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Category: 祖利安

本土論壇:活躍期待。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任期屆滿請辭(祖利安)

美國時間星期四晚上,美國總統特朗普於 Twitter 發表一信息 - 國防部長馬提斯將會在明年二月辭職,內容如下: 「在過去兩年擔任了國防部長之後,占 · 馬提斯將軍將會在 2月底光榮退休。 在馬提斯任職期間,我們取得了巨大進步,特別是在購買新的戰鬥裝備方面。 馬提斯將軍在推動盟友和其他國家支付他們應當承擔的軍事義務方面,實在幫了很大的忙。 不久我們將任命一位新的國防部長。 我非常感謝他的服務!」 較早前曾經有報導,指有關請辭的決定,是馬提斯主動提出的。他已經正式向總統遞交請辭信,內容如下: 「親愛的總統先生: 我有幸曾經能夠以第二十六任美國國防部長的身份,去服務國家,這讓我能夠和國防部上下都能守護我們的公民,以及我們的理想。 在過往兩年,我們在新的國防策略中,明確提出了一些非常重要的關鍵目標 - 將國防部的財政預算建立更健全的基礎上、提高我軍的準備狀態和殺傷力、改革國防部的營運以達致更高的效率等。我軍都能繼續在國際爭鬥中提供讓我們勝利的能力,去維持美國在世界中強勢影響力。 我的核心信念,就是我們的國力,其實是與我們與其他國家的聯盟系統和合作,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雖然美國仍然是自由世界中不可或缺的國家,但如果不能夠鞏固和盟友的關係、如果不能夠尊重盟友的話,我們將會很難去維持這個地位,以及保障我國的利益。和您一樣,我一開始便已經提出美軍不應該成為世界警察,但必須用盡各種方法和力量,去保衛和領導盟友。在九一一事件以後,就有二十九個民主國家盟友和我們並肩作戰,而在擊敗伊斯蘭國的過程中,也有七十四個國家,這些都是明證。 同樣地,我認為我們 必須堅定和明確地對待那些日益與我們的戰略利益有更多衝突的國家。中國和俄羅斯就是十分明顯的例子,他們都想將這個世界塑造成一個與其專制模式一致的世界,以以犧牲其鄰國、我國、乃至我國盟友的利益,去獲得對其他國家的經濟,外交和安全決策的否決權。這正正就是為何我們要盡一切的努力,去為盟友提供防護和保障。 在過往四十年,深入地處理關於尊重盟友、對戰略對手及險惡的偽裝者明察秋毫的問題上,使我的信念更加堅定。我們應當盡一切努力,去推動最有利於我們的安全,繁榮和價值觀的國際秩序,而與盟友的緊密聯盟,也能加強我們的實力。 正因為您有權力去選擇一個見地和您比較一致的國防部長,我相信辭任是正確的決定。我任期的結束日期是 2019 年 2月28日,相信有充足的時間讓繼任者獲得提名和確認,並在國會聽證會、和 2月份的北約國防部長級會議中,正確地表達訊息和保護國防部的利益, 此外和新的國防部長全面過渡順利交接,將能在 9 月份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之前,使保部門內部得到穩定。  我現承諾盡力去完成順利交接,以確保 215 萬服役中軍人 和 732,079 名在國防部工作的平民的需要和利益都得到照顧,使他們都能夠二十四小時地緊守崗位,完成他們去守護美國人民的重要任務。 十分感激能夠有機會,去為國家和為我軍服務。」 國防部長馬提斯這次的請辭,是在總統特朗普宣布從敘利亞全面撤軍及宣布伊斯蘭國經已被打敗後提出,而五角大樓及國會中共和黨議員似乎對此並不贊同。現年六十八歲的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是退役的美國海軍陸戰隊四星上將,從軍一共四十四年,曾經在美國中央司令部,領導包括伊拉克及阿富汗的戰爭。 他是特朗普內閣中得到最高度讚賞的成員,也是美軍中被譽為其中一位最有智慧的領導者。 有關馬提斯這次的請辭,眾說紛紜。當然,美國左派民主自由派,都樂於見到特朗普和馬提斯的合作關係瓦解;軍中亦不乏聲音言馬提斯是軍人學者,並不是政客,故難以從政; 但其實早在他就任美國國防部長一職時,即有傳言謂他將會在 2020 年參選美國總統。個人認為馬提斯離任,純粹是任期屆滿,亦不見他對總統特朗普有任何惡言微言。和之前協助策劃特朗普參選總統的史提夫班農 ( Steve Bannon ) 一樣,在離任後似乎更能發揮更大的作用。 個人認為馬提斯的辭職信,重點在於美國國防部對中俄兩國的定位(尤其中共)。馬提斯將中共定性為「想將這個世界塑造成一個與其專制模式一致的世界,以以犧牲其鄰國、我國、乃至我國盟友的利益,去獲得對其他國家的經濟,外交和安全決策的否決權」,其實是為日後討伐中共,立出師之名;而從敘利亞撤軍,或許就是為之作好準備。 無人問津塔羅、RUNES 占卜師、懶惰的藏傳佛教在家修行者、MYRADIO 及 M.I.H.K. 前網台節目「仁心人生」、「香港㷫烚烚BOILING...

Read More

本土論壇:四海之內,皆無兄弟,擦槍走火,自取滅亡(祖利安)

日本快將改裝兩首出雲級護衛艦「出雲」以及「加賀」,成為航空母艦。目前這兩艘護衛艦,是目前日本最大的戰艦。長度超過 800英尺,排水量為27,000噸。 自最初部署以來,尤其是過去三年內,這兩艘護衛艦的任務,就是是搭載反潛艇直升機。是次的大改裝,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首次的做法。 這次急於調整國防策略,是因為中共解放軍近年在東海以及日本附近海域的活動,越加頻繁。日本在 8 月發表的一份白皮書中,就提及「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快速現代化、作戰行動力的增強,以及他們在日本附近地區單方面行動的升級,都使鄰近國家乃至全球,引起強烈的安全憂慮。此外,朝鮮半島局勢,嚴格來說仍然有不明朗因素。 當中提到「美國仍然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但是國與國之間的競爭正在浮面,我們覺察到中國和俄羅斯在挑戰地區秩序,所以有進行戰略競爭的必要性。」 防衛相 岩屋毅 於 18日 在記者會上,就改裝「出雲」一事,強調這不屬於違反日本憲法。日本憲法雖然不允許擁有攻擊型航母,但改裝後的「出雲」,並不會恆常地搭載戰機,而且亦可在專守防衛的範圍內,作醫療等多種用途。 內閣官房長官 菅義偉言:「為配合速度顯著提升的安全環境變化,以及保持真正有效的防衛力,日本將確保必要且充分的質與量。這是向國民和國際社會展示成為數十年後未來基礎防衛力的應有姿態,非常有意義。」關於海上自衛隊護衛艦「出雲」通過航母化改裝,菅義偉認為:「這是為了強化我國的防空體系。在《憲法》允許的範圍內,擁有必要最低限度之實力。」 修訂國防政策後,「出雲」及「加賀」將會作大規模改裝,以搭載新購入的戰機。改裝的重點,將會是甲板的加固。因為除了要承載比直升機更重的戰鬥機以外,也要應付將要購入的 F-35B 戰機垂直升降期間引擎所產生的推進力和熱力。 這是短距離起飛必需的。 至於有關購買最尖端隱形戰機F-35方面,除了向美國購買 42架 F-35B 外,日本還計劃購買 105 架  F-35A戰機,用於傳統跑道。 購買是10年計劃的一部分,前 5 年將有 27 架 F-35A 和 18 架 F-35B 將會送抵日本。新購置的 105 架 F-35A型戰機,被定位為「原有難以改裝的 99 架 F-15 戰機的替代機」。作為 F-4 後續機的 42 架 F-35A 的部署工作,正在進行中,今後 F-35 將合計達到147架。日本政府計劃陸續購置戰機,並已寫入《中期防衛力整備計劃》(中期防)當中。 除了戰機以外,日本這次的「購物清單」上的其他美國製軍備,包括兩座用於防禦朝鮮導彈的「神盾戰鬥系統雷達」(陸上型)、四架用以延長日本戰機續航力的波音公司 KC-46 飛馬加油機 ,以及九架 E-2 鷹眼預警機。由於擔心朝鮮不兌現終止彈道導彈發展的承諾,日軍亦正在購買能夠攻擊太空中來至敵方彈頭的遠程雷神 SM-3 攔截導彈。 今後5年防衛費將約達 27.47萬億 日元,創歷史新高,雖然日本僅將其國民生產總值(GDP)的 1% 用於國防,但觀其經濟規模,意味著它已經擁有世界上最大軍隊之一。此外,這次增加國防開支,其中亦包括網絡安全和太空監視措施,與美國近年國防策略上之新部署,可謂互相呼應。 東海局勢越見升級,原因之一其實是能源開採權的問題。原來日本原油進口中,有  90% 都是依賴中東國家。其中有 40% 來自沙特阿拉伯、24% 來自阿拉伯聯合酋長國,而伊朗排在第6位,約為5.5%。在能源政策上,伊朗是日本重要的原油進口來源國之一。以往有關伊朗核問題,在奧巴馬政府解除對伊朗制裁後,日本增加了原油進口量。但現時美國特朗普政府對伊朗作風強硬,誓要孤立伊朗,切斷其向外國極端伊斯蘭武裝組織提供資金。 故如有盟友不配合對伊朗的能源輸出制裁的話,便會對有關盟友實施制裁,於是使日本面臨艱難選擇。除了向其他國家購入外,不得不想辦法加緊開採新石油及天然氣。而在東海海域,有著豐富的石油和天然氣儲備,日本和中國雙方對該領域的能源開採權,一直都有衝突。而日中政府雖然舉行過幾次談判,討論在東海資源誰屬和開採問題,但卻無法尋找到雙方滿意的解決方案,而中共在雙方未達成任何具體協議之前,就先行於 2005 年 10 月即已經開始單方面在該海域開發能源,這使日本相當著急,怕中共的「春曉」和「斷橋」兩個油氣田以「吸管原理」吸走東側的石油及天然氣。 就東海油氣田問題。近日日中兩國政府(17日) 在中國浙江省嘉興市的烏鎮舉行「海洋事務高級別磋商」,展開對話,之前有關會談處於中斷狀態,日方擬請求早日重啟談判(條約締結談判受2010年尖閣諸島,即中國稱釣魚島之海域發生日中撞船事件的影響陷入中斷)。日本一直要求中國停止單方面推進油氣田開發,但中共方面完全沒有理會。 反觀中共,近年不斷使用武裝漁船滋擾鄰近國家。這些漁船數量可以相當多(人海戰術?),並非以正規軍的方式作戰,雖然容易被偵察發現,但是不容易對付,機動性強,而且一旦出了問題,也可以拒絕承認責任。這些武裝漁船,不只出沒在東海尖閣諸島附近,也出現在鄰近南韓的黃海,以及南海人工島附近一帶。原來中共現時擁有漁船之數目,堪稱全球之冠。 在 2017 年中共曾經在菲律濱擁有的 Thitu 島附近,進行了一次不尋常的海軍演習。演習目標似乎是模擬針對尖閣諸島,一隊約 260 艘武裝漁船的船隊,一窩蜂地湧到目標島嶼四周,而且後方有六艘中共海上防衛船掩護,又有正規的中共海軍軍艦鬼祟地藏匿在最後方。鄰近南中國海的海南省政府,曾下令建造 84 艘大型民兵漁船,加強船體和彈藥儲存,並提供大量補貼,以鼓勵船隊在南沙群島頻繁開展行動。 這個特殊的PAFMM 單位最專業的,特殊發放的工資,並無任何明確的商業捕撈責任,而且船員都是從退伍軍人招募而來的。 其實在 70 年代,對冰島漁船和巡邏艇進行的「鱈魚戰爭」期間,英國皇家海軍發現了「不開火戰鬥」的困難。 同樣,2000 年在也門的美軍軍艦被伊斯蘭恐怖組織襲擊事中可見,常規海軍部隊可能會受到「低技術不對稱威脅」的影響  —  例如裝滿爆炸物的玻璃纖維快艇。這都能對常規軍艦造成致命的損害。 所以今年美國國防部提交美國國會一份有關中共軍力的報告中已經第二次提及「中國人民武裝部隊海上民兵( People’s Armed...

Read More

本土論壇:聖誕值勤(祖利安)

現在我對那些能夠同時兼顧每週、甚至每日定期做網台節目、寫專欄文章、日常工作的人,特別地佩服。因為除了時間管理一定要掌握得十分之好以外,一定要有源源不絕的內容和靈感。這些都是我的弱項,故近日出文較少,深感抱歉。 近日國際形勢,乃至香港局勢,比瞬息萬變更加瞬息萬變:有漸漸抬頭的反全球化民粹運動開始席捲歐洲、有美加中的外交風波、有中共越來越多對世界伸出的魔爪被揭露被摒棄、也有我們香港的真焦土行動逼使無數左膠政棍現出原形。每有事情發生,雖然難以每事緊貼,但我等都夙夜匪懈地尋根究底,努力為大家深入剖釋實相。 故此再一次呼籲現在看此文章的您,請莫再吝嗇。有能力的應該多加實際支持,較經濟拮据的也懇請多按讚和分享。這些對我們癲狗日報,乃至 MyRadio 的生存,都十分重要,也十分必需。 臨近聖誕節,當我知道在二十四號聖誕前夕時也要做晚間直播節目時,起初有點百感交集(熟悉我的朋友會知道原因)。後來我憶記起一件我聽聞過的事後,便毫不猶疑地開始再努力做節目準備。而這件事,是發生在 1998 年聖誕節,在美國位於剛迪哥(Quantico)的海軍陸戰隊基地中。 海軍陸戰隊司令官查理斯 · 古勒(Commandant Charles Krulak)在每年的聖誕節,都會親自送曲奇餅與在基地中每一個崗位的軍官。就在那年當他送最後一次曲奇餅到戰鬥發展司令部總部之時,他問一位年輕的士兵當日的值日軍官是誰。年輕的士兵回答說:「長官,是馬提斯準將在值日。」 司令官查理斯以為那位年輕士兵誤解了他所問,所以便重複多問一次同樣的問題,但那位年輕的士兵,都是給予他同樣的答案。 於是司令官查理斯巡視那所值勤小屋,前後四周也看過了,小屋內有兩張床,一張是那位年輕士兵用的,另一張是值日軍官用的。司令官查理斯便問那位年輕士兵:「我現在直接問你(免得你不明白我問什麼),昨晚是那位軍官睡在另外的那張床上面呢?」 年輕士兵依舊答道: 「長官,是馬提斯準將。」 就在那個時候,當時仍是準將的馬提斯剛好回來。於是司令官查理斯便問他:「占,你為什麼要在這裡當值日呢?」(占是馬提斯的名字。以馬提斯當時的軍階,根本不用做那種事) 馬提斯回答說:「長官,我之前看過今天的值勤表,本來在今天值勤的一位年輕少校,是已婚有家室的,而我是單身寡人。如果今天要他來值勤的話,他便會錯失和家人共聚慶祝聖誕節的美好時光,所以我便頂替他無妨 。」 司令官查理斯在這晚以前,從來未曾見聞過有準將,會在聖誕節時當值日軍官的。事後他常對人說:「就是這種氣度。這就是馬提斯的領袖本色。而且他完全沒有張揚,就只是去做。」 另外一個有關馬提斯的故事,發生在 2001 年的阿富汗南部。當時正值 911 事件發生後不久,美軍揮軍進入阿富汗,與阿爾蓋達和塔利班交戰。在一個十分寒冷的晚上,一個美軍據點正被攻擊當中,馬提斯隻身在據點四周巡視,和探望海軍陸戰隊的士兵,表現從容不逼。士兵們都很好奇他當時在想什麼,因為那個時候,據點的另一方,正受相當密集的榴彈炮炮火攻擊和重火力的槍擊。 原來馬提斯熟讀兵法,覺得敵人其實是聲東擊西,所以便在另一邊準備好。據點未受攻擊的另一邊相當擔心,士兵都問有沒有需要去支援受攻擊的一方,在寒風中,馬提斯笑著對士兵說:「軍中為什麼會有我們這種白髮老頭在呢?就是因為我們都不是第一次第二次上戰場的。我在這邊巡視,就是以防敵人聲東擊西攻擊你們這邊。所以你們要好好準備並緊守崗位,不用擔心沒有殺敵的機會,之後機會還多著呢!」 事後,馬提斯不只一次向那個寒冷的晚上同甘共苦的士卒道謝。後來馬提斯成為海軍陸戰隊四星上將,現在則為美國的國防部長,深得軍中上下愛戴。 想到這裡,我多做一晚節目,其實不會死的,又不是在戰場上。而且能有機會在 MyRadio 啟蒙大眾,並不是輕易常有的機會,所以會盡力好好做。怕,就是只怕大家不看不廣傳不實際支持。個人名聞利養事少,背後意義事大。 在這裡,我祖利安謹此向給予我機會做節目、寫文章的黃毓民先生、台長梁錦祥、以及為了節目質素而精益求精的 Marco 致謝。 亦感謝各位觀眾、各位讀者支持,不嫌棄我不學無術。 祝願各位聖誕快樂、新年進步、中共港共早日承擔反人類惡業惡報、香港能早日浴火重生,撥開雲霧見青天。 無人問津塔羅、RUNES 占卜師、懶惰的藏傳佛教在家修行者、MYRADIO 及 M.I.H.K. 前網台節目「仁心人生」、「香港㷫烚烚BOILING...

Read More

金庸逝世 Good Riddance

金庸逝世,如要一句道出感想?Good Fucking Riddance。 人死後蓋棺定論,陶傑等人云不能以偏概全,但剛剛看過堂主一篇寫金庸的文章,他能「非紙板人式」地從歷史及心理等因素剖析金庸,內力果然深厚。至今因為曾經被金庸娛樂過而盲目為之護航抬棺者,絕對應該看看。道理其實相當容易明白的 -一單還一單,寫小說精彩(?)是一件事,如何做人處世、如何樹立榜樣、如何流芳遺臭,又是另一件事。 而且我不喜歡金庸的最主要原因,就是「中原的就一定是名門正派、西域的就一定是陰險毒辣」。現實世界中藏傳佛教噶瑪迦珠傳承的最深密修行方法「大手印」,竟被金庸寫成為反派人物靈智上人用來殺人的邪惡武功。大手一印,能將人震得筋折骨斷,五臟碎裂。 金庸寫的靈智上人,為西藏密宗高手,以「五指秘刀」、「大手印」等武功馳名西南。身披大紅袈裟,頭戴一頂金光燦然的尖頂僧帽,身材魁梧之極。小說中是個奸人,幫助金人殘害大宋武林豪傑(助紂為虐)。曾在金國趙王府以毒砂掌暗襲全真教王處一(卑鄙),在金國趙王完顏洪烈的船上,見到彭連虎,沙通天等人對歐陽鋒恭敬不已感到心中不服(嫉妒),向歐陽鋒挑釁而遭制服,被歐陽鋒及周伯通投擲戲耍。 靈智上人練功之破綻被歐陽鋒,周伯通及黃藥師都是一抓即中,藉口與周伯通比賽定力,實為讓彭連虎等人趁機對付武功全失的洪七公(趁火打劫);而靈智上人早已被彭連虎等人點穴,自然是動彈不得。後來在第二次華山論劍之時,他與彭連虎其餘三人均在華山被「老頑童」周伯通制服,後被囚於重陽宮,至神鵰時代才逃出(難看)。 無知伯父師奶們看過後,一聽到藏傳佛教僧人、一聽到喇嘛,就下意識地覺得是邪門番僧,其實可惡之極。我亦曾經因此身受其害,前包租婆後來一聽到我是藏傳佛教修行者,便特別喜歡找我麻煩,覺得我才是邪門人物,信仰不能理解的秘密邪教。 金庸筆下的西域番僧,就是喜歡搞風搞雨、趨炎附勢,靈智上人如是、鳩摩智如是,金輪法王亦復如是。彷彿西域來的,就一定是卑鄙無恥下流賤格。殊不知天下武功出少林,少林武功出達摩,達摩祖師,還不是來自天竺的番僧?達摩祖師南北朝時東來震旦,時為「魏晉南北朝」,達摩祖師雖然承其禪門師命,必須遠赴未知的國度去找法脈傳人,雖然遇上喜歡佛法的(自命)菩薩皇帝梁武帝,卻沒有攀緣擦鞋,反而斥之為無功無德,貪著世俗小果報。金庸不去寫這種「法地若動,一切不安」的不動風骨,才是最差勁的一種以偏概全,而且遺臭深遠。 我崇洋媚外,小說我自小只喜歡看 Terry Brooks 及 R.A. Salvatore 寫的那些。兩位都是 New York Times Best Sellers,兩位現在也不斷推陳出新。金庸喜歡借用歷史讓大眾有共鳴,而 Terry Brooks 及 R.A. Salvatore 則編寫自己的歷史,如 Terry Brooks 的第三次世界大戰後世界如何重新啟動、精靈族重現,乃至 R.A. Salvatore 的 Sword Coast 等。 西方人寫奇幻小說,同樣是寫英雄,但較多著墨於成為英雄以前,這些人如何超越世俗的局限、如何戰勝自己內心的惡魔、如何不畏生死地和邪惡搏鬥、以及自由和友情的可貴。尤其 Drizzt do’ Urden 如何擺脫如現今香港般深具扭曲價值的家鄉 — 邪惡的地下精靈城市 Menzoberranzan 走向光明,以及獨立後所面對的追殺和種種歧視等等,我都覺得遠比金庸寫的精彩和有意義。他日有時間,或者我會就《暗黑精靈三部曲》和現今的香港作一比對,寫一篇文。 而且香港之所以有港豬奸商,就是因為崇尚韋小寶主義,就是貪生怕死,就是投機取巧,就是操控他人以滿足私慾。光是這些價值觀,就足以讓香港人永遠陷入吠舍乃至首陀羅的萬劫輪迴,不明大義便自然不能成就大事。 有關作者祖利安: 無人問津塔羅、RUNES、文殊占卜法占卜師、懶惰的藏傳佛教在家修行者、MYRADIO 及 M.I.H.K. 前網台節目「仁心人生」、「香港㷫烚烚BOILING POINT」主持、現「本土最前線 –...

Read More

【紅爐火升溫 - 美軍逼近人工島,以及冷戰 2.0】

於週日 (30/9),美國調派一艘導彈驅逐艦,駛近中共南海軍事人工島,這是美軍近期在戰略航道上進行的一系列行動中,最新的舉動。 作為美國海軍稱為「航行自由行動」(FONOPs)的一部分,迪凱特號導彈驅逐艦 ( USS Decatur ) 航行在距離南沙群島 12 海裡(22公里)的名為 Gaven 和 Johnson 之礁石小島。這行動,旨在根據國際法,行使國際水域的自由通行權。該海域之主權一向備受爭議,除中共外,越南、台灣、菲律賓,甚至馬來西亞和文萊,也聲稱擁有這兩個小島。 這兩個小島,都是中國在不理會國際反對之下,強行自行建立的七個前哨陣地,其中一些更裝設大量軍用雷達裝置、數十幢軍用建築物、軍機升降跑道、甚至駐軍。 根據國際法,外國軍艦在沒有事先得到許可的情況下,在「無害通過」之基礎上,是能夠越過一個國家的領海的。而中共海軍,就曾經在阿拉斯加等地以外的地方,行使過同樣的一個權利。一名美國國防官員告訴日本時報,迪凱特號導彈驅逐艦亦在行使國際法「無害通過」的自由航行權。 但是,中共要求外國海軍艦艇在越過中國領海之前,必須事先獲得許可。於是美國海軍定期開展導航自由行動,以挑戰中共此違反國際法之要求,以及挑戰美國認為過份的其他海事要求。華盛頓表示,儘管北京方面稱之為「挑釁行為」,儘管北京對 FONOP 持敏感態度,但一定會貫徹在全球開展這行動。  美軍最近一次類似之行動發生在 5月,一度逼近南海的 Paracel群島, 美軍否認此舉專門針對中國。南中國海包括重要的海上通道,涉及全球每年貿易額約 3萬億美元, 故此之前提及之越南、台灣、菲律賓,甚至馬來西亞和文萊也聲稱擁有此海域之主權,因為涉及龐大航海貿易利益。 美國國防部官員說:「這次 FONOP 其實不單挑戰中國,也挑戰台灣和越南等聲稱有限制航行權利之國家。可是這些國家都不依國際法,要求駛經該海域之軍艦必須事先得到這些國家之許可。這次行動展開之前,我們都沒有事先知會這些國家。」 而星期日之 FONOP 行動,是在美軍自上週派遣 B-52  (配備核彈)轟炸機飛越南海後幾天緊接之行動。美國國防部發言人戴夫  ·  伊斯特本 ( Dave Eastburn )於 9 月 26日 表示,美軍B-52轟炸機本周一度飛越南海附近,參與「在南海附近定期舉行的聯合行動」。而這些「例行任務」的目的,旨在「提高與我們在這個區域夥伴和盟友的整備與協調」。他又表示,美軍B-52轟炸機周二  ( 25日 )  已經飛越東海,而這是「定期舉行的聯合行動」其中一部分。 而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則輕描淡寫地表示「美軍轟炸機飛越南海,是幾十年來的一貫做法,因為那是公海。又指如果是20年前的話,中共尚未將當地軍事化,那只不過是飛往迪亞哥加西亞島  (Diego Garcia)  的「另一架轟炸機而已」。 其實在 8 月下旬,B-52在南海已經進行了類似的飛行訓練。除了這些演習之外,轟炸機還與駐守於神奈川縣橫須賀市之列根號航空母艦戰鬥群合流。 中國政府沒有立即對最新的 FONOP 作出任何軍事行動回應,但周四卻對美軍轟炸機飛越南海,作出猛烈評擊。 據中共國營媒體報導,國防部發言人任國強斥責美國軍機在南海的是「挑釁行為」,中國一貫堅決反對,並將採取一切必要措施。任國強又指,中國在南海的原則和立場「一貫明確」。而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當天對利用航行自由和飛越領空作為損害其他國家主權和安全、擾亂地區和平與穩定的藉口,嚴厲批評了美國。中國外交部表示,沒有任何軍艦戰機可以嚇倒中國,動搖其保護領土的決心。 事件之後,中共海軍加強了該海域的訓練和巡邏。於星期六,中共國營媒體報導稱,中國軍方派遣戰鬥機和轟炸機在南海範圍內進行實彈演習。這份簡短的報導說,人民解放軍海軍航空兵之數十戰鬥機和轟炸機,在南海進行了演習,以測試飛行員在海上的攻擊,穿透和精確打擊能力。 不過在此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言詞上之斥責以外,實際上中共對美軍近日之調配,都是絕對地無能為力,完全無法作出任何【軍事上之即時反應】。如果一般國家覺得領空被侵犯,大可在給予警告後將來犯之軍機開火擊落,但解放軍實際上沒有能力這樣做,即使有,亦不能這樣做,因為一旦開火,後果絕對無法承擔 -畢竟這次飛越人工島上空之美軍轟炸機,能配備核彈。而且根本問題,是中共霸佔島嶼自行興建海上軍事基地在先。 此外,美國多個情報機構已經將其焦點,由反恐戰轉至中俄,而這些情報機構都異口同聲指出「看到似曾熟悉之現象」,而且對新崛起之挑戰感到相當熱衷。 美國國家地理空間情報局副主任側田普爾 (Justin Poole)表示「這就像舊時代的重臨,是冷戰的時代。」美國國家地理空間情報局,是構成美國情報界十七個機構其中之一。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上週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會議上,甚至直斥中共干預美國即將舉行的中期選舉。 而在不同的演講中,國家情報總監和中央情報局局長也強調了對中國和俄羅斯戰略的轉變。對於資深情報官員而言,這個重新聚焦,喚起了冷戰時期四十多年的事,當時美國情報分析家和間諜都致力瓦解共產集團之各種攻擊美國之行動,而且盡力破譯中蘇如何使用其武器之機密。 總統特朗普政府提名,領導國務院情報部門之資深情報人員埃倫麥卡迪(Ellen McCarthy)表示「在解讀意圖方面,認知心理學家將會發揮非常重要的作用。某程度上,我們就像回到過去的美好時光。」 普爾週四在喬治城大學舉行的一次安全會議上發表講話說,競爭對手的國家比起過往具更廣泛的能力,為間諜機構提供更深層次的挑戰。這些間諜機構自 2001 年 11 月 11日以來,主要主要關注的是阿富汗及其周邊地區的伊斯蘭恐怖組織的事。 「這次有點不同,這次更具運動競爭性(Sporty)。因為你要考慮一個或兩個近鄰的國家行為。 他們帶來的能力、戰術、技術和程序類型,比以往更為微妙。」 當被問及何謂 「更具運動競爭性」時,普爾表示 「要考慮人工智能之網絡、自動化、增強等因素,這些能力其實可以比恐怖組織具有更強大的殺傷力。」 總統特朗普較早前在聯合國不點名直指中共正以各種渠道干預美國即將舉行的中期選舉。特朗普指「很遺憾地,我們發現中國一直在試圖干預即將舉行的 2018 年中期大選,他們針對的,是我和我領導的團隊。他們不想我們勝出,因為我是美國有史而來首位以貿易戰挑戰中共的總統。」 特朗普這番言論,正正與美國國家情報局局長 丹 · 高士(Dan Coats)在南卡羅來納州的「城堡」(The Citadel)發表之演講,互相呼應。高士指「中共正針對美國的州和地方政府和官員,試圖利用聯邦和地方政府之間的任何分歧,並利用投資和其他刺激來擴大其影響力。」在網絡戰爭的問題上,高士更發出嚴厲警告,指中共之敵對網絡入侵行為,已經達至「規模空前絕後」(unprecedented in scale)之地步。 去年 2 月,當高士向國會提交年度全球威脅評估報告時,情報機構重新公開強調與俄羅斯和中國的競爭的第一個跡象。「這些大國與大國之間衝突的風險,已經高於冷戰結束以來的任何時候。」高士在評估中表示,威脅領先於恐怖主義,但現階段程度仍不及全球網絡衝突。 美國中央情報局局長吉娜 · 哈斯佩爾(Gina Haspel ),於週一在路易斯維爾大學的一次演講中,談到了與對手國家再次發生的對抗,這是她自 5 月入主中央情報局以來,發表的第一次公開評論。 她強調,她的機構仍在認真監督伊斯蘭恐怖組織(包括伊斯蘭國及阿爾蓋達),但情報官員都在密切留意中共不斷增長之野心。 中央情報局副局長米高 · 哥林斯(Michael Collins)較早前謂「他們(中共)對我們發動的事情,從根本上說,就是一場冷戰。 冷戰不像我們在冷戰期間看到的那樣,而是一個利用所有權力,不論合法和非法,公共和私人,經濟,軍事等手段,來破壞你的競爭對手的地位,而不訴諸衝突。」 而美國聯邦調查局主任克里斯托弗 · 雷爾(Christopher Wray)則在 7 月中旬阿斯彭安全論壇中,更指 「中共正試圖將自己定位為唯一的主導超級大國,唯一的主導經濟大國。中國代表著我們作為一個國家所面臨的最廣泛,最具挑戰性和最重要的威脅。」 其實不論美國軍方或情報機構,都已經對中共生起史無前例的戒心,而且明顯已就最終一戰不斷作出準備,包括限制中共軍方人員入境、更嚴格監管中國留學生在美國之行為,以及公開或凍結侵犯美國國家安全之中共人員在美的資產。上一次的冷戰,總統列根成功拉倒蘇聯,這次總統特朗普,已經態度鮮明地要拉倒剩餘的共產勢力。可嘆一向以「醒目」、「走精面」自居之香港人,對此形勢變化完全懵然不知,仍有大量活在習近平中國夢未睡醒的人,仍以為一帶一賂會帶來商機,仍以為中共現在擁有航空母艦能躋身世界軍事強國,每日留意的,只是東張西望式的芝麻綠豆事,以及清廷勾心鬥角劇那個妃嬪被蓄著鞭子好像不用日理萬機的皇帝寵幸,完全失去沿海城市人應有的警覺意識和國際視野,大變一來,只能呆站擺出一副「哎吔,點會咁樣㗎?!」的蠢樣。 有關作者祖利安: 無人問津塔羅、RUNES 占卜師、懶惰的藏傳佛教在家修行者、MYRADIO 及 M.I.H.K. 前網台節目「仁心人生」、「香港㷫烚烚BOILING...

Read More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