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Category: 癲狗編輯室

癲狗歡迎學生實習

下午回辦公室,見到幾位香港城市大學學生訪問毓民,討論網台發展,不知道有沒有順帶談及《癲狗日報》網上版?有留意毓民工作日程的話,大家會發現他經常到大學和中學演說,而且每每能利用生動的表述技巧影響更多年青人關心和瞭解政治。即使離開立法會後,這種做法也沒有改變。 雨傘革命失敗之後,香港年青人處境倍見艱難。參與街頭運動者,若不幸被捕及檢控,難免受牢獄之苦;若投身選舉政治,則處處遭中共及特區政府打壓,動輒DQ;在大學裏,赤化問題日益嚴重,躋身於大量中國教授及留學生中,本地學子漸成「少數族羣」;「普教中」普及,中小學生母語漸見疏離,「推普㓕粵」,企圖洗掉本土身分認同;所謂「國歌法」及「愛國教育」,是從兒童階段進行洗腦灌輸,令香港新一代成為奴隸教育產品。如以上手段仍未能得逞,則以大灣區計劃及人口轉換打散香港社羣…… 處於這個困局,假如年長一輩本地政治人物能奮起反抗,團結抵制不公選舉制度,抗拒中國殖民,年青人尚且有喘息機會。無奈政客戀棧議席,遇事即退,防線不段收窄,導致年青人成為國家機器直接打擊對象! 韓國電影《逆權大狀》主角有一句對白:「我投身抗爭運動,就是不希望將來一代生活在一個荒謬世界裏」。很不幸,香港的年青人已生活在荒謬世界裏,差別只在自覺與否而已。難怪毓民在城大演講中,有學生不斷問:「我哋可以做啲乜?」 這個問題沒有model answer。唯一可做的就是從你自己開始,用誠實的態度和冷靜的頭腦分析你身處的世界;不斷吸收知識,從歷史中總結各個文化、種族抗爭成功和失敗的經驗,與香港的處境作一對照;努力加強駕馭文字和言辭的能力,形成嚴謹邏輯思維的習慣。簡言之,就是裝備好自己,靜待時機,為未來的挑戰作好準備。 以我個人的經驗來說,本來參與傳媒工作,緊䀡時代和社會脈搏是一個較好的訓練,但現實情況是,大學新聞學院象牙塔裏,所教的都是一些「離地」的知識、或以純技術角度看新聞報道,缺乏使命感及熱情。至於印刷媒體及電子媒體,亦處於黃昏階段,更有政治審査,根本不是新人訓練的適當場所。 基於以上原因,我們正構思一個實習計劃,供年青人及大學生參與。由於這不是一個義工計劃,故此會提供合理報酬給實習生。有興趣的朋友和學術機構,可直接聯絡我們。 (復活節假期臨近,遠行在即,草草成文。本欄於四月起休假至月中,萬望讀者見諒。)  ...

Read More

《癲狗日報》幾時上市?

昨天剛問過《癲狗日報》應否設財經版,同一天(三月二十八日)便有一單重要財經新聞可談。其實同事們如果有時間的話,也可以報道這段消息。 打開臉書,差不多是《100毛》上市消息「洗版」:熱爆新股毛記葵湧(1716)主板掛牌上市,以$8.40高開,然後飈升,中段雖有回吐,但尾市仍報$6.38,高招股價四倍有多,股民每手賬面賺萬元以上,可謂皆大歡喜。據說,《100毛》現在市值十七億港元以上,三名股東每人賬面身家有四億,夠買豪宅了。 對於這個消息,網上自不然有不同看法:有調侃的,例如重提燈神前年「加持」過《100毛》,謂其廣告遭打壓,毛記電影有危機云云,「一燈不出,誰與爭鋒?」《100毛》焉有不勝之道理,亦有指「元秋」(蔣麗云)嘲笑《100毛》,「嗰本咁嘅雜誌仔,都就釘啦」,結果成為他們發奮的動力;有批評的,認為100毛用輕鬆幽默方式評論雨傘革命,視運動參加者為「人血饅頭」;有讚賞的,褒獎幾位創辦人為本土年青企業家模範,突破現時大公司壟斷傳媒的局面。 個人認為,以上都是皮相之言,皆因由二零一六年兪琤現身毛記分獎禮,繼而傳出李澤楷「力撐」《100毛》,這個劇本已經寫好,何時演出只不過是時機問題而已。 對於媒體上市,我有第一身的體會:二千年科網股熱潮,造就了Cyber Daily、36.com等網上傳媒叱吒一時,但不旋踵股票變牆紙,「南柯長夢,夢去不知踪」,這段歷史大家印象都很深刻。不過,我們可以從另一個角度去看,以上網上媒體也是造就後來網台文化的背景,換言之,由《癲狗日報》到Cyber Daily到MyRadio到《癲狗日報》網上版,我們理應可以找到一條脈絡。如果單以人物論,黃毓民都在其中,而我只缺席於Cyber Daily(缺席原因並非毓民没有找我,而是一些意外因素造成,日後有機會我會寫下當中有趣細節)。 《癲狗日報》網上版有沒有機會上市?這其實不是一個財經問題,而是一個政治問題。一個正常的社會,商業運作受政治干預較少,如果媒體受歡迎,廣告商焉有封殺之理。有實力的公司如谷哥,在放置廣告時,會否考慮中共是否不高興,這點可從MyRadio節目被安插的廣告得到印證。至於因怕得罪某些勢力而自我審查經濟活動,説到底只是心理和政治因素作祟。 奇怪的是,近日頗多發言的自由主義理論代表獅子山學會,為甚麼不就中共及其政治走狗嚴重干預香港巿場作深入評論?...

Read More

關於馮仁釗(及曹仁超)

本文要回答一個重要問題:《癲狗日報》網上版是否需要財經消息和股滙評論? 我首先從報紙版談起。《癲狗日報》創刋時沒有財經版,但由於頭炮銷路甚為理想,加紙的決定很快便實行。新的內容往哪裏找?金融財經新聞很明顯是首選。這裏還有一個大環境配合,在九七年主權移交前夕的大牛市,讀者對這方面資訊仍有一定需求。正如其他《癲狗》版面的情況一樣,供稿人選無論風格和立場都要和報紙主體配合,簡言之,就是既「寸」且辣,讀者看得過癮,否則就是浪費《癲狗》版面。 於是就有了「馮仁釗」(意思是否「逢人見到都眼眧眧」?)。這當然是筆名,真身就是現已回到加拿大溫哥華定居的黎則𡚒(Q仔)。黎兄近年對本土派語多嘲諷,和我們的政治立場日見分歧,但這並不妨礙我回顧往事。 在這個圈子中,黎則奮是我最早認識的人,始於八十年代初。那時他在《年靑人周報》有專欄(同期亦有陳雲),有一次他説《文化新潮》月刋復刋,我只是他的讀者,素未謀面,但卻不避冒昧,寫了一封數千字的信給他,過了約一星期竟然收到他的來電,邀請參加籌備《文化新潮》的非正式會議。及後,我為這份月刋做了平生第一個新聞報道,訪問新當選區議員的托派人物陳昌。以上這些人,包括陳雲、陳昌,以及《文化新潮》編輯會部分與會者,我在數十年後輾轉重遇或共事,可算是人生奇妙之處。更神奇的是,前年我到加拿大多倫多與網台聽衆見面,收到的禮物是刋載我處女作的那本《文化新潮》,喜悅心情難以形容,也欣賞多倫多朋友的心思,在此要再次多謝他們! 至於「馮仁釗」,當然是毓民約稿的。黎則𡚒應付這個專欄綽綽有餘,皆因他毎天炒股,熟悉股市行情,而且言無不盡,洋洋數千字間或針砭時弊,或提供賽馬貼士,的確配合了《癲狗》風格。他的賽馬貼士有時甚準,有次提供一條冷門3T,結果一位報販投了注,派彩十多萬,打電話上《癲狗》編輯室致謝(不過黎則奮自己冇買到)。 此外,黎則𡚒也帶了幾位朋友坐陣《癲狗》財經版,如施仁醒和容樹堅,都是一時之選。施兄近年仍然活躍網上,最近加盟MIHK網台擔任財經節目主持。至於容樹堅,經歷更為傳奇,九七股災,眾人皆輸,但他以獨到眼光沽空港股,一役淨賺五千萬,只可惜後因癌症病逝。 以上的事都說明,《癲狗日報》網上版如果要增設財經版,物色合適人選編寫並非易事,現時香港經濟結構和股市情況與二十年前不可同日而語,要保持《癲狗》風格作評論,得要花點心思。但我可以保證,人選已在物色中,希望短期內成事。...

Read More

No Money No Dog

講錢失感情,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所以今日要講讀者月費計劃,這也是應技術總監要求而向大家呼籲的。 首先,《癲狗日報》網上版的收費模式是預繳:如讀者今日(三月二十七日)繳交月費,那是四月的月費(每月港幣二百元,繳付方式很方便,亦多元化,可在網上、銀行戶口入數,也可以親自到普羅政治學苑)。《癲狗》三月十八日創刋,如果閣下一直有閲讀我們的的報道和評論,但仍未繳付月費的話,我誠心希望您能出一分力,令我們可以繼續奮鬥! 至少在三月份已繳交四月份月費的朋友,可獲贈癲狗丅裇一件或於四月舉行的《癲狗日報》網上版創刋酒會席券一張。小小心意,不成敬意。當然,贈品及席券有限,先到先得,送完即止。 平心而論,今日報紙的收費模式與二十二年相比不可同日而語,互聯網興起令用者有心理前設,所有資訊都應該是免費的,除非是有可能令人一夜致富的財經資訊,又或者是針對部分男性讀者的色情資訊,否則談不上甚麼「收入模型」。幸好毓民及兩位網台賽馬節目同事「孭起」馬經版,而且戰績彪炳,頗有當年報紙版馬經的功力,看來應該是我們「收入模型」的基石。 因此,當年創刋號癲狗編輯室一句「寸過馬撚」的標題:「絕不減價 唔買罷就」,我今天就只能降低調子地說:“No Money No Dog”。如果以一個稍為不倫的比喩去比較,當年是紅館演唱,「唔買飛,冇得睇」,現在則是榕樹頭賣武,表演完畢之後圍觀者打賞。如果「打賞」不足以維生,翌日就“No Show“。 有人會問,如果是這樣,為什麼還要做?問案很簡單:身為香港人的使命感。「遍地哀鴻遍地血,無非一念為蒼生」。香港正面對自二戰後的最大挑戰,二十三條立法逼在眉睫,雖然大部分人仍在鐵屋中昏睡,我們這些資歷較深的新聞工作者責無旁貸,就是以我們的知識、經驗和實際行動去捍衛僅餘的言論自由。我們亦清楚,昏睡中的人被吠醒,未必心存感激,甚至遷怒於我們,但甦醒最終必定帶來改變,有改變就有希望。...

Read More

假如黃秋生是個報人…

上星期講譯名和標題,今日談《癲狗日報》專欄。 副刋専欄是中文報章的特色。以英文報章為例(特別是英國報章),星期日副刋是重頭戲,篇幅和內容都很豐富,而且大報的做法是另聘一組人編寫,如果是評論文章,以每星期一篇名家長文為主打,中文報紙則擅於組織大量作家,每天以專欄形式和讀者見面,字數以千字為限。好些報紙曾以專欄馳名,甚至「孭起成份報紙」,意思是讀者花錢購買報紙的主要原因不是為了新聞,而是追看專欄,我自己印象的是故人趙來發當年編輯的《信報》副刋(有現任教於教育大學的呂大樂寫專欄,欄名好像是「文化失言」)。 名人寫專欄是較容易吸引讀者的方法,但名人之所以有名,通常是因為社交活動多姿多采,或工作繁忙,要他們動筆也不容易。當年《癲狗日報》當然不會例外,毓民以自己的江湖地位和社交網絡「碌咭」,作者陣容強大,副刋專欄精彩紛陳。毓民以政論見稱,政評作者當然鼎盛,令人驚喜的是,娛樂版的專欄作者竟然有黃秋生和阮世生。 阮世生是名編劇,文字功力自不待言,至於黃秋生,令我驚喜之處看到他不為大衆所知的另一面。我的意思不是我和他有私交,當年只有在娛樂版編輯皮亞離職後,才與他在電話中略談一下專欄的內容而已。 秋生令我最印象的是他的字體,秀麗端莊,很整齊。我沒有機會問他,但估計他花在這千字專欄 的心思不少,甚至可能賸寫一次才交稿的(我的推測是有根據的,因為另一位才子的稿,字體較為潦草,改的字句也多,看得出是以高速寫作),所以絕對不是敷衍毓民的。 更令我佩服的是,他用語間或粗鄙(例如諷刺董建華的「祖國好,香港好,X你老母」),但對正寫的態度相當嚴謹,例如在第一天的專欄已用「畀」,而不用「俾」。他喜以粵白入文,偶有粗口(「撚」)。對此,毓民早有批示,「成份癲狗,只有黃秋生一個准寫粗口」。可能是這原因,很多人忽略了一點,黃秋生其實可以寫到水平很高的政論和社論(當然大家不一定同意他的觀點)。那個時候,我總在想,假如他不是投身演藝事業,而是報業,他定會當上總編輯,而我們也會損失了一位影帝。...

Read More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