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Category: 廢青睇馬手記 鹵味男

評馬人需要對得住「仗義執言」這四個字

話說潘頓上星期日第九場顆拍「志在四方」上陣但熱門倒灶,網上各大討論區都對此位冠軍騎師大力撻伐,他如何發揮差劣相信大家心中有數,本人亦不在此詳細討論,但有一件事令我更氣憤不平,就是馬會某位官方評馬人, 在臉書以評馬人的角度詳細指出潘頓在發揮「志在四方」有何不妥之處,但事後這位評馬人卻刪掉該影片;原因我相信不言而喻,幸好「凡走過必留下痕跡」,有網民把該影片BACKUP上YOUTUBE,而蘋果日報亦有當作即時新聞報導此事。這位官方評馬人能夠在有限的空間下「仗義執言」,這點還是要俾個LIKE佢。   《癲狗日報》雖然給與我的稿費不多,但還是享有言論自由的空間,除非我們發表文章涉及法律問題,否則尤達總編絕對不會刪除我們的文章,我們還是一如本報創辦人黃毓民先生所言「我為東道主不作奴才」,我手寫我心,不會作任何有權有勢的人的御用寫手,我們不會貪圖馬會、騎師、練馬師、馬主的「蛇齋餅糭」,作為一個傳媒必須仗義執言,批評應該要批評的事,反之馬會做得好和做了些德政,不用「蛇齋餅糉」亦會自動幫你宣傳。   回想我們的前輩董驃先生,在亞視講馬時代已經是鞭撻馬會不遺餘力,雖然1997年亞視失落賽馬轉播權,驃叔轉至濠江先成為冠軍練馬師,即使重回評馬人行列在澳門評馬,受澳門馬會俸祿依然會不平則嗚,對騎師練馬師甚至澳門馬會「大力評擊」,難得澳門馬會是由何鴻燊家族經營,並沒有控制驃叔的言論,澳門賽馬會才實實在在貫設甚麼叫做「言論自由」。   香港馬會長期閹割賽馬傳媒的功能,只容許「歌功頌德」不容許「仗義執言」,基本上我已很久沒有聽過有官方評馬人大力批評騎師,在今次事件我亦會了解馬會評馬人的難處,因此我們這類非官方媒體,更要為「仗義執言」這四個字好好把關。 (鹵味男   3/5/2019) . 全民俾LIKE 人人「些牙」! ...

Read More

馬會只當傳媒、評馬人係尿壺

起這個標題的時候我都有想過是否要用「尿壺」這樣重的字眼,但想深一層香港賽馬同業敢批評馬會的專欄已經是少之又少,即使作為一個「廢青」,還是要敢怒敢言說出別人不敢說的事。 剛剛復活節賽期絕對是評馬人的惡夢,因為馬會的不知所謂的編排,竟然搞出三日兩賽,令大部分評馬同業均叫苦連天;特別是在星期一賽日才作星期三的排位,足以證明馬會根本毫不理會評馬同業的感受;試想想,星期一大約早上九時正出星期三的排位,各大行家已經要為星期三的排位版疲於奔命,出完排位後立即就有賽事舉行,各大馬經版又要為準備賽後新聞、賽後報告等,同時又要為星期二賠率版做準備,大家可以想像,一個人俾多幾對手佢地都未必搞得掂。 馬會當賽馬傳媒是尿壺的這件事,經不是第前一日,我還記得之前”山竹”襲港,馬會要等到所有賠率版印起晒才取消賽事,搞到各大同業浪費了時間和高昂的印刷費,而且印刷費因取消賽事全數報消;近期更有賽馬記者在從化示範賽日採訪時被馬會保安阻擋,全無尊嚴可言;完全馬會要人歌功頌德的時候就請大家享用「蛇齋餅糭」,到不需要人的時候就搞「三日兩賽」「阻擋採訪」,當賽馬傳媒如「尿壺」一樣。 我記得我受基礎政治訓練的時候,千古不變的定律是工會就是為該行業的從業員出頭並站在僱主的對立面,香港就算去到最仆街的工聯會都尚且為工人「扮下反對」,我們的賽馬從業員工會—香港評馬同業協進會,到底有沒有有在關鍵的時候,幫評馬人、賽馬傳媒爭取一個友善的工作空間?我相信一個友善的工作空間,總比一次性的「蛇齋餅糭」為好。 (鹵味男 ...

Read More

自購馬插班評分政策有改善必要

近年很多在海外賽績優秀的自購馬運港服役,但評磅員對這類馬特別手緊,動不動就評80多分起步,令這類馬來到香港就即時要坐馬監,要部署一輪減分才有機會贏馬,其實馬會對這類兩三歲馬,應該要提供一些評分優惠,否則很大機會會浪費一些好馬。 舉一個例子,蘇保羅馬房的「美麗標緻」,以兩歲一級賽香檳錦標第四名之盛名運港服役,但評磅員卻評82分起步,雖然此駒在是一級賽中有好表現,不過該賽只是一場兩歲一級賽,兩歲一級賽和年長馬賽事的水準卻是差天共地,平均完成時間最少慢1秒至1.5秒,香港的二班賽已經等同一場年長馬的表列賽甚至三級賽水準,除非一如「勝得精彩」「美麗滿載」由低分開始殺上去,否則這類兩三歲馬一來港就要坐馬監。 香港賽事水準高是眾所周之的事實,要贏一場田草的三班賽其實是十分困難,馬會在自購馬評分的時候,應該要提供五至八分的評分優惠給與這類自購馬,讓他們有贏的機會;雖然馬會對南半球兩歲馬及北半球三歲馬有五磅的分齡讓磅優惠,但明顯是不足夠,如可以給再給與這類自購馬提供五至八分的評分優惠給與這類自購馬,長遠而言馬主會有更大的誘因去購入一些高分自購馬,令香港馬匹的質素可以進一步提升。 (鹵味男 ...

Read More

食過馬圈蛇齋餅糭仍會仗義執言嗎?

香港的主流馬經,都長期受到馬會的「蛇齋餅糉」長期牧養,甚麼是馬會的「蛇齋餅糭」?上次的從化示範賽日,看到有部分行家的酒店,膳食,招待已是超越五星級享受; 另外各大馬主的慶功宴都會邀請各大主流馬經的記者去享用,這類豪華款待統稱為馬會式的「蛇齋餅糉」。 更甚的是有評馬人直接出馬會糧作官方主持,簡單D講馬會才是他們的老細,你有見過做打工仔的會直接同老細對著幹嗎?不過我亦明白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只要有時用隱喻的方式批評馬會,我都會對他們表示理解。 作為一個媒體從業員,必須做好監察當權者的角色,馬經從業員亦是一樣,除了作一般馬經的功能外,亦要作好監察香港賽馬運動的角色;我們尊敬的前輩董驃,生前就是抱著這樣的精神去「仗義執言」,他離開後多年一樣受到馬迷的愛戴,到今天仍有不少馬迷在YouTube重溫驃叔「仗義執言」的精彩片段,如果一個評馬人,為求馬會高官厚職,無時無刻都要對馬會三呼萬歲,明明是黑都說成白,這類人是我最看不起的人,就算因為身份問題無法直斥其非,但用旁敲側擊作「馬迷的口舌」,馬迷是一眾聰明的讀者,自會心領神會表示理解。 (鹵味男   12/4/2019) 全民俾LIKE 人人「些牙」! ...

Read More

馬會搵好嘅公司騎師真係咁難?

馬會近年來邀請客串的公司騎師質素實在令人汗顏,沈拿、麥偉利、夏禮賢這些名字聽到都令人打冷震;即使已在香港的長期發展不俗的郭能、李寶利,他們成績已比來港初期有倒退的現象。我認為馬會對外來公司騎師的牌照批核上,需要下一番苦功。 先講下這群「垃圾」公司騎師,沈拿跑馬大家有眼睇,好多如「兵貴神速」這類應贏的馬在他手上都變輸;夏禮賢已經有多位練馬師向其雪中送炭,但送舊炭俾你都要你識收至有用,此君成日走埋D死位塞死,好多馬應贏變輸;而郭能和李寶利已經在香港發展了一段時間,今季成績屬強差人意,尤其在李寶利手上看到其搶閘走位皆慢半拍,好多機會馬如「和平路」「財高八斗」「富高八斗」都在他手上落敗。 香港馬圈除了獎金豐厚外,彩池之大亦是世界上數一數二,因此更需要一些搏馬準繩度高的騎師來香港客串,可惜的是近年除了蘇兆輝以外,馬會公司的騎師都是三流貨色,因此馬會更需要在邀請公司騎師來港客串時候下一番苦功。而在香港苦戰多年的外藉公司騎師,亦需要定期檢視其成績,以作為每季能否續期的標準。 (鹵味男   5/4/2019) 全民俾LIKE 人人「些牙」! ...

Read More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