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Category: 毓民文摘

本土!民主!反共!2014.06.25

有關「六四事件」 2014.06.25 立法會會議 主席,今年紀念「六四慘案」有特別意義。意義不在於「逢五逢十」的第廿五周年,而是在於本土意識覺醒,港人開始以身份認同、民主運動走向和對待中共立場等等角度,反思「六四慘案」在香港的意義。這一年香港民情丕變,不單令中共惶恐不安,也令泛民主派方寸大亂。今年在尖沙咀文化中心外舉辦「香港人的六四集會」,揭櫫「本土、民主、反共」大旗,從香港人的角度紀念「六四慘案」,為紀念「六四慘案」的港人提供多一個選擇,有助思考香港與中國的關係,可是主流媒體和泛民主派政客都以「跟支聯會分庭抗禮」或「分散力量令共產黨最高興」抹黑「香港人的六四集會」,並沒有回應港人當下強烈的政治訴求,難怪香港的民主運動二十多年來不見出路了! 本土意識的興起 香港主權移交後,出現的「中港融合」或「中國化」,令很多香港人開始認識到中共「一國兩制」的承諾已成空言。無限制的「自由行」造成街道擠塞,破壞公共秩序,排擠奢侈品零售以外的行業,更令物價高漲,民生困苦;更加不堪的是,廉能政治開始崩壞,言論自由響起警鐘,警方濫權壓制人權,在中共地下黨員梁振英上台後更見凸顯。香港人的生活方式和核心價值被大陸的惡政治侵蝕,激起了港人情感上的反彈,萌生「我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的本土意識,這種意識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出生的青年尤為常見。在來自中國的衝擊下,青年開始擔憂自己未來的居住空間、升學就業機會、語言文化等切身問題,不少人願意挺身而出抵抗中國對香港的蠶食,捍衛本土利益運動勢不可擋,已是物理的必然! 反蝗反東北抗爭跳脫六四七一框框 可是,以支聯會成員為骨幹的泛民主派,對「本土化」運動的趨勢視若無睹,仍然堅持「中國沒有民主,香港也沒有民主」的失敗主義論述,懷緬其「大中華民主夢」,猥自枉屈,消極退縮,甚至有人不惜為了「民主統一」而出賣港人權益。二○一○年五月,民主黨與中共密室談判後,支持引入篩選機制的偽政改方案,剝奪港人的提名權和參選權,事後自詡理性務實;去年十二月,身兼支聯會及民主黨副主席的社區組織協會幹事蔡耀昌,為爭取新移民有權申領綜援而提出司法覆核並且勝訴,顛覆了社會福利制度以本地人或永久居民優先的原則。因此,好些青年開始質疑「六四燭光晚會」的意義,有着「廿五年的燭光究竟照亮了誰」的疑問了! 「六四燭光晚會」台上的一群政治代理的立場和態度,與他們紀念「六四慘案」的方式和態度一以貫之。香港的文化評論人安徒,曾於去年六月二日的《明報》上發表《告別六四猶如告別自己》一文,指出民主派靜待中共開明派上台平反六四,以期到時收割,卻無打開局面,擴展運動的視野,同時急速地將六四「情意結化」,乞求中共給予有這種「情意結」的香港人特殊照顧,以解港人對六四的「心結」。民主派根本沒有用心把八九民主運動傳承下去,沒有把民運當中的民主抗爭精神轉化為群眾運動在本地發展的動力,而是採取「中港區隔」,「信任基本法」效力,寄望「國際友人」的支援會永不褪色的苟活路線和綏靖政策。安徒對民主派和六四的觀察和分析,實在鞭辟入裡。 不少香港青年有感於社會在中國的衝擊下危在旦夕,對支聯會和泛民主派的脫離民情已經失去耐性,相信必須對中共的干預以及「自由行」採取強硬和對抗的態度才能保衛香港。二月尖沙咀廣東道發生的「驅蝗」、其後的多次「唱紅打黑」,甚至是月初的反東北發展衝擊立法會行動,性質都跟支聯會的六四燭光紀念和民陣的七一和平遊行截然不同,「驅蝗」、「唱紅打黑」和衝擊立法會都是反對「中港融合」或「中國化」,由民眾自發直接參與,並無政客代理,對人民有充權效果,真真正正彰顯了民主精神。 反共是香港民主運動的唯一道路 中共政權及其卵翼的港共政權一直壓制港人的本土權益和民主運動,沒有中共這個境外殺人政權的支持,港共政權早被推翻!可是,支聯會成員多年來的六四燭光晚會從來都不願意提出「打倒共產黨」的訴求,吃盡「六四」帶來的政治資本的同時,更排擠進步民主力量和本土意識,把香港的民主運動和本土運動引向錯誤方向。泛民主派在政改諮詢期間,爭相強調自己愛國以回應中共的「治港者須愛國愛港」論,一直跟隨中共的主旋律起舞,不敢質疑和否定中共管治香港的合法性,難怪中國共產黨有恃無恐,主權壓倒人權,「一國」壓倒「兩制」! 「六四慘案」對香港的意義,其實就是香港人必須了解中國共產黨的殘暴本質,敢於反對中共對港人的管治!評論人李怡引用愛恩斯坦的名句:「精神錯亂就是:一遍又一遍地重複做同一件事而期待會有不同的結果」,指出六四需要有新政治思維,本席認為,港人就是要跳脫出被動的燭光紀念活動框框,揚棄擁抱大中華思想的政治代理,積極投身反對中共和港共的街頭抗爭活動,才能實現港人廿五年來的民主夢! 主席,本席謹此陳詞。 立法會大會 黃毓民議員...

Read More

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2014.07.14

有關「《2013 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二讀」 2014.07.14 立法會會議 發言影片:https://youtu.be/IRzXnTJ77CA 一. 前言 主席,唐代詩人杜甫曾作《茅屋為秋風所破歌》,是他仕途多蹇,衰老貧困時寫下的感人至深詩篇,面對苦難,他不止以詩言志,哀嘆自己的遭遇,更加推己及人,「為弱勢出頭,為基層發聲」!蝸居的草堂茅屋被風雨捲走,杜甫賦歌自況,乃有「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風雨不動安如山」的傳世名句!當下香江,私人住宅單位售價屢創新高,供樓負擔比率冠絕全球(樓價中位數達家庭收入中位數14.9倍)[2],香港的城市生活水平在全球位列第三,一個國際標準兩房單位每月租金需五萬四千港元[3]。此外,公屋單位供不應求,政府沒有積極闢地建屋,坐擁龐鉅財政儲備的特區政府,竟然吝於「廣廈庇寒士」! 特區政府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訂下未來十年提供四十七萬個住宅單位的目標,公私比例六四分,計劃每年提供二萬個公屋單位和八千個居屋單位,可是梁振英今年的施政報告表示,政府手上的土地未來五年只能提供七萬五千個單位,平均落成量與上屆政府大致相同。梁振英根本無法彌補曾蔭權時代造成的公屋短缺,本屆政府建屋目標的承諾恐怕又會淪為假大空! 官員、政客和學者討論房屋問題時,很多時候都會達致「住宅土地供應不足」的結論。因為私人住宅供應不足,所以樓價和租金高企;因為樓價和租金高企,所以很多港人輪候公屋;因為公屋供應不足,所以十七萬人居住劏房;因為十年前停建居屋,所以青年和新婚夫婦都「望樓輕嘆」,成年或成家後仍要與父母一同瑟縮斗室。特區政府根本無法逼使發展商增加單位供應,年初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公開指責港鐵三年沒有新住宅項目,在推出單位上極不合作,反映政府對發展商無可奈何,而且多間發展商總是以「擠牙膏」方式推出單位,操弄房屋供應,囤積居奇,利潤掛帥!主權移交十七年來,港人居住問題不斷惡化,特區政府要負最大的責任! 二. 政府進退失據 實施辣招 政府面對熾熱的物業市場和扭曲的市場結構,進退失據,苦無良策,於是使用寓禁於徵的方式肆應。今次的《2013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是《2012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的延續,《2013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推出時,《2012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尚在法案委員會審議階段,今年二月才能在一片爭議聲中通過。本席在《2012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二讀時,指出印花稅草案表面上是修訂有關稅務的條例,其主旨其實是涉及特區政府的土地和房屋政策。 政府有責任令市民安居樂業,可是一直都在制訂和施行政策時偏袒商界,尤其是大地產商,並同時實行高地價政策,「托市」制度化;加上曾蔭權政府拒絕復建居屋,加劇物業市場的失衡,縱容大量陸客來港炒賣房地產,令物業市場陷入瘋狂狀態。前任政府在二○一一年推出《2011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以「額外印花稅」增加炒賣的成本,可是只能稍稍緩和物業市場,不久以後樓價回復強勢,升勢更大更急。問題癥結終究是政府土地不足,房屋供不應求,一般港人難以應付天文數字的樓價,部分人亦因為入息和資產超出上限而無法申請公共房屋,造成各種社會問題。 為了使物業市場降溫,照顧土生土長的香港永久居民的置業需要,本席當時是支持《2012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的。「雙辣招」沒有增加土地供應,卻遏抑了市場的投資需求,「買家印花稅」針對非香港永久性居民的買家,提高他們炒賣房地產的成本。不過,《2012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已經引入了惹人詬病的「先訂立後審議」調整稅率機制,為何政府仍要求議會通過《2013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呢?去年二月廿三日,政府就《2013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公佈新的「雙倍印花稅」時,《2012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仍在審議階段,政府竟然採用行政手段,要求處理物業買賣的律師先扣起預計的「雙倍印花稅金額」,待《2013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通過後,才透過條例生效日期條文追溯至去年二月廿三日,並向相關律師發出通知書,收回少收的從價印花稅稅款。有關稅款,至今仍沒有法律基礎,僅是強行「非法」扣起,在法理上要通過《2013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才算是真正的印花稅稅款。假如《2013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不獲通過,印花稅稅率將保持不變,律師要把去年二月起根據「新稅率」徵收的稅額須退回物業買賣雙方。根據政府資料,買家為香港身份證持有人的住宅物業交易佔交易總數的百分比,在去年一至四月是百分之九十五點六,大部份稅額都來自香港買家。有關金額仍未是印花稅稅款,政府庫房在草案遭否決後,都不會有任何損失。政府再三先斬後奏修訂印花稅,要求立法會議員配合,踐踏立法會尊嚴,本席要在此強烈譴責! 律師代為暫時保管的「稅款」已累積甚多,業界十分擔憂相關的風險。本席明白,非常情況需要非常手段,可是政府也可以根據《公共收入保障條例》(第120章)的程序以行政長官命令調整印花稅稅款,當中唯一的限制不過是政府要在四個月內取得立法會的支持通過相關修訂法例或議決,政府根本毋須「霸王硬上弓」!雖然本席早前支持《2012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但是也必須藉此次發言機會特別指出特區政府的行政霸道是如何不堪! 三. 樓市稍穩 不宜妄下結論 「雙辣招」的「買家印花稅」針對非香港永久性居民買家,而「額外印花稅」只會影響住宅物業的短期投機活動。《2013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沒有針對非本地買家和物業市場的投機活動,甚至有意見指「雙倍印花稅」會懲罰真正的用家和長線投資者,因此本席亦未盡同意《2013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本席同意部分法案委員會委員的觀點,政府一連串的管理措施成效不彰,未能有效遏抑樓價,只減少了物業的成交量。「雙倍印花稅」實際上自去年二月廿三日開始「徵收」,十九個月以來,物業價格並沒有回落至普羅大眾能夠負擔的水平,只不過是升幅放緩罷了。 政府煞有介事的表示,近期住宅物業交投中本地買家比例顯著上升,這個說法絕對是誤導大眾。本地買家比例上升,是因為非本地買家退縮,樓價其實沒有下降,港人置業依然困難。 政府表示,持香港身分證、並無擁有其他香港物業的買家,由去年一至三月的每月平均五成一,上升至四至九月的每月平均七成,反映措施已優先照顧了香港永久性居民的置業需要。這些買家是否真正首度置業呢?以目前的物業價格而言,即使他們購入住宅物業時並無擁有其他香港物業,本席仍相信他們並非一般買家,政府不宜在收集足夠統計數據前妄下結論,誇大「辣招」的效果。 雖然「辣招」成效未如人意,但是《2013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一旦被否決,有關稅款退回時可能出現混亂,樓市或會重拾強勁升勢,故本席仍會支持草案。本席必須提醒政府,印花稅沒有解決公私營房屋供不應求的問題。689 上台兩年,單單依賴印花稅遏抑需求,這種消極的做法並不可取,只有增加土地供應,調和供應和需求,方是治本正道! 四. 制約市場 辣招仍需持續 不少議員和學者都認為草案有損香港的自由經濟體系,破壞香港營商環境,本席認為都是過慮。香港自上世紀九十年代始,一直獲評為最自由的經濟體系之一,美國傳統基金會連續二十年評選香港為最自由經濟體,力壓新加坡和澳洲等地。可是,去年十月加拿大費沙爾學會在《2011年全球自由經濟體系報告》中把香港司法獨立、法庭公正裁決和對警隊信賴的評分下調,其中法庭公正裁決更跌破以往的八分,僅有七點四六分,這些才是香港自由經濟受損的重要警號!瑞士洛桑管理學院的《2014年全球競爭力報告》顯示,香港的生活成本超越新加坡,競爭力卻落後獅城,樓價和租金上升,當然影響海外投資者的投資意欲。為了自由經濟體的排名,而犧牲港人的置業需要和投資吸引力,值得嗎? 新加坡的做法,值得我們借鏡。他們的長遠房屋政策目標是改革資助房屋計劃,令國民花費四年工資就可以購買類似香港居屋的「組屋」,以現實上,新加坡人目前只需五年半工資也已經可以置業。為了協助國民改善居住環境,新加玻政府也向低收入家庭提供住屋升級津貼,其「特別公積金購買津貼」的對象已由低收入家庭擴及中等收入家庭,購買三房一廳單位可獲約十二萬港元的津貼。這些政策,恐怕也不見容於主流經濟論述,卻令香港人萬分慚愧。 香港最少有18800個樓宇單位出現劏房,劏房戶至少66900個[4],公屋輪候冊突破廿四萬宗申請,與新加坡有着雲泥之別。新加坡政府清楚市場調節的限制,結合政府分配和市場出售的方式,投資建設和有償提供住房予低收入人士,從來沒有顧慮自由度排名而對物業市場撒手不管。港共政權的689競選時提出「港人港地」政策,雷聲大雨點小,僅有兩幅啟德地皮實施,現在更無疾而終。當香港社會飽受放任的物業市場摧殘,普羅港人在高租金下生活困苦,政府還有不干預的本錢嗎? 主席,本席將會支持《2013年印花稅(修訂)條例草案》,謹此陳詞。 立法會大會 黃毓民議員 二○一四年七月九日 [1] 摘自杜甫《茅屋為秋風所破歌》,白話譯:如何才能得到千萬所寬廣高大的房屋,護庇天下貧寒的士人。 [2] 美國顧問機構Demographia國際房價負擔能力報告,二○一四年一月 [3] 國際人力資源顧問公司美世「2014環球生活成本指數」,二○一四年七月 [4]...

Read More

港共政權與民為敵 特區警察聲譽淪喪 2014.10.17

有關「根據《議事規則》第 16(2) 條動議的立法會休會待續議案」 2014.10.17 2014.10.15 立法會會議的延續 一. 學生市民理性克制 港共政權與民為敵 二○一四年九月廿六日,專上學生聯會(學聯)及學民思潮在罷課運動最後一天,到金鐘添馬艦政府總部外集會。其後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在台上呼籲集會者重奪政府總部外面的「公民廣場」,策劃行動的黃之鋒、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及副秘書長岑敖暉因而被警察拘捕,羈留在警署,直至高等法院指出警方拘留時間不合理地長,向黃之鋒頒下人身保護令,並要求警方對周岑作公平處理,三人在警署被羈留超過四十小時始獲釋放。 警察的濫捕學運領袖及無理長時間拘留,激起港人義憤,數以萬計的群眾從四方八面前往金鐘添馬艦,包圍政府總部,向打壓民主自由的特區政府嗆聲,一場波瀾壯闊的佔領街頭運動從此展開序幕! 特區政府拒絕回應集會群眾對「公民提名」及取消立法會功能組別的訴求,反而不斷指責和強調集會群眾阻礙其他市民日常生活,推卸觸發佔領街頭運動的責任,為自己的專權開脫,可謂無恥之尤! 為了驅散集會群眾,特區政府捨正路而弗由,竟然調動大量警力,使用過度武力對付集會群眾(還要是年輕的市民和學生),然而集會群眾眾志成城,一而再再而三的抵擋了警察的進迫,期間保持和平克制,沒有使用暴力。 本席在此必須向連日來參與佔領運動,表現理性、克制的學生和市民致敬!本席也要強烈譴責港共政權與民為敵! 二. 警方濫權一再施暴 必須付出沉重代價 九月廿八日,警察封鎖前往政府總部的道路,同時出動防暴隊準備驅散集會群眾。警方傍晚在干諾道中、金鐘道、中環大會堂、遮打道一帶,向並無手持任何攻擊性武器的集會群眾發射前後共八十七枚催淚彈。在人群中使放發射催淚彈,隨時造成集會群眾的恐慌和混亂,釀成「人踩人」慘劇! 國際肝癌權威、香港大學肝膽胰外科主任潘冬平撰文指,網上有大量催淚彈致命個案,例如催淚彈在近距離爆炸傷及示威者,要施手術急救甚至截肢;患有呼吸道疾病人士,如果吸入催淚氣體或胡椒噴霧,更可能構成呼吸道永久損害。 當時防暴隊亦配備半自動步槍及散彈槍,聲稱只裝配橡膠子彈,舉起「速離,否則開槍」旗幟。有網民翻查資料,指出即使只裝配橡膠子彈,其射擊力亦有能力重傷對方,嚴重者可至殘廢,幸好當日防暴隊沒有開槍,造成人命傷亡。特區政府和警察為求清場,罔顧集會群眾的性命安全,端的是草菅人命! 梁振英曾經在二○○三年的行政會議中曾建議出動防暴隊和施放催淚彈驅散反對《基本法》第廿三條本地立法的集會市民,十一年後的今天,梁振英沒有汲取董建華和前保安局長葉劉淑儀下台的教訓,「身體力行」正式出動防暴隊和催淚彈對付爭取普選的市民,終於激起滔天民憤,令街頭佔領運動在旺角、銅鑼灣和尖沙咀等地遍地開花。 「佔領街頭」運動期間,梁振英不敢公開露面,只在親政府電視台接受訪問,表示信任警方的專業判斷和訓練,施放及停放催淚彈是警方現場指揮官的決定,但自己也參加了整個形勢決策,並說作為政府首長,不應介入警方的現場判斷。梁振英企圖置身事外,真是用心可誅! 以梁振英為首的特區政府與民為敵,不惜動用催淚彈和橡膠子彈對付和平示威,日後必須付出沉重的代價! 三. 警黑聯手打壓集會 已成港人套板印象 十月三日下午,旺角亞皆老街及彌敦道交界出現大群流氓,襲擊集會的市民和學生,殺聲震天,到場的警員竟然坐視不理,甚至「護送」施襲者離開現場,更以「阻差辦公」拘捕部份受害者。 保安局局長黎棟國十月四日表示,當日被捕者中有八人具黑社會背景,即使黎嚴詞反駁警方縱容黑社會及與黑社會合作的說法是捏造事實和嚴重指控,但「警黑聯手」自此成為港人的「套板印象」(Stereotype)。警察自七十年代廉署成立後努力建立的正面形象,在這兩星期幾乎蕩然無存! 本席會在十月廿九日的立法會會議上,動議引用《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法》成立專責委員會調查事件,要求政府向公眾交待,追究責任! 四. 警員公然濫用私刑 政府竟然姑息養奸 十月十四日晚上,一批示威者衝出金鐘龍和道,並一度成功佔領,架起多重路障。翌日凌晨,警察重整隊伍後開始清場,並拘捕四十五名示威者。有份參與佔領運動的曾健超,雙手被綁上索帶後,被六名警員拉到添馬公園的暗角群毆達四分鐘之久,整個過程被電視台記者拍下,片段在網絡瘋傳,更被外國媒體廣泛報道。警察的所作所為,做法與流氓無異! 香港法例第四百二十七章《刑事罪行(酷刑)條例》列明: 第3條(1):「公務人員或以公職身分行事的人,無論屬何國籍或公民身分,如在執行公務或本意是執行公務時,在香港或其他地方蓄意使他人受到劇烈疼痛或痛苦,即犯施行酷刑罪。」 第3條(6):「任何人犯施行酷刑罪,循公訴程序定罪後,可處終身監禁。」 對疑犯施行酷刑是犯法行為,執法者目無法紀,可謂罪加一等。保安局長黎棟國今天表示,有關部門已跟進事件,會作出公正調查,而投訴警察課也收到相應之投訴,會按既定程序,公平公正的作出處理,涉事的七人已經調職。酷刑乃嚴重罪行,警務處沒有即時將七人拘捕和停職,翌日在民意壓力下才不得不將七人停職,這種欺善怕惡的態度,與其主子「六八九」是一以貫之! 特區警察背棄「除暴安良」的精神,兵賊不分,淪為徹頭徹尾的法西斯,法西斯警務處長曾偉雄必須立即下臺以平民憤! 五. 監警會成無牙老虎 警權完全不受制約 市民如果質疑警方的做法,只可以循警察投訴課投訴,而警察投訴課是「自己人查自己人」,投訴大多是徒勞無功。監警會只會覆核警察投訴課的個案,並不會主動調查,甚少接觸當事人及第一手資料,其「無牙老虎」的角色是人所共知。 多年來的警察濫權個案罊竹難書,有關投訴固然鮮有「證明屬實」,而這些個案中接近九成也是以勸告形式處分,只有零星個案被警告、譴責和革職。特區政府說這是「有效制衡」,自欺欺人,十分可惡! 監警會委員一直由特區政府委任,現在由「梁粉」律師郭琳廣擔任主席,更有土共組織「幫港出聲」法律顧問民建聯馬恩國、杜國鎏及甄孟義厠身監警會,令人不得不懷疑現在的監警會,究竟能否「監警」? 六. 政府企圖淡化事件 議會必須認真徹查 對於「六八九」極權政府的暴虐,不少港人開始「懷緬」港英擅專政權的管治。關注警權的網民,大都看過前警務處處長李明逵在一九九七年前的訪問片段,對當中的「就以控制人群為例,現在我們只須維持法紀和秩序,九七後或會使用不必要的武力,換句話說,就是要被迫作違願的事」一句尤有所感。李明逵當日的憂慮,變成今天港人的夢魘,實在令人扼腕。 港英擅專政權,尚且會對香港市民的政治運動從寬處理,克制武力;今天所謂「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特區政府,卻動用胡椒噴霧、橡膠子彈、催淚彈、私刑甚至流氓對付港人,這個暴虐的政權,必須被人民推翻! 評論家林行止昨(十六)日在其專欄指出:「面對無可抵賴的『打人新聞』,不管保安局局長黎棟國的說辭有多『動人』,相關部門對此事肯定會如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所言『咁咪查吓囉』。筆者希望有關當局能超越輕佻而以嚴肅認真的態度處理此事。經過施放催淚彈一役,若無法令蓄意傷人事件大白於世並把個別害群『黑警』繩之以法,警方的良好聲譽恐會就此淪喪。」本席對此深表認同! 港共政府必然會對事件「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立法會代表民意監督政府,面對警察濫用武力,必須全力跟進,為市民追究責任及討回公道,捍衛市民的人權自由。建制派議員倘若在之後的事務委員會特別會議或特權法議案表決中,繼續阻撓調查警方的工作,就等同包庇「黑警」,港人絕不會善罷甘休! 主席,本席謹此陳詞! 立法會大會 黃毓民議員...

Read More

創新及科技局就是架床疊屋,浪費公帑!2014.10.29

有關「創新及科技局決議案」 2014.10.29 立法會會議 前言 梁振英政府聲稱為了扶助香港創新科技行業的發展,要重組現有的商務及經濟發展局,新增「創新及科技局」。梁振英上台後,原有十二個政策局運作兩年來,施政頻頻失誤,近來的高鐵工程延誤事件、三堆一爐爭議、東北發展計劃等都顯示決策局官員的庸碌無能,再設立一個「創新及科技局」,後果不問可知。 董建華在二○○○年行政長官施政報告,提出設立「主要官員問責制」時,本席當時曾撰寫《「問責制」從何問起﹖》一文,指出「沒有普及而平等的選舉為基礎,問責制必然窒礙難行。」十多年來,問責制多番改動,但都是換湯不換藥,特區政府仍然是集權於行政長官一人身上的專權政治,與民主政治的原則南轅北轍。 「六八九」梁振英上台後,集權制的弊端更是表露無遺。開放免費電視市場,本來是全港市民的一致共識和合理期望,梁振英卻堅決與民為敵,無視通訊辦和行政會議成員的意見,拒絕「香港電視」的發牌申請。一眾行政會議成員和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回應傳媒提問時,只能支吾以對,有口難辯。此事充分凸顯梁振英的乾綱獨斷、剛愎自用的性格。行政長官選舉一直是中共欽點的醜戲,並非在普及而平等的選舉制度下產生,特首毋須向七百萬港人問責,現在更出現罔顧程序公義的黑箱作業,整個政府的運作都繫於行政長官一己欲惡,令體制內外的人都無所適從。在這種運作模式下,制定政策與執行政策的界限模糊不清,高官角色曖昧,只能按照專權行政長官的主觀意志行事,造成「人才當奴才用,奴才當人才用」的現象。以發展局局長陳茂波為例,此君乃會計師出身,對土地政策蒙眜無知,卻因支持梁振英競選行政長官而官拜決策局局長,依照梁振英的方針硬推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激起民憤,造成六月民眾衝擊立法會大樓事件。 成立創新及科技局推動相關行業發展,表面上是回應了莫乃光、單仲偕、葛佩帆等民意代表及業界的訴求,可是在制訂和執行政策時,必然是按照梁振英的主觀意志而行,公眾仍然無從監察和參與有關政策的制訂。 二○一二年五月梁振英上任之前,提出「五司十四局」政府架構重組建議,新增兩名副司長分擔政務司司長及財政司司長工作,新增文化局和創新及科技局統籌有關政策,當時本席已經指出重組毫無必要,並參與財委會「拉布」阻止撥款建議通過。今天特區政府再次提出新增創新及科技局,建議內容與兩年前大同小異,有關決議案相信可以獲得通過,但在財務委員會申請撥款,恐怕不易過關。 官僚理性主義 政策閉門造車 特區政府施政漠視民意,很多時候在制訂政策時奉行理性主義,故有綜援金額按照消費物價指數調整、以加煙稅方式迫使市民戒煙等欠缺人性的措施。文化評論家陳雲曾經在民政事務局主事文化,在《香港城邦論》一書中指出: 「唯理主義在政治上的氾濫,是相信政府可以用專業知識和精密規劃來令到人民過着合理和幸福的生活,不相信人民的各自努力和碰撞實驗,而認為大眾完全可以在精心設計和周密策劃好的制度框架內,朝着預先設計好的發展目標,各安本分,達至幸福 … 港共的官僚理性主義極其迷惑人心,因為它假借前朝政府留下的法治外衣,以致一般香港人也不明就裡」 官僚唯理主義與專權政治一拍即合,官僚只相信自己的專業知識和精密規劃,於是不讓民眾參與,閉門造車的制訂政策。現代社會結構複雜,脫離民情的官僚實在難以平衡社會上多個不同的族群的權益,當中微妙的平衡倘遭破壞,就會激起民眾的反抗,特區政府防民之口甚於防川,視民意為洪水猛獸,施政自然頻頻失誤。 社會不利創新 人才技術外流 香港的經濟一直由金融和地產主導,欠缺工農業等實質生產活動,經濟發展全憑資產泡沫和財富效應支撐,加上社會貧富極度懸殊,入息增長遠遠落後物價,致使成績優異的學子要不是跟紅頂白修讀商科,就是到歐美地區的創新科技工業發展,不敢冒險在香港從事創新科技行業。 香港二○一一年的青年入息中位數和二○○一年同樣是八千元,香港的學子若果有志在創新科技行業自立門戶,首先需要一筆龐大的創業資金應付高昂的租金開支,之後要面對思想保守的親朋戚友的壓力,失敗以後更有機會三餐不繼,自然對創新科技裹足不前。 二○一一至二○一二年度,教資會資助的研究院研究生課程中,只有百分之二十七是本地生,有六成五來自中國,百分之七來自外地。不少中國研究生為了更佳的就業機會和外國國籍,只視香港為跳板。社會環境不容許香港學生抱持冒險精神,而且相關的人才和技術持續外流,特區政府拒不改變政治制度和經濟結構,以為單單依靠成立一個新的決策局就能促進創新及科技發展,無異緣木求魚。 建議架床疊屋 立會豈能批准 政府擬成立的創新及科技局,將會從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通訊及科技科接收創新科技署和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辦公室,並設立一個創新及科技科。原來的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通訊及科技科會改組為通訊及創意產業科,重點負責與電訊、廣播及創意產業有關的政策。原本的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通訊及科技科已經可以統籌創新科技署、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辦公室、創意香港,現在政府卻要用兩個決策局分管三個部門,端的是架床疊屋。 立法會資訊科技及廣播事務委員會曾經討論創新及科技局,建制派及具商界背景的議員普遍支持。具商界背景的鍾樹根議員和馬逢國議員都指出,電影製作使用大量科技,所以創意香港應歸於創新及科技局旗下。那麼創新及科技局的工作範圍,豈不是跟原來的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通訊及科技科幾乎一樣?既然創意產業和創新科技密不可分,為何還要將原來的部門一分為二,額外增加二千九百多萬元的開支呢? 政府的二○一二年的文件中,盡是「制訂全面政策」、「支持基建發展」、「鼓勵協調」、「推動共同發展」一類說詞;今年的文件則表示「專注的高層次領導」、「制定進一步措施」,三年來都是空口說白話,未見提出任何具體的支援、基建、培育、研究計劃。連創新科技署現有的投資研發現金回贈計劃、大學與產業合作計劃、小型企業研究資助計劃及五所研發中心等,政府也無法清楚交代創新科技局會推行甚麼具體措施加強這些工作,只有不斷重覆「加強持份者聯繫」、「產生協同效應」、「職權範疇更為專注」一類空話。 以文件提及的「協調跨政策局的政策制定工作,例如環境局與環境保 護署的再生能源及廢物管理技術」為例,廢物回收業界面對的困境包括回收困難、運輸成本高昂、資金短缺、環保園地點偏遠、成品沒有出路等等問題,即使沒有創新及科技局,商務及經濟發展局也會跟環境局和發展局協調有關工作。觀乎創新及科技局的工作範疇,既無法改變商戶住戶日常處理廢物習慣以方便回收,也不會扶助本地工農業發展以創造一個吸納再造品的市場,創科局根本沒有用武之地,每年因此新增的二千九百多萬元公帑開支,自然是付諸流水。 整份文件只有概括的列出創新及科技局的政策範疇,沒有明確的新政策措施,沒有劃清其工作及任務的界限,沒有列出新開設職位的職能和權力為何。本席可以斷言,創科局運作初期,決策局互相卸責、不同決策局政策互相扞格的情況必定出現,令特區政府管治陷入混亂。 立法會的責任,是替人民監督政府施政。特區政府巧立名目、架床疊屋的做法,代議士就有責任阻止,確保公帑用得其所。 泛民主派在「雨傘革命」後,擺出在議會與政府全面抗爭的姿態,奪取人事及工務小組委員會主席之位,當中卻有議員對創新及科技局表示支持,這是精神分裂! 本席將會投票反對決議案,同時促請泛民主派在財務委員會會議就有關撥款申請進行議會抗爭,阻止有關撥款申請通過! 主席,本席謹此陳詞。 立法會大會 黃毓民議員...

Read More

警察眼皮底下,豈容暴徒公然逞凶!2014.10.30

有關「動議引用《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調查 2014 年 10 月 3 日警方在旺角處理黑幫襲擊集會市民一事的手法」 2014.10.30 2014.10.29 立法會會議的延續 一. 前言 主席,俗稱「雨傘革命」的街頭佔領運動,由學生主導,群眾自發,一個月來在香港遍地開花,為港人爭取民主的和平抗爭運動寫下光輝的一頁! 警察九月廿八日在干諾道中、金鐘道、中環大會堂、遮打道一帶,向並無手持任何攻擊性武器的集會群眾發射催淚彈後,市民隨即自發佔領旺角彌敦道亞皆老街交界路面(金鐘、銅鑼灣部份地區亦被示威者佔領),搭建陣地作長期抗爭。佔領運動至今已持續一個月,旺角佔領區蒙受的衝擊遠較金鐘佔領區為多,面對無日無之有組織反佔領者的暴力襲擊,佔領人士仍然不屈不撓,鬥志昂揚。 本席曾經在二○一二年四月立法會會議中,就褫奪梁國雄議席議案發言時指出:「『非暴力』的公民抗命運動,在中共極權主義者操控的國度,道路崎嶇,艱難險阻,提倡非暴力的一方主動把自己置於不利、被動和弱勢的境地,讓自己受到暴力籠罩,一廂情願地希望對方會循規蹈矩。假如對方殘酷不仁,恬不知恥,無懼任何道德批判,就會有恃無恐繼續作惡,『非暴力』的一方就會白白犧牲。」特區政府是一個專權政府,旺角群眾除了要抵受警察的胡椒噴霧和警棍,還要對付衝向人群的汽車、持武器襲擊佔領者的黑幫,以及附近大廈不時的高空擲物,於是採取勇武的方式繼續抗爭,例如搭建路障、戴上簡單的防護裝備,不再甘於被當權者虐待和漠視,也是一種「公民覺醒」,爭取實現民主的人都應該樂觀其成。 香港的青年有感於建制的不公義,紛紛參與勇武的佔領運動,脫離以往靜坐遊行的表態政治模式,為社會的公義和自己的未來而戰鬥。本席謹此呼籲正在旺角留守的年輕人必須堅持到底,自己香港自己救!我們這批五六十歲,甚至更年長的人,實在無權決定你們的前途! 二. 縱容暴力襲擊 黑警形象確立 自從梁振英當選特首後,不斷有黑幫份子出現支持政府的集會,例如二○一二年五月立法會大樓外的反拉布集會,及二○一三年八月的天水圍社區論壇。評論家練乙錚直指梁振英是「紅色父系(共產黨)與黑色母系(黑社會)結合的產物」,這個也確是大家心目中的「套板印象」(stereotype)。 「雨傘革命」開始後,警察多次清場不果。十月三日中午,一批暴徒湧到旺角彌敦道及亞皆老街交界的佔領區,殺聲震天,大肆破壞現場的帳篷和橫額,當中更有人手持武器襲擊佔領人士甚至乘亂非禮女性佔領人士。在場的警員起初坐視暴徒行兇,有多人受傷倒地後,才築起人鏈分隔暴徒和佔領人士,讓佔領人士離開,變相清場。不少佔領人士被打得血流披面,當中更不乏中學生,暴徒的行徑固然天地不容,而警察公然縱容暴力行為,幾十年來辛苦經營的「公民褓姆」形象蕩然無存! 警察在上世紀七十年代廉政公署成立以後,大都克盡厥職,公正執法,成功擺脫「有牌爛仔」的惡名。然而在九七年主權移交以後,警察多次濫用武力和檢控程序對付集會示威人士,加上出現多宗聳人聽聞的濫權或犯法事件,形象一落千丈,厭惡警察的市民與日俱增。十月三日旺角的「警黑聯手清場」事件,證明警隊已經成為不折不扣的打壓異見工具,「黑警」將成為未來數十年港人的集體記憶,警民之間再無信任可言。 三. 執法雙重標準 懷有政治目的 特區警察擁有執法權力及合法武力,但該權力和武力是有界限的,必須加以約制。警察維持秩序的任務,只能事後補救而非事先防範,如果事先防範就可以無所不用其極,然後就會壓抑人權、侵擾人民,損及人民基本權利。防患未然是一種在香港常見、積極的濫權形式,而另一種濫權形式就是消極的選擇性執法,等如讓執法者擅自選擇何時使用權力,必然造成偏袒、勾結、敲詐甚至賄賂等行為,長遠會令警權由公器變成私器。 警察投訴課「自己人查自己人」,監警會屬「無牙老虎」,一般市民根本沒有渠道阻止和制衡警察濫權,濫用武力、選擇性執法和雙重標準,有以致之。旺角事件中的佔領人士人身安全受到嚴重威脅,警察卻沒有即時執法,默許事態惡化,正是選擇性執法的濫權行為,等於剝奪人民表達意見權利,也危害了市民的人身安全。 媒體報道指,警察事前已知悉有新界的黑社會計劃在當天衝擊旺角佔領區,但旺角未見有明顯的佈防,只有西九總區衝鋒隊、刑事總部的便衣警員,以及旺角警區巡邏軍裝執勤,與金鐘佔領區的佈防相差甚遠。旺角的警員任由暴徒衝入佔領區襲擊佔領人士,沒有即時制止暴行,事後更有傷者在廣華醫院被警察以涉嫌公眾打鬥罪拘捕,移送旺角警署。當晚警察的執法行動,對反佔領人士寬容,對佔領人士嚴苛,顯然是雙重標準,偏袒暴徒。 不少市民挺身而出支援佔領人士,反包圍暴徒,包括曾獲得中文文學雙年獎的作家周淑屏。周在網上撰文親述所見,稱一名懷疑施襲者被市民包圍後,獲得數名警員護送離開現場,令人感到不可思議。本席不少義工都有參與旺角集會,也目睹同類「放生」事件,警察把本應即場拘捕的暴徒護送離開,即使沒有勾結,亦貽人包庇罪犯的口實! 美國《華爾街日報》訪問了一名香港警員,指警隊內部普遍怨恨示威者,許多警員都慶賀有暴徒襲擊示威者,並嘲笑浴血的示威者;該警員又指,警員並非拒絕幫助示威者,只是要讓暴徒再打一會。當警隊瀰漫仇視示威者的氣氛,警務處長曾偉雄上任迄今銳意打擊集會示威,我們便再無法相信警員在執法時能夠保持專業公正的了! 近年漸多退休督察及警員參與土共外圍組織的活動,而七月更有警察工會表示認同警員以私人身分參與反佔中簽名運動。在這種氛圍和同儕壓力下,資歷普遍較淺的前線警員還能保持政治中立、不偏不倚嗎? 在「警黑聯手清場」之後,再發生添馬公園濫用私刑及「藍絲帶」集會縱容群眾毆打記者事件,前者是警察向沒有反抗、未經定罪的疑犯私自施加痛苦和傷害的濫權行為,後者則涉及與旺角事件性質相近的選擇性執法,警權變成各級警務人員按個人意志使用的私器,反映了香港執法機關和紀律部隊的職能廢弛。 四. 引用立會特權 保障基本人權 事件翌日,保安局局長黎棟國召開記者會,表示被捕者之中有八人有黑社會背景,並反駁「警黑聯手清場」的指控為過份、不合理和捏造事實,對當場專業執法的警務人員極不公平。十月十五日的立法會會議中,有議員就事件提出急切質詢,質問警察是否搜集情報不力或調配警力遲緩,以及為何沒有即時拘捕施襲者。保安局回覆指當時難以在人多混亂的環境下保障在場人士安全,首要工作是避免情況惡化,保護面臨危險的人離開現場,同時已經拘捕五十二人。 洋洋千字的答覆,根本沒有回應情報搜集和調配警力的問題,亦沒有清楚交代五十二名被捕疑犯的背景。倘若當天警察能夠調配足夠人手,必定能控制場面,阻止暴力行為發生並當場拘捕暴徒。答覆亦迴避了當日警員護送施襲者離開現場的事實,單憑「極不公平」「捏造事實」一類說詞,又怎能釋除港人對「警黑聯手」的質疑? 直至星期一(十月廿七日)的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會議,黎棟國仍然一副「阿 sir 做野唔使你教唔輪到你理」的樣相,態度驕橫跋扈,毫無具體回應和認真處理「警黑聯手清場」事件的意願,這種官員還配作為港人的保安局長嗎? 監督政府,乃立法會的責任,本會必須引用《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成立專責委員會,要求政府向公眾交代事件內情,包括警方當日的情報和部署,對旺角形勢的評估,對現場情況的判斷,指揮官向前線警員的指令,警員護送施襲者離開的原因等等。事件涉及集會示威市民的性命安全,人命關天,不論是支持或反對佔領運動的代議士,都有義務替市民監察和制衡權力,使警察的執法重回正軌,保障市民表達意見的權利及人身安全! 主席,本席謹此陳詞。 立法會大會 黃毓民議員...

Read More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