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Category: 癲狗編輯室

梁錦祥:為何加拿大當局容忍中國留學生的囂張行為?

大國崛起的國力彰顯不單只在經濟力量,也在留學生及移民數量。中國有評論稱,假如沒有中國留學生,部分西方國家如英國及加拿大等的高等學府都要完蛋。財大氣粗。這些留學生不務正業,英語水平低落,甚至懷有政治任務,但對於當地政府,以上問題並不重要,皆因近年教育經費緊拙,中國留學生是各院校龐大收入來源,不能得罪。同是人口大國的印度,若論留學生的政治能量,焉能與中國相比。於是乎,當日前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士嘉堡分校一位名為CHEMI LHAMO女學生成為首位西藏裔學生會會長,本來小事一樁,卻引起該校近萬名中國留學生聯署要求罷免,原因不外乎該位女生與西藏獨立運動(或曰:「分離運動」)關係密切。問題是,若中國留學生今次行動升級而得逞(例如,以多大全體中國留學生退學回國作威脅),下一步要求校內審查教職員、學生有關藏獨、臺獨、港獨言論,甚至學術研究,加拿大當局又是否繼續視若無睹? 資料顯示,多倫多大學有約有一萬二千名中國留學生,是該校外國學生中佔比例最高。今次「選完唔算數」,其中一名中國留學生在微信發文指,當事人選前向很多中國留學生拉票,但當時他們不知悉其政治背景,「在不知不覺中把票投給支持藏獨的人」,CHEMI LHAMO當選學生會會長形同「把我們的學費貢獻給藏獨事業」,更傷害國際學生的情感與權益。在change.org網站已出現聯署,要求校方彈劾會長。執筆之際,已取得萬名聯署,相信很多就會達到一萬二千之數。估計全校中國留學生均參與聯署。 這次事件有若干疑問。首先,學生會幹事任免皆可循固定程序進行,若覺得被騙而投票,或投票程序出錯,應可訴諸學生會既定途徑解决,為何要在公開網站發動聯署,要求校方介入?其二,多大的本國學生對中國政治興趣有多大?漢滿蒙回藏各族之間的恩恩怨怨是否了然於胸?對獨立運動或分離主義會否有立場?網上連署行動會否令加拿大學生開始認識及關心藏人及維吾爾人處境?其三,中國留學生的迅速動員,是出於自發,同輩壓力,還是有「外部勢力介入」? 疑問的初步答案是,中國留學生的聯署壓力對準校方,而非游説同學,這個行為模式很有權術觸覺,豈是一般二十多歲的年青學子見識。再者,萬多名中國留學生是否每個都是「政治動物」,對分離運動恨之入骨?果如是,則應在投票前對候選人作BACKGROUND CHECK(如香港大學同學較早時所作的),怎會事後反檯?種種跡象看來,這萬多名中國留學生是「被組織動員」的,如不參與,必有後果。 當然,有這樣的現象,加拿大當局亦要負上一定責任。加拿大人不同港人,後者肉在鉆板上,任人魚肉,加國是主權國家,民主制度,對外來的政治干預竟然毫不設防。究其原因,不外乎缺乏「主場」概念,全面擁抱新移民,致使雀巢鳩佔。此外,領導人懦弱,懾於中國經濟勢力,即使現在有多名加拿大國民(包括外交官)遭挾持為人質,竟然無力斡旋,盡顯「底氣」不足之累。現在中國留學生之囂張,正是對多大校方,以至渥太華當局另一次政治考驗。...

Read More

梁錦祥:世界性灣區

「一次過性交易(含半年)」,這是我在羅湖橋以北常常見到的中文/漢語句子。在中國,公衆場合,電子及印刷媒體的語文都有法律規範,例如不能用正體字等。奇怪的是,既然國家領導人以「民族復興」為號召,當然應包括(不是「含」)復興中文,為何容許這些惡性歐化的語言汚染,何不立例禁止「性的泛濫」?流風所及,香港的官方文件及傳媒也是充斥著「優化」、「落實」、「打造」等詞𢑥,公衆漸漸習以為常。可是當林鄭月娥説,中央日內公布粤港澳大灣區規劃綱要,盼建世界性灣區,立即成為民間取笑對象。「 世界性灣區」一語,專欄作家陶傑繙譯為「THE WORLD’S SEX BAY AREA」。若論「THE WORLD’S SEX BAY AREA」,當以東莞掛帥,澳門次之,粤港只能叨陪末座,又幾時輪到林鄭出聲。香港有的是演藝人材,對「世界性灣區」貢獻僅及於拍一套名為「SEX AND THE BAY」的電視劇,媲美美劇「SEX AND THE CITY」,於願已足。 若將「世界性灣區」改為「世界級灣區」,則可作較嚴肅的討論,其假想對象當然是矽谷所在的三藩市灣區。林鄭月娥昨天(二月十二日)早上在出席行政會議前向記者表示,大灣區建設已提升至國家戰略層面,中央領導希望粤港澳能尋求創新突破,將大灣區建設成世界性高水平的灣區。在「國家戰略」這些政治套語的背後,具體意思是「呢壇嘢係老細(習總)落ORDER要做,有AGENDA,老細會𥄫實睇吓我地交唔交到功課。」很不幸,如果北京「希望」粤港澳大灣區能與三藩市灣區,我只能説:「發夢冇咁早」。中興一役,美國佬只需禁運晶片,成間公司即時跪低;制裁華為,北京全無還擊之力;半年前説投放二千億人民幣開發國產晶片,現在隻字不提…港人慣於「HIGH TECH HI 嘢,LOW TECH 撈嘢」思維,那有時間陪你「尋求創新突破」。 林鄭同時指出,「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不會如施政報告般,有幾百項措施可立即「落實」執行,好多都是大方向。問題是,既然只有「大方向」,為何不等到有具體措施才公布?答曰:這是中國官場文化,一味要吹到有咁大得咁大,因此「大灣區」的「大方向」一定要先行,「小細節」能否跟進是後話。 更重要的問題是,有了大灣區,還需要「一國兩制」嗎,還需要「獨立關税區地位」嗎?材鄭説,香港是在「一國兩制」原則下參與大灣區合作,強調香港不會因此被弱化。至於「獨立關税區地位」嘛,林鄭無權置喙。而且美中貿易談判進入殘局階段,一旦談判破裂,香港「獨立關税區地位」危危乎矣。再者,以目前的國際形勢,「一國兩制」有沒有「走樣」,是否名存實亡,也不是習近平説了算數。歐美陣營總會插一兩句嘴。 對於香港人而言,甚麼「大灣區發展規劃」,「機遇」都是多餘。重點是會不會有更多的中國人以各式各樣的名義來香港?街上會不會有更多的中國丐幫?這些疑問林鄭倒是回答了:「料(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帶來更頻密人流」。換言之,北京領導人是要逼爆香港才甘心。逼爆之餘,港人還要問,香港的財政預算日後是否「溶入」大灣區?香港龐大的財政及外𣾀儲備又如何被「規劃」?不要擔心,相信以上疑問很快就有答案啊。無論如何,大灣區總是有好處的:既然日後大家都是「大灣區人」,那麼「家庭團聚」就不必在香港這個小小的城市,在大灣區圍聚便可以了。...

Read More

梁錦祥:特區政府包庇中資機構劣質工程

究竟是在港中資機構大,還是特區政府大,這個問題我也説不清楚。從現實行為看來,似乎是中資機構大一點。傳媒連續數日報道,耗資千億,用香港納稅人的血汗錢建造的港珠澳大橋,其總承建商中國建築工程(香港)有限公司缺失大量工程文件,遭揭發後「補回」,部分文件事隔兩年後才「補簽」。正常情况下,這種事件應已涉及刑事成分,但奈何主角是在港中資機構,因此路政署的反應竟是,事件只是遲交文件,「不涉及工程質量問題」,並「敦促」其改善。一家「私營」機構違反法定程序,監管部門竟然為它説好話,而非訴諸法律或進行調查,已是政府嚴重失職。不用「懲罰」,寄望「敦促」,這些中資公司焉會改善?現在香港的客觀現實是,大小公共工程任由中資工程公司鍾意點起就點起,政府相關部門放棄監管責任。背後的政治原因明顯不過,就是任由中資公司在港「掠水」。 路政署前晚(二月十日)聲明指,工程顧問公司奧雅納駐工地工程人員去年七月底向該署報告,中建未有依照合約,依時提交逾萬份「檢查及測量申請表格」(RISC表格),佔涉事合約近三成。這聲明又説,該署已聘請獨立顧問公司審視有關紀錄,並抽查電腦檔案及與工程人員會面,確認工程顧問有進行監督,亦未發現虛假文件。可是,《明報》昨天(二月十一日)報道卻引述消息人士透露,其中一份「補簽」RISC表格顯示,承建商在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四日完成紮鐵工序,表格是在二零一八年八月,即大橋通車前夕才由另一位工程師「補簽」(負責該工序的工程師已離職)。如此一塌胡塗的文件處理及監管,已足以令人極度懷疑施工質量及造假。再者,大量「補簽」文件是在通車前夕才臨急臨忙做的,路政署很可能根本沒有查證是否由負責工程的相關人員簽署。 工程業界評論該事件時相當「厚道」,將之形容為「奇怪」,「有少少匪夷所思」,指RISC表格一式多份,地盤監工、顧問公司等均有存放。換言之,如果沒有簽署,所有牽涉在內的人都知道,根本沒有可能遺漏,而路政署也責無旁貸。因此,整件事的合理推斷只會是,這不是單單行政失誤,漏簽文件那麼簡單,而是一個共同串通的違反程序做法,並得到特區政府默許。至於有没有牽涉大規模貪污,如有的話,這些錢又去了哪裏,只要稍有常識的人都估計得到。 由港珠澳大橋到沙中線的工程問題,中國劣質文化已在香港專業界生根,工程界是重災區,特別是香港工程師學會在沙中線事件的表現,可稱之為「道德淪喪,專業之恥」,只剩下個別會員零星抗議。這些在港英時代培育的專業人士,今天只為幾個臭錢,或者怕「冇得撈」,出賣良心、專業道德,簡直是衣冠禽獸,斯文敗類,香港之恥。 我也不會將事件單單看成是專業界的腐化。沒有特區政府的默許,這種事情是不會如此猖獗,發展的速度也不會這麽快。由於其根源在於政治,單是呼籲専業界重拾良知已是空談。問題是,當一旦大型基建出現事故,受害人、傳媒、公衆能否以最堅毅决心,追究到底,查出真相,揪出幕後主腦並繩之於法,挽救香港的専業水平?...

Read More

梁錦祥:十個公立醫院病人中至少七個是R或M字頭

香港公營醫療系統爆煲,前線醫護人員訴苦,他們竟然成為被質疑的對象,這是香港另一荒謬之處。繼屯門醫院心臟科醫生黃任匡呼籲叫停每日一百五十個單程證後,威爾斯親王醫院放射治療師吳志傑亦公開指出新移民是公立醫療系統爆煲主要原因。他説,有人質疑無數據證明以上説法,「好多嘢叫『常理』。你需唔需要證據證明你阿媽係女人呀?我攞支針拮你,你話痛,有冇證據證明呀?新移民係唔會病㗎?係咪神仙嚟㗎?」像吳志傑這類前線人員就能夠具體指出,在進行醫療程序前,須核對病人姓名及身分證號碼。依他所見,現時十個病人中,約七至八個身分證號碼是R或M字頭,而他們大多操普通話或鄕音粤語,英文姓名用普通話拼音。吳志傑的要求簡單直接,就是:立即煞停單程證。像黃任匡和吳志傑,他們是冒著被指「歧視新移民」的罪名而作出以上言論的。 很奇怪,有足夠權威回應前線醫護人員訴求的本是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陳肇始及醫院管理局,但他們都選擇隱形。反而塘邊鶴,像在大學教地理的,從事社運的,未在公立醫院服務過,甚至任何醫院服務過的,就侃侃而談,説甚麼人口老化、公立與私立醫療系統資源分配失衡。似乎在這些人眼中,前線醫護人員彷佛都是白痴,對整體醫療系統狀况一無所知。嚴格來説,這些塘邊鶴只能用一些基本數據和簡單邏輯推理去詰問黃任匡和吳志傑,充其量也只能質疑,而非推翻有關其言論。當然,塘邊鶴還可加多一點誅心之論,例如説「新移民是公立醫療系統爆煲之源」的人(包括醫療專業人士)有政治AGENDA。可是,在這個問題上,塘邊鶴律人寛己,又沒有像要求人家般,提出證據證明前線醫護人員有具體政治企圖。我想,這才是對現在在公立醫院奮鬥的前線醫護人員的最大侮辱。 除吳志傑,還有公立醫院護士朱慧芳説,現時公立醫院病牀使用率高達百分之一百三十,一間病房只有兩個護士及一個離務人員,照顧六十名要抽痰和插喉的嚴重病人。由於密度太高,現時病房已沒有「感染控制空間」,換言之,傳染病容易在病人之間傳播,而事實上不少醫院已爆發院內感染。她反問,但政府仍以「人道」或「家庭團聚」為由,堅持每日輸入一百五十個(中國)新移民,「係咪用香港人嘅生命去交換呢?係咪要用醫療品質去交換呢?如果我們本身都不能保證自己的生命,基本的生存,我們如何去幫助其他人?」 宏觀點看,朱慧芳的話還可以改為:「係咪要香港人的整體生活品質去交換呢?」若説公立及私立醫院資源分配失衡,那是否説私立醫院很輕鬆?當然也不是,只不過,私立醫院不像公立醫院般來者不拒而已。再説,地鐵的擠逼、住屋的緊張,無時無刻都在「證明」這個城市已經OVERLOADED。 「家庭團聚」已經成為特區政府的MANTRA(咒語)。每逢被問到一百五十個單程證問題時,上下官員必唸此咒語,一唸就靈。若時間許可,再補上一句:「歧視新移民」作反擊,連消帶打。不過,有不少人開始醒覺到,現在被歧視的不是新移民,而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

Read More

梁錦祥:「中國製造」是全球公害

新春伊始,首先向讀者拜年,祝各位己亥年事業進歩,財運亨通。話雖如此,在這個年頭,想善頌善禱既非易事,選一個令人心情愉快的寫作題材亦難,事關周圍發生的事情大多不如意,有些甚至是驚心動魄。吉林長春長生兒童疫苗出事短短半年,中國又爆藥物恐慌。上海新興醫藥股份有限公司生產的逾萬劑靜脈注射人體免疫球蛋白受愛滋病毐感染,目前已知有一百五十問題針劑流入河南鄭州(但未知是否已注射入人體)。該公司似乎要在新春期間給大家開個玩笑,在前日(二月六日)聲明説:「如此優秀的一家公司怎麼會生產出有問題的産品?請各位廣大消費者放心使用我們的免疫球蛋白,如果出現感染艾滋病的情况我們會全額退款」。這家公司好像認為感染愛滋病毒和感染傷風菌分別不太,「全額退款」已是仁至義盡。看了這些新聞,完全明白中國人蜂湧到香港醫院、診所看病打疫苗的心態。 據説,新興醫藥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央企業(簡稱「央企」),隸屬國務院。該公司生產的藥劑抗體成份可提高免疫力,用於重症病患者或免疫缺陷患者,主要成分來自人體血漿。專家估計,污染來源很可能是「原料」血液。換言之,採集血液中有愛滋病毒,但生産過程未作檢驗或覆檢。竟然又有中國專家説,使用該藥感染病毒的風險很低。聽起來與工程專家聲稱沙中線紅磡站月台支撑螺絲未上好仍不影響結構安全的言論,實有異曲同工之妙。 翻查歷史,二十多年前,河南省政府發起血漿經濟,動員農民賣血漿,該省百萬農民加入「賣血致富」運動,由於使用不潔設備及方法,造成大規模愛滋病毒交叉感染。諷刺的是,該省官員如李長春等日後官運亨通,反而強烈譴責此次事件的高潔醫生則被逼流亡美國。若再連結坑渠油、假奶粉、假疫苗事件觀之,則所有幕後主腦均穩如泰山,告密者或揭發者或被殺,或坐監,或流亡。這是「中國製造」的通例。 聞説香港的公立醫院也開始輸入中國產品。假如將來因此而出事,香港病人又可向誰索償 -至少不應止於「全額退款」吧? 「中國製造」吊詭之處是在某些領域上,它處於世界前列,例如第五代流動通訊、登月工程、高鐵等;但在與民生有關的項目,它總是停留在二十世紀中葉,毫無寸進,例如一支原子筆的走珠。或有論者反駁,前者都是從先前國家中偷回來。不過,即使如此,既然前者可偷,為何後者卻甘於落後,甚至成為官員貪污温牀?其實,只要熟讀美蘇冷戰歷史,就會知道蘇聯可以和美國在太空科技上較勁,但永遠造不好一條簡單的牛仔褲,即消費品。中國自所謂「改革開放」後,積極投入國際市場,但其背後的戰略意圖只是取代美國霸權,生產輸海外的消費產品亦如是,而非以改善人民的生活品質為最終目的。因此,中國的科技、經濟發展極不平均,凡有利於中國爭霸的,例如晶片,動輒投資千億。與爭霸關係不大的,例如奶粉,到香港買便可以,反而現在老子有錢,財大氣粗… 這樣的發展模式可以持續嗎?如果可以,我看過的經濟學教科書都要重寫了。 梁錦祥...

Read More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