔過得世

龍門可以任搬,沉降標準既然可以不斷「沉降」,長者綜援年齡門檻由六十歲調高至六十五歲又何必「大驚小怪」呢。社會福利署前日(一月七日)宣布,綜援計劃的標準金額及公共福利金計劃下的高齡津貼、長者生活津貼及傷殘津貼金,今年二月一日起提高百分之二點八,政府這方面的開支増加十二億元以上,共一百二十六萬港人受惠云云。不過,與此同時,政府又將領取長者綜援的合資格年齡由六十歲推遲到六十五歲。這樣政府又可「慳番一筆」,補回前面的開支。更重要的是,也變相將長者的定義更改了。這個做法很管用:貧窮人口多嗎?不怕,只要將要「貧窮人口」定義略為修改,貧窮人口立即大減。這是滅貧最佳方法。長者綜援年齡門檻推高,網上反應激烈,但未點出要害:中國覬覦香港豐厚財政儲備(甚至外滙儲備),要透過大量低劣白象工程將香港家當轉移。所以盡管政府年年有財政盈餘,都千方百計削減醫療及社會福利。特區政府本質上是一個「外來政權」,任務是為北京掠奪香港人的財富。 一個簡單的社會政策,在港英年代後期,無論動機如何,總會花點時間做些諮詢。現在特區政府是「一往無前」,政策硬推,已無轉圜餘地,即使有諮詢,也是假諮詢(土地小組報告是一例)。今次長者綜援年齡門檻提高,一提就是五年,而且動員領導層護航。林鄭月娥強辯「反映現實,非節省公帑不近人情」,甚至以自己為例:「今日如果説六十歲以上不能做事,或者與社會脱節,我想你都不會接受。我超過六十歲,我每日十多小時做事」。柒娥何不舉李嘉誠為例,九十歲前還日理萬機。若以李生為指標,香港合資格申請綜援長者數目必定大減。更離奇的是,柒娥「無厘頭」將長者綜援與「社會脱節」相提並論,暗示領取長者綜援就是「與社會脱節」,簡直莫名其妙。 甚麼是香港的社會現實?就是我們的長者不像中國乞衣,千山萬水走到香港通街乞錢,寧願自力更生,每日為幾十蚊執紙皮;就是我們的公立醫院每天擠滿人,老人家入院逼到去兒童病房;就是我們的政府坐擁巨資,卻在社會福利和醫療服務上收緊資源;就是我們去年的財盈過千億,劏房波在社會壓力下心不甘情不願派錢,寧願花錢在行政費,拖低效率,也不想廣大市民直接受惠… 特區政府以「社會人口老化」為擋箭牌,具體意義是以成本愈來愈高為由,拒絕承擔對長者的道德責任。不過,即使從功利主義角度,及早為長者提供醫療保健、心理支援等服務,減少長期病患的可能,更能減少老年人口財政負擔的政策,為何政府卻偏偏不肯花錢對症下藥?整件事情的真正核心並非長者門檻應在六十或六十五歲,而是特區政府有沒有足夠的財政資源去為市民提供社會安全網。很明顯,它有這個能力,但卻花在大小劣質白象工程,甚至填海計劃,其背後政治目的淸楚不過。 「壽則多辱」,這應該發生在香港這個全球最長壽的地方嗎?柒娥這批特區狗官現時月入數千萬,當然不會體會到鰥寡孤獨、老弱貧病的痛苦,還在説風涼話。這些人渣是會得到報應的。...

Read More

梁錦祥:公立醫院困獸鬥 冇錢千祈唔好病

特區政府坐擁萬億儲備,大小白象工程慣性超支,但我們的公共醫療系統「爆煲」爆到七彩,特區領導人愛理不理,視病人,特別是長者病人和長期病患者命如草芥。現時部分公立醫院的最新狀况是內科病牀加無可加(即是説,連走廊空間也用盡。我想問,一旦醫院火警時,如何疏散?),等待上病房的病人滯留急症室,當中不乏八十、九十歲長者。據《香港01》報道,伊利沙伯醫院有病人在急症室滯留二十一小時仍未能上病房。不要以為是所謂「冬季流感高峰期」的效應,這已是香港公立醫院的恆常狀態。病人已無尊嚴可言,醫護人員不是變得麻木,就是離職避難。以特區政府的豐厚財力,解决這個問題綽綽有餘,只要撥出部分儲備,或者減少幾個白象工程已可應付,為何偏偏視若無睹,顧左右而言他?這些狗官有沒有想過,若有一日大型瘟疫襲港,香港醫療系統崩潰的情况將會何等恐怖? 公立醫院「爆煲」非始於今日。多年前我到觀塘聯合醫院探病時,已有親身體會,幾與戰地醫院無異;及後將軍澳醫院啟用,以為可以減輕聯合負擔,但到頭來將軍澳醫院亦成重災區。這亦證明,公立醫院多年來的問題從未改善,近年更有惡化之勢。醫院管理局一月六日數據顯示,全港十五間急症醫院內科病牀使用率全部超過百分之百,以將軍澳醫院最為嚴峻,使用率133%;其次為伊利沙伯醫院,124%;聯合及明愛醫院亦達123%。以上統計數字,不在現場的人沒有大感覺,但可從《香港01》報道引述郭家麒議員的説話得知端倪:「QE(伊利沙伯醫院)幾十年都係未改善過,病房走廊都放滿牀,牀與牀之間只有一呎距離,醫生巡房都有困難。如果要急救,都要推開啲牀先至放急救車。」 他又説,本港復康醫院病牀不足,院舍及社區照顧差,「病人都係困獸鬥」,大小病痛幾乎都到急症室醫院,前線醫生看不到希望,「捱到頂唔順就走。前線可以做到啲咩,病牀數目都唔係佢地規劃到。」 到底是誰人規劃病牀及公共醫療服務?第一層負責的當然是醫管局那班「仆街冚家鏟」官僚,第二層是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陳肇始教授這些狗官人渣。但最終要負全責的就是777,炒樓王張建宗同劏房波等人。這批狗官個個高薪厚祿,卻從不關心民間疾苦,終日只顧逢迎諂媚,為自己的利益(現在及將來)打算。深水埗到旺角鼠患長期猖狂,而且已發現老鼠肝炎直接傳人個案。食環署治鼠無方,還厚顏無恥到以「香港老鼠比較聰明」這類奇譚卸責;中國豬瘟已殺到門口,但照樣開放門戶,讓病毒襲港…其實這班狗官是否心中盤算著,讓香港的各項公共設施,如衛生、交通、教育等「有咁差做到咁差」,首先令大量專業人士「頂唔順」自動離開,配合中國在港的人口換血計劃。此外,支持填海計劃的人有沒有想過,單是增加土地,建造房屋,但醫院牀位、人手、設施依然故我,這還是一個適合人居住的城市嗎? 日前,有公立醫院醫生目睹急症室病人慘况,感嘆:「生命有如烏蠅、蟑螂般卑賤」。香港人,WHAT HAVE WE DONE TO DESERVE THIS?...

Read More

梁錦祥:九二共識爭拗好無謂 習總亮劍才是關鍵

所謂「九二共識」竟然成為近日中港臺三地嘴炮題材。這個題目可以做學術討論,歷史探究,政治分析…千頭萬緒,但歸根到底關鍵只在一點,就是北京有沒有足夠的震攝力量(包括軍事、經濟、外交等)令臺北當局就範。習近平未經深思熟慮,貿然提出以「一國兩制」統一臺灣,本已是政治低能,因為無論臺灣主流民意,執政民進黨,抑或在野國民黨都不可能接受這個條件;至於「九二共識」,蔡英文見習近平「鬆章」,如獲至寶,立即將「一國兩制」與「九二共識」掛鈎:「不要再講『九二共識』,因為這個名詞已被北京定義為『一國兩制』,不再有模糊的空間」。「一國兩制」與「九二共識」本無邏輯關係,蔡英文強行掛鈎,要求臺灣各政黨不講「九二共識」,近乎強辭奪理,但卻收宣傳之效。習近平如無辦法令臺北當局「改弦更張,重回正軌」,那反而令人覺得中國是隻「紙老虎」。問題是,此時此刻,習近平夠膽製造一個比九六年飛彈危機更嚴峻的臺海局勢嗎? 新上任的高雄市長韓國瑜日前説:「不要懷疑共產黨必須收復臺灣的决心」(當然他亦以「不要懷疑臺灣人民追求民主自由」為上一句話做「對沖」)。誠然,習近平在《告臺灣同胞書》四十周年紀念講話中補上一句:「不排除武力統一臺灣」。他又在一月四日的中共中央軍委會議上搬出大量套語之餘,要求共軍「做好軍事鬥爭準備工作」。這是否意味習總快要「亮劍」?較早前,一位名為羅援(從名字看知道他在「抗美援朝」時代出世)的「鷹派」退役少將叫囂説,美國最怕死人,擊沉美軍兩艘航空母艦,看美國怕不怕。「敵人怕甚麼,我們就打甚麼!」 翻查歷史紀錄,原來這位「鷹派」將軍其實很「鴿」,他一生從未打過仗,而且很可能在一九七九年中越戰爭時做了逃兵(憑藉家族背景)。他的態度也許反映出共軍的本質,愈表現好戰的就愈怕死。不過,他也確實點出了臺海局勢的要害:美國這隻攔路虎。 習近平的最新講話是否也像羅援一樣,一味靠嚇?去年四月,中興事件後,習近平又是召集專家發表講話,聲稱投放千億,不靠美國,自行生産晶片。結果如何?中興還是要接受「喪權辱國」的條項。還有中國晶片專家近期意外死亡。國産晶片取代洋晶片的日子還遠哩,而且那千億投資用在甚麼地方也是個疑問啊。 事到如今,即使蔡英文不能連任,朱立倫或柯文哲勝出二零二零年總統大選,承認所謂「九二共識」又如何?那並不代表臺灣會接受中國統一的條件。坦白説,中國在經濟及外交上向臺灣施加壓力,邊際效應愈來愈低。當然,習近平也不需要真打,他只需在某些地方顯示「亮劍」的决心和能力,例如宣布計劃封鎖臺灣海峽,已足以引證韓國瑜「不要懷疑共産黨必須收復臺灣的决心」那句話。 習總「亮劍」,代價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強烈反應。未有貿易戰之前,這個代價屬於可控範圍之內;有了貿易戰之後,這個代價就要重新計算了。萬一擦槍走火,「亮劍」變成真打,那就考驗羅援少將是真炮還是大炮。總而言之,爭拗有沒有「九二共識」非常多餘。文攻之餘,還需武嚇。習總若肯「亮劍」,基本盤是定下統一時間表及路線圖,否則所有講話都只不過是嘴炮。...

Read More

梁錦祥:華府劍指北京 習近平懵然不知

和美國總統特朗普不咬絃的「癲狗」國防部長馬提斯辭職,沙納漢走馬上任,署任防長一職。美國傳媒引述不願具名的軍方人員透露,沙納漢元旦履新首日,即向國防部高層表示,即使現時美國在海外有軍事行動(指敍利亞、阿富汗),但強調美國的戰略對手是「中國,中國,中國」。特朗普亦在二零一八年最後一日簽署「亞洲再保證倡議法」,當中承諾總統定期處理對臺售武,並鼓勵美國官員訪臺。中國外交部對以上消息例牌「強烈抗議」,但實際反擊美國行動付諸闕如,皆因仍在進行的貿易談判才是關鍵所在。不過,沙納漢的內部講話並非泛泛之談,有其深層政治意義,值得仔細分析。 首先,「亞洲再保證倡議法」中的對臺售武並非真正重點。美國最先進武器例如F-35戰機不會出售給臺灣,要賣的只不過是次貨中的次貨,其中一個原因是賣了給臺灣就如將軍事基密轉移給中國。美國對臺售武,北京固然會有強烈反應,但只是姿態而已。 沙納漢的內部講話就不同了。這是華府有意放料給傳媒,而又可以避免直接為講話負上政治責任的慣用手法。一般人或許以為沙納漢是老生常談,前任馬提斯亦有類似説法,其實不然。馬提斯離任前所憂慮的美國國家安全威脅是中俄並列,而沙納漢獨指中國,而且一連強調三次。較少人將沙納漢的背景連繫到這件事上。沙納漢並非行伍出身(事實上,美國國防部長一般由文官出任),任職波音公司三十年。而中國是波音的長期大客戶(有股票分析員甚至説波音股價波動反映美中貿易戰走勢),縱使他不是波音對華生意的操盤者或執行者,但憑他在波音的經驗,應很熟悉北京的談判策略和戰略意圖。再者,在特朗普的現存團隊中,已無個人意志可言。從這個角度看,沙納漢只是説出特朗普心中所想,但又不方便講的話(特朗普近日不斷強調美中貿易談判進展良好)。 這個有意放出來的內部講話的具體戰略意義是甚麼?沙納漢提到中國時是將敘利亞及阿富汗等美軍海外承擔對照起來,暗示只能任擇其一,意思是:要集中力量應付中國,就要將美國軍力從敘利亞及阿富汗中釋放出來。這點與特朗普較早時説「美國不能當世界警察」契合。 美國撤軍,敘利亞及阿富汗會否成為激進伊斯蘭武裝力量根據地,再策劃另一次九一一事件?看來特朗普並不擔心。相反,美軍從阿富汗全面撤走,擔心的是中國。阿富汗與中國接壤面積很少,但卻是提供武器給東突厥組織的可能通道。以現時北京對待維吾爾族人的手法,一旦武器流入新彊,後果很難想像。 敘利亞及阿富汗本是絲綢之路必經之處。習近平近年大吹大擂「一帶一路」,理應在這兩個國家如非洲般大灑金錢,建立政治影響力。但事實並非如此,原因是敘利亞屬俄羅斯勢力範圍,阿富汗則是伊斯蘭宗教力量所在,兩者均不容中國「插旗」。日前,中國駐巴基斯坦大使館公參趙立堅呼籲美國不要從阿富汗急撤軍,已暴露出中國的真正憂慮。 其實,美國也毋須在軍事上與中國直接交鋒,只需在後者的周邊地區動一動腦筋,習近平已經好頭痕。 梁錦祥...

Read More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