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Category: 陳浩天

陳浩天:反對單程證不只因為太多人 而是因為反殖民

香港淪陷逾21年,由原來的640萬人口增至現時約748萬,根據港共政府保安局局長李家超透露,直至目前為止透過單程證來港的中國人超過103萬,明顯這103萬中國人構成了淪陷後的主要人口增長。任何人以常識推斷都知道,這些人口增長必然會對香港這個彈丸之地造成嚴重負擔,不論房屋、醫療、教育、交通、公共空間等公共資源,都無可避免地會被這100多萬中國人瓜分,再加上每年數以千萬計的自由行、走私賊、衝關孕婦、「專才」等等,香港人被逼到牆角已是不爭事實。偏偏一眾賣港賊不僅視而不見,更為中共塗脂抹粉,任由香港人每天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為了捍衛香港人的生存空間,本土派早已推動停發單程證、停止自由行。可恨一堆大愛左膠泛民配合保皇黨,以及中國的衛星組織如香港社區組織協會,一方面抹黑本土派為排外法西斯; 另一方面,大開香港中門,以一條龍服務招待這群中國人。 不少香港人近年亦不斷抗議太多中國移民和自由行,但主要都是從政策層面出發,即是以公共資源不足或人太多為原因,反對簽發單程證。但若從更宏觀角度來看,香港1997年淪陷後,單程證就是中國假藉家庭團聚之名,殖民香港的主要手段。大量從單一國家輸入人口,不單造成公共資源分配等問題,更對整個社會的文化、價值觀造成極大衝擊。香港本來就已經地少人多,大量輸入劣質人口,扼殺了香港人的生存空間,香港人努力耕耘的成果亦成了中國人的囊中物,造成「劣幣驅逐良幣」。中國人肆意進來掠奪,香港人為生存被逼離開,人口清洗一直按部就班進行。 情況就像當年波羅的海三國被蘇聯殖民統治一樣,原來的人口被一批一批送到西伯利亞,同一時間大量俄族人口遷入愛沙尼亞。愛沙尼亞族於二戰前佔愛沙尼亞人口9成,經過50年的殖民清洗後,只佔整體人口150多萬的6成左右,而另外有3成人口則被俄族取而代之,足足有50萬人之多。鄰國拉脫維亞族更為悲慘,復國時只佔國家整體人口的一半。香港淪陷20年,撇除專才輸入計劃等其他手段,單是單程證輸入的人口已佔了現時香港人口差不多14%,以現在的清洗速度,到所謂「五十年不變」的「大限」完結時,香港人的情況對比愛沙比亞將更為慘淡。 縱然愛沙尼亞經歷了悲慘的殖民清洗,但後來還是復國了,經濟起飛科技發達,不但孕育出像Skype這樣的科技巨頭公司,2008年金融海嘯後,更是經濟恢復得最快的歐洲國家之一。愛沙尼亞的經驗對於我們香港人來說絕對有參考價值,1991年愛沙尼亞復國,但150多萬人中,只有1940年6月16日蘇聯佔領前的愛沙尼亞公民及其後裔才可自動獲得公民權,後來遷入的俄族人口則只有居留權。此做法非常值得香港人借鏡,在脫離殖民之後,1997年前的香港公民及其後裔自動獲得新國家的公民權,而1997後從中國遷入的人口則需要通過考核才可獲得公民權。此舉不單有助避免中國殖民人口搶奪資源、影響選舉或滲透立法司法等各大機關,亦提供機會予1997年後遷入的中國人逐步歸化,是比較符合現實且有效處理殖民人口的方法。話雖如此,現時香港的情況被中國殖民一天也嫌多,作為香港人有義務阻止殖民,不過泛民在失效的議會中,連一個倡議減少單程證的無約束力議案也不投贊成票表態。不反對停發單程證,就是中國殖民香港的幫兇。...

Read More

陳浩天:義和團亂港 香港死得快

近月美國駐港澳總領事唐偉康就香港人權狀況頻頻放話,香港義和團政府連同一堆中共鷹犬爪牙紛紛前仆後繼地向中共獻媚。先有民建聯副主席兼中國人大代表陳勇「點錯相」痛罵英國總領事,斥其應向全港市民以至全中國人民道歉;再有工聯會陸頌雄稱唐偉康「衰多口」,以其為對象示範打小人app,更義和團的是政府高官商經局局長邱騰華警告唐偉康作為外交官應該小心言論,以免令人誤會所代表之政府的立場。 相信邱騰華只係拾中國外交部駐港特派專員公署的牙慧,跟隨公署批評美領發表「錯誤言論」。無論如何,邱騰華的「小心言論」之說除了表露了自己的失禮無知之外,更有對美國提出的批評掩耳盜鈴的意味。邱騰華心知並無抵擋美國制裁的方案,唯有誤導大眾相信唐偉康失言,試圖免除大眾的疑慮。 但事實上,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雖然並非大使,卻擁有等同大使的職銜,直轄於美國國務院,所以唐偉康的說話可以說是美國國務卿的說話。 3月13日美國國務院發表2018年全球人權報告,涉及中國的篇幅達126頁,其中香港部分佔22頁,內容亦準確交代多宗近年香港人權被侵害的事件,可見此報告絕非草草帶過香港部分,更印證了唐偉康之前表明的立場,他並沒有失言,「打臉」了邱騰華,美國對香港的人權狀況的確批評得愈趨嚴厲。 人權報告發表後,美國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國會代表團訪問香港,與香港立法會成員會面,會中美國代表團未有露透太多睇法,似乎只係持觀望態度,但李慧琼一如所料發揮義和團本色,以美國曾拒穆斯林入境作事例挑釁美方代表團,遭對方嚴詞駁斥。過往筆者大力呼籲美國應該重新檢視《美港政策法》,以制裁中國在港勢力,亦招來像李慧琼這類義和團鋪天蓋地的攻擊,仿彿《美港政策法》會因筆者幾句說話而取消了。要數誰最用力推倒《美港政策法》,是筆者嗎? 俱往矣,還看今朝。...

Read More

陳浩天:修訂《逃犯條例》乃中國抗美戰略 香港誓成炮灰

近日港共政府倉促地強推修訂《逃犯條例》,表面上看來是加強對香港的控制,企圖迫害追求自由的香港人,其實背後更涉及中美角力的國際政治,香港再一次淪為中國對抗文明世界的棋子和犧牲品。 美國國務院去年發表的《香港政策法報告書》中提及,林鄭於2017年拒絕引渡一名逃犯到美國,反而將其送到北京,原因是中國政府正對此人進行分別的刑事行動,故將其交給中國。美國法院審理何志平的保釋申請時,辯方引用了上述個案(Iat Hong案)指港美之間有引渡協議,而控方則披露了該案案情,指逃犯為28歲澳門人,涉嫌聯同另外兩人入侵兩間美國律師樓的內聯網,偷取機密資料,再進而利用偷取得來的資訊進行交易,獲利數百萬美元,但港府最後拒絕引渡。一旦修訂《逃犯條例》後,再出現和Iat Hong案同類型案件的話,港共政府即能冠冕堂皇指香港與中國有引渡協議,拒絕引渡逃犯到美國,而將逃犯轉交中國。換言之,港美之間的引渡協議將對中國以至其盟友之間諜無效,香港變成為中國間諜的避難港,進一步與文明世界為敵。 兩名中國間諜分別於去年8月及今年1月在比利時和波蘭被捕並引渡到美國受審,而最轟動莫過於華為副董事長兼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去年12月於溫哥華轉機時被捕,加拿大亦應美國要求,啟動了引渡程序。中國隨即逮捕前加拿大外交官康明凱及其他加拿大公民作為人質,企圖要脅加拿大放人。中國的報復行為昭然若揭,誓要照辦煮碗捕捉「敵對國家」公民,反制西方列強。今次修訂《逃犯條例》正正符合中國戰略需要,修例修訂後,不單香港人的人身安全懸於一線,所有路過香港、居於香港或在港工作的外國人,都隨時成為中國目標,變成下一個康明凱。難怪美國總領事頻頻放話,以及美國商會都罕有地表態反對。 因此修訂《逃犯條例》對中國來說具有多重意義,除了加強對香港的控制,亦可以為中國間諜提供掩護,更使香港成為中國捕捉外國公民的陷阱,堪稱一石三鳥。若果港共政府堅決硬推修訂,必然為香港帶來毀滅性的影響,屆時外資逃亡,外國旅客人數減少,外國學者藝術家不敢入境,惡果不計其數,而香港獨立關稅區以及《美國香港政策法》亦誓必面臨挑戰,香港百多年以來建立的政治、經濟、法治基石將毀於一旦。 不過港共政府一堆庸才對政治外交一竅不通,只懂盲信上頭指令,以為信中國得永生,被問及若取消《香港政策法》如何應對,波叔更豪言一句「We can survive」,簡直貽笑大方。香港人或者有幸一睹港共高官在電視上大耍失傳百多年的「義和拳」。...

Read More

陳浩天:支聯會每年一度嘅「國民教育」晚會

本來筆者都唔打算係六四問題之上多講,因為過往兩三年參與大大小小論壇,發現有關討論已經不斷重覆。不過係六四當日睇見大家嘅討論似乎不得要領,並冇命中支聯會舉辦嘅維園燭光晚會嘅核心問題。支聯會則繼續以唯一嘅「道路、真理、生命」自居,無理咁蔑視以至批評唔參與維園晚會嘅香港人,所以有必要再寫一篇文章解析有關「紀念六四」嘅爭論。 今年有關紀念六四嘅爭論不外乎「建設民主中國是否香港人責任」、「不悼念是否遺忘歷史」、「悼念是否行禮如儀」等等,當然少不免一大堆譴責學生唔去維園嘅言論。其實核心問題就係支聯會將中國民族主義同紀念六四綑綁埋一齊,變相為殖民者效力。支聯會多年來向六四晚會參加者灌輸大中華意識,以中國人嘅身份悼念六四大屠殺,並滲透濃烈嘅愛中國情懷,更可惡嘅係將晚會變相成為選舉活動,真正食人血饅頭! 當紀念唔再係純粹紀念,當紀念變成洗腦大會,當紀念變成選舉活動,香港人唔再參加又有何問題? 試問支聯會又有咩立腳點可以大條道理批評唔參加嘅人? 如果唔去維園晚會就要受批評,即係支聯會強迫香港人認自己係中國人,強迫香港人愛中國,所作所為根本係協助中國殖民香港,與「中國國歌法」、「國民教育」背後意圖同出一轍。 我哋以人權、自由、民主嘅角度去關心或者紀念世界各地嘅民主運動嘅時候,又點解必須要以「作為中國人」、「愛中國」嘅角度去睇中國嘅民主發展呢? 關心、紀念、悼念、聲討都係好事,我哋更唔應該忘記歷史,而問題係香港人關心其他地方嘅民主、人權時,唔應該受中國民族主義洗腦同限制。 陳浩天...

Read More

陳浩天:我們不是暴徒

係韓國電影《華麗的假期》入面,男主角最後一句對白就係:「我們不是暴徒!」。男主角隨即被韓國士兵以自動步槍掃射,因為原則同尊嚴而慘烈犧牲。「華麗的假期」係當年南韓軍方鎮壓光州民主運動嘅行動代號,2007年一部講述1980年光州民主運動嘅電影以呢個行動代號命名。 男主角起初反對自己讀緊高中嘅弟弟參與示威,後來親眼目睹軍方嘅暴力,弟弟亦被軍方射殺,於是拎起武器參與志願軍抵抗軍方。除左以軍隊屠殺市民,韓國政府同一時間以輿論機器不斷將光州民主運動抹黑成「共產主義者煽動嘅暴亂」,將爭取民主嘅市民抹黑成「暴徒」,企圖為暴力鎮壓民主運動製造正當性。 電影臨近尾聲,男主角從市政府大樓逃走,可惜遭到軍隊包圍,軍方發出最後通諜:「暴徒! 立即投降!」。本來男主角可以繳械投降苟且偷生,但佢無法接受大家為左捍衛家園,為左自由民主壯烈犧牲,竟然換來「暴徒」兩個字,於是寧願以死明志,發出最後的吶喊:「我們不是暴徒!」。 今日香港嘅抗爭者面對著同樣嘅打壓,為左自由為左捍衛家園,一方面係街頭被打被鎖,另一方面被抹黑成暴徒破壞社會安寧,最後被政治檢控關進黑獄。我哋依然係監獄外面嘅人,除左要繼承佢哋嘅理念同繼續佢地嘅抗爭之外,更加要還佢哋一個清白,佢哋唔係暴徒。港共、泛民聯同譴責抹黑抗爭者係暴徒,我哋作為戰友一定要為佢哋辯護。我哋唔係暴徒,我哋係捍衛家園追求自由嘅香港人。 陳浩天 香港民族黨召集人 . ....

Read More
  • 1
  • 2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