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Category: 癲狗公園

癲狗公園:史無前例的困境 

中聯辦主任王志民指「佔中九子」被裁定罪成是彰顯法治精神,他說:「以所謂公義包裝的非法佔中,不僅是對公義的偽善和污辱,更是對香港法治這一核心價值的深層次傷害。它警醒我們,要正視並解決香港在維護國家安全法律制度方面,存在的突出短板和風險點,可以說,維護國家安全特區沒有特殊,維護國家安全只有一國之責、沒有兩制之分。」 敢問王志民眼中的公義是什麼內涵?難道乖乖守法就是公義?公義尚未界定清楚,如何知「佔中九子」提倡的就不是公義、僅為「借公義作包裝」?偽善、污辱更加無從談起,因王氏根本未有證明「佔中九子」提倡的確確實實違反公義。 公義,英文叫做 justice,亞里士多德說:「公義是讓人們得到應該得到的,有什麼是應得的全在於有什麼美德」。「佔中」為何會出現?因為要反對人大八三一決定,反對有篩選的普選行政長官。為何要反對有篩選的普選行政長官?因為中共承諾過會按照《基本法》給予港人雙普選,在港人的一般理解中,普選是無篩選的。中共由 0708 雙普選推遲到 2012,到最後設計好一個有篩選的普選行政長官制度,迫香港人接受。中共背信棄義,「佔中」才會出現。「佔中」的目的為何?只是希望爭取香港人本來有的投票選舉行政長官的權利。背信棄義即失德,香港人取回屬於自己的,而且手法溫和,哪一方反映公義不是很清楚嗎? 至於傷害香港法治,梁振英收取 UGL 款項逍遙法外、法律界人士指出問題被林鄭斥唱衰香港司法,這樣一種法治,「佔中」對其構成傷害,是肯定的了。然而,此法治是真正的 rule of law 嗎? 柏拉圖說:「我認為,在法律服從其他權威,且缺乏自身的權威的地方,政府很快就會崩潰;但是,如果法律成為政府的主人,政府成為法律的僕人,然後政府就會履行自己的承諾,人類才會享受到上帝給國家的全部祝福。」西塞羅則認為:「為了獲得自由,我們都是法律的僕人。」法律有自身的權威,再有權有勢的人都必須臣服於法律之下,這方是 rule of law,有人可以例外的不算。 rule of law 中的法律更要體現著公義,以義為質,非當權者用以維穩的工具。當下香港所謂法治,有無上述兩種特色呢?無的話,衝擊之以使之趨近真正的 rule of law,有什麼問題? 王志民其實不是講道理,而是訓示式、指令式,最尾幾句關鍵,「要正視並解決香港在維護國家安全法律制度方面,存在的突出短板和風險點」、「維護國家安全只有一國之責、沒有兩制之分」,各位香港人,廿三條即將殺到啦! 鍾祖康曾經有一個比喻,香港好比一隻猴子,中國好比一頭手握槍的豬。猴子雖然靈活,但豬手中有槍,猴子始終難逃豬的魔掌,只能夠藉機智圖存。 主權移交前乃至移交初期,相信無香港人 (少數熟讀中共黨史或有親身經歷的人除外) 會料到中共蠻不講理竟到了這個地步。用蠻不講理亦不盡恰當,準確些說,是不去同情地了解對方的想法,只知將自己認為對的當作絕對真理 (即歪理)。 英國打算用理性務實的文明談判方式跟中共交手,結果碰了一鼻子灰,因中共是不會接受他人理由的。 《基本法》種種條文,中共種種承諾,英國、香港人信以為真,誰知創黨元老李大釗白紙黑字寫「我們加入本黨,是幾經研究再四審慎而始加入的,不是胡裏胡塗混進來的,是想為國民革命運動而有所貢獻於本黨的,不是為個人的私利與夫團體的取巧而有所攘竊於本黨的」,到頭來共黨還不是在國民黨搞滲透、分化、顛覆?倪匡說得對:「共產黨的話什麼時候靠得住?」 中共本來就是「寧要核子,不要褲子」的軍國,改革開放後,它更多了錢。猴子靈活是靈活,但在威迫利誘之下,似乎越來越向自傲自大的豬馴服了。 視歪理為真理、傲慢自大、以力假人的軍國,香港昔日從未單獨面對過如斯厲害的對手。是要繼續遊行遞信、登頭版廣告、做政治嘲諷劇當做左野,抑或採取積極進取的抗爭方式,不戀棧議席,值得認真反思。...

Read More

癲狗公園:黐線

「佔中案」裁決,九名被告大部份控罪罪成。 對筆者來說,汲汲於強調「佔中」已經足夠荒唐,佔領金鐘就有,何來有真正的佔領中環呢? 九被告中的陳淑莊,被判「煽惑他人犯公眾妨擾罪」及「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罪」。讀者如果記憶力好,當年的九二八晚上,她是呼籲群眾撤退。事實上,不只「四眼陳」,許多泛民頭面人物當晚擔心六四屠城會在香港上演,反覆呼籲群眾離開。全賴群眾自發不願退去,甚至殺出旺角、銅鑼灣,佔領行動才能遍地開花,三足鼎立。 沒有煽惑變了煽惑,無佔中變了有佔中,都未算,法官怎樣評價佔中三子呢?「認為有數以萬計的人參與佔中,就會令政府回應真普選訴求,而不是立即去驅散示威者,此乃不切實際。同時,相信政府在一夜之間作出讓步,推出三子提倡的普選方案,實屬天真」。 筆者無意質疑法官的法律專業,但他確實不通曉政治! 台灣現在為何會有一人一票選總統?1990 年的野百合學運是一個關鍵。野百合學運正是六千名來自台灣各地的大學生,集結在中正紀念堂廣場上靜坐,提出「解散國民大會」、「廢除臨時條款」、「召開國是會議」、「訂立政經改革時間表」等四大訴求。按照法官的邏輯,當日六千名大學生「佔領」中正紀念堂廣場也是天真?也是不切實際?如果天真、不切實際可帶來政制的開放、社會的文明進步,天真、不切實際有何不可? 況且,凡提出一政治願景,它的本質必然是天真和不切實際。美國獨立戰爭前,世上哪裡有實行民主憲政的共和國?蘇聯成立前,世上哪裡有實行無產階級專政的國度?英美自由主義、馬克思主義,在初時提出、宣講的階段,本質上都是天真和不切實際。佔中三子是政治理念的提出者、宣揚者,他們天真和不切實際是正常不過,有什麼值得非難? 政府不講究事實,司法向行政傾斜,政治常識貧乏,連天真、不切實際都是錯。彭定康從政多年,看出這個百年難得一見的怪現象,發不平鳴:「以不合時宜的普通法控罪,向佔領運動參與者採取『復仇式檢控』(vengeful pursuit) 將嚴重撕裂香港社會」。林鄭竟忙不迭出來不點名批評肥彭所言是謬論、毫無根據、破壞香港聲譽。 香港聲譽是不會被一些言論損害的,它只會被一些具體的賣港行為破壞。不去解決指出問題的人所提出的問題,反而去解決指出問題的人,令人想起大飢荒時毛澤東解決直言極諫的彭德懷。 過往外國發表對香港狀況的批評,政府一貫做法是不作回應。動輒回應,還要起弶,此乃中共外交部的作風。林鄭化身華春瑩,肥彭的話是否謬論、毫無根據,大家可想而知。 無奈普羅大眾對「佔中案」始終未予太多關注,部份寧願眾籌十六萬搞頭版廣告嘲諷 689 自慰。周融能夠滿懷自信開記招宣佈「反佔中勝利」,正是受益於香港人的墮落!...

Read More

語言的藝術:比喻的運用

前美國總統JFK在「月球演說」中說過 : “We Choose To Do These Things Not Because They Are Easy But Because They Are Hard” 。這是我聽過最有型的說話之一。 世間上,有很多奇怪的現象,都是難以解釋的;特別是人的行為。但是我不會因為它「難」以解釋,就放棄去分析;反而覺得十分「好玩」。不知道可時開始,研究和分析「人類言論和行為」,漸漸變成了我的興趣之一。 人類行為最大的特質,就是它沒有固定的模式;所謂「一樣米養百樣人」。就算是同一個地區的人,接受著一樣的教育、有著相同的文化,都可以衍生出完全對立、相反的立場和想法;所謂的對立和相反,是一種「二分法」的思維,就是「非黑即白」,以「極端」作為標準的思考模式。但是用這種「强烈對比」來道出一些哲理,總比沒有「比較」好得多而且更有說服力。如果能夠想得出「第三種」睇法,當然就更加好啦。 維基百科:《牛頓第三運動定律(Newton’s third law of motion)表明,當兩個物體相互作用時,彼此施加於對方的力,其大小相等、方向相反。力必會成雙結對地出現:其中一道力稱為「作用力」;而另一道力則稱為「反作用力」,又稱「抗力」。》以上是「經典物理力學」對「力」的一些描述。雖然是「物理學」,但在我來看,這種現象,也適用於其他的「學科」,例如「政治管理」「行為心理學」;但是,只能當作一個「比喻」來看,始終「行為」這種東西,不能用數學方程式來計出精準的答案。 我們不難找到在政治界之間,常常會出現「成雙結對」的派系鬥爭;就算本身在一個環境內有多少個政黨派別,最後都會被人分成「左右」「藍綠」「建制非建制」之類。當然,對立的陣營,通常都會互相攻擊的。但是,我最近發現了一些十分有趣的現象,就令我聯想到「反作用力」這一個詞彙。 當一個派系攻擊對家的時候,通常會把對家的行為「妖魔化」,繼而把自己放在一個「道德高地」之上;什至有人會「無所不用其極」地利用「比喻」的方式,去形容對家做的事情有多「錯」、或者證明自己的立場有多「正確」。它們的主觀願望,就是要把對手「比下去」。 比喻這種語言技巧,是一種很常見而且有效地把「相對難明的道理」展現出來、令人更容易明白的「表達手法」;這是大師們常用的方法。一般人要用比喻來說話,有時會造成「比喻不倫」、弄巧反拙。 這就是我想講的「反作用力」,當一個人過度「用力」地去做一件事情,很多時會產生意想不到的「反效果」,所謂「越幫越忙」、「越描越黑」。 面對這些爭相賣弄乖巧的人,很多時最好的對應方法,就是袖手旁觀;根本用不著與其對決,它們自會「自取其辱、自取滅亡」。而且,按照「吸引力法則」理論來解釋,「物以類聚」;有共同「意識」「意向」的人和物,自然會走在一起;怎樣的人,就有怎樣的朋友、同事和粉絲;這班經常「開口夾着脷」的人,自然會塵歸塵、土歸土;自然會集合在每日狗噏的行列。 比喻,是語言的藝術;藝術,是個人的品味。一個人的言行舉止,很大程度上能夠顯示出佢的內心世界。我們應該如何運用和看待比喻呢?...

Read More

癲狗公園:我想我能猜得到,點解你要這樣做

大家都知道什麼是推理小說,就是福爾摩斯、金田一、柯南之類。推理小說有一個共通點,就是一定會有人「做壞事」,而且通常都是不留痕跡、有計劃地去做壞事。 現代社會上,有很多人做壞事,都能夠順利地逃避責任,而且算是「明目張膽」地去做;這不是「它們」的行凶手法有多高明,而是社會制度上存有缺陷,所謂「法律漏洞」。還未計誰「解釋」這些法律。 所謂的制度缺陷,歸根究底,就是人的缺陷;因為法律是人訂出來的;批判、審判人的也是人;一個社會出現問題,很大機會,就是人製造出來的,所謂「人禍」。 近日,我與友人討論,佢講起自己為何由一位教徒變成無神論者。這一下就激發了我的思考。 首先,我要帶個頭盔:我並不是想攻擊無神論者。我是十分尊重信仰自由的,我認為「無神論」是信仰的一種。而我自己的信仰也十分豐富多彩;我信科學、又信心理學;我信基督、又信佛陀;我信文學、又信音樂;我信歷史、又信科幻;我信事實、又信陰謀論;我信神、又信魔鬼…. 在我來看,每一「種類」的科目,都有佢的優劣。 頭盔帶好了,入正題。首先,我淺淺地講講自己對「無神論」的理解和一些特質:靈魂是不存在的,人死了,就一了百了。這是一種「現實主義」的概念,就是只是實實在在的東西才算是「真實」「存在」,有種「凡事都要講證據」、「要有科學根據」的態度。問題是,佢地是否都係「科學的愛好者」,都有好好學習Phy-Chem-Bi 呢? 這一下子,我就想起能量守恆,E=mcc。就是說,人的行為,會否像「業力」學說那樣,是有數可計的呢? 講起無神論者裡的「信徒」,在這個「一國為本」的地方,就離不開一向全力以赴地打壓宗教信仰的政權。先不論有多少官、商在這個地方壞事做絕而沒有受到法律制裁;因為大家都知道這裡的所謂「法律」為何物。如果有人在這裡說「我相信法律」,便能知道這個人是多麼的「假」;「假」、即是合乎「國情」的標準。「假」、就是它們的「生存之道」。 當然,並不是全世界的「無神論者」都是這個樣式;這是「新時代特色社會主義」的特別版無神論,是一種比較新的「哲學」。但這種做人處事方式還是「實驗」階段,而且是實實在在的「人體實試」;傳統道德標準並不識用。當一個地方的人,如果都是相信、什至確信:壞事做「盡」是沒有後果的、也沒有地獄可去、而且只有今生冇來世,會變成怎樣?我們在香港真是很方便,抬起頭看看上面就清楚明白了。 其實每個人都有佢既自由去決定做唔做好事或壞事;除非對家有「人質」係手,咁都唔出奇。對於那些是非不分的人,我實在覺得它們十分可憐,因為有些錯事是無法挽回的,它們終成為歷史罪人遺臭萬年。真係「自己攞來衰」。 我地住係香港,一路走來,真係講得上「無咩未見過」。不過,我最擔心既,就係啲細路,係啲咁既環境下長大,會有樣學樣。我地最緊要「學識慢慢來」,睇清楚咩係好與壞;香港仲有好多好野。同上面比較,至少我地仲可以接觸到啲「有用」既知識、資訊。...

Read More

癲狗公園:何謂高風險?誰是高風險?

眼見當下的麻疹疫情擴大、無理的政府對策,真是令人感到擔憂。 我不想從這種事上大造文章,所以,就用最短的文字把問題說出來吧;因為我忍不住了! 為什麼「機場的員工」,還要加上「四大」條件才能算上是「高風險」;才能「優先」接種疫苗? 最奇怪的是,為何我從未聽說過,任何有關大陸方面的疫情?雖然我說這是「最奇怪」,但是大家都一定會明白,這根本不算是什麼奇怪的事,反而是十分正常吧。而且,市面上的疫苗,已經炒高了好幾倍;真是一個讓人發個好好的死人財的大好時機。會有「假疫苗」出現,也不算「奇怪」吧? 現在,豬瘟的豬,我估計都已經死得七七八八了;但是,麻疹疫情才剛剛開始,看來在不久的將來,會有更恐怖的狀況出現。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看來「逢九必亂」的現象,已經上了軌道。敬請大家多多注意衛生、防疫,免被這個「風險極高的政權」所害。...

Read More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