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Category: GC環宇脈搏 Gallant Chief

第 144 屆肯塔基打吡 「核證」惡鬥「快槍明月」
《太陽神魔咒》勢成歷史

「美國體壇最刺激的兩分鐘」﹙”THE MOST EXCITING TWO MINUTES IN SPORTS﹚——美國三冠馬王系列首關、第 144 屆肯塔基打吡——﹙香港時間﹚今個星期日清晨大概 6:45 左右,就會假路易仕維爾市的邱吉爾園上演。經過大半年預賽,20 匹正選過關斬將,才開到這泥地 2000 米閘前,本欄介紹亦有一段日子;究竟在臨門階段,各駒備戰、最新形勢又如何?截稿之時,抽檔儀式亦剛好完成,以 G.C. 目前所見,大概都是分四、五批馬左右:   《太陽神劊子手》—— #7「核證」﹙JUSTIFY﹚、#16「快槍明月」﹙MAGNUM MOON﹚         這兩匹準備打破《太陽神魔咒》的擂台躉,較早時已佔過本欄篇幅,各位朋友亦有一定認識,但練者方針各異,最後試跑進度亦有不同。雖說要「挺」要「倒」,情感上 連 G.C. 對其幕後都好矛盾,不過兩駒之間以馬論馬,入到這決勝階段,「核證」始終高半線。或者正正炮製過「美國法老」(American Pharoah),巴富達才拿揑到箇中竅門,馬有速度一回事,臨門依然要練中置後上,加多道板斧,配合原本已具的優勢﹙按:G.C. 認為,此駒的 “HINDQUARTERS”,「後庄」,是目前北美境內最「靚」的一匹﹚,手法令人欣賞,唯一未證明就只是「程」,但反正「明德頌」在這方面更加輸蝕,純粹此消彼掌;反之「快槍明月」入到邱吉爾園之後,由慢到快,兩三課之間都嫌稚嫩,入、出彎好多次「換」腳變成「玩弄」出腳,玩心仍重,打吡二千米路程,沒太多空間予其放縱,會輸經驗。再者,說是跑開乃一回事,但柏多廸的「非正式」主帥華拉素奇,何解一開始都無選此駒作主線座騎,一番兜轉之後,才過檔「意國紅酒」?線路脈絡都有考慮。     《杰仕兵不厭詐》—— #5「變陣」﹙AUDIBLE﹚   這匹贏佛羅里達打吡而晉級的典型筋肌馬,日常操練出名平平無奇,但近兩課的確難以挑剔;杰仕團體今屆雄心萬丈,多一票保險,此駒亦有一定爭勝本錢。G.C. 惟獨要「踢」,通常贏完佛羅里達打吡這類九化郎的預賽,過終點後,騎者通常繼續摧策多一段,到二千米才收油,換言之順勢為正本戲預備,作一趟足全程的打吡演練﹙”WORK THE FULL DERBY DISTANCE”﹚;此駒當日都有做,但無三步就自己收停,其後華拉素奇就另取「意國紅酒」,是否對「變陣」的韌力存疑?         《是「龍」是「蟲」?》—— #14「明德頌」﹙MENDELSSOHN,港譯「酒國琴音」﹚ G.C. 在見面篇已介紹過,這匹三年前以美國境內最高價成交,週歲價接近三千萬港紙的堅蘭狀元,馬后「凝神」﹙BEHOLDER﹚、刻下熱門名種 INTO MISCHIEF 的同母弟弟,若然可以繼 1995 年的「雷暴谷」﹙THUNDER GULCH﹚之後,替古摩亞陣營 / 泰米高﹙Michael Tabor﹚順利在五月首週末再奪紅玫,價錢上都算實至名歸;但去到這臨門階段,除了阿聯酋打吡那 18 ½ 馬位的一幕大開殺戒之外,還有什麼支持?唯一就是抽著幾乎最理想的一個 #14 檔,利用到主、副閘廂之間最大一道空隙,起步避到碰撞,但需知道 (a) 在杜拜可以在前段予取予攜,同 (b) 在邱吉爾園這裡遇著正牌美式早段極速——而且是匹匹對手要有都有——完全兩回事。G.C. 毫不客氣說句話,就算贏「馬」,都會輸「人」;又好奇怪,就當同陣營信不過美洲騎手,在北美這裡,目前都用慣另一位法藉派系的李伯諾,今趟無甚著落之下,何苦勉強再要莫雅過來?上次在藍茵錦標,用另一匹二百萬美金身價的榜眼「馬功力」上「雞精班」惡補,效果如何,大家有眼見。       《兩歲精英》—— #6「好魔力」﹙GOOD MAGIC﹚、#11「金電駿」﹙BOLT D’ORO﹚、#17「迷你個唱」﹙SOLOMINI﹚ 這三匹馬只有一道好處,過渡到來一直保持,對手每有犯錯就可乘虛而入,但踏入三歲後,升幅卻不大;三駒當中,G.C. 唯獨對「金電駿」臨門一課有好感,猶有未盡,而且一直仿傚著三年前「美國法老」(American Pharoah)的軌跡來部署,天份或許未及,勝在四平八穩。目前此駒的大課題:上次見負「核證」那三乘多,從哪裡撲回來? 《晨課大發現》—— #8「單身水手」﹙LONE SAILOR﹚、#18「意國紅酒」﹙VINO ROSSO﹚、#9「鴻福堡」﹙HOFBURG﹚ 最後這兩星期,以上三匹馬甫踏入邱吉爾園,在功夫上確實扳回不少失地,尤以「單身水手」,成為逾十年來再一匹五化郎做出 57 秒的打吡正選——之後,再駁多一課 48 秒半哩;這仗「玫瑰大戰」入到俗稱《心碎巷》﹙”HEARTBREAK LANE”﹚的最後直路,眾駒力弱而跑到七零八落,乃兵家常事,以其後上的跑法,絕對可以愈追愈近。打仔馬身型的「意國紅酒」,希望會有雨,或者出現混戰、苦戰的情形就最理想,「鴻福堡」﹙HOFBURG﹚則血統、天份皆不亞於「明德頌」,「柔滑劑」﹙EMOLLIENT﹚同母半弟,言則貝蒙冠軍「黃金接觸」﹙TOUCH GOLD﹚的外孫,逐課入形入格,今屆三冠應見成績;練馬師莫特連「雪茄」都炮製過,卻偏偏未有打吡緣,近日同「單身水手」練者艾莫斯﹙TOM AMOSS﹚一樣,對著媒界朋友特別寡言﹙按:需知道艾莫斯目前是兼任賽馬頻道主持﹚,似乎滿肚密圈。     其餘精選場口: 記得尤達師兄早前提過,「香港﹙馬圈﹚被孤立的情況只會更加明顯」,當時只斟酌於賽事編排,今次卻連外地大倉都用行動體現,香港、英國、美國三大賽期,前後相隔七天,如何親疏有別,還何用狡辯? 口裡縱然說不,身體總很誠實! 今屆打吡日的頭場 “undercard” 戲碼,看看古摩亞陣營 /...

Read More

「金庫神偷」根利錦標大戰高多芬雙雄
巴黎隆尚官方開鑼週末

上個週末,英國平地馬季全面開行,不過幾組經典預賽,戰果反覆,G.C. 介紹過的「光榮旅程」、「專家眼光」、「景湖公園」等駒,狀態仍未足,代之而起的是「米頓寶駒」﹙MILDENBERGER﹚、「美國總統」﹙JAMES GARFIELD﹚等兩歲敗部,逐匹乘機補中,最誇張卻可算卡拉芬錦標﹙三級賽﹚當中的「藍綠彩石」,果然恃著從杜拜跑起的狀態,再加多個發揮得出神入化的布宜學,離門六百米就殺全場一個措手不及,大勝九乘而回,兩個星期後再戰同程的三冠馬王首關——英國二千堅尼錦標——行情當然看漲;不過馬是否真的高出這麼多,G.C. 卻有些少保留。     另外,在三歲馬女方面,兩匹無價寶: 「范高爾」加上「實夠威」配出的「莎卡美雅」﹙ZARKAMIYA﹚,以及 DUBAWI 加上「多利美」配出的「麗添達」﹙LAH TI DAR﹚,         同樣延至三歲方開始競賽生涯,但分別在隆尚及紐百利一出即捷,而且勝勢悅目,兩駒必然成為多項橡樹大賽的矚目份子。     送走三歲新兵,今個星期的歐洲賽事,再由年長組別領銜,焦點當然是早前 G.C. 提過,為星期日﹙ 4 月 29 日﹚巴黎隆尚馬場官方開鑼響頭炮,總獎金一次過倍增至 € 600,000 歐元的根利錦標﹙PRIX GANAY,一級賽﹚。雖然未能吸引衛冕凱旋門冠軍﹙ENABLE﹚上陣,不過仍然有廐侶——上屆英國冠軍錦標盟主「金庫神偷」﹙CRACKSMAN﹚——以本仗作四歲處子演出。今季的高仕登,又重蹈三兩季前「金號角」、「木球能手」那樣的處境,再次手握兩匹鎮倉寶,為免得失兩位大老闆,就算這對馬到頭來要同門操戈,時間部署方面,當然都想儘量押後。著於「金庫神偷」,亦頗見重視今仗,上週卡拉芬賽期,刻意在賽日開始前,安排在新市場的羅利跑道加一課公開快試,幾個箭步已彈離伴跳廐侶自己走,狀態不俗;不過,今次要遇上的,正正是「攻心如焚」以及「繁星布」這對剛從杜拜回防,跑到火紅火綠的高多芬尖兵。上次世界盃賽夜,一匹勉為其難跑泥地,另一匹就沿途受困,彼此所耗其實有限,如果用上星期,憑餘態都可以贏出九個身位的「藍綠彩石」作準,今次這對馬,就當只出一匹,相信對尚且復季初出的「金庫神偷」,考驗都好大。相比起匹匹在季初態勇即食的藍營大軍,古摩亞陣營在近來的表現,卻令捧場客怨聲載道:這兩個星期之內,在論壇及部落,有跟進 G.C. 帖文的朋友,都會掌握到該伙大倉,接二連三: 副車「底出」, 主力臨場尚且似模似樣,但每每戰至中後段就潰不成軍,甚至 連香港的冠軍賽日,三匹本來已報名的代表,突然之間全線退出 種種跡象太過明顯,亦是英愛倉口司空見慣之事,G.C. 敢講,馬房目前極可能受病毒感染,縱使有復季新捷的「莫赫懸崖」預期領軍渡峽,仍然是避之則吉。   北美戰線:邱吉爾園 / 肯塔基打吡賽期開鑼   肯塔基向來有句道地俚語:”THEY RUN A HOLE IN THE WIND”,何止快如疾風,乾脆是快到洞破疾風,語帶雙關,既讚賞極速良駒,亦都形容四月尾、五月初,大隊運馬車,魚貫離開郊區列承頓鎮﹙LEXINGTON﹚的堅蘭馬場,沿著俄亥俄河谷﹙OHIO RIVER VALLEY﹚而下,向路易仕維爾﹙LOUISVILLE﹚市中心進發,開入邱吉爾園的情景,象徵美國賽事的軸心挪移。二次大戰前後,此乃不出一星期內的程序,今時今日就更加誇張,堅蘭在星期五煞科,邱吉爾園在星期六就緊接戰幔;近年此大馬場加設泛光照明,可以跑夜馬,這個將賽馬同其他飲食娛樂,甚至演唱會共冶一爐的《開鑼之夜》﹙OPENING NIGHT﹚,今年更大吹文藝風,一年比一年成功。傳統的打吡賽期,開鑼先跑一個星期六晚,然後星期日、一歇兩天,到星期二復戰,就連跑五日,直至星期六的打吡日,要「仄」跑道偏差,基數偏少,極之困難,中間還有一場名符其實的打吡預賽﹙DERBY TRIAL﹚,跑單彎道一哩,試過在正本戲前三天,即星期三跑,又試過早一星期在開鑼夜跑,曾是容予打吡正選馬寓賽於操,熟習環境的大好機會;不過幾年前易名,變成白岱一哩錦標﹙PAT DAY MILE﹚,更安排在打吡日正日的頭場一起跑,此調不再彈,開鑼夜代之而起,是另一項名為威廉獲嘉錦標﹙WILLIAM WALKER STAKES﹚的草地五化郎賽事,紀念第一屆肯塔基打吡的冠軍騎手。場上未真跑,場下動態已經一大籮,各路人馬陸續開到,正如 G.C. 年來強調,這類一級大賽期,早至操練都已經在鬥法,日前剛有一匹「單身水手」﹙LONE SAILOR﹚,先抵步開操就幾乎先破紀錄,五化郎試出 57.60 秒;邱吉爾園的官方打錶大員,連忙翻查紀錄,證實此乃逾十年來,在打吡前夕試出最快同程時間的一匹三歲馬,對上一匹至此程度,已是目前在香港尚有「八心之友」﹙A007﹚等九匹子嗣服役的父系,2017 年時仍是打比正選的「速旋」﹙HARD SPUN,港譯「緊密穿梭」﹚。練者艾莫斯表示,「單身水手」值得入圍打吡,想贏則要再進步,G.C. 就認為只是客套官腔。「速旋」是均速前領馬,「快」乃應該;「單身水手」卻是慣留後衝一段——都造得出 57 秒多,末段就肯定不止此數。再者,此乃再一匹 G.C. 年來常統稱之「戴孝馬」,意即所屬馬主剛剛身故,今次的主人翁,乃同為 NFL 美式足球——新奧爾良聖賢會﹙NEW ORLEANS SAINTS﹚/ NBA 籃球——新奧爾良鹈鹕隊﹙NEW ORLEANS PELICANS﹚班主的基奧賓臣﹙GAYLE BENSON﹚。馬場到底是邪門地方,多年來經驗所見、所得,但逢馬主過世,未知是否在天有靈,遺下愛駒每每上陣都如有神助;馬場未知,球場上的鹈鹕隊,目前在 NBA 首輪季後賽,卻已清一色 4:0,率先替波特蘭拓荒者﹙PORTLAND TRAILBLAZERS﹚「洗白白」,昂然晉級,可見威力。「單身水手」在晨課再接多招出其不意,加上今屆前速馬氾濫,跑到入直路,隨時有機會趁對手弱退而愈上愈近,絕對要留意。 (Gallant Chief 28/4/2018)  ...

Read More

外地晨操全課拍攝成常規 本港模式相對落伍

上星期跟幾位前輩,談及從化訓練中心由今夏起投入服務,自不然牽涉到,日後觀操分身無術的問題。有前輩擔心,縱使馬會力保拍到每一匹馬的操練過程,但未必是「全程」,亦即觀操客最著眼於起步與收韁等鏡頭以外的表現。其實,放諸海外,歐洲馬房多數在大草原式的 “gallop” 進行操練,電視拍到的片段,難免較少;北美類似香港,在馬場內操練,拍攝晨操大同小異,量亦多好多,問題則地方更大,馬場更如恆河沙數,就算近年來,所謂的頂級馬場化整為零,行精兵制度,歸立成幾個巨型賽事中心,平日要一位身處東岸紐約的行家,去看同日中部肯塔基,或者加州聖安烈達的快試,正正就是未來從化的問題,仍然是分身無術——不過,既然問題一早存在,當然亦一早有解決方法。在北美當地,同類型的晨課節目,一匹馬由起跳到收停,全程影足,已成為近年來的基準模式。     以下純粹是習慣問題。由早前跑香港打吡,到今個星期的香港冠軍賽日,無論香港本地代表,抑或是客軍,G.C. 回到香港馬會網站,原本只想瀏覽各駒的晨操片段;但見多兩匹之後,索性鳴金收兵。何解?匹匹只見到過終點前與後那怱怱十數秒,「看」與「不看」,分別根本不大。G.C. 已先撇開其他再深一層的技術範疇,只是普通一匹馬、一課試練,先要求觀操上,起、承、轉、接四個最基本的「支點」,言則:     起跳初段反應、 沿途變速、加速 入彎 / 出彎換腳、出腳 快試完成過後,馬匹的餘勢、勇態     是如何,一律都在那十多秒的「境外」,完全欠奉,叫 G.C. 有啥看到? 在歐美地方,目前在 * 主流電視台播賽馬,已經愈來愈少,某程度卻是焉知非福。時代亦在進步,跟 NBA 籃球,NFL 美式足球等主要職業項目一樣,賽馬已經有本身的專門電視頻道,運作多年,24 小時不停放送;訂覽這類賽馬頻道的付費用戶,在相關聯營機構,通常有開投注戶口﹙ADW, Advance Deposit Wagering﹚,賽馬頻道本身,亦像香港馬會一樣,有完善的互聯網頁、網站,甚至用戶以網上 streaming 返入智能電視機﹙Smart TV﹚收看都可以,換言之無需要被大台牽制,由節目篇幅以至「出街」時間,都擁有百份百的自主程度,甚至雙管齊下,頻道既有常規的晨操精華節目,操練片段亦全程放上網,觀眾要窺全豹,自己在任何時候一 “click” 都盡覽無遺,非常方便。於是節目時間大增,有充足空間、篇幅可以詳細,而賽馬本身,在外地卻已經是「弱」項,要 “out of the box”,同其他項目的頻道爭訂「覽」客戶,爭收視,節目質素必然要鬥「好」、鬥「專」,而且是良性循環,愈好愈進取,皆因你進一步時,對家進兩步,依然是你退。君見就算是 PGA / NBC 合營的哥爾夫球頻道﹙Golf Channel﹚,連老虎活士﹙Tiger Woods﹚、施碧夫﹙Jordan Spieth﹚這些超級球星,賽日早幾個小時出球場熱身,該類片段作全程直播,居然都已經是指定動作,相比起來,縱使賽馬頻道在朝早的攝影機數目,礙於本錢問題,絕無可能比香港馬會多,但依然做到全程放送 > 再加詳盡技術剖析,乃小菜一碟,否則怎可以吸引受眾的興趣?     回來香港,以往在電視台,只得深夜那個來小時空間,「雞精」形式的晨操剪影節目,無可厚非;但今時今日,已經有互聯網,環顧各地業界之中,香港馬會的網站,更已屬於領導份子,得天獨厚,G.C. 以上的提及「全程」,其實只是小節,百份百可行,直至目前,影晨操除了以「量」取勝,以匹匹無遺見稱以外,方法、質素卻是一成不變,抱歉得罪都要講句,的確已經落伍;今日還未「行」,夏天過後從化啟動,到時亦始終要實行,大勢也。 (Gallant Chief 27/4/2018)     * 相比起香港,仍然有一間主要大台,每個星期整個下午四個多小時播足全日賽馬的做法,在外地——尤其是北美——此調已成絕響逾半世紀,換言之目前的香港地,播馬仍然是停留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左右的境地。這個大課題,G.C....

Read More

英愛經典預賽掀戰幔
「專家眼光」、「光榮旅程」、「景湖公園」強勢出閘

上個週末,假美國渥蘭園上演的阿肯色打吡﹙一級賽﹚,G.C. 提及過的「快槍明月」﹙MAGNUM MOON﹚,果然不失其擅變本色,出閘應聲彈出,反過來搶走勁敵「妙語」﹙QUIP﹚原有的跑法,步步放,步步贏,雖然尚有兩分稚嫩,曾經換正腳出彎,為閃避閘廂在泥地跑道留下的胎痕,戰至直路中段亦愈走愈斜,但依然彈離四個身位取勝,表現出色;連同再上星期介紹的「核證」﹙JUSTIFY﹚,肯塔基打吡持續了 137 年的《太陽神魔咒》﹙THE CURSE OF APOLLO﹚,今屆笈笈可危。其實美國以外,歐洲多國的經典組別,亦有熱身賽上演,不過高多芬、古摩亞兩大陣營,連場「底出」,在愛爾蘭二千堅尼預賽、法國魯力斯錦標等幾組馬當中,多匹主力仍未有態,充其量只見古摩亞的「象徵畫風」﹙GUSTAV KLIMT﹚表現尚可,準是為二千堅尼趕進度。     提到二千堅尼,在英國方面,上星期跑完安樹國家大賽,傳統象徵障礙馬 / 平地馬兩邊交替,平地賽事到今個星期就正式全速開行,編排打從星期二﹙4/17﹚開始就馬不停蹄,當中亮點,固然是新市場的卡拉芬賽期﹙Craven Meet﹚,以及紐百利的格陵咸賽日。事不宜遲,兩大賽期,三組「清一色」全屬直路賽的重點場合,逐一介紹: 卡拉芬錦標 CRAVEN STAKES﹙新市場,1609M,三級賽﹚ 同名的賽期,其實頗為香港圈中人所熟悉,加上附設的試跑拍賣會﹙Breeze-Up Sales﹚,乃揀蟀入貨檔期之一,當中這項重頭戲,向來亦是英國二千堅尼,以至中短途組別的列強預演戰,近年的頭馬,由「好事成雙」﹙TWICE OVER﹚、「豪華房車」﹙TORONADO﹚、「托摩亞」﹙TOORMORE﹚以至香港馬主名下的「極地風暴」﹙STORMY ANTARTIC﹚,匹匹繼後都有成就,甚至後來轉戰香江的「誰可拼」以及「喜裝寶」,亦曾於本仗列陣。今屆賽事的三匹重心,「藍綠彩石」﹙MASAR﹚大家已在越洋直播見過,從杜拜回師,狀態佔優;「獅吼記」﹙ROARING LION﹚上季在馬報錦標﹙一級賽﹚力戰僅敗,沙色馬長相標緻,鬥心一流,「淘氣貓」一族近來亦氣勢正盛;但 G.C. 對再一匹 2 戰 2 捷,已在法國晉升為級際頭馬的「光榮旅程」﹙GLORIOUS JOURNEY, 見下圖﹚更感興趣。麥通陣營上季略作重組,原屬「巴拉飛」﹙BARATHEA﹚以至「談唱劇」﹙SINGSPIEL﹚的一襲棗紅衫、白袖、棗紅帽鑲白星號衣,轉交新一代傳人——阿聯酋雅莉娜公主﹙HH Sheikha Al Jalila﹚名下——「光榮旅程」正是其首批列陣代表之一,父系 DUBAWI,母系則出自 ’12 年加冕錦標﹙一級賽﹚盟主「為你鐘情」﹙FALLEN FOR YOU﹚,級數殺盡,眼光當然不止於今仗,而是其後的各項三歲大賽。   斐烈頓錦標 FEILDEN STAKES﹙新市場,1810M,表列賽﹚   年來在網絡跟開 G.C. 帖文的朋友,都了解 G.C. 向來對這組經典預賽情有獨鐘,事關個人認為,一哩八分一﹙約 1800 米﹚途程,對三歲經典份子乃最適中,在英愛地方卻極少場合可供備戰;這同一組馬,雖只表列程度,卻恰如其分,三年前正正跑出過「金號角」﹙GOLDEN HORN﹚、「加州騰龍」以及來港之後,一場都未跑過就退役的「孔雀開屏」,再早多幾季,前稱 SALFORD CITY 的 ’08 年香港打吡盟主「喜蓮福星」,亦在同組馬跑入第二。今年形勢,上季已在二千米路程晉身級際頭馬的「景湖公園」﹙KEW GARDENS, 見下圖﹚,乃一匹至少哩半的良材,質素早不僅於古摩亞陣營的二線貨色,今趟三歲初出,巧遇另外兩匹新兵 —— Al Shaqab 的「妙勝恩」﹙MSAYAAN﹚,以及同「事事為王」源自同一陣營,馬主收回自用的「新節目」﹙NEW SHOW﹚—— 亦具來頭,指標價值頗高。     格陵咸錦標 GREENHAM STAKES﹙紐百利,1408M,三級賽﹚   除了上屆頭馬「吵鬧不休」﹙BARNEY ROY﹚繼後再奪聖占姆仕宮錦標﹙一級賽﹚之外,這項錦標更名見之處,固然是近年已變成所謂《朱德望程式》的啟動關口,前後不出四年光景,兩匹同主馬王「范高爾」﹙FRANKEL﹚、「皇僕」﹙KINGMAN﹚,皆以此仗作為三歲復出的舞台,幕後固然想食髓知味,今屆帶來一匹「專家眼光」﹙EXPERT EYE, 見下圖﹚。上季兩歲時段,這匹「勝利喝采」﹙ACCLAMATION﹚子嗣,在古活的葡萄酒錦標狂數 4 1/2 身位而回,國外電甚至形容該仗演出「迅如閃電」﹙”electric”﹚,有超級巨星﹙”superstar”﹚的質素,可惜再出杜荷斯特錦標﹙一級賽﹚,競賽途中懷疑跑傷右後腳,大幅走樣;施圖德爵士索性將此駒提早收季,一個冬天之後,且看這匹新兵能否回勇,演譯出以上「范高爾」、「皇僕」的影子——甚至更上一層樓。       (Gallant Chief    19/4/2018)...

Read More

「雲絲仙子」為 25 連捷放棄英倫
澳紐馬遠征向來艱鉅

早前香港馬會同澳洲方面,因為從化新訓練中心的檢疫問題而「交惡」,馬會採取杯葛措施,首當其衝之一,是每季例牌的澳洲冠軍系列雙週末越洋直播,今季就欠奉臨時抽起,本週末「雲絲仙子」在女皇伊莉莎伯錦標力爭 25 連捷的大場面,各位香港馬友恐怕要從網上另覓門路收看。該仗總獎金達四百萬澳元,截止時段見 10 駒列陣的一級賽,剛在香港時間星期二﹙4/10﹚早上公佈排位,這匹馬后剛好抽最外檔﹙10 檔﹚起步,不過長途賽事加上本身後置跑法,影響有限,就算「佳力印記」、「鴻鵠大志」以及敗將「保濕器」、「高興崇拜」等三、四匹當地餘下最有資格的精英,再加多匹配上莫雷拉的英愛來犯「中國夢」,悉數盡出,在澳紐季尾之前,傾力希望阻得住「雲絲仙子」(上圖4號馬)一趟,相信各位都明白,機會依然微乎其微。 跑到現階段的「雲絲仙子」,一日尚留在澳紐當地,連贏 25 場,抑或 250 場,既無意思、亦無難度;這不其然就牽涉到遠征的課題。相關幕後早前表明,今仗之後,這匹馬后就會留守當地,全心衛冕年尾的覺士盾,放棄出征英國,既是預料之內,換個說法,從來亦只是雅士谷等英愛大馬場,事前在其他平台媒體柱作宣傳,一廂情願的做法。有別於歐美兩邊只隔著個大西洋,彼此仍然屬於同步的季度區域,要春 / 秋剛好調轉的澳紐馬遠征,季尾自己跑到兵窮彈盡,還要在對手踏入季中巔峰之時才去「挑機」,向來艱鉅。況且說到底,今時今日要澳紐人馬出外,依然糾纏於一個源自上世紀三零年代的心理陰影:就是他們史上最偉大的王中王「法雅納」﹙Phar Lap﹚遠征美洲的悲劇。   只在墨西哥邊境贏過傳奇的 Agua Caliente 讓賽的「法雅納」,相對地位,以及受景仰的程度,絕不遜於北美本土對 *「戰神」﹙Man O’War﹚、「秘書處」等駒,再準備初登美國舞台之際,卻因水土不服﹙甚至有傳,是因為美國圈內人怕此駒太厲害,先下「毒」手為上﹚,出師未捷就客死異鄉。歷史夢魘有之,就算到近年,令當地馬主卻步於出外,更實際的原因,仍然是季度部署問題。要出征歐美,一場起、兩場止,當然絕不化算,起碼都要在當地磨幾個月,甚至有如「星球爭霸」、「信可成真」等已變成移藉兵身份的長駐例子,方見發揮,但換言之,就要放棄澳紐本地賽事,取捨極之困難;在「雲絲仙子」本身,更有多一匹處境類同,亦同樣彪炳的「魚子精華」前車可鑑。該匹馬后,只為了遠征一次雅士谷,重創過背肌,回澳後要花上長時間才可復元;而再過今夏,「雲絲仙子」便踏入七歲,雌馬跟雄馬之大不同,放諸場上多一季,等於場下放棄多一胎,無論產駒是自用,或者出售,對馬主收入亦直接得多,名符其實「有數得計」,單單此刻依然在陣,讓馬迷仍可欣賞其陣上的精彩演出,馬主 / 幕後的體育精神,已經值得表揚;再加上 (1) 出征 > (2) 回程 > (3) 回氣 > (4) 保持陣上水平這四大因素的交叉考慮太過複雜,放棄出外仍然是可以理解。   註: * 香港馬會譯該匹美國王中王作「鬥士」,向來就是一個錯誤,錯在兩點:   1. 早於「戰神」,有另一匹法國名駒,已經名正言順稱為「鬥士」﹙Gladiateur﹚。法國的拿破崙,到最後始終未能征服英倫;該匹《馬壇拿破崙》卻嘗其宏願,1865 年,橫渡英倫海峽,不單止取下葉森打吡,而是一口氣勇冠三軍,前後橫掃二千堅尼以及聖烈治錦標,成為英國三冠王;法國馬會為紀念該駒而雕塑的銅像,到今日仍然聳立在隆尚馬場入口。     2.「戰神」﹙Man O’War﹚這英文名字,既非取自馬主,亦非育馬者,而是育馬者的太座夫人,當時還有另一段感人真事,打個比喻,如當年梅艷芳柏《鐵達時》手錶廣告一樣。又賣個關子,G.C. 日後有空再詳述。       (Gallant Chief ...

Read More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