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tems

Category: 癲狗踢爆

癲狗踢爆:習總稱帝 誠哥拜拜

李嘉誠宣布五月退休,一個時代的終結;一日後,習近平全票連任國家主席,且預先鋪路取消任期限制,習帝時代的開始! 看似「有人辭官歸故里,有人漏夜趕科場」,元首和首富一上一落這場真人騒,在時間表上可謂機關算盡。 長和系主席李嘉誠李嘉誠退休傳聞不斷,他亦回應過說,若有消息會親自公布。倒帶一看,一月中共二中全會已決定修憲,直至二月廿五日官媒始曝光全國人大會議將提交的憲法修改草案,就是把國家主席和副主席任期表述,刪除「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的字句,結果在北京兩會召開前兩天,長和系於三月一日罕有地公布,同月十六日四間上市公司將一併公布業績,有別於以往分開兩日公布的做法,李嘉誠顯然去意已決。 在三月十六日的業績記者會上,誠哥急不及待在開場白便站起來說有「緊要的事」,主持人著他先坐下來。這名八十九歲老人家終於親口說「會在主持五月十日股東大會之後,正式離任集團的主席的位置」,說完將轉任長和及長實的資深顧問後,還向鏡頭鞠躬。他將以退休的大禮來迎接七月的九十大壽。 到記者提問環節,被問及對取消國家主席任期的看法時,誠哥先飲一啖水再娓娓道來,說他喜歡看歷史,看過去、現在的國家形勢、政治和經濟,「如果我有票,令習主席連任,一定會投畀佢!」他解釋,整個國家在剛過去幾年整治貪污情形,「最低限度現在是見效了,這是事實」,並指出很多國家在政治上的矛盾是要自己的國家強大。 李嘉誠口裡說若有票會投贊成,實際上他用了雙腿去投這一票:走人! 回看元首和首富三月的日程,全國人大會議於十一日以99%贊成票,通過修憲,正式取消國家正、副主席的任期限制,十六日李嘉誠預告在五月退休,翌日(十七日)全國人大以100%的全票,贊成習近平連任國家主席。 根本無任期限制的香港首富李嘉誠,就在習帝「登基」前一日搶閘預告退休,狠狠摑了習帝一巴!用行動證明,「你上我就退」。 習近平二O一三年出任國家主席這五年以來,並如往屆主席或領導人般,單獨接見李嘉誠,被指遭冷待,其實內地富豪亦然,在習時代開始以來的打貪之餘,富豪的金融犯罪亦受打擊,商界想透過政治關係取得利益更困難。 到底是中央對港「獨冷」李嘉誠嗎?在記者會上全程風騒的誠哥,唯獨被問及撤資、走資時,他就有點勞氣,憤指「有啲行家,內地所有地產全部賣晒,唔止一間喎,但又無人提。」他又反駁有關指控,是「連起碼的一般(經濟)知識都冇」,所以他是一笑置之。 他強調,無論出售什麼資產,所有資金都回流到集團公司內,不是他本人或小股東拿得到;至於外國賺的錢,投資什麼也好,資金都是回流香港。 誠哥不認不認還需認的,是在時序上,二O一二年三月特首選舉中支持了最終落敗的前政務司司長唐英年後,同年五月的股東大會上首次披露想退休,此後開始了連串撤資舉措,例如二O一三年把電能分拆港燈套現近三百億元、出售25%屈臣氏股權套現四百四十億元等,粗略估計出售約一千八百億元資產。不過,在沽售中港物業之餘,轉而買入歐洲、加拿大及澳紐等地的大型投資項目。 二O一四年九月發生佔領運動, 中共官媒《新華社》十月撰文批評李嘉誠等多名富豪,未響應習近平號召反佔中;二O一五年一月,曾揚言不會遷冊的誠哥,最終把兩大上市旗艦長實及和黃重組合併,分拆出地產業務,成為長和及長實地產,註冊地由香港,改為開曼群島;同年九月,多個媒體以致官媒都撰文炮轟李嘉誠過橋抽板,令他要發表聲明反駁。 隨著李嘉誠的退休,也是時候回顧這名「超人」是如何白手興家,創造香港傳奇。 一九二八年出生於廣東潮州,一九四O年日軍侵華時隨父母逃難到香港,十多歲就在鐘錶公司和塑膠工廠工作。一九五O年,創辦塑膠花廠,賺到錢後轉型投資地產,當六十年代香港發生「六七暴動」,不少投資者撤資時,李嘉誠則大手買入土地,數年後再高價出售。 一九七二年成立長江實業並在港上市,一九七九年成功併購英資的和記黃埔,公司市值由十億元,一變而超過六十億元。一九八一年,李嘉誠登上《遠東經濟評論》封面人物,被稱「香港超人」。九十年代初,進軍內地貨櫃碼頭業務,一九九九年和黃出售旗下英國電訊Orange,大賺過千億港元,是集團最大筆的交易。 目前李嘉誠家族及信託控制的上巿公司,總巿值超過一萬二千億港元。 李嘉誠的業務遍布甚廣,港人的衣食住行都與他有關,像樓盤、碼頭、電力以致超市,地產霸權之名今人怨聲載道,甚至有「李氏力場」的說法。...

Read More

【惡評】誠哥也投票 不過係用腳

投票其實不一定用手,皆因閣下如有李嘉誠的實力,用腳投票亦何妨。「哪裏有現金,哪裏就是我的祖國,因此我無時無刻不心繫祖國。」想必是每位成功商人的心底格言。如果大家還希望商人侈談道德責任、回䠿社會,無疑是椽木求魚,枉費心機。誠哥退休,「就咁一聲拜拜,遠去這都市」,只要稍為涉獵財經新聞,早有風聲,問題只在於是否做得瀟灑,少留㾗跡而已。 從政治經濟大局看,中資殖民香江,港資淡出是大勢所趨,早成定局,但是誠哥這般,偶爾在個別重大事件上與北京抬摃(在特首小圈子選舉中,明知唐英年必敗,仍表明支持),讓大家見識一下潮商硬朗一面,亦算難得。誠哥近年在中國投資並不順暢,與北京領導人會面的規格愈降愈低,除了是因為中港經濟實力此消彼長之外,誠哥與北京新一代領導人關係惡劣,恐非傳言。聞説當年誠哥在福州投資,習近平還是一名小幹部,雖然有照片顯示兩人談笑甚殷,但事後有關投資計劃被指破壞古蹟,成為習近平被批評的罪狀。更早有中國官場傳說,指某長實高層曾對他呼呼喝喝,看來未必一定是虛構。 換另一角度看,李嘉誠這輩港商,年輕時由大陸隻身來港,早已對共產黨所作所為,心知肚明。至上世紀六十年代文革及六七暴動,不逃亡反而積極投資,終成為取代英資成為一代鉅富,並非對此地有特殊感情,只是政治閲讀能力高,估計中共不會在當時入侵香港。但他們親眼目睹共産黨如何批鬥資本家,焉有不生戒心之理,因此他們在改革開放改變態度,投資中國,也不過是經濟需要,亦早自設逃生門,適當時機用腳投票。 至少新一代中國資本家,如馬化騰、馬雲等或許已在財富數字上超越李家誠,但他們卻沒有他的福氣,用腳投票。他們都只不過是共産農場養肥的豬,終有日被宰。...

Read More

Pin It on Pinterest