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Category: 真。祿馬交馳 事務員

平成年代馬事回顧(六) – ミホノブルボン[美浦王朝]三冠夢碎

承上回提要由於[美浦王朝]以無敗馬身份取得二冠,一眾馬迷熱切期待[美浦王朝]能和[目白麥昆],[東海帝皇]來過大對決証明誰是日本最強。暑期過後[美浦王朝]更見成長,十月份復出跑當時2400米的菊花賞預賽「京都新聞盃」時,儘管狀態尚未十足,但在其強項自製歩速帶領之下亦能破場地記錄時間而回,這舉動令更多馬迷相信[美浦王朝]能成為日本史上第五匹三冠馬。   一個月後終於來到戲肉菊花賞(上圖),[美浦王朝]被捧成1.5倍一面倒大熱,由於是場有另外一匹放頭馬所以[美浦王朝]索性跟隨其後作賽,轉入最後直路[美浦王朝]率先透出,以為三冠在望之際冷不防被另一匹傳奇馬[稻雨](Rice Shower)在外面一衝而過,最終只能屈居亞席。同月[美浦王朝]原本部署參加初昇格為國際一級賽的日本盃,但可惜腳部受傷只能放棄,由於情況頗為嚴重所以連有馬記念也要被逼放棄。世事有時很難預料,兩三個月前還是一衆馬迷的焦點,馳騁綠茵場上顯盡威風,翌年右後腳更被診斷患上骨膜炎和骨折,五月時其練馬師更突然離世在無可選擇的情況底下被逼轉倉,之後更運去褔島縣的競走馬總合研究中心醫冶,儘管扭盡六壬還是康復無期,1994年1月19日宣告退役結束其競賽生涯。有不少馬迷認為其練馬師是令其患上腳患的最大元兇,如果沒有這樣苛刻的操練,相信[美浦王朝]的競賽生涯不會如此短暫, 事務員則想借用老子一句「禍福相依伏」來做個完滿結尾。   (事務員   15/6/2019) . 全民俾LIKE 人人「些牙」! ...

Read More

平成年代馬事回顧(五) – ミホノブルボン[美浦王朝]平凡血統超凡成就

近兩三個星期公事太忙,時間過得特別快,回到家裡有時會腦便秘,在沒有其他話題下決定重開休息了接近兩個月的平成競馬史。   1992年出現了一匹三歲明星Mihono Bourbon[美浦王朝](上圖),相比起對上一年的[東海帝皇],[美浦王朝]血統差一大截,母親只是匹地方馬場下級條件的一勝馬,所以當時還有不少馬迷認為[美浦王朝]可能只是匹短途馬,成就不太可能與[東海帝皇]相比之説。但[美浦王朝]的練馬師戶山為夫卻認為只有針對訓練其氣量,便可突破其距離上的宿命。   踏入三歲的[美浦王朝]首次挑戰千八米,在途程上的憂慮問題下,朝日盃盟主也要屈居次熱地位,但結果卻証明大家所擔心的都是多餘,[美浦王朝]還要大勝六馬位而回,接下來的臯月賞和打吡[美浦王朝]都用其表現來証明其實力,所以一衆馬迷都期待[美浦王朝]能和[目白麥昆],[東海帝皇]來過正面對決,決定誰是現役最強!   1992年日本大事回顧: 東海道新幹線Nozomi正式投入使用,蠟筆小新卡通首次在電視登場,名小説家松本淸張逝世。 (事務員   9/6/2019) . 全民俾LIKE 人人「些牙」! ...

Read More

勇敢戰士日本打吡勇戰第六

令和年度首次打吡大賽在上周日上演,事務員擁有一口的「勇敢戰士」(上圖)因上場皐月賞跑第五所以取得打吡入場券,玩了一口馬十二年終於得償所願,內心頓時掀起無數漣漪。賽前據官方報導[勇敢戰士]原配搭為連達文,但因為大熱門[土星迴旋]鞍上人李慕華停賽,連達文便升級策騎[土星迴旋],而[勇敢戰士]便易配三浦皇成。   [勇敢戰士]因配搭和近績關係,儘管狀態有明顯改善之象,兼排得中檔但臨場賠率仍然非常冷落至四五十倍。賽前有很多朋友問我為何不前往現地打氣?就機會而言今次實在很難説服自己花時間前往觀戰,所以還是安在家中看Green Channel便算。   今場明知機會一般,但是心裏面還是有若干期待的。最近走出谷底狀態大致回勇的三浦,今場表演絕不欺場,出閘尚可很快便取得中遊位置,因父停賽忽然獲得參加大賽機會的橫山武史不知是否有什麼殺手鐧竟然使出大逃戰術頭一千米快達五十七秒六,九十倍巨冷Roger Barows守在十幾馬位後的第二位,三四個馬位之後便是[勇敢戰士],大熱門[土星迴旋]似是信心十足留在其後三數個馬位,轉正彎入直路三浦馬上給馬兒指示,不過其爆發力卻沒有想像中之利害,反而大熱次熱一對熱門卻如飛殺上越過[勇敢戰士]直追巨冷Roger Barows,不過誰也沒想過要停的沒有停,要追到的還是沒有追到,Roger Barows竟然頂着三大熱門爆出石破天驚的大冷門,而[勇敢戰士]在最後一百米力弱更被另一大冷門越過最終只能跑第六。對於賽果事務員基本上大致接受(亦沒有不想接受),當然如能保住第五名的話會更好一點。   (事務員   1/6/2019) . 全民俾LIKE 人人「些牙」! ...

Read More

令和元年的日本打吡

上星期寫入場劵由來提到第一屆日本打吡,碰巧今週日又是令和年號第一次打吡,所以就借此機會來介紹一下。就算不熟悉日本賽馬也好,許多香港馬迷也會聽過「安田記念」,「安田記念」就是紀念安田伊左衞門為日本賽馬貢獻良多,不講不知這位日本競馬之父就是當年日本打吡的創設中心人物。   1930年4月日本競馬會公報首次「東京優駿大競走」將會在1932年于目黑競馬場舉行,同時亦破天荒透露頭馬獎金達一萬日圓,另設付加賞二萬三千五百三十日圓,對比起一直以來最高獎金的連合農賞的六千日圓何謂差天共地,在當時的社會造成相當大的迴響,以當時物價,一個十分流行的玩意「瑤瑤」大概二十至三十仙日圓計,可想而知三萬多日圓何等巨款!   1934年第三屆「東京優駿大競走」起移師府中舉行至今,之後第七屆改名「東京優駿競走」,第十五屆又改成「優駿競走」,但此名用了兩年後又再改回「東京優駿競走(日本ダービー)卻追加了打吡的片仮名。第三十一屆再修正為「東京優駿(日本ダービー)」至今。   事務員參加了一口馬活動已有十一個年頭,今年終有賽駒可以出戰打吡當然高興非常(上圖),下星期再跟大家分享賽後心情。 (事務員 ...

Read More

日本競馬入場劵收藏(2)

當時明治天皇模仿英國推廣賽馬活動,及後迅速在民間普及,1906年起開始興起投注馬匹風潮,對當時缺乏娛樂活動的日本人來說可算是一大衝擊。但這種賭博潮流卻引起很大社會問題,例如有人會虧空工款希望博一舖祈求一夕致富,結果要自殺收場,又有人把所有財產輸清光要賣女還債,甚至騎師們做馬猖獗。導致傳媒猛烈批評面對輿論壓力政府在一年後宣布禁止投注所有賽馬活動。   沒有投注活動後馬場水盡鵝飛,就算賽事連獎金也大幅下降,導致賽事水準亦停滯不前。直至1914年目黑競馬場負責人推出了一個新點子,就是發售的每張入場券付送一張投票劵(1円一張入場券送2張投票劵,每張投票劵可選投一場賽事,中了可以換領一張面值5円百貨公司禮券,如果中獎人數太多的時候便會進行抽籤)從這時起入場劵便成為日本競馬不可或缺的一環。   1930年第一届東京優駿(日本打吡)入場劵分開一和二等席,一等5円,二等則2円,以當時受薪階層的人工平均約60-70円計可算是高消費娛樂了。當中一等席又要穿著洋服盛裝出席,所以競馬場的附近必有租用禮服的商店。(待續)   (事務員   19/5/2019)   全民俾LIKE 人人「些牙」! ...

Read More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