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Category: 癲狗公園

癲狗公園:沒有存在“秘密警察”的空間

高級政治家警告說,英國沒有存在“秘密警察”的空間。 於2009年倫敦G-20高峰會議街頭抗議期間,當時有防暴警察被投訴警員在當值時沒有戴上或掩蓋了警員編號。圖片顯示,穿著制服的執法人員違反了規則,他們應該在執行職務時配上“可識別的號碼”。 這些違規警員當中包括在G20示威遊行時攻擊抗議者Nicky Fisher,這名警員當時的肩章被遮住了。另外,一名示威者 Ian Tomlinson 在示威過程中被蒙面制服警員用警棍毆打而導致心臟病不幸身亡,這名警員 Simon Harwood 最後被控告過失殺人罪名。 影子內政大臣Chris Grayling克里斯格雷林說:“警方不能僅僅因為他們處於困難的警務狀況而取消他們的號碼。如果有投訴,那對他們來說情況就更糟了。 警察局成員Jenny Jones 珍妮·瓊斯說:“這表明警隊內部存在一些系統性錯誤,警員們認為他們可以公開違反命令並僥倖逃脫。” 自由民主黨內政事務發言人Chris Huhne補充道:“Sir Paul保羅史蒂芬森爵士已經明確表示,英國官員不應該為他們的製服或他們的身份感到羞恥。穿制服的警察在任何時候都應該通過他們的肩膀識別號碼識別出來。公眾有權在履行職責時識別任何穿制服的軍官。 事件發生後保羅爵士直接命令整個部隊執行任務時,他們必須全部佩戴警員號碼執勤。 相關新聞連結如下: 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1170963/Maybe-just-forgot-Scotland-Yards-incredible-excuse-police-officer-spotted-ID-street-protest.html    ...

Read More

癲狗公園:請給予香港人一條生路吧!

林鄭道歉了,葉劉、陳智思說暫緩等於撤回,林正財認為政府並無把六一二金鐘衝突定性為暴動,部份人竟以為真的取得階段性勝利,收貨了。 其實,一天未正式採用「撤回」字眼,港共仍可重新諮詢,重新修例。怎可相信一些放風人士的片面之詞? 至於林正財的講法,潘熙也說:「由特首政治上定性的『暴動』在法律上無任何意義,有關定義必須由法庭判決」,問題是:六一二金鐘衝突既非暴動,為何不能重新定性?顧全面子真的比平息民憤重要?抑或始作俑者根本未有在立場上退卻,一切都是礙於形勢不得不如此說的謊言? 林鄭的道歉更可笑,文字新聞稿,不見人面,誠意欠奉,有網民揶揄等同「sor9ry」。還有,有市民面部中槍,有市民被黑警圍毆,甚至有市民死諫,一句道歉便可了事?此已不是林鄭一個人認不認錯的問題,而是整個港共政府失去管治合法性的問題。 與其看林鄭等人吹和風,不如實際看中共說些什麼,畢竟港共是中共的傀儡。 中聯辦召見港區人大政協,提到: (1) 暫緩修例不等於放棄,只要多向社會各界解釋修例的內容和目的,讓大眾明白和了解,事情就可以解決; (2) 修例的初心是正確的,卻遭到許多外國勢力干預和抹黑,如一些外國政府及官員就修例發出 67 次聲明,上周三的暴力事件亦很有組織性; (3) 肯定警方維護治安的決心; (4) 暫緩修例有三個「有利」- 有利於繼續討論修例、有利紓緩社會矛盾、有利揭露反對勢力 (如果在暫緩修訂後仍有人堅持反對,他們不是反修例而是反政府)。 據此,階段性勝利從何談起?例依然要修,六一二依然是暴動,警方開槍射殺有理,「暫緩」旨在「引蛇出動」,引出反政府者一網打盡,狠毒至極,這才是中共的盤算啊! 中共素來喜歡講大話。二十年代力量不及國民黨,李大釗便說:「我們加入本黨,是幾經研究再四審慎而始加入的,不是胡裏胡塗混進來的,是想為國民革命運動而有所貢獻於本黨的,不是為個人的私利與夫團體的取巧而有所攘竊於本黨的。」五十年代中共搞「大鳴大放」,說過「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言者無罪,聞者足戒;有則改之,無則加勉」,未幾毛澤東就稱「雙百方針 (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是引蛇出洞的「陽謀」,大打知識分子為右派。 前車可鑒,發生在近一百年的歷史,大家只要略為涉獵,就知道中共及其傀儡在施展緩兵之計,以換取時間部署更大規模的報復。 諸位若然不信,請看六一二當日黑警蓄意開槍,繼而林鄭將事件定性為暴動,再有黑警到港大宿舍、醫院大肆搜捕,此和八九年六四慘案時中共的做法有什麼分別?直到今天,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仍堅持不會為警察濫用暴力道歉,這又和袁木「天安門沒死一個人」死不認錯有何分別? 階段性勝利談不上,百萬人大遊行有沒有用,可想而知。喜歡自欺的即管自欺,如果希望將來取得成效,還請雙管齊下,專頁「我的你的紅的」說得好: 「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遊行示威,是歴史悠久的抗爭手段,方式無可議性,贏盡光環,亦是絕大部分人的選擇。兼愛非攻,用愛去感化敵人,以圓盾抗暴政。 然而,一百萬人的遊行,政權視而不見,二百萬零一魂的遊行,只換來毫無誠意的書面聲明,連撤回也做不到,其他要求順理成章地忽視。 因應政權的無恥,盾發揮不了應有的作用,矛的出現實是乘時而起,以武力爭取籌碼,謀求另一條抗爭之路。 單純進攻難以持久,絕對和平也無法獲勝。攻守必須兼備,以盾換民意,以矛奪政權,沒有人知道成功的方程式,否則依着進行就好。所有方法都有成功的可能,一切方法都值得一試,而且需要互相配合。勇武前線需要後援補給,需要民意授權;圍坐讀詩也需要壯士哨戒,需要確保狗隻不越雷池。一個都不能少,任何崗位都需要。 不再自相矛盾,一起攻守兼備。我們當中只有烈士成了鬼,勇武者、和理非都踏着同一個人的鮮血前進,蓆不可分。」(<矛盾無須對立>) 懇請大家謹記「香港鄭南榕」烈士梁凌杰的遺願:全面撤回送中、我們不是暴動、釋放學生傷者、林鄭下台。一切必須以實現此四大目標為準,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切勿被虛假的和風欺騙,否則萬劫不復! 有中學校長真的相信暫緩等於撤回,「不知史,絕其智」,可以不理。 另外,陳智思冀市民給予林鄭多一次機會。敢問,市民給予她機會,誰給予機會市民?筆者倒想回應一句:「林太,請給予香港人一條生路吧!」...

Read More

癲狗公園:向港共殺人政府作出最大的聲討!最大的控訴!

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中央從未指示香港修例」,湯家驊、田北辰、蔣麗芸、陳智思等轉口風,「保公義撐修例大聯盟」取消集會,種種跡象彷彿暗示林鄭快將成為中共棄卒,逃犯條例修訂或有可能被暫緩。 然而,作為抗爭者,有一點必須銘記:港共政權的魔警在六月十二日下午對準手無寸鐵的抗爭者的頭部多次發射橡膠子彈及布袋彈!蓄意殺害抗爭者! 暫緩又如何?暫緩不是撤回,日後仍有機會捲土重來。 就算真的撤回,港共難以洗去自身罪孽。網上流傳有女抗爭者在過程中受傷,因而流產。有教師中槍致盲。有「夏慤道媽媽」聲淚俱下勸魔警收手竟被近距離施以「行刑式」槍擊。有六十歲伯伯因指罵魔警肚皮中槍倒地。有記者被刻意槍擊惹得外國記者都要大叫「You shoot the press」。還有很多很多……敢問這一連串血賬怎麼算法! 可惜香港沒死刑,否則這批犯了反人道罪的魔警一定要判死,方可平息有良知的港人的心頭之恨。死罪可免,活罪難饒,中共及其傀儡大吹暫緩風,就是要淡化魔警開槍射殺香港人的事實!我們決不可讓其得逞!我們必須把港共魔警開槍殺人的真相向國際更多的人訴說!港共是一個殺人政府!屠夫政權!「六一二事件」就是「六四慘案」在香港的重演!暫緩又好,撤回又好,都難堵悠悠眾口。 更何況,魔警仍在瘋狂拘捕涉事學生告以暴動罪,教育局垃圾楊潤雄利用政治壓力迫逼各中小學不准罷工罷課,盧偉聰甚至厚顏無恥說:「橡膠子彈及布袋彈是低殺傷力武器 (人權監察指,布袋彈及橡膠子彈如近距離射中要害,是可以致命的)」、「自己對記者最客氣」,他們有絲毫悔意嗎?沒有!一點也沒有!所以,奉勸各位,勿沉迷階段性勝利,一見到撤回就欣喜若狂,除非: (1) 馬上釋放被捕人士,為「暴動」的錯誤定性正名; (2) 就魔警當日濫暴作公開道歉,成立特別小組調查開槍決定的來龍去脈; (3) 送中三人組、盧偉聰、楊潤雄、張建宗集體引咎辭職; 否則抗爭到底,寸步不讓! 「六一六大遊行」的意義只有一個:聲討蓄意殺害香港人的邪惡暴虐政府!聲討一眾屠夫! 五年前雨傘革命,八十七枚催淚彈,已夠駭人聽聞。今天,一百五十枚催淚彈,足足多了一倍,撇開蓄意射殺不論,警察濫用暴力達至毫無節制的程度,是不是值得大眾聲討?值得予以約束?監警會又是不是形同虛設? 有網民說: 「撤修例之後,社會變返平靜 (諗下廿三條遊行、雨革之後係點?冇咩大動作,除咗瘋狂政治檢控)。 西方列強失去利用香港打柒中國嘅借口 (鋪天蓋地得個「外科口罩後生仔 vs 持槍黑警」,爆頭、吐血嘅相係好震撼嘅),中國係五至十年內做好背景工作,然後再搞多一單。香港叫天不應叫地不聞,正式玩完。」 的而且確,魔警五年時間就已經多了水炮車等大殺傷力武器,且懂得控制佔領局面,兼訓練到向抗爭者頭部開槍都不怕。如果撤回修例而情況維持不變,日後恐怕連和平示威都要演變成血腥屠城。 適逢現在德國出聲、美國國會《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甚囂塵上、前宗主國英國亦對事件表示關注,我們一定要把握今次難得的機會,捍衛香港的民主自由,人權法治。故此,不妨在「六一六大遊行」中多展示記有魔警猙獰嘴臉、抗爭者慘遭傷害的照片,讓港共的醜行公諸於世! 最後,奉勸各位: a. 勿以為強推修例是林鄭一人主意,中共對港政策從來是自上而下一支竹竿直插到底。習近平一定知情。 b. 六一二當日有無中國軍警混入冒充港共警察是無關宏旨的。重點是港共警隊蓄意開槍殺人,而警隊作為港共國家機器一部份,港共又是中共的傀儡政府,則蓄意開槍殺人乃中共港共聯合犯罪。 c. 不要只爭取「林鄭下台」,林鄭走了,還有林鄭 2.0、3.0…… d. 要談判對話、理性溝通,港共必須先撤回修例,並滿足上述 (1)、(2)、(3) 條件,不然,無從談起。 e. 不要下跪哀求,自貶身價,要跪就一眾狗官及魔警向香港人跪。 難得泛民和勇武本土派漸生諒解 (吳志森最近向勇武本土派懺悔),七十後向九十後、零零後認錯,就讓各方有生力量集結,向殺人政府作出最大的聲討!最大的控訴!...

Read More

癲狗公園:匪共在港重演六四!殺人政府必須解散!

由港共魔警向抗爭群眾的頭部發射橡膠子彈及布袋彈開始,這已不是逃犯修訂條例該否撤回的問題,而是一個蓄意殺人的政府有無資格繼續管治香港的問題!即現政府是否為一非法政府的問題! 港共賊首之一盧偉聰宣稱抗爭者用鐵通插警員、金鐘出現達危險程度的騷亂,觀乎早上集結人士,竟有八十歲的老人家,難道老人家也是有能力製造騷亂的「暴徒」?騷亂云云,只是為清場製造藉口,如同一九八九年中共強行將學生佔領天安門定性為「反革命暴亂」,好讓日後血洗京城。 林鄭接受親共電視台訪問,聲淚俱下,是故意為開槍後插水的政府形象淡化!粉飾!早在訪問進行時 (早上八時半左右),她很可能就有暴力清場的計劃,假惺惺的態度,令人齒冷! 訪問中林鄭以頑皮的兒子鬧別扭類比抗爭者的行為,完全比擬不倫!兒子鬧別扭是自私,年輕抗爭者是為捍衛香港珍貴的免於恐懼的自由,還有香港下一代的未來,兩者豈可混為一談,簡直混帳! 對待政治異見者,可以毆打,可以拘押。然而,對準抗爭者的頭部開槍,此屬蓄意謀殺!何解不射肩部、腿部而射頭部,箇中心腸的兇殘歹毒,不是彰彰明甚嗎? 有十七歲少女中彈手腳抽筋命危,有中學生被射中眼角流血,有港台司機頭部中槍失去知覺,還有一個被射得口鼻皆吐血 (網上已廣傳有關影片),一個中槍腦部需要即時做手術……鐵通插警員,傷勢呢?如果削尖的鐵通、磚頭是高危武器,橡膠子彈及布袋彈是什麼?是大殺傷力武器!據傳魔警更打算用真槍實彈,警方受威脅是假,警隊成了殺人機器,港共為一殺人政府方是實相。 香港政府蓄意射殺香港人,此一香港政府已不成香港政府!魔警對抗爭者頭部開槍一刻,標誌著港共成為一非法政府。非法者,喪失管治合法性也。 由 2014 年八十七枚催淚彈,到 2016 年對天開槍,再到今日直接向抗爭者頭部發射橡膠子彈及布袋彈,魔警濫暴有增無減,屠城殺人或許近在咫尺。 針對今天港共有違普世人道原則的種種舉措,現呼籲整個反對派陣營 (包括泛民及激進派) 必須爭取: (1) 殺人政府馬上解散,由「三司十二局」的常任秘書長合組看守政府,維持政府日常運作; (2) 「送中三人組」林鄭、鄭若驊、李家超,以及殺人狂盧偉聰必須集體引咎辭職,否則自行承擔沸揚民意所可能帶來的一切後果; (3) 對下開槍令及執行開槍令的魔警追究到底; (4) 告知國際社會港共蓄意開槍射殺抗爭者的事實,將港共反人道的一面公諸於世,好讓各方友好介入支援香港人。 假如港共未泥足深陷,官民本來仍有對話空間。不過,事已至此,再難挽回,重申一次,此已非修例與否的問題,而是:港共作為一有意射殺香港人的政府,其有無資格繼續管治香港的問題。如果其無資格,對話是多餘的。 林鄭、盧偉聰言必稱「暴徒」,「暴徒」正是他們兩位,還有一大批泯滅人性的魔警!至於所有撐警挺港共的愚民,終有一天,你們會為自己的無知付出沉重代價!不要忘記那個是中國共產黨!...

Read More

癲狗公園:政權越是無恥,我們越要堅強 

面對一百零三萬民意,港共在遊行當晚就回應維持原判,繼續二讀。《環球時報》更荒謬,拿一張百萬大遊行的照片,配上「七十萬人上街支持修訂送中條例」。一個政權要無恥到何種地步,才會做出這種事?簡直垃圾不如!還未計外交部耿爽「所謂哪個數字大,哪個數字多就代表民意,並無說服力」一類語言暴力,這就是愛國人士常常掛在嘴邊即將超越美帝的中共國,超越在哪?在野蠻? 中共及其傀儡的反應,稍為讀過近代史的人,不難估計。大概三十多年前,一代大哲牟宗三先生在一次座談會上就提過:「共產黨是一個魔性政權」。什麼是「魔」?「魔」不是壞,壞人尚有良知醒覺的時候,所謂「一闡提皆可成佛」,著魔的人不會,他們有意底牢結,有觀念障,如所有人都是社會的螺絲釘、資本家地主都是萬惡……意底牢結、觀念障令他們犯下人世間最不人道的罪行,他們卻不以為恥,還自以為代表正義。文革是「打倒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六四殺人是國際大氣候和國內小氣候使然,總之永遠有理由,永遠死不認錯。 香港政府本來不是魔性,但改旗易幟後,魔性逐漸浮現。由林公公的「人肉錄音機」到刻下林鄭要密集式解說及加快審議,他們有一分半秒覺得自己有錯嗎?非常多的人遊行,何解日曬雨淋都有百萬人遊行?有想過嗎?加多一個旁證,凌晨差佬清場,據聞他們不停指著抗爭者大叫「暴徒」、「俾政治蒙蔽」,此即意底牢結,觀念障,亦即魔性。 面對魔性政權,講和平理性非暴力等於「搵自己笨柒」。好多人都提過美國政治哲學家羅爾斯 (John Rawls) 對非暴力「公民抗命」的前設:社會必須「近乎正義」(nearly-just)。香港是嗎?港共更似是極權警察社會,距白色恐怖僅一步之遙。猶如古時推翻暴政要弔民伐罪,香港需要的是弔民伐罪,不是純粹的行完就散的遊行。 「6.9 反送中大遊行」如果有意義,其意義僅在於「做給全世界看,是做國際新聞,是送子彈給西方文明世界 (如令臭 X 柒婆跪低是 bonus)」(引自專頁「東講西讀」)。然而,這是不夠的,午夜衝擊差佬的義士,正是為朝早百萬人完成其未完成、亦不敢完成的任務,因此是值得敬佩的。 「至於晚上的衝擊,我們不應罵他們破壞甚麼和理非成果,反而要支持他們,希望他們能夠更靈活去達到目的,尤其當政權完全蔑視香港人的時候,他們是代替我們去打另一條戰線。」(引自專頁「東講西讀」) 很喜歡這段話,道理確實如此。捉鬼罵鬼屈人收錢是很容易的,之後呢?遊行無效,魔性政權依舊張牙舞爪,為何不讓有心人嘗試打開一條生路呢? 有馬丁路德金,也要有Malcolm X,尤其是中共及其傀儡為一魔性政權,Malcolm X 更加不可或缺。 據報導,午夜衝擊的義士都比較年輕,最小只有 15 歲,約四分之一是女孩子。「反正點示威都冇用,我不如死咗佢,最好一槍啪過來。」很痛心,但香港確實墮落到這個地步。不要說什麼青少年無法向上流、不懂生涯規劃一類廢話。是愛,對香港這個城市的愛;是不甘心,對香港淪胥的不甘心,驅使他們上前線。不要再詆譭誣蔑! 胡適說:「一個常態國家,政治的責任在成年人,年輕人的興趣都在體育,娛樂,結交異性朋友;而在變態的國家,政治太腐敗,沒有代表民意的機關存在,那麼干涉政治的責任必定落在青年學生身上。」今天的香港恰好處於一種變態。 六一二發起罷工、罷課、罷市,可以。不過,在大部份香港人那麼喜歡「返工」的情況下,有多少人響應,多少機構許可,效果有多大,值得深思。 有一點特別需要指出的是,「6.9 反送中大遊行」作為一次變相公投,就算不去到反中、反港共的層次,已清楚反映出:全港七分一人口認為林鄭再無充當香港特首的合法資格。百萬港人未必要激進到「宣告成立臨時代理政府,草擬組織大綱,與歐美交涉」(參考自專頁「香港城邦」),但一些「不合作運動」,是否可以考慮? 羅爾斯撰《正義論》,最後一部份闡述政治與道德、幸福的關係,大意是:只有當社會的主要制度處於公正時,一個完整的道德人格才能成就,人才能得到最大的幸福。 如果香港繼續沉淪下去,暴政連年,有小孩的父母們為下一代打算,亦應該好好想想移民,總不能讓小孩受惡劣環境污染,長大後變成大陸無理取鬧的五毛、賣淫仍談笑自若的大媽吧!移民不是自私,是為香港族群保存好種子,非常重要。 離不開的,特別是自覺珍惜香港人身份的新移民,請帶小朋友多些參與遊行,出席六四悼念,讓他們感受香港的可貴,即對自由的重視及對歷史真相的尊重,既然來了,就別走回頭路。 總之一句話,香港人,撐住!...

Read More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