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Category: 癲狗編輯室

人渣689

落了台,缺乏政治能量的梁振英,除了語言偽術之外,還剩下些甚麼?梁振英三女兒梁頌昕二零一六年三月涉嫌違反香港機場安全檢查須「同行同檢」規定,經過長達兩年多訴訟,高等法院昨日(八月二十三日)裁定,提出司法覆核的機倉服務員勝訴,算是還了空姐一個遲來的公道,但無追究違規人士,政治意義不大。只是天生好鬥的梁振英,繼續發揮其語言偽術本色,指空姐「興訟是政治行為,不是航空安全問題」,已到了横蠻無理的地步。轉移視線本是689的慣用技倆,但由「安檢」轉移到「政治行為」效果不顯著,於是他在同日在網綕發文重提外國記者會(FCC)會址租金問題。由此可見,他視狙擊FCC和「港獨」為護身符。可是,黔驢之技,焉能再施?他現在心裏可能盤算著,如何避免步另一位前任特首曾蔭權的後塵。 九一一之後,「同行同檢」本是任何一個機場的保安常識。機場第一次安全檢查,行李與物主乘客必須在場,否則行李內有炸彈或違禁品,如何追究法律責任?由地勤人員越俎代庖,手持行李過安檢即是將責任推給他們。為了補救某些權貴子女的小學雞行為,為了這些權貴的面子,人為地製造香港機場的保安漏洞,單是這一條已罪無可恕。無奈航空公司職員一介平民,無權無勢,據理力爭還遇上機管局鬼祟修例。機管局此舉擺明專為689度身訂造,以免他受牽連。換轉是其他國家的機場管理層,犯同樣錯誤早已鞠躬下台! 梁振英指訴訟是「政治行為」,公衆真是願聞其詳。難道他暗示航空公司職員都是「黃絲」?他不談自己有沒有做錯,反而轉移視線,指「二零一五至一六年間有五百多宗類似個案,是慣常做法,並非特權」云云。他無列舉這些個案的具體內容,但如果真是「慣常做法」的話,梁頌昕的行李早已放行,何須勞煩他本人親自致電機場前線人員,還要對方尊稱他為「梁特首」。如果這不算政治施壓,甚麼才是? 「有權不用,逾期作廢」。今日「梁特首」已非特首,是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副主席,屬國家領導人之一。實際情况是這位國家領導人早已被習總及前下屬林鄭月娥SIDELINED,大灣區鴻圖大計冇預佢,變成政治獨居老人。 成為政治獨居老人本無不妥,但此人之前作孽太多,加上UGL五千萬一事一直縈繞不散,他不得不找尋一把政治保護傘。FCC邀請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演説,他視為機不可失,初時還以為FCC會址租金只是「象徵性」,結果即被「踢爆」。他又説五十多萬月租不是「市值租金」,FCC享受特權…但現任特首林鄭月娥已表明,FCC會址及租金不是問題,為何他還咬著不放,原因簡單不過,就是要證明林鄭反獨不力,他才是「掃獨急先鋒」,習總應讓他回朝。 「如要反獨,現在政府的力度不夠,必須要盡快立二十三條」,這是689集團的最新宣傳策略,難怪近日某報社論和某些組織都以此為題,大造文章。不過,林鄭和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同聲表示,現在二十三條立法未有時間表,明顯是唱反調,反擊逼宮的勢力。 以建制派目前的議席數目,二十三條在立法會通過當無意外。問題是,大氣候變化不是特區政府能掌握,假如美中貿易戰,美國加息,香港經濟衰退,樓價下跌等與二十三條立法扯在一起,結果會如何? 八萬五是一個大教訓,只可惜有些人心懷不軌,唯恐天下不亂。 梁錦祥...

Read More

馬哈迪帶頭對抗大中華帝國主義

本欄上周預計: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訪華將與北京攤牌,但原來老人家比我想像的更激,在中國土地上,與中國領導人言笑晏晏之際,夠膽劍指大中華帝國主義,表明反對「新殖民主義」。馬哈迪厲害之處是在本周一(八月二十日)的聯合記者會上,當著中國總理李克強面前説這番話:「我們要謹記,各國發展速度不一,我們不希望見到新殖民主義出現,窮國不能與富國競爭,因此我們需要公平貿易」,面對這尖鋭的不點名批評,無論是李克強或習近平都只能默不作聲。馬哈迪略施小計,全長六百八十八公里,估計造價一千五百六十九億港元的馬來西亞東海岸鐵路計劃就此剎停。可憐香港無力反抗「新殖民主義」,短短一條高鐵香港段(二十六公里),造價已近千億港元,未計維修營運開支,而且分分鐘可能滲水,港人只能「硬食」。馬哈迪也不會像林鄭月娥那般無恥,説鐵路有很多INTANGIBLE BENEFITS。 馬哈迪很有性格,明知馬來西亞近年經濟增長,大部分倚頼中國投資,要不是中國的照顧,馬來西亞早就完蛋了,仍然挺直腰骨去北京「講數」。須知道,習近平可以隨時發狼戾,向馬哈迪亮劍,一夜之間撤走所有中國投資,親近新加坡、泰國等東盟國家,孤立馬來西亞。結果中國沒有這樣做,官方傳媒還要粉飾太平,説甚麼中馬繼續發展友好關係,馬來西亞支持「一帶一路」。事實是,馬哈迪不支持「一帶一路」,並且帶頭反抗新殖民主義。 説到底,在國際關係方面,中國以強凌弱,欺善怕惡。對於弱小的臺灣,全面封殺其國際生存空間;面對美國,連屁也不敢放一個,中興通訊「割地賠款」的喪權辱國條款照簽無礙。美國總統特朗普不喜歡「中國製造2025」,立即不敢再提。馬來西亞不是強國,幸好還有足夠天然資源,加上一點骨氣,前朝政府與北京當局簽下的「不平等條約」,據理力爭後一筆勾消,中國也莫之奈何。 反觀香港,近年豆腐渣大小白象工程,全部由中資公司引入,特區政府全面配合,部分政府官員亦可與馬來西亞前首相纳吉比擬,為新殖民主義作開路先鋒,協助掠奪本地人民財產,當中有少利益輸送真是天曉得。 執筆之際,消息傳來,臭名昭著的禮頓公司又牽涉沉降事件:據《香港01》昨日(八月二十二日)報道,中電營運的屯門龍鼓灘發電廠,用作儲備石油的油鼓左邊的一幅三米高圍牆,沉降二十八毫米,油鼓與油鼓距離只有八米。附近打樁工地沉降更超標,中電曾下令停工三個多月,而承建商正是禮頓。 禮頓,你的名字是沉降! 奇怪的是,中電於四月尾書面通知屋宇署事故,並於七月初獲屋宇署批准,分別放寛沉降上限至五十三毫米及六十毫。這樣的重大事情,屋宇署竟然隱瞞至今!究竟禮頓公司是何方神聖,特區政府處處包庇,連要求它向公衆交代的壓力也不敢提出,遑論廉政公署主動調查。 禮頓公司牽涉工程造假、欠薪、沉降等問題已非初哥,行內稱爲「工程界的毒瘤」,究其終極原因,亦是新殖民主義的產物。只可惜,香港不是馬來西亞,我們也沒有像馬哈迪這樣的人物,於是任人魚肉,不作反抗。...

Read More

中華民國的騎呢邦交國

本文落筆之時,標題的主語應是「中華民國」還是「臺灣」竟然躊躇了一陣子。子曰:「名不正則言不順」。可以想像,假如主語是「臺灣」(正式國號)的話,現在兩岸局面恐怕已面目全非。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本月初出訪南美,過境美國,官方禮遇及「外交」規格近年僅見,蔡總統躊躇滿志回國之際,噩耗傳來:南美小國薩爾瓦多即時斷交,並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至此,中華民國邦交國數目跌至十七個。這十七個國家是甚麼貨色?茲舉其中一國為例:eSWATINI。相信大部分人都不認識這個名字,它原來是非洲南部小國斯威士蘭的新名字,其國王擁有絕對權力,有十五位妻子;該國人口染愛滋病比例全球最高,佔百分之二十七;一九六八年前,該國沒有監獄,原因不是沒有罪犯,而是罪行較重的都被帶上山峰頂部拋下山腳…eSWATINI是中華民國現時在非洲的唯一邦交國。 中華民國另一個邦交國是位於南太平洋的NAURU。名曰國家,實為小島,面積二十一平方公里(香港島七十八平方公里),島上居民一萬一千三百四十七人(二零一六年統計數字)。該國之前為中華民國邦交國,至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一日,其政府按受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億三千萬美元,即與中華民國斷交。但到了二零零五年五月又與中華民國復交。不過,中華人民共和國至今在該島設有辦事處。 提出上述兩個例子並不是要説台北當局的外交能力如何不濟,而是要指出,所謂「邦交國」其實都是酒肉朋友,見錢開眼,以前還可以靠點「援助」維持關係,現在對手財雄勢大,只要願意成為這些國家政客的自動提款機(密碼:「一個中國」),它們可以即時倒戈。北京如有需要的話,中華民國的邦交國隨時可以跌到十個以下。現時只不過是「圍師必闕」,讓臺灣某些人心存幻想而已。 這些邦交國既不可靠,在國際上亦無影響力(梵蒂岡算是例外),留著也只不過是心理安慰。很多人會問,如果是國民黨執政,如果臺北承認「九二共識」,如果兩岸關係緩和,中國民國的國際生存空間會否擴闊?短期而言,北京當然會營造較和諧的兩岸氣氛,但長遠來説,北京在國際上圍堵中華民國的計劃不會改變,只會不斷加強。 因此,外界可以説蔡總統近年種種行徑挑釁北京,但也可以説是令北京露出本來面目。蔡總統又可值此向國民揭露外交現實:中華民國的絕大部分邦交國並非其盟友,而其真正有用的盟友亦非其邦交國。如不嫌棄的話,蔡總統還可引用蔣公當年的一句話:「莊敬自強,處變不驚」。 民進、國民兩黨無論誰執政,面對中共只有兩種選擇:要麼委曲求全,要麼置之死地而後生,即使邦交國跌至零也不屈服,堅持下去。選擇後者的話,正名運動公投是回應斷交潮的可行方法,原因並非正名為「臺灣共和國」成功後會得到國際承認,而是掙回一點起碼的尊嚴。 年底六都選舉距今不到四個月,蔡總統和民進黨大概不會白白浪費這個北京送給他們的「禮物」,在選舉議題上大造文章。假如將來有日中華民國變成臺灣共和國,看來也是由北京逼迫而成的。...

Read More

梁錦祥:未來報告在中國

英美科幻小說家筆下的未來世界,一一在中國實現:利用最新的容貌識別技術,在大城市國安人員連結CCTV及中央數據庫,隨時辨認出曾有犯罪記錄的嫌疑人物或通緝犯,繼而拘捕搜身、驗尿、查看手機、電腦私人訊息;在主要交通樞紐,公安隨意檢查途人、乘客手機,並下載及儲存其所有內容,作全天候調查及監察之用。在中國,以上情節開始成為日常生活一部分。理論上,這應是人類社會的烏托邦,因為已無異議、犯罪的可能,所有威脅政治、社會秩序和治安的不穩定因素都消弭於萌芽期間。不過,西方人權分子則認為,假如一旦這套制度在中國全面實行而且成功的話,其政治效果並不局限於本國,其他獨裁國家將群起倣傚,並繼而挑戰西方國家,成功的話,將會是人類社會的浩刼。 數年前,中國開始在新疆設置全天候監控系統(可能從西方電訊公司購入),一般以為,這主要是針對所謂「分離分子」的恐怖襲擊及獨立運動而作出的,但踏入二零一八年,外界發覺,新疆只不過是個「試點」,北京當局計劃將整套技術延伸全國。據路透社八月十四日報道,自二零一六年,三十二個省級行政區中,一百七十一個公安局採購申請,購買手機搜查設備的支出或預算逾一億元人民幣。其中一個供應商,陝西中科融匯安全科技公司的員工透露,全國只有兩省未購入他們生産的「手機信息採集系統」XDH-5200A。有關設備據説可攝取多款手機內資料,恢復已刪除數據,破解手機密碼。 按常理推測,如此侵犯人權及個人隱私的做法必定引起抗議。在中國則不然,國民普通認為,自己沒有犯法,毋須擔心,甚至以為這套系統有助防止罪案。少數人縱然知道不妥,出於恐懼也只能啞忍,於是監控制度得以生根。 不過,對於熟讀科幻小說的西方人士,則往往由此聯想到美國小説家PHILIP K. DICK筆下的《未來報告》:當所有罪案都被「預知」而制止時,系統背後的操控者可以從中陷害無辜,甚至成為權力無限膨脹的工具。這解釋了為何千多名谷歌員工聯署反對公司與中國合作,生產附設審查軟件的搜尋器。他們知道,背後可能還有協助中國竊取電郵及監控網上活動的勾當。他們更知道,因P2P網貸平台倒閉、假疫苗受害的老百姓上訪被攔截、拘捕,監控系統是幫兇。 從歷史角度看,中國近期趨勢除了反映政治氣候之外,也顯示當權者極度迷戀毛澤東時代的「穩定」(特別是文革時期),想以高新科技開歷史倒車。 對於眼界稍為放遠一點的西方政客,擔心如果監控成功,並配合經濟發展,顯示中國制度的「優越性」,那將會代表他們深信的民主制度+資本主義及其價值觀(個人主義)的挫敗。這個局面出現的話,其他大大小小獨裁及極權國家將會以中國為榜樣,甚至與之結盟,對抗西方。難怪美國總統特朗普前顧問班農以「像上世紀三十年代的納粹德國」形容中國,其潛臺詞是必須遏制中國崛起,避免全球步入極權。 秦始皇時代「偶語《詩》、《書》者棄市,以古非今者族」,尚且有陳勝、吳廣揭竿起義,推翻暴政。今日監控科技如何發達,只能得逞於一時,人類追求自由的意志終會戰勝歸來。 梁錦祥...

Read More

梁錦祥:寧要大灣區 不要獨立關税區

曲線又要講明。孟子曰:「魚,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魚而取熊掌者也」。獨立關税區,特區政府所欲也,大灣區,北京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獨立關税區而取大灣區也。香港民族黨,《時代》雜誌記者稱之為STATEMENT PARTY,意即謂只發聲明,絕無行動。但古語有云:「精人出口,笨人出手」。民族黨上周六(八月十八日)STATEMENT一出,致函美國總統特朗普,要求審視「美國-香港政策法」,又有如一顆重磅炸彈,特朗普尚未回信,已勞煩行政會議召集人陳智思及商經局反駁。前行政會議成員林奮強昨日(八月十九日)説,香港做大灣區「一定發達」,既然實發,點解重要睇美國佬臉色。既有大灣區,何須獨立關税區。 開口不批陳浩天,讀盡詩書也枉然。陳浩天上外國記者會(FCC)演説,內容雖無新意,批評之聲排山倒海,之後《時代》雜誌專訪標題雖稱之為「香港獨立運動領袖」,但內容並不客氣,現實地點出了陳及民族黨之困局,戲稱為STATEMENT PARTY。只可惜,論者均忘記一點:NO PUBLICITY IS BAD PUBLICITY。假如特區政府不是計劃以社團條例取締民族黨,FCC又焉會邀請陳浩天演説,沒有這場演説,民族黨無知名度,再出一千封信也是徒然,要求撤銷香港和中國的世貿成員身分,重審美港政策法,人家只會當你是儍瓜。時勢造英雄,STATEMENT PARTY現在懂得「挾洋自重」,單是出STATEMENT已足可SET AGENDA了,玩返你轉頭。 面對陳浩天的STATEMENT,商經局的回應也有點尶尬:「《基本法》賦予香港獨特地位…香港是『單獨的關税區』」,「獨」字何其多,相當政治不正確,證明新聞稿的寫手和編輯都有潛在「獨」的思想。如果佢地想繼續有得撈,首句應改為:「《基本法》賦予香港特殊地位」。 至於「獨立關税區」,美國官方字眼是SEPARATE CUSTOMS TERRITORY,避開INDEPENDENCE這個敏感字眼,因此中文也可以改為「個別關税領域」(當然,《癲狗日報》不會改,永遠都會用「獨立關税區」,「獨」愈多愈好)。 「獨立關税區」的好處,廠商一看即明;大灣區的好處,「劏房波」和「淋糞強」都講到一舊雲。前者網誌説,「我們應該把握香港的既有優勢、創新科技的大潮和粤港澳大灣區帶來的契機,重興香港工業」,原來看完整篇文章,內裏只有以上一句提到大灣區。至於大灣區帶來甚麼契機,那倒是一個「玄機」。論推銷手法,「淋糞強」當然比「劏房波」誇張:發展粤港澳大灣區,不少內地人材和科研機構會來港,「香港一定會發達」。那是否説騰訊和阿里巴巴的總部都搬到香港?如果有這麽好的機會,為何不聽見李嘉誠參與投資? 獨立關税區VS大灣區是否一個虛假二分法,現實上可以並存?這又回到一個老問題:香港擁有「獨特」的法律制度、「獨特」的貨幣、「獨特」的護照、「獨特」的資訊流通制度…如何與其它十個實行另一種制度的城市溶合?既然有了大灣區,「香港一定會發達」,陳浩天給特朗普的信,特區政府大可不必回應,當他痴人説夢好了。況且特朗普忙於應付通俄門及桃色醜聞,籌劃與伊朗的大戰,又要協助共和黨中期選舉,哪有時間招呼陳浩天這個小人物。 香港民族黨可以繼續安心做其STATEMENT PARTY。我建議下一個STATEMENT是呼籲美國政府公布中國官員在美國的親屬、擁有的資金及物業資料。  ...

Read More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