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Category: 癲狗編輯室

關於馮仁釗(及曹仁超)

本文要回答一個重要問題:《癲狗日報》網上版是否需要財經消息和股滙評論? 我首先從報紙版談起。《癲狗日報》創刋時沒有財經版,但由於頭炮銷路甚為理想,加紙的決定很快便實行。新的內容往哪裏找?金融財經新聞很明顯是首選。這裏還有一個大環境配合,在九七年主權移交前夕的大牛市,讀者對這方面資訊仍有一定需求。正如其他《癲狗》版面的情況一樣,供稿人選無論風格和立場都要和報紙主體配合,簡言之,就是既「寸」且辣,讀者看得過癮,否則就是浪費《癲狗》版面。 於是就有了「馮仁釗」(意思是否「逢人見到都眼眧眧」?)。這當然是筆名,真身就是現已回到加拿大溫哥華定居的黎則𡚒(Q仔)。黎兄近年對本土派語多嘲諷,和我們的政治立場日見分歧,但這並不妨礙我回顧往事。 在這個圈子中,黎則奮是我最早認識的人,始於八十年代初。那時他在《年靑人周報》有專欄(同期亦有陳雲),有一次他説《文化新潮》月刋復刋,我只是他的讀者,素未謀面,但卻不避冒昧,寫了一封數千字的信給他,過了約一星期竟然收到他的來電,邀請參加籌備《文化新潮》的非正式會議。及後,我為這份月刋做了平生第一個新聞報道,訪問新當選區議員的托派人物陳昌。以上這些人,包括陳雲、陳昌,以及《文化新潮》編輯會部分與會者,我在數十年後輾轉重遇或共事,可算是人生奇妙之處。更神奇的是,前年我到加拿大多倫多與網台聽衆見面,收到的禮物是刋載我處女作的那本《文化新潮》,喜悅心情難以形容,也欣賞多倫多朋友的心思,在此要再次多謝他們! 至於「馮仁釗」,當然是毓民約稿的。黎則𡚒應付這個專欄綽綽有餘,皆因他毎天炒股,熟悉股市行情,而且言無不盡,洋洋數千字間或針砭時弊,或提供賽馬貼士,的確配合了《癲狗》風格。他的賽馬貼士有時甚準,有次提供一條冷門3T,結果一位報販投了注,派彩十多萬,打電話上《癲狗》編輯室致謝(不過黎則奮自己冇買到)。 此外,黎則𡚒也帶了幾位朋友坐陣《癲狗》財經版,如施仁醒和容樹堅,都是一時之選。施兄近年仍然活躍網上,最近加盟MIHK網台擔任財經節目主持。至於容樹堅,經歷更為傳奇,九七股災,眾人皆輸,但他以獨到眼光沽空港股,一役淨賺五千萬,只可惜後因癌症病逝。 以上的事都說明,《癲狗日報》網上版如果要增設財經版,物色合適人選編寫並非易事,現時香港經濟結構和股市情況與二十年前不可同日而語,要保持《癲狗》風格作評論,得要花點心思。但我可以保證,人選已在物色中,希望短期內成事。...

Read More

No Money No Dog

講錢失感情,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所以今日要講讀者月費計劃,這也是應技術總監要求而向大家呼籲的。 首先,《癲狗日報》網上版的收費模式是預繳:如讀者今日(三月二十七日)繳交月費,那是四月的月費(每月港幣二百元,繳付方式很方便,亦多元化,可在網上、銀行戶口入數,也可以親自到普羅政治學苑)。《癲狗》三月十八日創刋,如果閣下一直有閲讀我們的的報道和評論,但仍未繳付月費的話,我誠心希望您能出一分力,令我們可以繼續奮鬥! 至少在三月份已繳交四月份月費的朋友,可獲贈癲狗丅裇一件或於四月舉行的《癲狗日報》網上版創刋酒會席券一張。小小心意,不成敬意。當然,贈品及席券有限,先到先得,送完即止。 平心而論,今日報紙的收費模式與二十二年相比不可同日而語,互聯網興起令用者有心理前設,所有資訊都應該是免費的,除非是有可能令人一夜致富的財經資訊,又或者是針對部分男性讀者的色情資訊,否則談不上甚麼「收入模型」。幸好毓民及兩位網台賽馬節目同事「孭起」馬經版,而且戰績彪炳,頗有當年報紙版馬經的功力,看來應該是我們「收入模型」的基石。 因此,當年創刋號癲狗編輯室一句「寸過馬撚」的標題:「絕不減價 唔買罷就」,我今天就只能降低調子地說:“No Money No Dog”。如果以一個稍為不倫的比喩去比較,當年是紅館演唱,「唔買飛,冇得睇」,現在則是榕樹頭賣武,表演完畢之後圍觀者打賞。如果「打賞」不足以維生,翌日就“No Show“。 有人會問,如果是這樣,為什麼還要做?問案很簡單:身為香港人的使命感。「遍地哀鴻遍地血,無非一念為蒼生」。香港正面對自二戰後的最大挑戰,二十三條立法逼在眉睫,雖然大部分人仍在鐵屋中昏睡,我們這些資歷較深的新聞工作者責無旁貸,就是以我們的知識、經驗和實際行動去捍衛僅餘的言論自由。我們亦清楚,昏睡中的人被吠醒,未必心存感激,甚至遷怒於我們,但甦醒最終必定帶來改變,有改變就有希望。...

Read More

假如黃秋生是個報人…

上星期講譯名和標題,今日談《癲狗日報》專欄。 副刋専欄是中文報章的特色。以英文報章為例(特別是英國報章),星期日副刋是重頭戲,篇幅和內容都很豐富,而且大報的做法是另聘一組人編寫,如果是評論文章,以每星期一篇名家長文為主打,中文報紙則擅於組織大量作家,每天以專欄形式和讀者見面,字數以千字為限。好些報紙曾以專欄馳名,甚至「孭起成份報紙」,意思是讀者花錢購買報紙的主要原因不是為了新聞,而是追看專欄,我自己印象的是故人趙來發當年編輯的《信報》副刋(有現任教於教育大學的呂大樂寫專欄,欄名好像是「文化失言」)。 名人寫專欄是較容易吸引讀者的方法,但名人之所以有名,通常是因為社交活動多姿多采,或工作繁忙,要他們動筆也不容易。當年《癲狗日報》當然不會例外,毓民以自己的江湖地位和社交網絡「碌咭」,作者陣容強大,副刋專欄精彩紛陳。毓民以政論見稱,政評作者當然鼎盛,令人驚喜的是,娛樂版的專欄作者竟然有黃秋生和阮世生。 阮世生是名編劇,文字功力自不待言,至於黃秋生,令我驚喜之處看到他不為大衆所知的另一面。我的意思不是我和他有私交,當年只有在娛樂版編輯皮亞離職後,才與他在電話中略談一下專欄的內容而已。 秋生令我最印象的是他的字體,秀麗端莊,很整齊。我沒有機會問他,但估計他花在這千字專欄 的心思不少,甚至可能賸寫一次才交稿的(我的推測是有根據的,因為另一位才子的稿,字體較為潦草,改的字句也多,看得出是以高速寫作),所以絕對不是敷衍毓民的。 更令我佩服的是,他用語間或粗鄙(例如諷刺董建華的「祖國好,香港好,X你老母」),但對正寫的態度相當嚴謹,例如在第一天的專欄已用「畀」,而不用「俾」。他喜以粵白入文,偶有粗口(「撚」)。對此,毓民早有批示,「成份癲狗,只有黃秋生一個准寫粗口」。可能是這原因,很多人忽略了一點,黃秋生其實可以寫到水平很高的政論和社論(當然大家不一定同意他的觀點)。那個時候,我總在想,假如他不是投身演藝事業,而是報業,他定會當上總編輯,而我們也會損失了一位影帝。...

Read More

原來有人在網上拍賣癲狗日報

癲狗有價。近日在網上複查一些《癲狗日報》資料,發覺原來有人在某著名網站拍賣四份舊報紙,標題是黃毓民癲狗日報齊拍,網頁內「商品資訊」説:癲狗日報1996年7月29日黃毓民「日本軍艦悍然開赴釣魚臺」「梁振英籲整合新移民身分」;癲狗日報1996年8月1日黃毓民「香港記者北上接受中共洗腦」「劉曉波無懼再被中共監禁」;癲狗日報1996年8月12日黃毓民「民主黨拒絕與魔鬼握手」「每日狗噏-梁振英」「前綫指中共欽定特首」;癲狗日報19996年8月15日黃毓民「中共打壓民間抗議日本活動」「中共腐敗令人側目」。以上「商品」標價為港幣五十九元正,已經售罄。 查《癲狗日報》當年售價為港幣五元,四份合共應為二十元。物主放售,升值近二倍,利潤豐厚,自不待言。商品資訊每份例必標明「黃毓民」,說明這三個字是賣座保證。幾份舊報紙,物主不是擲掉,或是拿來「墊煲底」,而是保存起來,後來在網上拍賣,無論我是不是當時《癲狗》總編輯,也值得一寫(事實是:四張報紙的頭版標題都是我起的,每日狗噏是我選的,證明後來成為689的梁振英前後至少狗噏了二十二年!) 我的記憶力不錯,雖然沒有報紙在手,但仍然記得內容,特別是「香港記者北上接受中共記者洗腦」一條,有與會記者私底下向我們的同事投訴,標題與事實不符。不過,我卻很有信心,即使他們自以為沒有被洗腦,但參加了這類硏討會,而不作任何當面批評,實際上已中了中共的統戰圈套。他們也不明白,洗腦毋需一次完成,潛延默化不著跡更有效。 另外一個較少人注意的是:我們堅持用「身分」而非「身份」(有關這個「有人字邊」和「無人字邊」的爭議,由於較複雜,篇幅也長,留待日後有機會再談)。這也屬於House Style的範圍,我希望《癲狗日報》網上版能延續下去。 我們也要指出,上述四份不連續的原裝印刷本,我們現在都沒有收集到,所以緊急呼籲所有收藏舊有《癲狗日報》的朋友,立即聯絡我們。...

Read More

懷念癲哥(及堅哥)

有《蘋果日報》堅哥(當年《蘋果》老總),才有《癲狗日報》癲哥,所以先談堅哥,後談癲哥。 堅哥是葉一堅,好像已經退休。香港兩張銷量最高報章《蘋果日報》和《東方日報》,他都擔任過總編輯,是報業前輩。我好像沒有和他見過面,但他當年在《蘋果》的專欄「堅哥與你」,我時有拜讀,那時這樣奔放風格,講述編輯室内部情況的欄目不多,所以大受歡迎。有些至今印象猶新,例如他用「必厨」來形容徐詠璇。後來老闆要他寫社論,他在不太願意之下寫了一兩篇,最後一篇是除了最後一句自己寫之外,整篇都是引述另外一篇文章的。這篇社論也照樣「出了街」。以後也沒有見他的社論。「堅哥與你」寫了一段時間也因為事忙而終止。這樣瀟洒的總編輯,我當時心裏十分欽敬。 癫哥不是葉一癲,是後來成為著名影評人的皮亞。癲哥入《癲狗》的時間比我早。據說,「癲哥與你」的靈感來「堅哥與你」,正所謂「你有堅哥,我有癲哥」,相映成趣。文筆方面,癲哥資歷較淺,但個人認為是青出於藍勝於藍,除了早段一段適應期之外,同堅哥完全有得揮。我最印象深刻的是,那次《凸周刋》出版人梁天偉被砍手,翌日他的專欄標題是「毓民隻手」,全篇不斷提及毓民隻手,聽聞令黃太看得心驚肉跳。那份黑色幽默和自嘲,又恐怕只有《癲狗》承受得起。 除了專欄外,皮亞兄也獨力編寫的兩大版娛樂版,與其他人力豐厚的娛樂版相比毫不遜色,標題更盡顯癲哥本色,成為報紙一大特色(我稍後在「那些年的癲狗」將作回顧)。 皮亞兄後來另有高就,而且成績不錯。我們偶爾在街頭相遇,由於時間倉促,都只是寒喧數句,鮮有懷緬共事的日子。 在這裏提及癲哥的原因是,今次《癲狗日報》網上版,我們完全沒有想過要做娛樂新聞。原因不證自明,因香港娛樂圈已死,娛樂八掛新聞全無叫座力,但有沒有人用政治經濟角度看這個問題,例如電視台發牌問題、電影圈自我審查以至港産片缺乏特色,以至香港藝人因言論遭全面封殺等⋯⋯...

Read More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