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Category: 癲狗編輯室

二十三條:事先張揚的命案

哥倫比亞著名作家加西亞.馬奎斯有一本小説《事先張揚的命案》,講述一個小鎮的謀殺故事。主角將會被殺的陰謀事先張揚,鎮內居民或袖手旁觀、或感無力阻止、或以為兇手只是吹噓而已。結果謀殺案真的發生了。聞説作者根據真人真事改編,而且有人以與此案有關為由,向加西亞.馬奎斯提出訴訟索償,要求分享小説版税,法庭判決當然是敗訴。後來中國也有人改編這個故事成為電影,名為《血色清晨》。 遇到不合理的事情,明知本有能力扭轉乾坤,但卻因為種種原因,眼巴巴看著悲劇發生,甚至重演,那份挫折感尤為傷人心志。近日看見政府與建制派議員聯手在立法會硬推所謂高鐵「一地兩檢」法案,而一衆反對派議員那種無力招架的表現,差不多可以斷定,若今年下半年或明年上半年政府同樣硬推二十三條立法,結局早已寫在劇本裏。一地兩檢只是一場二十三條立法的預演。 二零零二年尾,廣東省傳出一種不知名的疫症,久經太平盛世的港人看見新聞報導廣東工人「煲醋」防疫,還掉以輕心。二零零三年初,疫症由廣東殺入香港,特區政府陣腳大亂。顢頇無能的董建華既無力領導政府處理沙士疫情引發的各種問題,又同時要逢迎主子,於是他在最不適合的時間,做了最不適合的事情:硬推二十三條立法。天災加上人禍,觸發數十萬甚至上百萬港人上街抗議。二十三條立法得以暫時擱置,董建華及時任保安局局長的葉劉淑儀及後相繼下台。 這段歷史距今不遠,事情的轉捩點是因為一旦觸發數以十萬羣衆上街示威,如果強行闖關,不論其政治立場,頭腦只要稍為清醒的人都可以預計,隨時會出現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田北俊是一個頭腦清醒的人,所以他選擇辭職。 事隔十五年,情況此消彼長:中共及特區政府有恃無恐,兇狠程度較之前強百倍;香港反抗力量在二零一四年雨傘革命後意志消沉,節節敗退,全無還擊之力。處於此等局面,港人焉有不任人魚肉之理!動輒DQ立法會參選人及當選議員、種種超資大白象工程、推普㓕粤、國歌法、一地兩檢、大灣區計劃、輸入「科技人才」…都是在這個政治背景產生的現象。 不過,即使如此,由總數上百萬選民選出來的泛民及「激進派」議員此刻也應奮力一戰,發動支持者上街,甚至包圍立法會,而不是單靠在立法會的幾場「大龍鳳」,然後在鏡頭前説一句:「今天是香港民主最黑暗的一天」便交差了事。 當然,大家都很清楚,這些議員最逼切的問題是如何保住自己的飯碗:議席。一句「叫喊『結束一黨口號』的人不能參選」已搞得他們人仰馬翻,可見寄望他們為反對二十三條𡚒力一戰簡直是痴人説夢。 一百多年前,第二次鴉片戰爭時,滿清有一位兩廣總督名叫葉名琛,自詡「海上蘇武」,時人對他的評價是:「不戰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但他終歸被英軍俘虜,流放加爾各答病死。 各位反對派議員,試問如果連香港也保不住,你們又如何保得住你們的議席?...

Read More

馬克思主義新聞觀是個騙局

極權國家除了控制人民的行為,還需要徹底控制人民的思想,方可令當權者放心。不過這控制的形式不能單靠訴諸暴力和恐懼,最有效的方法反而是意識形態工具,比如以甚麼理論「指導」人民各方面的行為準則,以至形成「自覺」規範(通俗的説法是:「唔叫你,自己都識做」),則為最有效率的控制方法。 一般而言,教育和新聞是上述控制手段的重災區。因此,如果一個政府説,「以馬克思主義主導新聞工作」,可以肯定,那就是新聞和言論審查,只不過是以一種稍為高深理論作為包裝而已。翻查歷史,我們也可以説,用類似方法控制思想,古已有之,於今為烈。 當然這種控制時有鬆緊,比如在八十年胡耀邦當中共黨總書記時便宣揚新聞「配額制」:黑暗、光明新聞「三七開」,以中共的標準,已算較為開明了。至近年,習近平重新搬出「馬克思主義」這塊既破且爛的神主牌作為新聞、社會輿論導向的指導思想,顯示中國的新聞、言論、思想審查進入新階段。 甚麼是「馬克思主義新聞觀」?簡言之,就是新聞工作堅持「黨的領導」,黨辦媒體「必須姓黨」(在中國,有甚麼合法媒體不是黨辦的?)。這些連篇累牘的當代八股文連共黨人自己都無心卒讀,但如果肯花時間鑽研一下,你會發現有一個有趣的現象:極少引用老祖宗馬克思本人的著述。 要「踢爆」所謂「馬克思主義新聞觀」,其中一個方法是重讀「經典」,而且是由頭讀起。我指的是《馬克思恩格斯全集》(人民出版社,一九六五版)。這經典的第一册第一篇文章正是年青馬克思的「光輝著作」:「評普魯士最近的書報檢查令」。文章結尾是這樣寫的:「治療書報檢查制度的真正而根本的辨法,就是癈除書報檢查制度,因為這種制度本身是一無用處的,可是它𨚫比人還要威風。」同册第三篇則是:「第六屆萊茵省議會的辯論(第一篇論文),關於出版自由和公平布等級會議記錄的辯論」。老祖宗的經典文章證明,老祖宗一貫反對新聞和言論審查。 全書最精彩的一部分是二百四十四頁簡短的聲明:「本人因現行書報檢查制度的關係,自即日起,退出《萊茵報》編輯部,特此聲明。馬克思博士 一八四三年三月十七日於科倫(載於一八四三年三月十八日《萊茵報》第七十七號) 」,對頁印有一幅當時十分著名的漫畫:「被綑綁的普羅米修斯」,寓意馬克思就像古希臘神話中的其中一位巨人普羅米修斯從天神裏偸走火種送給人類,致受重罰。馬克思帶給普魯士人的「火種」就是新聞自由。老祖宗又以身教教導後來者,當遇到任何方面的新聞審查時,須以最火爆的行動,例如即時「劈砲唔撈」、發聲明等作回應,方可顯出大師風範。當然,後來者亦要清楚,如此「有性格」行徑隨時要付出沉重代價。 中國的馬列專家沒有告訴大家:老祖宗也是報人,而且從未接受過「黨的領導」。縱使老祖宗晚年鬻字維生,擔任《紐約每日論壇報》通訊員(部分署名文章由恩格斯代筆),亦未嘗折腰。 我敢肯定,如果老祖宗生活在二十一世紀共産主義中國,命運將與劉曉波無異。  ...

Read More

馬克思嘅嘢 你地識條鐵咩!

今年度中國最大笑話應該是:中共在五月四日,以高規格舉行紀念大會紀念馬克思誕辰二百周年。習近平在大會講話中表示要「繼續高舉馬克思主義大旗」。不要誤會,一個貪污腐敗的社會主義政權紀念「老袓宗」馬克思並非笑話,全球成功奪權後的共產黨都必然走上腐敗之路,無一例外,沒有甚麼稀奇。奇在現時中共全黨(包括習近平本人)均缺乏馬克思主義理論素養,全國上下對馬克思更是興趣缺缺,所謂「馬克思主義大旗」都只不過二十一世紀國王的新衣。更奇在當各地左翼政權及政黨都低調處理馬克思誕辰紀念日時,中共自暴其短,一馬當先死抱馬克思主義這塊爛招牌。 要討論馬克思主義,不似中共那樣「隨口噏」,當然要讀《共産黨宣言》。宣言第一段(資產階級與無產階級)第一句是:「迄今,所有人類歷史都是階級鬥爭的歷史。」習近平在紀念馬克恩誕辰二百周年大會上説:「馬克思主義仍然適合中國國情」,這是否意味著中國現時仍然處於資產階級與無產階級鬥爭的階段?毛澤東曾説,「階段鬥爭,一抓就靈。」習近平今天會公開説這種話嗎?如果認為,中國已進入社會主義階段,所有生産資料已經「公有化」,那麼馬雲、馬化騰這些人屬於甚麼階級?或許習近平心裏想講的是,現在暫時尚未清算資產階級的適當時機,將來就難説了。 其實,一個容許資本家加入的黨,早已不是共産黨了。 馬克思主義之所以成為中共獨裁統治的「理論基礎」,源於列寧對馬克思主義的篡改。《共産黨宣言》第二段(無産階級與共産黨人)説:「共産黨和其他一般無產階級的關係是怎樣的呢?共産黨並非同其他工人階級對立的另一政黨。他們的利益並没有不同於無産階級的利益。他們也不提出任何屬於自己一黨一派的原則,意圖藉此塑造無産階級運動。」馬克思認為:無産階級透過與資産階級鬥爭自我解放。列寧則改為:無産階級不能單獨完成這歷史任務,需要倚靠一個鋼鐵意志,由專業革命家組成的共產黨領導,才能成功奪權。套用中文大學「學者」宋欣橋的術語,這是馬克思主義的「地域變體」,並非原裝正貨。果如是,為何習近平不咬文嚼字,準確一點説: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原因簡單不過,老大哥蘇聯近二十年前已經解體,現在拿「列寧主義」出來,只會鈎起一段傷心往事。 習近平近年經常提一句:「復興中華」。對照一下《共産黨宣言》末段最精彩一句:「全世界無産者聯合起來,你們失去的只會是枷鎖,你們贏得的是全世界」。很明顯,這是民族主義(前者)和國際主義(後者)之間的區別。習近平也説過,中國不輸出革命。大國崛起,錢多到「洗唔晒」也不施捨一點給其他國家的兄弟黨搞革命,過一過當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如果還有的話)大哥的癮,真是愧對馬克思。 不過,外國的兄弟黨對這個問題就比中共「醒目」,以北韓為例,早於一九七七年便以「主體思想」(即金日成主義)取代馬克思主義,毋須再糾纏於離地的理論問題。 究竟中國現在行甚麼制度?一言以蔽之,就是資本主義的「地域變體」:國家官僚資本主義。無論送多少馬克思銅像給德國,也掩蓋不了這個事實。  梁錦祥...

Read More

中國領導人的秦始皇情意結

  「車同軌、書同文、行同倫」典出《禮記.中庸》篇,後來廣泛用作歌頌所謂秦始皇「統一中國」的功績。吊詭的是,一個橫掃六合的軍事政權只是一個短命皇朝,本以為可以千秋萬世,卻是歷二世而亡。西漢知識分子一直思考這個問題,結果政論家賈誼在「過秦論」中有了結論:「亡秦者,秦也。」,原因是:「仁義不施,攻守之勢異也。」 秦始皇葬於陜西臨潼驪山,但其陰魂歷千年未散,至二十世紀中葉後終日徘徊於中南海。一九五八年五月八日,毛澤東在中共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二次會議上説:「秦始皇算甚麼?他只坑了四百六十八個儒,我們坑了四萬六千儒…我們與民主人士辯論過,『你們駡我是秦始皇,不對!我們超過了秦始皇一百倍;駡我們是秦始皇,獨裁者,我們一概承認。可惜的是,你們説得不夠,往往要我們加以補充。』」據稱,他説這番話時大笑,頗有洋洋自得之意。 焚書坑儒,統一文字,統一語言…… 最終目的都是為了統一思想,因為統一了思想,政權就可以千秋萬世。 本來是毛主席接班人的林彪後來在其政變備忘錄「571工程紀要」中指,毛澤東是「借馬列主義之皮執秦始皇之法的中國歷史上最大的暴君」,並高呼「打倒當代秦始皇」。但他沒有成功,最終「折戟沈沙」,粉身碎骨於外蒙。 至九十年代蘇聯瓦解,東歐共黨相繼倒台,中國領導人的夢魘就是終有一日,他們會步老大哥的後塵,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據説,習近平常曾引用五代十國後蜀女詩人花蕊夫人一首詩來形容蘇共倒台:「君王城上豎降旗,妾在深宮那得知,十四萬人齊解甲,更無一個是男兒」。「最後戈爾巴喬夫輕輕一句話,宣布蘇聯共產黨解散,偌大一個黨就沒了。按照黨員比例,蘇共超過我們(中共),但竟無一人是男兒,没甚麼人出來抗爭。」恐怕習近平口中的「抗爭」,實際上是指武力鎮壓。 對於蘇聯和南斯拉夫解體,中國領導人有自己的看法:那不是只因共産主義運動氣數已盡、馬克思主義有根本嚴重理論缺憾、社會主義違反人類追求自由的本性、指令經濟無效率等等,反而 是因為當年蘇聯和南斯拉夫領導人姑息地方主義,導致日後分離主義坐大。 和他們爭論蘇聯和南斯拉夫解體的真正原因是沒有用的(實際上亦不可能出現),因為千錯萬錯,總不會是中國共産黨的錯。但如果你知道這種心態後,你就可以預見在香港,人口換血、推普滅粵是一個長期國策,分別只在於推行的速度和手法而已。其實,廣州、西藏、新彊等早已經是「樣板」。 明乎此,你就不會驚奇,為何香港會有立法會議員和行政長官用粤語去討論粤語是否自己的母語這樣荒謬的情節;你也不會懷疑,教育局局長在周四(五月三日)傍晚在電台訪問時改口承認,粤語是港人母語,只因社會上羣情洶湧,採取緩兵之計,待人口換血完成便會捲土重來;你也會明白,為何林鄭月娥會隨即「補飛」:「當然世事係會變的」、「呢一刻冇(指政府是否會打算貶抑粤語或改變兩文三語政策)」。是的,變幻原是永恆,即使如何成功的獨裁政權也有倒台的一天。 至於度量衡統一、文字統一、語言統一會否達至思想統一,我反而相信二千年前賈誼先生的智慧:「亡秦者,秦也。」 梁錦祥...

Read More

從地緣政治看香港言論自由

在二零一八年無國界記者新聞自由排名榜,無論香港排名如何,必須留意的是,香港與其他國家並列(似乎隔鄰澳門沒有這個「優待地位」),再翻查無國界記者網頁(英文版),香港也是在亞太區國家名單之中。看來「港獨」這個問題真的國際化了。 香港的言論和新聞自由狀況,如果單純用一個角度看,一言以敝之:「低處未算低,谷底無反彈」。香港記者協會近年都有香港新聞自由指數年度報告,聽說今年創自二零一三年有調查以來新低。我可以大膽預言,明年如有同樣調查,指數會比今年更低,甚至二零二零年也會持續下跌。 香港的新聞和言論自由前途是否就如此悲觀?我們可以用另一個角度分析。無論是無國界記者和記協都是以傳統印刷媒體和電子媒體的狀況作為分析基準,但踏入互聯網年代,新聞媒體和社交媒體的分野是否如此清晰?舉例說,一個非專業記者的普通人在社交媒體上發放重要獨家新聞(假設準確無誤),效果與傳統媒體(及網上新聞媒體)有沒有分別?一個普通網上博客或YouTuber可否成為社會意見領袖?當然我不會幼稚地認為,社交媒體可以取代新聞媒體,但社會趨勢正是新聞媒體已非社會大眾接收新聞的唯一途徑,因此在互聯網年代,新聞媒體的表現已不能成為新聞和言論自由的單一指標。 從地緣政治角度看,香港盡管細小,但卻非偏處一隅,而且交通四通八達,極適宜消息傳播。任何在此地發生的重大事件,一旦公開,很難像西藏或新疆那樣長期封鎖;從歷史角度看,在英治殖民地時代,香港是一個相對開放社會,雖無民主制度,但卻有充分新聞和言論表達自由。由於教育普及,教育程度較高的中産階級,除了以英語為第一外語外,相當數量還擁有第二外語能力(如法、德、日、韓語等),接收訊息渠道多元化。 中國如果要透過鉗制香港言論自由,從而達到控制港人思想的終極目標,則必須將香港開放社會倒退至封閉社會。基於上述地緣政治和歷史原因,這個工程需要較長時間(即使是九七後出生那一代還不能做到)。問題是:北京現在急了。這當中包含北京和香港對港人思想狀態的認知出現極大落差:通俗一點説,就是當港人認為自己已經好「鵪鶉」之時,北京仍然覺得港人「養唔熟」,要透過大灣區計劃肢解香港、急速人口換血,以特區人取代香港人,「推普滅粵」、矮化及消滅香港文化、洗腦教育等急進手段多管齊下,才覺得可以安枕無憂。 至於近日教育局文件引述一位所謂中國「學者」宋欣橋稱,粵語非港人母語,普通話才是,我們除了和他及一衆特區走狗官僚作「學術辯論」之餘,更要進取地向這位「學者」説一句:「宋欣橋,我𨳒你老母」,行使港人既有的言論自由,才能顯示港人反擊高壓的力量。 當然,我們更要問,北京近年這麽急,除了要表現一種「君臨天下」的態度外,是否在他們心裏的評估,香港隱藏著一個極大的動亂因素?...

Read More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