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Category: 說文解字

遏制

今集主題是:遏制。 「遏」,有阻止,禁絕的意思,如「遏止」、「遏抑」、「遏阻」;「制」,指制止或控制。很多時候「遏制」是政治常用語,即當權者對某種不喜的思想或行為(異議),常有「遏漸防萌」之心,然後使用專斷、強制的權力,將這些異議「消滅於萌芽狀態」,也就是所謂「防微杜漸」、「防患未然」。 民主國家的政府行使警政和軍政的權力,目的是對內維持社會秩序,對外保障國家安全。這兩種權力必須要有不能逾越的界限,即不能侵犯人權;警察在行使對內維持社會秩序的權力時,應是事後補救而非事先壓制,不能把所有人民當作潛在的罪犯來處置,即使因為要採取必要的防範(預防罪案的發生),亦應不致構成一種對人民的侵擾,最低限度不能損害人民的基本權利。對外保障國家安全的行動,也祗能是反行動,而不是一種主動,即是祇能抵抗侵略,而不能從事侵略。 特區政府保安局打算根據《社團條例》第八條,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特首林鄭月娥表示,如要在香港貫徹一國兩制原則,特區政府必須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及領土完整,因此對港獨立場十分堅定,態度絕不含糊,不能容忍任何鼓吹港獨言行,有關言論一定會受到「遏制」。林鄭用了「遏制」二字,很可能是受到她十分崇拜的中共獨裁者習近平的啟發。七月十三日習近平與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會面時,重申對台獨作法是「反對」與「遏制」。中共慣用的「遏制」一詞,就是有「防患於未然」的意思。 林鄭月娥明知香港民族黨或陳浩天本人,都沒有觸犯現行法律,對於所謂主張港獨的言論,現在本來就不能「依法懲處」,於是只能利用行政長官的身分,表示「不能容忍任何鼓吹港獨言行,有關言論一定會受到遏制」!這就是拋棄「一國兩制」,向極權中國看齊:「遏制」即是打壓、制裁,不准亂說亂動!...

Read More

顛覆

今集主題是:「顛覆」。 「顛」有震盪、搖動、倒置的意思。「覆」,則有翻倒、傾倒、反轉、消滅之意。「顛覆」二字多數用來形容政權被推翻,或指試圖改變現有社會秩序、權力結構。「顛覆」的出處有:《詩經‧王風‧黍離序》:「閔周室之顛覆,彷徨不忍去。」《左傳‧成公十三年》:「散離我兄弟,撓亂我同盟,傾覆我國家。」諸葛亮《出師表》:「後值傾覆,受任于敗軍之際,奉命於危難之間。」 顛覆或推翻一個政權,可以有兩種方式。一是武裝革命,如辛亥革命,傾覆清廷;或者如中共發動武裝叛亂,推翻國民黨政權。二是通過民主選舉,由人民投票,合法顛覆現存政權。 中共一黨專政,實行極權統治,不許人民亂說亂動,於是刑法便有顛覆國家政權罪,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零五條第一款的定義,指的是「組織、策劃、實施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的行為」。同法第二款還有「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內容為 「以造謠、誹謗或者其他方式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這是中共極權主義者用來打壓政治異見的惡法,違反國際人權公約,戕害人權,惡名昭彰。有關惡法本來不適用於香港,不過,隨著中共加強對香港的政治操控,及此間一眾賣港賊的扶同為惡,香港很快便會與中共國看齊,「一國兩制」提早收皮! 保安局長李家超日前宣布,擬引用《社團條例》,禁止主張「港獨」的「香港民族黨」運作,以維護國家安全和公共安全。特首林鄭月娥則表示政府必須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及領土完整,因此特區政府對港獨立場十分堅定,態度絕不含糊。她更冒天下之大不韙,赤祼祼的公然宣布:不能容忍任何鼓吹港獨言行,「有關言論一定會受到遏制」。那麼今天「鼓吹」港獨」的言論要遏制,因為必須維護國家安全,明天「鼓吹」中共「結束一黨專政,還政於民」的主張,便是觸犯了「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至於批評特區政府施政,就是別有用心,觸犯「尋釁滋事罪」了! 香港還有什麼言論自由嗎?...

Read More

壽則多辱

今集主題是:「壽則多辱」。 「壽則多辱」是什麼意思呢?那是說人生過於長壽,由於種種原因,難免蒙受屈辱,失去尊嚴,人生長壽實在是一種痛苦。「壽則多辱」一語出自《莊子·天地》「富則多事,壽則多辱」句。 香港再次成為全球最長壽的地方,然而香港活在政府訂定的「貧窮線」下的六十五歲長者,超過三十萬人。香港的貧窮線採用「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的「相對貧窮」概念,以政策介入前(即稅前和社會福利轉移前)每月住戶收入中位數的百分之五十為貧窮線,按此定義,即一人家庭月入港幣四千元,就是窮人。特區政府一直視扶貧為福利,是政府「行有餘力」的「恩賜」而非權利,於是不搞全民退休保障、不取消強積金對沖制度、不增加安老院舍、不增建公屋;對於貧窮長者的恆常現金政策支援,如長者生活津貼要入息及資產審查,申請綜援除入息及資產審查,又不容許與家人同住的有需要長者申請綜援,除非其子女逆人倫,簽下俗稱「衰仔紙」的「棄養聲明」,關卡重重。貧窮長者受到的屈辱絕非二千多年前說「壽則多辱」的莊子所能想像。至於政府雖然為貧窮長者提供一些非現金的支援,如日常生活的照料、醫療服務、社區支援服務等,但這些服務根本無法令長者得到適切的照顧。 日前新聞報道一位年長的拾荒婦人,被食環署人員欺凌事件實在令人髮指。該名拾荒婦長期在北角商舖收集發泡膠箱及紙皮箱,再以螞蟻搬家的方式將回收物料搬上手推車運走,賺取微薄收入。這位貧窮長者做的不正是有助環保的垃圾分類工作嗎?食環署人員竟以「棄置垃圾」檢控,要罰款一千五百元,當這位可憐的長者為自己辯白時,食環署人員著她「同法官講啦」,食環署執法不近人情、欺善怕惡,已成人們的「套板印象」。如果不是生活所迫,如果不是政府坐擁萬億元財政儲備仍然刻薄寡恩,又有誰願意日曬雨淋下充當拾荒者?林鄭月娥拍共匪馬屁,說什麼劉霞獲准出國是體現人道主義,那為什麼香港卻容不下自食其力的長者呢? 「壽則多辱」在香港是一個極不人道,令人十分憤怒的現實,或者可以這樣說,在一個不仁不義的政府治下,香港的長者是晚景淒涼,苟延殘喘的活著!...

Read More

惡法

今集主題是:「惡法」。 港共政權引用惡法《社團條例》第八條,以危害國家安全為由,將會查禁論政團體「香港民族黨」,當有關禁令在憲報刊登後,「香港民族黨」便成為首個被惡法定性為「非法社團」的民間團體。 港共政權肆無忌憚,打壓港人集會結社自由,妨害人權,破壞香港的安定繁榮的倒行逆施,稍有良知的香港人都必須站出來,聲討以林鄭月娥為首,殘民以逞的政權。 《社團條例》在港英時代已經是一條違反人權的惡法,一九九七年主權移交前,中共通過一個非法僭建的臨時立法會,還原部份在彭定康任總督時代修改的殖民地惡法,包括原本已取消的社團註冊制度,並在《社團條例》中加入「國家安全」的概念,把一條原本對付三合會組織的法例,修改成為也可把「政治團體」定性為「非法社團」,打壓結社自由的惡法。 有人認為,除了《社團條例》,特區政府手上還有《立法會條例》、《公安條例》以及《刑事罪行條例》等惡法,可以用來彌補欠缺《基本法廿三條》的真空,就算沒有為《基本法廿三條》立法,亦有足夠的武器來對付異見者。但我的看法法是,如果港共政權今次查禁「香港民族黨」惡行得逞,港人繼續沉默,《基本法廿三條》立法,還會遠嗎? 《基本法二十三條》一直是港人頭上一把刀,對於港共政權來說,亦有「馴服」抗爭的「緊箍咒」作用,二零零二年九月廿四日,特區政府頒佈了《實施基本法第廿三條諮詢文件》,準備為《基本法廿三條》立法。 《基本法第廿三條》全文如下:「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 根據諮詢文件,有關法例的修訂會把當時分散於《香港法例》內多項相關的條文抽出集中,並重新寫成一條《國家安全法》;根據《基本法》所規定,條文包括「叛國罪」、「分裂國家行為」、「煽動叛亂罪」、「顛覆國家罪」及「竊取國家機密」五項罪行。二零零三年七月一日,五十萬人上街反對《基本法廿三條》立法。七月六日晚上,自由黨表示反對如期二讀《國家安全法》,主席田北俊向行政長官董建華提出辭去行政會議成員職務。由於自由黨反對,法案必定不夠票如期通過,特區政府乃於七月七日凌晨發表聲明,接受田北俊辭職,並宣佈押後立法。九月五日,董建華宣佈撤回《國家安全條例草案》,承諾先搞好經濟,並會再次充份諮詢市民,達到共識後才再立法,重申沒有立法時間表。 二零零三年七月一日五十萬港人上街反惡法,群情洶湧,波瀾壯闊,十五年前這一頁推倒惡法的歷史,難道對當下的香港人沒有任何啟示嗎?...

Read More

殺雞焉用牛刀

今集主題是:「殺雞焉用牛刀」。 港共政權首次引用《社團條例》第八條,擬禁止香港民族黨的運作,封殺港人集會結社自由,保安局長李家超說仍未作出決定,會給予香港民族黨廿一日時間作書面申述。民主派會議召集人莫乃光對政府的做法表示震驚,認為完全沒有必要,政府不應在目前香港氣氛相對和諧下,製造事端,助長港獨議題。公民黨黨魁楊岳橋表示,完全不認同民族黨的主張,但認為政府「殺雞焉用牛刀」。議會陣線毛孟靜形容政府做法是「用大炮射隻蚊」,只會令港獨討論更熱烈。 「殺雞焉用牛刀」原作「割雞焉用牛刀」。這個成語,出自《論語·陽貨篇》,又見於《史記·仲尼弟子列傳》:子之武城,聞弦歌之聲。夫子莞爾而笑,曰:「割雞焉用牛刀?」子游對曰:「昔者,偃也聞諸夫子曰:『君子學道則愛人,小人學道則易使也。』」子曰:「二三子!偃之言是也,前言戲之耳!」 這個故事就是說:春秋時代末期吳國人言偃,字子游,是孔子的學生,以文學著稱。他在擔任魯國武城首長時,用禮樂教化百姓。有一天,孔子到武城,聽到武城一片弦樂歌聲,便微微笑說:「割雞何必用宰牛的刀」,即是調侃子游,治理武城這麼一個小地方,還須大費周章地動用禮樂教化嗎?子游便引用孔子以前講過的話來反駁他:「以前我聽老師講過,君子學了禮樂就能相親相愛,小人學了禮樂就易於驅使。我照你的話去做,為什麼又取笑我?」孔夫子聽了子游的話,連忙改口對身旁的弟子說:「子游這話講得對,我剛才說的那句話,不過是開個玩笑罷了!」 香港民族黨將被查封,泛民政客不但沒有表現物傷其類、哀矜勿喜之情,反而迅速割席,甚至落井下石。公民黨黨魁楊岳橋用「殺雞焉用牛刀」來形容港共政權打壓集會結社自由,固然是比擬不倫,引喻失義,而且更讓人覺得他也贊成「殺」香港民族黨,但不需要用「刀」(社團條例);至於毛孟靜形容政府做法是「用大炮射隻蚊」,只會令港獨討論更熱烈,真是語無倫次。不過,她這種歪理,亦凸顯了「皇帝不急,急死太監」,為港共政權「坐大港獨」而擔憂的態度! 港共政權引用社團條例惡法查封一個論政團體,這是集會結社自由和言論自由的「大是大非」問題,泛民主派恐共成病,維穩成癖,沒有仗義執言,只有迅速割席,真是其心可誅!...

Read More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