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Category: 真。祿馬交馳 事務員

一口馬主挑戰記 – 事務員角度2019年臯月賞

上星期日事務員擁有一口股權的Courageux Guerrier[勇鬥士](上圖)參加了平成年度最後一屆皐月賞(Satsuki Sho), 結果跑入一席第五,去年[勇鬥士]三戰獲兩冠一季,當中與雷神莫雷拉更是合拍兩戰全勝,包括三級賽京都2歲錦標,記得當年事務員在京都觀戰時,賽後經理人透露雷神對馬兒的評價極高,只要能矯正馬兒的奇怪思想的話打吡爭霸並不是空想。 但踏入2019年[勇鬥士]不知何故狀態好像沒有半點提升,二月跑了一場共同通信盃,儘管換上武豐,但面對朝日盃冠軍Admire Mars和鋭氣正盛的Danon Kingly時,[勇鬥士]顯得完全沒有招架之力,終於落後前兩駒四個馬位後得第三而回,賽後馬兒沒有特別進行辣操去提升狀態,儘管臯月賞這場是三冠頭關賽事,[勇鬥士]在這時候狀態依然固我明顯未勇,所以臨場是14番人氣(大冷門),與另一同主明星馬Saturnalia[土星環迴]形成強烈對比!在客觀情勢被看低幾線時我回想起三月初時替[勇鬥士]起了一支卦,所卜事為打吡表演如何?而卦像為地風昇(有機會再跟大家解釋),所以我對[勇鬥士]的表現是審慎樂觀的。雖然最後結果也是顯示狀態不足的勇士在二千途程上跟本難以與[土星環迴]、Admire Mars和Danon Kingly匹敵,但已跑赢其餘十三匹馬,應可穩奪打吡入場劵了, 看其現在的跑法或許爆炸力有所欠奉,所以只好寄望在途程拉長後可轉為以均速克敵得以入圍便相當滿足了。 (事務員 ...

Read More

Winning Post賽馬理論别樹一幟,取消投注力保聲譽

相信Winning Post (WP)令人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一定是其專有和獨特的配合理論,如攪笑,再見,閃電,疾風或三冠配合等等。透過某些特定配合就算父母現役時只是平平無奇的賽駒,但透過因子互相影響引爆其潛在爆發力,生產出超級名駒。另外一樣對我輩馬迷影響至深的就是世界各地三冠賽事的稱謂,記憶力良好的讀者或會記得年前官方賽馬台的主持提及歐洲三冠,其後引發在各大社交平台熱烈討論,可見WP世界對一眾機迷的影響不止在日本本土單一地域。   WP系列至今一共推出了九集,如論各集遊戲壽命的長短,WP3最短僅一年,而最長的就是WP7一眾機迷等了足足十年,直至官方宣布推出第8集大家才不用擔心系列不會結束。此外一直以來WP的遊戲最大特色~投注! 不過遊戲製造商為了不讓大家在遊戲中合法作弊去破壞遊戲聲譽,所以在第八集起取消了遊戲中的投注賽事功能。 (事務員    6/4/2019) . 全民俾LIKE 人人「些牙」! ...

Read More

賽馬遊戲各有特色,Winning Post出至九代歷久不衰

執筆當日正是老牌賽馬遊戲Winning post 第9集(上圖)推出的大日子,筆者當然亦有趁熱鬧購入PS4版回家研究一番。Winning Post 下略為WP,是現今僅存仍有在主要家用和PC大平台活躍的賽馬遊戲。筆者第一次接觸WP是在高中的時候,還記得當時在黃金商場買了一盒二手超任盒帶,玩了兩個月便放在一旁,最大原因就是購入了新歡Sega Saturn,其後在一個偶然情況底下在大圍購入了SS的WP EX版,在畫面大幅改進和真人版的有馬櫻子吸引下,筆者著迷了大半年儘管EX版開始導入馬匹成長系統,馬匹能力是會衰退的。 WP系列誕生在日本賽馬的黃金時期,儘管當時經歷泡沫經濟爆破,但仍希望在綠茵場上尋回人生一點成就的人並不少,同時Sunday Slience的降臨席捲了日本整個馬圈10多20年,其子嗣當中不乏家傳戶曉的名駒,在崇尚英雄主義的日本當然大行其道,九十年代中後期賽馬遊戲就如雨後春筍般,在模擬遊戲分類當中佔了一席重要位置。筆者和很多朋友一樣亦是通過賽馬遊戲認識日本賽馬的,後來甚至想了解更多還特意跑去日本留學呢。 提起WP大家第一時間會想起什麼?有馬櫻子、Third Stage、不能用真名的某些騎練?還是? 下星期六再見! (事務員 ...

Read More

高松宮記念歷史悠久

上星期五尤達師兄上機前再三叮囑筆者3月24日馬會將轉播高松宮記念,盡可能為一眾讀者介紹一下「高松宮記念」的由來和歷史。執筆前嘗試以中文高松宮紀念賽為關鍵詞,搜尋結果如下: – 高松宮紀念賽(1200米國際一級賽)供四歲以上馬匹競逐,是日本僅有的兩項草地短途一級賽之一,獎金總額約一千六百八十萬港元。(出自香港賽馬會) – 高松宮紀念賽,舊稱高松宮盃,是日本賽馬錦標,於中京競馬場舉行,途程為草地1200米國際一級賽。此賽事是由高松宮宣仁親王贊助盃賽,後來因為宣仁親王取消贊助而改稱此名字。最初為2000米中距離賽事,自1996年以來成為短途的國際一級賽。2011年此賽事加盟世界短途挑戰賽第三站,緊接澳洲閃電錦標,接站來是杜拜金莎軒錦標。(出自中文維基百科) 前者只介紹參賽資格、獎金總額和途程等,後者則介紹宣仁親王曾贊助賽事,但後來又取消贊助才改成高松宮記念?好歹「友瑩格」也為港爭光曾奪此賽榮譽,何以本港沒有像樣一點的介紹,甚至亂寫的也可放在維基百科?據JRA官方所介紹其前身為中京大賞典,始創於1967年,至1971年昭和天皇三弟高松宮宣仁親王將獎杯頒予勝出頭馬馬主,JRA便借此機會把賽事名稱改為高松宮杯,為什麼JRA會如此重視?理由非常簡單因為當初沒有明治天皇日本便沒有賽馬,所以皇族與賽馬關係非常密切。此項杯賽於夏天舉行,途程為二千米。1984年後更升格為二級賽後還吸引了不少名駒不唞暑前來為名譽為獎金而戰!及後1996年更昇格為一級賽,途程則改為千二米,這樣短途一級賽便增加為兩場夏天高松宮,冬天為短途錦標。1998年賽事名稱改為高松宮記念,理由是紀念已作故的宣仁親王。2015年「友瑩格」成為首匹勝出該賽之外國馬。由於前來交流的外國馬不多,加上培育短途馬也不是日本育馬界的主流,同時澳洲因對港實施馬匹禁運令,致曾在港出賽的日本馬不能赴澳洲出賽,令世界短途挑戰賽不能繼續舉行,故日本方面乘機退出此系列賽了。 (事務員   23/3/2019)...

Read More

平成年代馬事回顧(四) – 目白麥昆勝後被貶好夢成空

1991年1月日本中央競馬會正式實施「降着制度」俗稱名次被貶。首年實施已成為不少當地馬圈馬迷的話題,其中一場函館的賽事頭二馬竟然均被取消資格成為不少馬迷的茶餘飯後的話題。但如數當中最令人難忘的被貶頭馬的話相信一定是[目白麥昆]メジロマックイーン。 武豐從1991年起正式接手[目白麥昆](下略麥昆),[麥昆]是目白系始創者北野豐氏之培育結晶,父線Patholon源自愛爾蘭,之後兩代也能配出天皇賞得主,所以作為新勝菊花賞的第三代當然備受矚目!當時被喻為少年天才的武豐也不負所托順利以大熱身份勝出天皇賞(春),可惜北野先生在賽前離世,未能親身見證其心血結晶勝出意義重大的賽事。踏入秋季[麥昆]仍然保持勇鋭,輕鬆勝出二級賽京都大賞典後矛頭便直指天皇賞(秋),以前在日本有一個都市傳說就是秋天的府中不利大熱門,儘管如此實力歸實力[麥昆]成為大熱當然無從置疑。就在[麥昆]帶離六個馬位過終點後(上圖),電算機打出審議二字(下圖),之後宣告[麥昆]因轉第二個彎時妨礙他駒前進所以被判包尾瞬間全場一片嘩然… [麥昆]作為日本賽馬史上首匹獎金超過十億日圓的賽駒,而且更是灰馬所以俘虜了不少馬迷的歡心。退役後[麥昆]被運到北海道社台Stallion Station作配種生涯,之後來了一位脾性相當剛烈的鄰居,無論這鄰居作出百般威迫恐嚇,[麥昆]依然故我完全無視這位麻煩鄰居,一段時間後這位剛烈的鄰居終於軟化了,[麥昆]注意到鄰居性格有所改變便主動交流,神奇的是這兩匹馬更成為了好朋友而且常常出雙入對。這鄰居是誰?開估![黃金巨匠]的祖父Sunday Slience是也,當然[麥昆]也是其外祖父。 (事務員    16/3/2019) . 全民俾LIKE 人人「些牙」! ...

Read More
  • 1
  • 2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