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Category: 癲狗公園

癲狗公園:港共猶如驚弓鳥,重啟政改屬渾話

主權移交廿二周年,港共基於安全考慮,決定七一當日不會安排學生及制服團體出席早上升旗禮。民建聯劉國勳說:「我也不希望一旦包圍時,可能制服團體可能都是青年人時,大家面對這個情況,可能會有驚慌,甚至大家有衝突,這不是社會希望見到的情況。」如果這是港共所相信,此一政府跟驚弓之鳥有何分別?還可以如何管治下去? 眾所周知,七一升旗禮是最好的國民教育,不少中學生藉出席莊嚴肅穆的升旗禮,培養對中共國的情感。誠然,部份學生或因「反送中」而對中共國心生厭惡,但整體上中學的師生都是傾向保守。現在港共不准許全部學生及制服團體出席升旗禮,這樣做未免太捕風捉影。況且,警方不能沒有相應的保安措施吧!恰當地分隔開抗爭者,即可了事,何必多此一舉? 從六一二金鐘衝突事件開始,以林鄭為首的港共政府,彷彿陷入停擺狀態。六一六兩百萬人大遊行,魔警幾乎一個也沒有,只有零星的交通警。六二一抗爭者包圍警總,盧偉聰人影也不見。網上流傳有前線警員對 42 樓高層深感不滿,爆粗怒罵,盧君一人令警隊內部分裂,史稱「毅進南北朝」。曾偉雄、林瑞麟、唐英年出來見記者,李家超則要到最近一兩日才「蒲頭」,如非急於挽回警隊士氣以穩住當前局面,恐怕林鄭還要「深潛」多一段時間。 香港跡近無政府狀態,有人說港共正在冷處理,有人說非法政府開槍殺人自知理虧,有人說林鄭正等待習近平的最新指示……要之,此終究非致治之途。刻下香港有極大的民怨,民怨是需要疏導,需要撫平的。任由民怨發酵、升溫,昨晚警總招牌就被撬字,抗爭者在地下撒狗餅,噴漆字有「Good Dog PoPo」。不讓學生及制服團體出席升旗禮是治標不治本,是「斬腳趾避沙蟲」,要正本清源,關鍵仍是直接回應民意。相比政府解散、改旗易幟,四大訴求已很溫和,為何要繼續「死雞撐飯蓋」? 唐太宗說:「水所以載舟,亦所以覆舟,民猶水也,君猶舟也。」林鄭知否? G20 峰會前夕,連登仔成功眾籌於各國報章頭版刊登「反送中」公開信,民陣集會以G20 不同國家語言讀出宣言,都表示香港人不再害怕「勾結外國勢力」的指控,積極爭取志同道合的外國盟友。這種思想態度上的轉變、突破,值得肯定,香港確是「世界的香港」。 惟打出「重啟政改」、「我要真普選」,未免令訴求失焦。 須知道,五星紅旗下,即使重啟政改,人大八三一框架仍是擺脫不掉。你說這不是真普選,中共說這就是,結果又是在泥漿摔角,蹉跎歲月。 當然,有人可能覺得,今次有歐美各國支持,叫價不妨大一些。可是,歐美各國果真會以實質行動支持香港落實真正的普選?設想香港人可以選出捍衛自己利益的行政長官、立法機關,中共還可以肆無忌憚地殖民,從中取利?中共是堅決不會允許香港有民主的,試問歐美各國又怎會為了香港開罪一個貿易合作伙伴? 集中四大訴求,特別是撤回暴動定性和釋放所有被捕者,以及調查、限制警察濫用暴力,就足以吸引國際關注。要不然,多展示六一二魔警蓄意圍毆、開槍的圖片和影片,揭露港共政府的非法本質。 順帶一提,野貓式抗爭,切忌落單,人數少請自行散去,擇日再戰,被圍捕抄牌多麼不值!...

Read More

癲狗公園:另闢抗爭蹊徑,港共政府停擺

6 月 21 日的升級行動,沒有流血衝突,卻演示出一種嶄新的抗爭模式。 黃之鋒歸隊,抗爭者未有把他看成高高在上的領袖,只視他為其中一分子。集結地方亦不局限於一處,而是先包圍警總,再進入稅務大樓、入境事務大樓和金鐘道政府合署「涼冷氣」,「幫人早放工」,晚上折返警總包圍,玩縮小版及人道版的「長春圍城」(1948 年 5 月至 10 月,解放軍對防守長春之國軍完成包圍,期間實施封鎖阻止城內人民逃脫,旨在令城內國軍糧食被耗光,結果十餘萬老百姓餓斃,史稱「長春圍城」),be water。通宵留守轉成擇日重賽,所有訊息都靠連登、Airdrop 發佈,此為過去抗爭重未出現過。 新抗爭方式有無效呢?從路上有司機表示支持,到黑警按耐不住隔著玻璃門大罵「你入黎啦!屌你老母!驚你呀!」、警察學院副院長李仲華境頭前扮可憐「香港需要的是愛,而不是粗口」境頭後舉中指,答案顯而易見。 正因為沒法子擺平,警方才要發聲明刻意抹黑抗爭者「阻礙交通,嚴重影響警方提供緊急服務」,且塑造抗爭者阻攔救護員進入警總治療病人的形象。然而,即使最舐共的 TVB,面對確鑿無誤的電視片段,都要如實報導是警方讓救護員等了二十多分鐘,非抗爭者阻攔。新抗爭模式對警方構成一定壓力,是非常清楚的。 時代在轉變,舊人可以做的,是緘默其口,在行動及心態上給予年青人默默的支持。偏偏民主派的老大哥老大姐不明白這個道理,要置喙,竟越說越錯。 劉慧卿說:「出現流血,有人受傷,示威者、警察或其他人,是沒人想見的;亦呼籲所有想打架、想升級的人都停下來想想。一個人一號令,其他人便去,所以大家知情況可很快變得很差。所以我們愛護香港的要出來說,大家要冷靜,要有自我控制。」彷彿升級就是和流血、打架掛勾,而且出自「一個人一號令」。抗爭者就用行動告訴你,升級可以是無大台,可以是不衝擊,可以很舒服很 hea (天氣熱當然要涼冷氣) 而收施壓之效。卿姐落伍了。 李柱銘聰明些,只說「抗爭者對於政府只是雞蛋,對政府不會構成危險」、「用武力一定會輸」。不過,抗爭者果真是雞蛋?若然如此,盧偉聰出來對談又有何難?至於猜想升級就是使用武力,和劉慧卿是一樣的,這些俱為老一輩人追不上新式抗爭的反映。 國際特赦組織公佈專家調查結果,從六一二添華道警方施放催淚彈和胡椒噴霧、立法會內群警亂棍毆打示威者、「中信圍困事件」等片段,確認警方當日「危險使用橡膠子彈」、「棒打無反抗行為的示威者」、「執法時欠缺警員身份證明」、「以激進手法阻礙新聞工作者採訪」、「濫用催淚彈和胡椒噴霧」,已然違反國際人權法,以及執法人員容許的武力標準。此乃 97 主權移交後未曾有過,甚至香港史上未曾有過,竊以為這是盧偉聰「潛水」的主因,他承擔不起。 曾偉雄說:「當日警方使用包括布袋彈、橡膠子彈等武力是合適、合法及有需要」、「香港警察一見到暴力就逃跑,係咪大家想見到?我唔希望道歉成為一種風土病……(警方) 履行職責係咪應該道歉?相信大家都好清楚。」撇開其說法之荒謬不論,他已在 2015 年卸任警務處處長,現為國家禁毒委員會副主任,無端說出一些和自己身份不符的話,不在其位,卻謀其政,是不合適的,難怪有口號呼籲「釋放盧偉聰」。 蔣麗芸說港共宣傳數月後可重推送中條例,講出了事實,但同時置危如累卵的港共於死地,名符其實「豬隊友」。 至於有高級女督察因被困警總無法返家幫女兒洗腸,請該名女督察看看身邊的同僚做了些什麼惡行,難道你的女兒是人,被開槍的不是?同情這位女督察的人亦不妨好好想想。 連前政制及事務局局長林瑞麟都出來見記者解畫,刻下的港共猶如停止了運作,是理應解散的。不解散,不道歉,一直拖,年青抗爭者怎會善罷甘休?新抗爭模式既已形成,前線警員壓力又爆煲,長此下去,港共能否繼續管治下去是很成問題的。...

Read More

癲狗公園:民憤未平勇武有理,港共政府千瘡百孔

大專學界代表和網民以六月二十日下午 5 時為「死線」,要求港共回應撤回修例、取消暴動定性等訴求,否則抗爭行動將會升級。港共一如預期「睬你有味」。 事實上,從林鄭藐嘴藐舌宣佈暫緩及言不由衷的道歉,到盧偉聰「五個人暴動」、李家超「示威者移動致頭中槍」和「警方別無選擇只好採用適當武力驅散人群」,港共顯然並未在原本的立場上退卻。大吹和風或許是中共的意思,旨在避免 G20 峰會舉行前夕節外生枝,給美國口實。G20 峰會過後,中共再無顧忌,屆時,大規模的濫捕濫告恐怕將是結局。 終究是死路一條,加上二百萬民意被「sor9ry」敷衍,六一二和平示威換來魔警連番開槍,還有烈士梁凌杰為香港流的第一滴血……假如明天發生嚴重的武力衝突,全都是港共咎由自取。此乃官逼民反,民憤未被疏導所致。 民陣表示周日不遊行,同時聲明升級必須和平。自我設限,非常愚蠢。兩次百萬人遊行夠和平了,2014 年金鐘佔領夠和平了,換來什麼?為何還要迷信成效不大的抗爭方式?不是說勇武一定會收效,但至少未被證實為完全無效,何不一試? 胡志偉說:「如果出現偏激行為,會為政府和建制派提供藉口重新集結。」難道不出現偏激行為,政府和建制派就不會重新集結?勿忘記「阿爺吹雞,全部跪低」。 泛民在此關鍵時刻隱約有跟勇武激進抗爭者保持距離的舉措,配合什麼「血債票償」一類怪論,呼籲大家登記做選民,此難免惹人懷疑,泛民會否為了選票,再次出賣香港人。 幸好雨革之後,香港發展出一套「沒有大會,只有群眾」的社運模式。泛民的光速割蓆,只會招來唾罵,未必有叫座力。 港共現在處於什麼一種狀態呢?八個字足以概括,相互卸責,謀求自保。 六月十二日當晚,林鄭發表電視講話,形容衝突為「暴動」。六月十八日的記者會,林鄭改口風,「定性示威活動是屬於警務處的責任,我贊成及同意警務處把六月十二日的示威活動定性為『暴動』」,把責任卸給警務處。 盧偉聰見記者,重申「沒說六一二整個公眾活動是暴動,僅五名暴力衝擊防線者涉及暴動」,他又說:「前線警員可以使用的武力級別,全由現場指揮官決定負責」將開槍罪行卸給前線指揮官。 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接受訪問,強調港府高層沒有參與將金鐘衝突定性為暴動及開槍發射橡膠子彈的決定。 表面講高官問責,實情卻是大家都 A 字膊,何其荒謬! 另外,二百萬人大遊行後,市民都期望林鄭在記者會中撤回修例,豈知開場白是一多堆「初心」。 盧偉聰的「五人暴動」說,有不少網民質疑:如果僅五人暴動,警方有必要動用一百五十枚催淚彈及發射橡膠子彈、布袋彈嗎?要麼警方使用過度武力,要麼五人說有問題。 至於李家超的「人肉錄音機」神功,更是惹人討厭。 未有詳細估計群眾反應就出來獻世,不同說法之間又互相矛盾,這些俱反映港共目光如豆,各部門協調出現問題。當然,這和中共急煞車,港共應對不來都有關係。 林鄭幾時死...

Read More

癲狗公園:沒有存在“秘密警察”的空間

高級政治家警告說,英國沒有存在“秘密警察”的空間。 於2009年倫敦G-20高峰會議街頭抗議期間,當時有防暴警察被投訴警員在當值時沒有戴上或掩蓋了警員編號。圖片顯示,穿著制服的執法人員違反了規則,他們應該在執行職務時配上“可識別的號碼”。 這些違規警員當中包括在G20示威遊行時攻擊抗議者Nicky Fisher,這名警員當時的肩章被遮住了。另外,一名示威者 Ian Tomlinson 在示威過程中被蒙面制服警員用警棍毆打而導致心臟病不幸身亡,這名警員 Simon Harwood 最後被控告過失殺人罪名。 影子內政大臣Chris Grayling克里斯格雷林說:“警方不能僅僅因為他們處於困難的警務狀況而取消他們的號碼。如果有投訴,那對他們來說情況就更糟了。 警察局成員Jenny Jones 珍妮·瓊斯說:“這表明警隊內部存在一些系統性錯誤,警員們認為他們可以公開違反命令並僥倖逃脫。” 自由民主黨內政事務發言人Chris Huhne補充道:“Sir Paul保羅史蒂芬森爵士已經明確表示,英國官員不應該為他們的製服或他們的身份感到羞恥。穿制服的警察在任何時候都應該通過他們的肩膀識別號碼識別出來。公眾有權在履行職責時識別任何穿制服的軍官。 事件發生後保羅爵士直接命令整個部隊執行任務時,他們必須全部佩戴警員號碼執勤。 相關新聞連結如下: 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1170963/Maybe-just-forgot-Scotland-Yards-incredible-excuse-police-officer-spotted-ID-street-protest.html    ...

Read More

癲狗公園:請給予香港人一條生路吧!

林鄭道歉了,葉劉、陳智思說暫緩等於撤回,林正財認為政府並無把六一二金鐘衝突定性為暴動,部份人竟以為真的取得階段性勝利,收貨了。 其實,一天未正式採用「撤回」字眼,港共仍可重新諮詢,重新修例。怎可相信一些放風人士的片面之詞? 至於林正財的講法,潘熙也說:「由特首政治上定性的『暴動』在法律上無任何意義,有關定義必須由法庭判決」,問題是:六一二金鐘衝突既非暴動,為何不能重新定性?顧全面子真的比平息民憤重要?抑或始作俑者根本未有在立場上退卻,一切都是礙於形勢不得不如此說的謊言? 林鄭的道歉更可笑,文字新聞稿,不見人面,誠意欠奉,有網民揶揄等同「sor9ry」。還有,有市民面部中槍,有市民被黑警圍毆,甚至有市民死諫,一句道歉便可了事?此已不是林鄭一個人認不認錯的問題,而是整個港共政府失去管治合法性的問題。 與其看林鄭等人吹和風,不如實際看中共說些什麼,畢竟港共是中共的傀儡。 中聯辦召見港區人大政協,提到: (1) 暫緩修例不等於放棄,只要多向社會各界解釋修例的內容和目的,讓大眾明白和了解,事情就可以解決; (2) 修例的初心是正確的,卻遭到許多外國勢力干預和抹黑,如一些外國政府及官員就修例發出 67 次聲明,上周三的暴力事件亦很有組織性; (3) 肯定警方維護治安的決心; (4) 暫緩修例有三個「有利」- 有利於繼續討論修例、有利紓緩社會矛盾、有利揭露反對勢力 (如果在暫緩修訂後仍有人堅持反對,他們不是反修例而是反政府)。 據此,階段性勝利從何談起?例依然要修,六一二依然是暴動,警方開槍射殺有理,「暫緩」旨在「引蛇出動」,引出反政府者一網打盡,狠毒至極,這才是中共的盤算啊! 中共素來喜歡講大話。二十年代力量不及國民黨,李大釗便說:「我們加入本黨,是幾經研究再四審慎而始加入的,不是胡裏胡塗混進來的,是想為國民革命運動而有所貢獻於本黨的,不是為個人的私利與夫團體的取巧而有所攘竊於本黨的。」五十年代中共搞「大鳴大放」,說過「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言者無罪,聞者足戒;有則改之,無則加勉」,未幾毛澤東就稱「雙百方針 (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是引蛇出洞的「陽謀」,大打知識分子為右派。 前車可鑒,發生在近一百年的歷史,大家只要略為涉獵,就知道中共及其傀儡在施展緩兵之計,以換取時間部署更大規模的報復。 諸位若然不信,請看六一二當日黑警蓄意開槍,繼而林鄭將事件定性為暴動,再有黑警到港大宿舍、醫院大肆搜捕,此和八九年六四慘案時中共的做法有什麼分別?直到今天,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仍堅持不會為警察濫用暴力道歉,這又和袁木「天安門沒死一個人」死不認錯有何分別? 階段性勝利談不上,百萬人大遊行有沒有用,可想而知。喜歡自欺的即管自欺,如果希望將來取得成效,還請雙管齊下,專頁「我的你的紅的」說得好: 「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遊行示威,是歴史悠久的抗爭手段,方式無可議性,贏盡光環,亦是絕大部分人的選擇。兼愛非攻,用愛去感化敵人,以圓盾抗暴政。 然而,一百萬人的遊行,政權視而不見,二百萬零一魂的遊行,只換來毫無誠意的書面聲明,連撤回也做不到,其他要求順理成章地忽視。 因應政權的無恥,盾發揮不了應有的作用,矛的出現實是乘時而起,以武力爭取籌碼,謀求另一條抗爭之路。 單純進攻難以持久,絕對和平也無法獲勝。攻守必須兼備,以盾換民意,以矛奪政權,沒有人知道成功的方程式,否則依着進行就好。所有方法都有成功的可能,一切方法都值得一試,而且需要互相配合。勇武前線需要後援補給,需要民意授權;圍坐讀詩也需要壯士哨戒,需要確保狗隻不越雷池。一個都不能少,任何崗位都需要。 不再自相矛盾,一起攻守兼備。我們當中只有烈士成了鬼,勇武者、和理非都踏着同一個人的鮮血前進,蓆不可分。」(<矛盾無須對立>) 懇請大家謹記「香港鄭南榕」烈士梁凌杰的遺願:全面撤回送中、我們不是暴動、釋放學生傷者、林鄭下台。一切必須以實現此四大目標為準,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切勿被虛假的和風欺騙,否則萬劫不復! 有中學校長真的相信暫緩等於撤回,「不知史,絕其智」,可以不理。 另外,陳智思冀市民給予林鄭多一次機會。敢問,市民給予她機會,誰給予機會市民?筆者倒想回應一句:「林太,請給予香港人一條生路吧!」...

Read More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