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Category: 廢青睇馬手記 鹵味男

食過馬圈蛇齋餅糭仍會仗義執言嗎?

香港的主流馬經,都長期受到馬會的「蛇齋餅糉」長期牧養,甚麼是馬會的「蛇齋餅糭」?上次的從化示範賽日,看到有部分行家的酒店,膳食,招待已是超越五星級享受; 另外各大馬主的慶功宴都會邀請各大主流馬經的記者去享用,這類豪華款待統稱為馬會式的「蛇齋餅糉」。 更甚的是有評馬人直接出馬會糧作官方主持,簡單D講馬會才是他們的老細,你有見過做打工仔的會直接同老細對著幹嗎?不過我亦明白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只要有時用隱喻的方式批評馬會,我都會對他們表示理解。 作為一個媒體從業員,必須做好監察當權者的角色,馬經從業員亦是一樣,除了作一般馬經的功能外,亦要作好監察香港賽馬運動的角色;我們尊敬的前輩董驃,生前就是抱著這樣的精神去「仗義執言」,他離開後多年一樣受到馬迷的愛戴,到今天仍有不少馬迷在YouTube重溫驃叔「仗義執言」的精彩片段,如果一個評馬人,為求馬會高官厚職,無時無刻都要對馬會三呼萬歲,明明是黑都說成白,這類人是我最看不起的人,就算因為身份問題無法直斥其非,但用旁敲側擊作「馬迷的口舌」,馬迷是一眾聰明的讀者,自會心領神會表示理解。 (鹵味男   12/4/2019) 全民俾LIKE 人人「些牙」! ...

Read More

馬會搵好嘅公司騎師真係咁難?

馬會近年來邀請客串的公司騎師質素實在令人汗顏,沈拿、麥偉利、夏禮賢這些名字聽到都令人打冷震;即使已在香港的長期發展不俗的郭能、李寶利,他們成績已比來港初期有倒退的現象。我認為馬會對外來公司騎師的牌照批核上,需要下一番苦功。 先講下這群「垃圾」公司騎師,沈拿跑馬大家有眼睇,好多如「兵貴神速」這類應贏的馬在他手上都變輸;夏禮賢已經有多位練馬師向其雪中送炭,但送舊炭俾你都要你識收至有用,此君成日走埋D死位塞死,好多馬應贏變輸;而郭能和李寶利已經在香港發展了一段時間,今季成績屬強差人意,尤其在李寶利手上看到其搶閘走位皆慢半拍,好多機會馬如「和平路」「財高八斗」「富高八斗」都在他手上落敗。 香港馬圈除了獎金豐厚外,彩池之大亦是世界上數一數二,因此更需要一些搏馬準繩度高的騎師來香港客串,可惜的是近年除了蘇兆輝以外,馬會公司的騎師都是三流貨色,因此馬會更需要在邀請公司騎師來港客串時候下一番苦功。而在香港苦戰多年的外藉公司騎師,亦需要定期檢視其成績,以作為每季能否續期的標準。 (鹵味男   5/4/2019) 全民俾LIKE 人人「些牙」! ...

Read More

馬場老鼠令人討厭

話說上星期跑完打吡之後發生了一段小插曲,有一位「添滿意」的馬主朋友在臉書上大吐苦水,說被「添滿意」的馬主罵了一頓,因為在該張頭馬相入面有一位所有人都不認識的「不明物體」在相中出現,而該不明物體正正是企在該位朋友隔離;經明查暗訪後,該「不明物體」其實是這位朋友的臉友,成日好煩問人攞貼士,更搞笑的是該「不明物體」嫁女的時候,竟然會發請柬請佢去飲,其實大家根本都不熟,明顯該位「不明物體」貼身貼勢搵著數。 自香港有賽馬以來,其實這類「不明物體」是經常在馬場中存在,馬場中人統稱呢類人叫「馬場老鼠」;其實今年《癲狗馬經》的春茗晚宴中,席中我的同事已經列舉了大量的馬場老鼠給本人「認人」,可惜我只是一個「毒撚」,只會在家賭馬極少入「香港」馬場,更不要說入會員席(可想而知我幾少朋友)。不過這些馬場老鼠行為都略有所聞,例如會跟住一些唔識的人去影「人地的頭馬相」,周圍問唔識的馬主騎師練馬師攞貼士(但輸左錢又會走去屌7人),甚至無錢賭馬走去問人R爛腳。這些人只是聽到都已經十分討厭。 我一直都問一個問題,果個人你又唔識,你影人哋的頭馬相來做甚麼?原來問了一些相關人仕是可以拎住果張相,話某某馬主是我的好朋友,除了可以對街外人作「小夫」式的吹牛外,還可以借此埋堆搵著數,例如R錢R貼士。又可以借果張相用來賣「流料」(總會有D傻仔上當),都咪話唔好搵。在馬圈這麼錢在流動的時候,要杜絕這類「馬場老鼠」已是近乎不可能,見到這類人的時候,還是要一眾馬會會員大膽SAY NO同通知馬會保安部,才是消滅「馬場老鼠」最好的殺蟲藥。 (鹵味男 ...

Read More

羅富全馬房完美示範何謂上下一心

2019年打吡終於曲終人散,羅富全創造歷史憑「添滿意」繼大摩後成為了另一個在同一年度贏晒三場四歲系列賽的練馬師;同時亦成為了繼簡炳墀後,另一個贏到打吡的華人練馬師。 有一個畫面是令我動容,就是他的馬房員工在贏取打吡後,大叫「阿頭好野」,之後羅富全續一同佢的馬房手足擁抱和合照,看得出他的馬房員工是真情流露,以自己是馬房的一份子為榮。簡單D講,就係你平時點樣對你的手足,你的手足就會如何對你,好明顯羅富全就示範了如何當一個好老闆。 坊間一直有報導,羅富全一向不喜歡對人厲言訓斥,而且當羅富全只要一贏大賽,就承諾同馬房手足食餐勁,以今年羅富全贏左咁多大盃,恐怕其馬房手足已經食左好多餐,保證「肥到襪都著唔落」。除了待人處事之外,羅富全分獎金俾馬房手足,亦絕不手軟,保證分得比馬會指定的為多;咁多樣野結合起來,作為佢馬房的手足,難免不會動之以情,一人走多好多步,相信這樣亦是其馬房成績不俗的原因。 一個人即使神功蓋世,如沒有你的團隊配合和賣命,保證你不可成功,有些練馬師多贏幾場馬就不可一世,以為自己天下無敵,無視自己贏一場馬是建立在很多人的努力身上,做人還是要「謙卑謙卑再謙卑」,出外還是要靠手足,否則就好快會現眼報。...

Read More

新加坡的傳奇賽馬節目女主持 – 麗婷

話說鹵味男昨日和幾個網台界的賽馬KOL吹水,話題談到賽馬節目女主持,由香港講到世界各地,但是華人社會,專業的女評馬人已經不多(那些甚麼女神,甚麼波皮黨俾兩個號碼我不視她為評馬人),用普通話來評馬更是萬中無一,這篇文就是要講一下新加坡的女評馬人麗婷(上圖)。 這位評馬人,是新加坡官方頻道的賽馬節目主持人,由賽前、臨場沙圈,現場走位CALL馬,到做賽後評,大家都會看到這位女仕的身影。不得不說,這位女仕由當初加入新加坡馬會做主持人,對賽馬全無認識,到今時今日成為新加坡的賽馬專家,她下了不少的苦功。 2012年她接受星州新聞的專訪時指出,她的夢想就是想做一個成功的電視主播,更加對賭博全無興趣,由新加坡電視台的門檻很高,除了要考發音、常識和筆試外,更重要的是其學歷,該電視台一直優先考慮本地國立大學的畢業生,對她半工讀修讀傳播學士的她來說,明顯比起其他條件相同的應徵者來說略為下風。 當時,新加坡馬會剛設立了中文組不久,她在機緣濟遇的情況下通過面試,加入了新加坡馬會,自此就改變了她的一生,其中一樣佢最煞食的地方,就是可以用普通話來講走位,大家要知道用普通話來講走位的人在全世界已經是少之又少,用普通話來講走位的女評馬人,我相信她應該是全宇宙第一人了。今時今日她由賽馬門外漢,到今時今日成為新加坡首屈一指的女評馬人,她應該下了不少苦功。當大家聽到一位女性用普通話叫出「閘門打開啦」,她就是新加坡首席女評馬人 – 麗婷! (鹵味男   15/3/2019) 全民俾LIKE 人人「些牙」! ...

Read More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