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Category: 癲狗踢爆

癲狗踢爆:泛民批判馮檢基的行為不道德

馮檢基今(二)日報名參加十一月廿五日舉行的立法會九龍西選區補選,泛民主派頭面人物立即輪番批判馮檢基,更有人指馮毫無道德可言。泛民主派黨同伐異,抹黑曾經併肩作戰二十多年的戰友,不但毫無道德而且是無恥之尤! 劉小麗今早在報名前向傳媒表示,工黨李卓人是她被DQ後的最佳替補人選(Plan B),因他最能團結民主派和勝選。過去一直提倡自決的劉小麗,今日未有正面回應對自決的立場,稱稍後會公布文本政綱,口頭說話的語意未必清晰,會「愈講愈拉歪咗」,只重申自己從不支持港獨。 劉小麗曾公開表示港獨是自決的選項,如今害怕被DQ參選資格,前言不搭後語,真是毫無道德可言!到場支持劉小麗的民協主席施德來,不評論馮檢基參選,強調民協唯一支持的是劉小麗。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發言時表示,希望馮檢基「臨崖勒馬,以保晚節」。公民黨黨魁楊岳橋強調,劉小麗是民主派唯一支持的參選人。專業議政葉建源亦呼籲選民集中票源,支持劉小麗。 二〇一〇年民主黨出賣民主,走入中聯辦與共產黨密室談判,支持港共政權的政改方案,請問林卓廷要如何形容你這個賣港的政黨呢?負責協調民主派選舉事宜的民主動力召集人趙家賢形容,「行為上馮檢基不是民主派」,批評對方前言不對後語,沒有道德倫理可言。民主動力的鄭宇碩和趙家賢,迫害馮檢基的行為才是民主派!...

Read More

一個字頭的誕生 民族黨今被欽點成黑社會

一個字頭的誕生。特區政府今早(廿四)日刊憲,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行使《社團條例》權力,禁止香港民族黨在香港運作或繼續運作,即時生效。 自今日起,「香港民族黨」變成一個黑社會「新字頭」。 香港民族黨自成立後,不獲批准註冊,不能開銀行戶口,本來就無法運作,如今港共政權為了箝制主張香港獨立的言論自由,不惜首次引用《社團條例》惡法,刊憲取締一個論政團體,打壓結社自由,藉此製造寒蟬效應,恫嚇其他政治抗爭者,企圖消滅反對聲音。今天香港民族黨被取締,其他仍然堅持政治抗爭的政團和民間組織,如不妥協甚至轉投泛民扮反對派,則必與香港民族黨同一下場。  ...

Read More

林鄭的「語言偽術」凸顯她的無恥!

林鄭月娥今(十五)日傍晚回應記者提問時說,中央政府及港府批評FCC提供平台讓人發表港獨言論,與限制言論自由或新聞自由完全無關。對於有政治人物批評政府「前所未有打壓香港言論自由」,她指出完全與事實不乎,因為有關言論無論在紙媒或網上都獲廣泛報道:「何來有特區政府打壓言論自由?」 林鄭運用「語言偽術」的狡辯,充分凸顯權者的傲慢,實在討厭。打壓主張港獨的言論自由,向FCC施壓亦是箝制言論自由,昭昭在人耳目,如果說傳媒廣泛報道事件,代表沒有打壓言論自由,那麼,林鄭月娥是不是想説,「如果在內地,報道都有罪」! 林鄭月娥又說,上任以來不斷強調特區政府有憲制責任,維護國家主權、領土完整,是不可妥協,絕不容忍鼓吹香港脫離國家的言論。她重申在遏制港獨言論是依法,強調香港其中一個核心價值是法治,政府依法辨事,有人逾越法律底線才會採取行動。 她亦表示,除了法律底線,任何文明社會有道德底線及責任底線。林太認為,任何人談論或傳播港獨,「完全是觸碰道德底線」;而任何機構包括傳媒,亦有責任底線,不應作出煽動性行動,對於有傳媒提供平台宣揚事件,深感遺憾。...

Read More

梁振英要煮死梁天琦 欲加之罪 何患無辭

梁天琦「暴動」罪成等候判刑,已經下台的前特首梁振英不甘寂寞,今日(五月二十八日)在其網誌發表長文(大部分是梁天琦及黃台仰在二零一六年七月二日網台MYRADIO「吾國吾民」節目的逐字紀錄)(有關文章內容部分截圖在本文末),指「部份反對派的頭面人物和港獨份子隨即為梁天琦塗脂抹粉」。本來法院判決自有其法律考慮,然而梁振英這種不顧身分,安份做其政協副主席,反而向香港法院施壓的做法,干涉特區事務,目的只為「煮死」梁天琦,挑起「港獨」議題,以延續其政治生命及增加政治籌碼,用心可誅。     梁振英企圖以一個網台節目內容,引證梁天琦的政治訴求是「香港獨立」,再與二零一六年年初一深夜旺角事件扯上關係,用意是迷惑公衆,但手法低劣。環顧民主國家,獨立訴求並非洪水猛獸,可以公開討論,甚至公投。已故中共領導人毛澤東年青時鼓吹湖南獨立,終其一生從未為此受責難。梁振英若要貫徹反獨原則,第一個要批鬥的應是毛澤東,而非梁天琦。再者,若「香港獨立」作為政治訴求觸犯香港法律,何不直接以此罪名控告之? 梁振英費煞苦心,差遣他人逐字紀錄「吾國吾民」內容,企圖將「香港獨立」與旺角事件扯上關係,根本是「九唔搭八」,效果適得其反,皆因梁天琦及黃台仰在節目內已經講得清楚,「所有嘢都係突發」,換言之,他們亦不可能預計甚至控制羣衆活動的去向。一句「如果冇群衆嘅支持的話,唔會有年初一囉。」,梁振英以為「執到寶」。問題是,當晚群衆支持的是魚蛋小販,而不是「香港獨立」,這與梁天琦和黃台仰日後在網台言論是兩回事。如果梁振英要引證兩者有關,起碼要調查二零一六年年初一在旺角聚集羣衆是否都是「吾國吾民」聽衆。 梁振英又將部分內容又以横線突出部分內容,指梁天琦的「手法」是「先聚衆,掩蓋面貌(即西方的BLACK BLOC),伺機行事,最終挑起激烈衝突」。論聚衆挑起激烈衝突,梁天琦又如何及得上「愛字堆」的朋友;如果BLACK BLOC有問題,何不立例禁止之? 梁天琦等人之所以被告「暴動」罪,而非較輕的「非法集結」罪,是在梁振英擔任特首時的決定。如果二零一六年年初一旺角事件可以等同一九六六年或六七年暴動,特區政府何不直接了當,效法當年港英政府宣布宵禁?梁振英當時動用公權力,現在赤膊上陣,誓要「煮死」梁天琦,無非是要挑起「港獨」議題及不斷製造新一代政治犯,藉此向北京邀功,增加政治本錢,延續其正步向黃昏的政治生涯,成就其「大灣區區長」美夢。 梁振英的陰謀詭計或許得逞於一時,梁天琦等人也很可能要忍受幾年牢獄之苦,但時間總是在年青人這一邊,梁振英終有日會面對歷史的審判。                          ...

Read More

港記迭遭共匪暴力對待 林鄭「鵪𪂹」不敢追究

近日,接連發生兩宗香港記者於中國被暴打事件:有線電視中國組記者五月十二日於四川採訪汶川地震十周年期間被兩名村官毆打受傷;NOW新聞記者五月十二日於北京採訪內地維權律師期間被多名警察毒打受傷。 兩宗香港記者在中國被施以暴力事件,是由中國公職人員策動,屬國家機器的一部分,情況嚴重。然而,中國政府竟然擺出一副事不關己的嘴臉,沒有進行內部調查,更沒有刑事調查,即以有線電視記者在四川被毆事件為例,只要求毆打記者的村官向記者道歉作罷,會否調查檢控,一律不提,更辯稱包圍記者的是死難者家長,並非公安人員。事實上,大家都心知肚明,阻礙境外記者採訪是中國維隱部門的工作之一,省政府只不過是唱白臉,敷衍拖延,讓事件丟淡而已。 至於此次香港NOW新聞台記者在北京採訪被警察毒打事件,實在令人髮指! 香港新聞工作者在「內地」進行正常採訪工作,遭中共村官、警察阻撓並施加暴力,特首林鄭月娥沒有強烈譴責,亦沒有以特區政府名義追究,反過來在「四川打記者事件」讚揚省政府「相當開明按當地法規處理」,更表示不能以特區政府身分要求省政府辦事,這種「手指拗出唔拗入」的做法實在匪夷所思。林鄭「護(共)主」心切,卻忘記了最基本的政治邏輯。今日發生NOW記者被打事件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更擺出奴才姿態,不敢譴責公安濫權,指「要待當地調查,現階段不會評論公安做法是否恰當。」所有新聞片段都見到記者被搶駐京證,無故被扣上手扣的過程,證據確鑿,為何聶德權連為香港記者出一口氣的膽量都無呢? 特區政府不會捍衛新聞自由,更遑論保障記者採訪自由,香港的媒體一樣不堪,《信報》今日評論竟向林鄭臉上貼金,指「林鄭特首肯定是有face之人,才會有施襲者向記者道歉的罕有場面」。媒體自甘墮落,當奴隸的奴隸,顛覆是非,只向政權服務,難怪中國官員可以如此肆無忌憚。...

Read More

Pin It on Pinte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