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Category: Jacky Ao

短評九合一選舉:是民主發展的成熟還是在倒退?

文/Jacky Ao(前城大編委總編輯) 九合一選舉曲終人散,雖然筆者為香港人,只能隔岸觀火,但是仍然有留意這個影響全台灣的選舉。不少人(特別是綠營的支持者)認為是次的選舉結果反映出民主發展在倒退。他們認為所有進步的價值在公投遭到否決,而且藍軍在地方上已經班師回朝。筆者認同上述事實的陳述,但不認為是台灣的民主發展在倒退。反而我從以下三點,看出台灣民主發展的成熟。 一)藍綠板塊不斷在移動 第一,是次結果顯示愈來愈多中間選民,不會固定支持同一個陣營。以高雄市為例,這個由民進黨執政三十多年的「綠地」(包括原高雄縣),所謂傳統綠營的票倉,今屆市長也被國民黨翻盤。由上屆民進黨拿99萬3千多票(68.09%)跌至今屆的74萬2千多票(44.8%),而國民黨則由上屆拿45萬多票(30.89%)躍升至今屆拿89萬多票(53.87%)。再以宜蘭縣為例,這個所謂的民主聖地,贊成冬奧正名的投票率達50.4%[1],但是在縣長選舉中也被國民黨翻盤,由上屆民進黨拿16萬多票(63.95%)跌至今屆的9萬5千多票(38.23%),而國民黨則由上屆拿9萬多票(36.05%)躍升至今屆拿12萬3千多票(49.48%)。[2]由其可見,選民選人不選黨的行為日益明顯,即使支持該黨的核心價值,但也不會固定投票。藍綠板塊不斷在移動,這是選民理性的表現,也是反映出民主發展的成熟。 二)第三勢力擴張 第二, 是次選舉兩大黨以外的第三勢力有一定程度上的擴張,根據TVBS的統計[3],六都市議員政黨席次無黨籍加上其他,總共68席(17.9%),比上屆的57席(15.3%)。至於縣/市議員政黨席次無黨籍加上其他,總共212席(39.9%),比上屆的173(32.5%)席多,甚至比民進黨的101席(19%)多。至於最具標誌性的第三勢力,莫過於台北市長選舉,在傳統藍大於綠的台北市,白色力量柯文哲在藍綠夾擊下,仍以58萬多票(41.05%)力壓國民黨丁守中當選。由此可見,雖然仍然未有一個黨派可以獨力抗衡藍綠兩大黨,但第三勢力的擴張告訴我們,人民漸厭倦兩黨獨大,朝野鬥爛的局面。在兩黨政治的格局下,第三勢力的壯大,絕對是成熟民主社會的呈現。 三)公投的成功實踐 第三,是次選舉實踐了體現民主價值的公民投票。雖然從結果論所有進步的價值在公投遭到否決,但是如果從過程論,成功實踐門檻較低的公民投票也是值得高興的。我們要知道公民投票法得來不易,由九十年代蔡同榮和林義雄等人以死相搏開始爭取,直至2003成立的「鳥籠」公投法,在2004年與2008年所舉行的所有公投,都未能通過高門檻,未能生效。直至2017年,立法院才通過相對較民主的公投法,降低公投合法的門檻,雖然更改國號和領土變更等憲法修正案複決權仍被排除。[4]但整體而言,在兩岸三地中,成為首個能夠舉行具有法律效力的公民投票的地方,最終公投通過門檻而生效,不是能夠體現民主價值,很值得驕傲嗎? 總結而言,儘管是次選舉結果可能未能盡如人意,選舉過程仍有待改善,但是從結果和過程中仍然能體現台灣的民主價值。台灣的民主制度或選舉制度未必是盡善盡美,我們可以慢慢改進。愛台灣的朋友應該一起去捍衛和守護民主價值。 [1] 2018.11.27【政經看民視】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TrZ0hNdqmo&t=3926s [2] 九合一選舉即時開票, 中時電子報 https://election2018.chinatimes.com/ [3]  2018開票分析, TVBS新聞網 https://2018elections.tvbs.com.tw/vote.html [4] 2018.11.25【台灣演義】台灣公投演進 | Taiwan History, 民視新聞...

Read More

Jacky Ao: 反民主霸權,撐阿基參選!

文/ Jacky Ao(前城大編委總編輯) 日前,劉小麗正式宣布參選九龍西補選,並「欽點」李卓人為plan B。但是,馮檢基(下稱阿基)批評泛民主派不辦初選,直接「欽點」李卓人為plan B的做法,並表明若劉小麗被DQ,會考慮參選。因此,阿基受到了泛民主派排山倒海的攻擊,包括鄭宇碩、李卓人和李永達等泛民元老,以及D100和眾新聞等民主派傳媒,如攻擊阿基的年齡、政治誠信和最過分的明示暗示阿基投共等。筆者並不是阿基的支持者,但實在看不過眼泛民對阿基鋪天蓋地的圍剿,也看不到在劉小麗被DQ的情況下,阿基參選有何問題! 政治論理 一時一樣 相信最有說服力去反對阿基參選的理據,莫過於是政治倫理,議席是劉小麗的,若她被DQ,由劉屬意的人去參選,看似合理。可是,筆者翻查資料,根據HK01的報道,新界東補選的時候,被DQ的梁頌恆表明會全力協助劉頴匡,劉頴匡的立場與青年新政較接近。[1]倘若根據同樣的邏輯,議席是梁頌恆的,劉頴匡是梁頌恆屬意的人,民主動力應全力支持劉頴匡,而不是舉行初選。但民主動力沒有這麼做,而是舉行初選。政治倫理呢?梁頌恆有endorse過范國威嗎?照我看來,政治倫理只不過是排除阿基的工具,符合泛民利益的時候,泛民才會談到。 欽點plan B 黑箱作業 至於通過內部協商,欽點李卓人為plan B這個行為,更是與共產黨同出一轍。共產黨的領導人不是也經由內部協商嗎?整個欽點李卓人為plan B決定的合法性何在?有經過民主派支持者授權嗎?內部協商符合民主原則嗎?如果這樣都符合,請泛民以後不要再批評共產黨不民主!阿基在Facebook 說這是威權復辟,真的一點也不為過。 攻擊阿基 自打嘴巴 至於對阿基的攻擊,不外乎是攻擊他的年齡和政治誠信。先是年齡,馮檢基65歲,而plan B 李卓人為61歲,為何攻擊阿基年紀老應該交棒的人,不用同樣邏輯去批評李卓人呢?況且用年齡去攻擊人,這個論點根本站不住腳,馬克蒂爾不也是93歲嗎?年齡和能力沒有絕對的關係。至於政治誠信,一般都針對阿基在上次補選說過是最後一次參選,認為他出爾反爾,沒有政治誠信。可是,翻查記錄,根據hk01報道,李卓人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時已表明是最後一次參選。[2]為何你們不用同樣的標準去檢視和撻伐他呢?為何眾新聞主筆楊健興不寫李卓人踏錯步走入死路呢?最後一招,也是慣用伎倆,就是抹紅異己。請問有明確證據證明阿基投共嗎?有的話,請拿出來!否則這是人格謀殺,極度卑鄙的行為! 說到底,就是利益。有共同利益的時候,就是民主同路人;當你影響到他們利益的時候,你就是民主罪人,就是鬼,黃毓民如是,梁游如是,阿基也如是。因此,泛民很愛說:「反DQ,撐小麗!」我說:「反霸權,撐阿基!」 [1] 獲本土派支持 劉頴匡擬繞過初選出戰新東 梁頌恆:會盡力協助,HK01 https://www.hk01.com/%E7%A4%BE%E6%9C%83%E6%96%B0%E8%81%9E/144968/%E7%8D%B2%E6%9C%AC%E5%9C%9F%E6%B4%BE%E6%94%AF%E6%8C%81-%E5%8A%89%E9%A0%B4%E5%8C%A1%E6%93%AC%E7%B9%9E%E9%81%8E%E5%88%9D%E9%81%B8%E5%87%BA%E6%88%B0%E6%96%B0%E6%9D%B1-%E6%A2%81%E9%A0%8C%E6%81%86-%E6%9C%83%E7%9B%A1%E5%8A%9B%E5%8D%94%E5%8A%A9 [2] 李卓人最後一戰痛哭:敗於配票效應 「輸俾何君堯真陰公!」, HK01...

Read More

日本隊最後十分鐘消極踢法對我們的啟示

昨晚(六月二十八日),世界杯H組賽事,日本對波蘭的最後十分鐘,日本隊落後零比一,但只要同時進行的球賽(哥倫比亞對塞內加爾)維持現狀,日本便可以靠公平競技的計分方法(較少黃牌)出線。於是乎日本隊在最後十分鐘便選擇消極的踢法,放棄進攻,不斷在後場橫傳,保住控球權,確保不會再失一球。這個做法引來很大的爭議,不少球迷批評此舉沒有體育精神,很難看云云,傳媒人林彥邦更撰文批評日本隊的做法[1]。對於這類看法,本人恕不苟同。   因為,世界杯就是一個戰場,每一場賽事都是一場戰役,每隊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勝利。每隊球隊就是在遵照遊戲規則下競技,只是符合遊戲規則,有何不可?日本隊消極的踢法就是一種策略,目的就是要出線。出線才有機會更上一層樓。日本是亞洲唯一一隊能進身十六強。日本隊除了能為自己國家增光,也是代表着亞洲的足球水平。倘若日本隊因為失去控球權,失多一球而出局,這個結果又是大家想看到的嗎?足球不只是鬥力,也要鬥智。讀歷史的人應該清楚,歷史只會記得勝利者。足球如是,政治如是,國際關係也如是。 納粹軍官派普(Joachim Peiper)曾說:「歷史是勝利者書寫的。」(History is always written by the victor)誠然,在政治上,勝利遠比道德情操重要。在中國歷史上,最著名的例子就是春秋時期的宋襄公,在泓水之戰不乘人之危,的確符合道德情操,但是輸掉了戰爭,宋國人民沒有得益,世人也只會恥笑宋襄公。   泛民與本土的路線之爭   在政治方面,泛民與本土的路線之爭正好能體現這個道理,泛民主派的和理非抗爭路線,凡事講求道德和原則(當然只限於針對政府,針對異己如本土派或馮檢基則不會),仍遵守由中共訂立的遊戲規則,能夠站穏在道德高地,但中共不會跟住遊戲規則,令香港人節節敗退;反之,本土派的勇武抗爭路線,不求站在道德高地,不求掌聲,只求勝利,抵抗強權,為香港人爭取生存空間,過程可能有不符合道德標準的行為。當然,我不會說現階段本土派有甚麼成果,比泛民主派厲害云云。但是,哪條路線更符合香港人的利益,我相信答案是呼之欲出。   國家的利益遠高於意識形態   在國際關係方面,要獲得所謂的民主大國──美國的支持,也不一定要是民主自由的國家,誠如前台北市議員楊實秋説[2],沙地阿拉伯作為美國在中東的最大盟友,人權狀況是完全不合格,女性才剛剛獲得合法駕車權利。美國在1954年和台灣簽署《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的時候,蔣介石政府獨裁到不得了。以上事例説明,在國際關係上,利益大於一切,甚麼仁義道德都是廢話。所以美國前總統約翰·甘迺迪(John F. Kennedy)說過:「國家的利益遠高於意識形態。」(National interest is more powerful than ideology.)這樣清楚告訴了蔡英文政府,沒有甚麼價值的東西能獲得美國的支持,只有創造出台美共同利益才可以。 總而言之,在歷史上,結果遠比手段重要,歷史只會記住勝利者,失敗的一方不單止會被歷史遺忘,人民更可能會受到拖累,要面對很多苦難。現實往往是殘酷的,很難做到目的和手段都是正義,做得到當然好,但如果要二擇其一,我一定會選擇目的。 作者:Jacky Ao(前城大編委總編輯,公共政策學系學生)   [1]日本最後 10 分鐘的所謂「踢法」, 林彥邦, [2]...

Read More

前城大編委總編輯:【從台大校長遴選事件看台港兩地的大學自主】

文/Jacky Ao (前城大編委總編輯,香港城市大學公共政策學系學生) 近日,國立台灣大學(台大)的校長遴選事件鬧得熱哄哄,事件持續升溫,「挺管」(管中閔)和支持「拔管」的陣營各有行動。日前更上升為藍綠對壘般,前總統馬英九和前國民黨主席洪秀柱出現在挺管陣營舉辦的新五四運動,令風波持續延燒。[1]但是,本文並非探討「挺管」「拔管」誰是誰非,而是藉此機會探討台港兩地的大學自主。 法理上的比較 首先,我們可以從法理上看大學自治,在台灣,根據《大學法》第一條規定:「大學應受學術自由之保障,並在法律規定範圍內,享有自治權。」並且大法官在第380號釋憲文也指出:「其自治權之範圍,應包含直接涉及研究與教學之學術重要事項。大學課程如何訂定,大學法未定有明文,然因直接與教學、學習自由相關,亦屬學術之重要事項,為大學自治之範圍。」[2]由此可見,大學自治在台灣是有法理基礎的,也是大學法所確立的。可是,當然法律上也有漏洞,否則也不會造成今次的風波。就是《大學法》第九條:「新任公立大學校長之產生,應於現任校長任期屆滿十個月前,由學校組成校長遴選委員會,經公開徵求程序遴選出校長後,由教育部或各該所屬地方政府聘任之。」[3]重點在於「教育部聘任」,換言之,教育部有權不聘任,從而影響到大學自治,好像現在教育部「卡管」的情況。至於香港,《基本法》第137條訂明「各類院校均可保留其自主性並享有學術自由」,算是在法理上確立了大學的院校自主和學術自由。但是在大學條例上仍是千瘡百孔,最大的問題是行政長官作為校監的權力過大。[3]按照大學條例,各院校的校監或監督由行政長官兼任。因此特首可以委任大量親信進入校董會,掌控大學人事任命,干預院校的施政,嚴重損害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4]而事實上亦如此,有四間大專院校的特首直接委任校董的比例過半,政府干預大學自治在陳文敏事件亦可見一斑。總括而言,大學自治在台港兩地也有法理基礎,不過仍存在一定的漏洞,給予政府行政干預的空間。 大學反應的比較 此外,除了法理基礎之外,大學的反應也是相當重要的一環,大學的反應會在一定程度上影響着政府干預大學的力度。在台灣,在教育部「卡管」一事上面,台大校方曾就教育部決定發聲明,表達校方的遺憾和強烈異議。[5]至於師生方面,先有逾60位台大教授連署挺管[6],再有由4000名多位台大師生校友共同發起的台大大學自主聯盟,發起「新五四運動」,向教育部抗議。[7]至於大學界方面,也是一呼百應,國立成功大學(成大)、國立交通大學和國立中央大學也有「校園自主行動聯盟」,並發表聯合聲明以捍衛大學自治,更有成大師生在成大榕園響應「新五四運動」。[8]我們可以清楚看到,當民進黨政府涉嫌干預大學自主的時候,會引起軒然大波,引起大學的反彈,即使最後能成功干預也要付上沉重的代價。反觀香港,在陳文敏事件上,面對着港共政權赤裸裸的干預,大學高層又有沒有挺直腰板地抗衡港共政權呢?顯然是沒有,反而是卑躬屈膝地面對李國章,與港共政權沆瀣一氣地打壓陳文敏和學生。與台灣相比,香港的大學高層不單止沒有捍衛大學自主,更帶頭自我審查,向政權獻媚。浸大無理地不與整體評價「very good」的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助理教授黃偉國博士續約[9],以及理大以行為與理大推行「優質教育及擁抱國際化」不一致為由,不與應用社會科學系專任導師鄭松泰博士續約[10],都是赤裸裸的政治打壓,自我審查。 其實,台灣的大學自主和學生自治一切都得來不易,比如說1987年的「511自由之愛」,台大學生單是爭取普選學生會,校園民主,便要付上沉重的代價,被學校記過處分,甚至開除學籍。所以,台灣人民甚至是大學高層,都會對大學自主,學術自由有一定的堅持,敢於為此與政府分庭抗禮。大學自主是民主社會的基石之一,無數的莘莘學子都要經歷大學教育的洗禮,甚至在大學時期受到思想啟蒙,倘若大學的管理層由曲學阿世的小人把持着,大學只會淪為職業訓練所,後果堪虞。如果作為大學高層、學者和知識分子都不好好捍衛大學自主和學術自由,又怎能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呢? 註: [1] 聲援新五四運動 馬英九、洪秀柱前後到場/ 新頭殼newtalk https://newtalk.tw/news/view/2018-05-04/123230 [2] 社評:如果他不是管中閔/ 上報UP Media http://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40270?=fb [3] 大學法 – 全國法規資料庫 – 法務部 http://law.moj.gov.tw/LawClass/LawAll.aspx?PCode=H0030001 [4] 修訂大學條例 保障院校自主/香港教育人員專業協會 https://www.hkptu.org/11770 [5] 台大校方發聲明 「錯愕、遺憾、強烈異議」/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2409344 [6] 逾60位台大教授 連署挺管/ 中時電子報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80126000610-260118 [7] 被質疑用台大資源 台大大學自主聯盟涉公私不分/自由時報電子報 http://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2411957 [8] 成大校園自主行動聯盟 新五四10點綁黃絲帶學生現場抗議/ 中時電子報 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80504003440-260405 [9] 【浸大炒工會主席】黃偉國評估表現「very good」學校話唔夠「outstanding」/ 香港獨立媒體網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5922 [10] 鄭松泰不獲理大續約 倒插區旗遭校方紀律聆訊 批理大中小學不如/ HK01...

Read More

抗絕紅色課綱 守護學子思想

猶記得上年年底,辦完聯編論壇,我與何正男等聯編友人曾希望就着當時的中史課綱問題,出版懶人包,以引起更多同學關注。最後因為各種原因不了了之。 詎料,港共政權對莘莘學子伸出魔爪的情況無日無之,近期中史的教科書問題又再引起社會爭議。其實,教育議題必定是民主運動或者本土運動最重要的一環,尤其當議會抗爭之路不通,街頭運動成本大增之時,年青一代的教育議題更為重要。教育對一個人的影響十分重要,怎樣的教育會產生怎樣的人。而年青一代對民主運動本土運動的影響尤為關鍵,倘若下一代被中共洗腦,不單止非建制派的群眾基礎會被削弱,即使中共賜你普選,非建制派也不能勝利。所以教育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才會出現台灣中學生林冠華為反高中課綱而自殺的事件。 因此,守護學生的教材和課綱是一場不能輸掉的戰役。請所有爭取民主,捍衛本土利益的人士,務必要打好這場戰役,做好輿論宣傳工作,不要讓政府輕易達到目的,不能連青年人和學界在未來也一併失去,後果堪慮。其實,在00後的一代已經岌岌可危,港共一直暗地裏進行國民教育工作,你大可以去看看現在的中小學生,不少一聽到國歌便由衷地肅然起敬,或是深受中國大陸影視影響。我必須要告誡泛民主派,特別是教協,若果你不好好為教育界把關,整天只顧眼前的選舉和利益,他日定必自食惡果。任你怎樣「雷動」或「風雲」也無天回天,因為你已經失去群眾基礎。 作者:Jacky Ao(前城大編委總編輯)  ...

Read More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