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Category: 癲狗編輯室

梁錦祥:一國兩制統一臺灣?發夢冇咁早!

習近平愈多公開講話,就愈暴露他和他身邊文膽見識之貧乏,文化素養之低落。習近平本人連讀稿也弄出笑話,「輕關易道,通商寬農」變成「輕關易道,通商寛衣」,只因殘體字的「农」似「衣」。最新的笑話是新年賀辭中用典只知其首,不知其尾,也不解其真義,就亂拋書包。該篇賀辭的開首是:「大家好,『歲月不居,時節如流』…」典出東漢孔融(正是「讓梨」給哥哥的那位孔融)致曹操信扎。這兩個「金句」的後續卻是「海內知識,零落殆盡」。用俗語繙譯,便是「識得嘅朋友都死得八八九九」。新年流流,廣東人聽到,都會講一句「大吉利是」。這就是習近平的水平。也難怪,聞説此人接受正規教育的時間只有數年。為了模仿毛澤東修辭技倆,畫虎不成反類狗,「舢舨充炮艇」,貽笑大方。以類近的水平,發表《告臺灣同胞書》,當然不單未能打動臺灣的人心,更為對岸蔡英文提供反擊的彈藥。 類近的政治文宣,讓我們先看看三十七年前,時任人大副委員長廖承志寫給蔣經國的信:開首一段是「經國吾弟 咫尺之隔,竟成海天之遙。南京匆匆一晤,瞬逾三十六載。幼時同袍,蘇京把晤,往事歷歷在目…」這封信名義上的私人通訊,但實際上是政治文告,並且內定在報章公開發表。稍後,臺北當局以蔣宋美齡名義回覆,以「承志世侄」稱之。尾段如下:「過去毛酋秉權,一日數驚,鬥爭侮辱,酷刑處死,任其擺佈,人權尊嚴,悉數蕩盡,然能敝帚自珍,幡然來歸,以承父志,澹泊改觀,養頤天年,或能予以參加建國工作之機會」。當中「以承父志」一句諷刺廖承志的名字。今天的兩岸政治文書能有這樣的機鋒嗎? 以廖承志名義發出的信(因他與蔣經國在莫斯科是同窗),內容不算精彩,論據亦屬共產八股,但起碼在文體(家書體),用辭(仿文言體),聲韻平仄等方面多加斟酌,毫不輕率,讀來鏗鏘有力。最重要的是,起草的人,審議的人,發信的人都知道當中一字一句的含義和來歷。今天洋洋數千字的《告臺灣同胞書》,幕後文膽,讀稿的人能有上一代人的文字修養嗎? 《告臺灣同胞書》的一句「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算是可堪玩味,因為它暗示,當臺灣人公開否認自己是中國人時,北京可以動武,因為他們已不是中國人;還是,無論臺灣人怎樣説,北京都視之為中國人,絕不動武。至於説「一國兩制」統一臺灣,真是「人唔笑,狗都吠」。成個香港畀你搞到甩皮甩骨,「一國」獨大,「兩制」蕩然,還好意思用來做「示範單位」。難怪有人形容為用「朱義盛」求婚。 這篇文告也暴露兩岸另一困局。半世紀前,國共之間在公在私存在千絲萬縷關係,亦敵亦友,今天視為仇寇,明日把酒言歡,份屬平常。這種微妙處境已不復再,類似蔣廖之間的溝通方式成為絕響。如習近平要嘗試説服臺灣人民,動之以情已無感性基礎;誘之以利則嫌付出太少,兼且多半「走數」,臺灣人民焉會上釣。 《告臺灣同胞書》味同嚼蠟,文采索然,讀來令人昏昏欲睡。習近平的問題是他的眼界時鐘停止在六十年代,自始之後毫無寸進。一句「我有一個中國夢」源於一九六三年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個夢」演説。習又不停説自己是「追夢者」。難道他不知道中文有「痴人説夢」這句成語?...

Read More

梁錦祥:逢九必亂?

入了新聞界這麼多年,養成了一個「壞習慣」:年頭時候看一看風水師傅,西洋占星師,財經演員,時事評論員怎樣預測當年政經局面。語不驚人誓不休,固然吸引眼球;説一些「阿媽係女人」的話,例如必有天災,名人死亡的預測亦無妨,皆因讀者公衆只視之為消閒資訊,不會當作生活的行動指南。對於二零一九年中國政局的預測,坊間以「逢九必亂」形容之。據説是因為今年是一)五四運動一百周年,二)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七十周年,三)六四事件三十周年。其它較平凡的「九」亦有:達賴喇嘛出走西藏(一九五九),鎮壓法輪功(一九九九),新彊維吾爾族人暴動(二零零九)。如是觀之,今年中國將有巨變? 讀舊報刊,時常有新啟發。手頭上有李怡編輯的一整套《七十年代》及《九十年代》合訂本(是網友送給我的,在此致謝)。該月刊一九八九年一月號的一篇重要文章的標題和導言如下:「(中國)經濟前景荊棘滿途 物價上漲和通貨膨脹冲了當權者對十年改革成就的歡欣感。搶購風潮勢頭不降,恢復票證、農民拒絕售糧,經濟前景不容樂觀…沿海戰略又被重提,黨內政要分歧忽明忽暗,鬥爭有升級可能。」後來事態發展又豈止「不容樂觀」,「鬥爭升級」!細讀該刋八八年底至八九年初幾期的重份量分析文章,大概已感受到這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氣氛,只是作者們都未敢將「中國將會爆大鑊」的想法公開寫出來。 二零一九年又如何?首先,中國經濟力量遠遠超過當年,當權者擁有監控社會的高科技也是八九年時望塵莫及的。即使是美中貿易大戰,中國各種經濟指標都出現下跌趨勢,在中國也極少觸及經濟實况,「唱衰」經濟的分析文章。不過,正因為是這個原因,我認為中國的潛在經濟及政治危機,較三十年前有過之而無不及。 習近平從共產黨統治中國數十年經驗得出的結論是:「防民之口,甚於防川」。言論自由是政治動亂的必要條件。他沒有讀過波珀的理論:科學真理只能透過持續的公平、公開辯論才能達致;同理,社會及經濟政策亦須如此,方能將錯誤降至最低。沒有人説中國經濟衰退,是否就代表中國經濟不會衰退?套用馬克思主義的陳腔濫調,這是「主觀唯心主義」。習近平口口聲聲説服膺馬列主義,連搬弄這些套語的能力都欠奉。或許他和智囊們都以為,真相也要「定於一尊」,只應由幾個領導人掌握,其餘都只能做「愚民」的角色。可是,他們忘記的是,獨裁者最終失敗的原因是,他們本以為谎言是説給愚民聴的,結果是最後連他們自己也相信了。「大國崛起」,超越美國本是一套麻醉國民的宣傳技倆,但説了一段時間後,連當權者也信以為真。二零一九年是考驗「大國崛起」是真是假的一年。 民眾之口可防,民眾之心又是否可知?身邊的人又是否「大奸若忠」?凡是一個高度壓逼性的社會,反對力量一旦爆發出來就有如火山熔岩,皆因平時的憤怒沒有途徑宣洩,連年累積。我倒不是相信甚麼「逢九必亂」,而是相信理性的科學分析,從人類以往的歷史經驗中汲取教訓。基於以上分析,我相信中國現時的極度腐敗管治制度將會導致一場非常大型的政治危機。...

Read More

梁錦祥:泛民不反對國歌法 還厚著面皮參加民陣元旦大遊行

二零一九年民間人權陣線元旦遊行的口號是:「香港未完旦,希望在民間」,具體訴求有六條:一)守護庫房,二)重啟政改,三)反政治打壓,四)堅拒二十三條,五)檢控梁振英,六)反對國歌法。針對警方向民陣表示,愛港力會去東角道參與元旦遊行,問民陣會否容許,民陣召集人岑子杰在民陣臉書上反問,「你們(愛港力)認同民陣哪項綱領?認同民陣哪項訴求?如果説不出,就不要裝作參與遊行…」。愛港力固然是政治小丑,無需理會,但岑子杰的詰問卻帶有強烈的反諷意味,皆因數周前,民主派召集人毛孟靜還公開表示,泛民原則上不反對國歌法立法。這很明顯抵觸民陣第六條訴求。按照岑子杰的邏輯,泛民是否和愛港力一樣,「裝作參與遊行」? 迄今,泛民對國歌法依然迴避核心問題,前言不對後語。數周前,我亦曾為此著文,稱泛民為民主老千。有人將拙文貼在毛孟靜十二月十七日網上直播(e+e度第四十四集)留言區。毛孟靜的回答是:「IF YOU CHOOSE TO PLAY DUMB IT’S YOUR CHOICE」(「如果你裝蒜,那是你的選擇」)。「裝蒜」的倒是毛孟靜本人,因為她不敢直接回應文中提出的質疑:一年前、十一月立法會九西補選前,泛民對國歌法的立場與他們的最新説法完全不同。毛孟靜自詡英語了得,那我就以一句拉丁文回敬她:「NON SEQUITUR 」。在這個語境中,以上拉丁句子的繙譯是「問非所答」。 毛孟靜還有另外一此方法掩飾泛民的轉軚,例如在臉書上張貼《大公報》的一篇文章:「『仇中』毛孟靜何必戀棧議席」,並TAG上一句:「連大公都講淸楚毛孟靜係反國歌法」。這樣揾大公報過橋的低級手法,今時今日重可以欺騙多少人?如果妳真的回到一年前泛民的淸晰立場,就應直接了當表示,反對國歌法是基本原則,不是反對國歌法刑事化,不是反對在立法會議員宣誓時奏國歌,不是糾纏在甚麼奏國歌時去廁所,聽電話是否觸犯法例這些枝節問題上。 我重申一次,民主制度就是要保障人民有不愛國、異議的言論自由。不能捍衛這個核心價值的,根本稱不上民主派。 毛孟靜也在節目中露了口風,泛民不夠票阻止國歌法。她為何不加上一句英文:「IF YOU CAN’T BEAT THEM, JOIN THEM」(不能打敗他們,就成為他們一分子吧」)?以前説過甚麼「拉布」,「必死的覺悟」原來只是用來呃選票的。 或許現有還有人仍是十足的鄕愿,認為批評泛民就是益了建制派。我要問這些朋友,現在泛民説「頂住」二十三條立法。依他們在國歌法的表現,到二十三條進入立法過程時,會否再次改變立場,不是原則上反對二十三條,而是不要二十三條這麼「辣」,找一條公衆可以接受的方案便收貨。他們又會不會説,既然反對都沒有用,不如只在修訂法案方面下多點功夫,反而是現實可行的折衷方案。事實上,類似的説法,部分泛民人士是曾經説過的。 元旦、七一大遊行已成為香港的政治圖騰。每年出來做一兩場大龍鳳,説一兩句動聽口號,站在遊行前列,作個V字手勢,捐款滾滾而來。翌日《蘋果日報》圖文並茂,大幅報道,到選舉時又有一班港豬投票。這樣的老千騙局幾時才會完蛋?...

Read More

二零一八:絕望之年

二零一八年年尾,連劉德華演唱會都冇得睇,要腰斬,你話香港重有乜希望?事有湊巧,UNCLE SIU英文抽水站二零一八年十大新聞金句的最後一句,便是劉德華在「明日大嶼」推銷廣告的起首一句:「你覺得香港重有冇希望?」,真是一語成讖。有看過《逆流大叔》的朋友,都會記得戲中潘燦良這位中佬,工作、家庭生活皆不如意,中年危機的小小安慰無非是幾張劉德華演唱會門票。這也寓意港人(特別是九七前成長的一代)的卑微要求。可惜,希望距離我們愈來愈遠,民間特首變成「填海華」,輸入優材變成黃牛黨,辛辛苦苦撲到了門票也要望門興嘆…「打波先至嚟落雨,連個天都唔鍾意我」(V.O.:「生命滿希望,前路由我創」)。據國際民際民意機關「蓋洛普」最新年度報告,香港的「希望指數」按年急挫三十五點,由去年的正十分,跌至今年負二十五分,成為全球最悲觀地區第五位。香港是名符其實的「絕望之都」。 二零一九即將來臨,「蓋洛普」對全球五十一個國家五萬人進行調查,問及「二零一九年會比二零一八年更好,更差,或是一樣?」。受訪的五百位港人中,認為明年會比今年差的,由去年同一調查的百分之二十二急升至百分之四十五。相反,相信明年會更好的由百分之三十二跌至百分之二十二。「希望指數」最低的國家依次為:約旦(負四十八分),黎巴嫩(負四十二分),意大利(負四十分),南韓(負三十分)。 「墊底」的中東兩國,人民悲觀情緒絕對可以理解。這個地區戰禍連年,過得了今天,明天也沒有保障,如何談得上希望。意大利政局混亂,並且北部聯盟有獨立運動,再加上來自非洲及中東的非法移民及難民問題為歐洲之最,政府束手無策。至於南韓,看慣韓星勁歌熱舞,如何相信南韓國民對前景悲觀?南韓經濟不差,但國民知道邊境不遠是一個擁有核彈的肥胖瘋子。要消滅首爾,一個按鈕,所有繁華迅間化為烏有。 和以上國家相比,香港沒有戰禍,較少大型天災,沒有難民湧入,為何港人會如此悲觀?調查只有統計,沒有解讀。不過,只要稍為留意時事的讀者都知道,香港近年自殺率(特別是年靑人)飊升,貧富懸殊愈來愈嚴重,各種公共服務質素,包括醫療、交通、教育等全方位急挫;大型公共工程中貪汚腐敗,比港英六十年代更瘋狂;來自中國大量移民蠶食本地資源,尤以住屋情况最多惡劣。面對這些問題,當權者本有財力及能力處理,但卻是以一種「外來政權」的心態,任由局面惡化,完全漠視港人福祉,甚至生存空間。 港人的痛苦不是面對山崩海嘯式的驟變,而是一種腐蝕性的爛,逐步沉淪卻無力挽回,有如末期癌症病人的鬥志消磨。 魯迅嘗引用匈牙利詩人裴多菲的一句話:「絶望之為虛妄,正與希望相同」。相反,悲觀的盡頭,或許就是達觀。徬徨之餘,不能滅聲,更應吶喊。絕望的結果,不應是意志消沉,自我毀滅,而應是「時日曷喪,予及女皆亡」。既然冇希望,倒不如「攬炒」一舖,睇吓邊個死先。 二零一九,即管放馬過來!...

Read More

梁錦祥:西方陣營已將中國主要通訊公司定性為間諜機構

路透社昨日(十二月二十七日)報道,美國總統特朗普正考慮最快下月簽署行政命令,禁止美國公司採購華為及中興的通訊產品。報道又稱,有關行動白宮已考慮超過八個月,並需啟動一九七七年定立的「國際緊急狀態經濟權力法」(INTERNATIONAL EMERGENCY ECONOMIC POWERS ACT OF 1977),賦予美國總統更多權力應付「特殊國家安全威脅」,包括管制商業行為。與此同時,英國國防大臣韋廉信對華為參與英國5G流動網絡表示「嚴重關注」。英國電訊較早時更表示,要將華為設備從目前3G及4G網絡移除。對於有關報道,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稱,不回應未經證實消息,但指美國等國家在無證據下指中國威脅其國家安全,是將正常科技交流政治化。同日,中國《網易科技》報道,華為輪值董事長郭平發表新年致辭時聲稱,公司今年預計銷售收入高達一千零八十五億美元,較去年增長百分之二十一。他説,近期極端不公平事件把華為逼向世界第一。 根據「國際緊急狀態經濟權力法」,美國總統可以在國家處於「不尋常且有極其嚴重威脅」情况下,宣告國家進入緊急狀態,禁止任何即將進行的交易,取消已達成的交易,以及凍結外國資産。特朗普亦可藉此全面限制中國對美國晶片、半導體,人工智能,5G流動網絡技術等戰略領域的投資。美國《紐約時報》早於今年初報道白宮開始考慮對中國實施有關法例,及後美國財政部國際事務部長塔博特證實此消息。屈指一算,事隔八個多月,消息再次傳出,相信白宮已接近拍板階段。路透社引述消息稱,行政命令大多不會點名華為、中興兩家公司,而是商務官員將命令詮釋為「限制在美國採用華為、中興生產的任何器材」。 值得注意的是,這條非常「辣」的法例還賦予特朗普凍結中國在美資産的權力。如果一旦擴及此範圍,則美中可以説是頻臨開戰邊緣。美國以往曾對北韓、伊朗、俄羅斯、委內瑞拉實施此法例。今次稍為不同的是,美國官方事前已展開大量輿論攻勢,指華為、中興涉及間諜活動。美國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今年四月發表報告時,中國透過華為、中興、聯想等三家電訊企業進行間諜活動。其後,英、澳等政府亦加入「反華大合唱」。換言之,整個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已將華為等公司定性為中國政府屬下的間諜機構,靜待時機處理。 盡管華府態度強硬,但美國盟友如英國亦有其難處。英國軍情六處處長楊格今年四月時直言,英國是否將華為產品應用於5G網絡上,陷入兩難局面。英國電訊首席網絡架構專家麥克雷承認,華為是目前唯一一家真正5G供應商。而且英國經濟近年並非強勁,脱歐之餘更不想得罪中國,令經濟雪上加霜。 面對中國的挑戰,美國及其盟友的關係也受到考驗。這是一場國際間合縱連橫鬥智角力的好戲。無論如何,未來六十日,美中貿易戰將會白熱化,具體經濟影響逐步呈現,結果甚至足以影響中國當前政局。 梁錦祥...

Read More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